【377】一個女人追了一個男人十幾年,還好意思再追下去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6:25
A+ A- 關燈 聽書

姚意雨就站在別墅大門口,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心底有氣,手緊握成拳頭,尖長的指甲都快要擢破手掌心了,卻沒有一點知覺。

身體上面的傷痛,是永遠比不過心上的痛紡。

此時此刻,姚意雨就是這樣子的。

陸亦珩這裡她從來都是不能隨便出入,因為陸亦風之前得到了路路的同意才能過來的,姚意雨想見陸亦珩所以跟了過來,卻沒有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一家三口幸福的畫面是嗎?

真的很想一點一點的撕碎。

狠狠的撕成碎片。

尤其是董小優那一張笑得燦爛的臉,真的是很讓她刺眼。

陸亦珩的身邊原本是她的,現在卻變成了這個什麼都不是的董小優,這讓一向驕傲貫了的姚意雨如何能咽得下這一口氣。

這個女人太討厭了甌。

她得不到的東西,怎麼能便宜這個女人得到呢?

「怎麼,看到二哥這樣子幸福的樣子,你難受了?」站在她身邊的陸亦風語氣帶著嘲弄的說道。

姚意雨冷冷的看了一眼陸亦風,完全就不想搭理他。

這個男人的嘴巴裡面,從來就沒有一句好聽的話,狗嘴裡面怎麼能吐得出象牙來呢?她怎麼可能期待著從陸亦風的嘴巴裡面可以聽得出來好話。

「陸亦風,你不說話,沒有人會把你當成啞巴的。」姚意雨冷冷的沖著他吼道。

「還別說,董小優這個女人和我二哥路路在一起之後,還真的有些像是一家人,是吧。」陸亦風語氣帶著一絲嘲諷的說道。

聽到這話,姚意雨恨不得分分鐘撕了陸亦風這張賤嘴巴。

「陸亦風,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知道董小優今天過來。」姚意雨憤憤不平的說道,現在她心裏面的氣全部都歸在陸亦風的身上。

「看來我家的小侄子,真的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大哥的種,卻讓陸亦珩這隻狐狸帶出來了小狐狸的本質來了,不錯。」陸亦風笑笑的說道,微微眯著眼睛看著草坪上面那幸福的一家三口。

路路正開心的拿著塊餅乾親自喂小優,他們都知道,路路這個孩子天生敏感,很不喜歡和人親近的,尤其是陌生的女人。

這三年,老太太沒少往陸亦珩的身上試圖介紹女人,卻都因為路路的搞怪,一個個人的逃開了。

卻獨獨對這個董小優很特別,很親近。

要不就是這個女人有一些過人之處,要不然就是有非常手段。

反正不管是哪一個原因,能讓路路這麼全心意的喜歡,就是董小優的本事。

姚意雨很不喜歡陸亦風的一點就是,這個男人講話從來就是講大實話,而且從來就不經大腦的。

陸亦琨的種,的確沒有錯。

姚意雨是很清楚的,路路是陸家大少爺陸亦琨的兒子,而父母雙亡之後,他就跟在二叔的身邊,應該說是直接過繼在陸亦珩的名下,是為了讓路路可以感覺到父愛。

卻不知道,路路作為陸家長孫,身上的繼承股份可是有很高的,現在他未成年,自然就由陸亦珩代為保管。

陸亦珩和路路兩個人的股份之和,也是不容小視的。

「小叔叔,你過來了啊。」早在陸亦風的車進來,路路就看到了,但是故意裝出一副沒有看到的樣子,然後在那裡親密的對小優做各種動作,就是故意給陸亦風和姚意雨看的。

路路從來就不喜歡姚意雨,這個女人總是人前一套背後一套。

反正在爹地面前一套,在他面前又是一套,反正路路不喜歡她,無所謂她有幾套面容,只要她不嫁給爹地就好。

路路沒有什麼心情去理姚意雨。

正好這一次,讓姚意雨看到了這一幕,希望讓姚意雨看到這一幕之後,會死透心。

算是歪打正著的,路路很開心,所以剛剛表現的格外的賣力。

陸亦珩也是看到陸亦風過來了,不過他很清楚能讓陸亦風進來肯定就是路路的主意,這個孩子是完全就長了一副七巧玲瓏心來的,鬼靈精怪。

雖然不清楚他為什麼讓陸亦風過來,但是有一點陸亦珩可以肯定,這小子心裏面打得主意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難怪他那麼急著跟小優打電話。

原來是要過來配合這臭小子演個戲。

這樣子看來,路路心裏面早就有算盤。

「二哥,不歡迎嗎?」陸亦風看到了陸亦珩一臉不高興看到自己的樣子,就知道陸亦珩心裏面在想什麼。

在公司的時候,他就不願意見到自己,私下裡更是不願意見到他。

他們兩個人雖然是兄弟,但是從小到大就沒有什麼親情交集,但畢竟血緣擺在那裡。

陸亦風的性格就是這麼直來直往的,他喜歡做的事情,恰恰陸亦珩和陸亦琨都討厭,所以這兩個兄弟感情好,而他就是自己。

久而

tang久之,原本是血緣關係的三兄弟,卻偏偏分派了兩派。

陸亦風雖然智商不雜高,但是知道攀高樹,就像他知道在陸家,誰才是最厲害的,陸燼的手段是足以讓整個商圈害怕的。

狠絕果斷,對於任何絆腳石,只會直接踢掉的。

誰惹陸燼都惹不得。

這一點,他可以清清楚楚的明白。所以當初陸燼用手段接下整個陸氏集團的時候,問他要不要當執行總裁,陸亦風二話沒有說就直接點頭答應下來了。

陸亦風很清楚,這個只是一個空頭名號,實際上還是陸燼拿到大權的。

不過這對於陸亦風來講,不是什麼壞事,反而是好事。反正他就是一個好吃懶做,平常不習慣用腦子去思考的事情。

有這樣子的事情,對於陸亦風來講是好事情,所以很輕鬆的就接下了陸燼的請求,他頂著執行總裁的稱號,卻沒有干過一件自己能做決定的大事情,陸燼不知道背地裡面做了多放的手腳。

陸亦風全都是不知道的。

這一切還是等陸亦風讓林進查了集團三年來的賬目才發現的漏洞,只能說陸燼的智襄團都是頂尖的作賬高手,他們做出來的賬目掩蓋的太好了。

如果不是陸亦珩從紐約請過來的賬務專家秘密來核實這三年來的大賬,是不會輕易發生的。

陸燼這隻老狐狸儘管隱藏的再好,可是對於陸亦珩來講,都有辦法破解的。

這個世界上面,沒有破解不了的難題,只有不肯用心的人。

陸燼會找到陸亦風這個草包是有原因的。

因為不管陸燼做什麼,只要陸亦風有吃有喝有玩法就不會去管這事情的。

現在找到陸亦珩來取代陸亦風的位置,無非就是想讓他來代替陸亦風頂下陸燼全部的罪,集團虧空那麼多,填補不上的話,就等於是犯罪。

輕則幾年,重則一輩子牢獄之災,這比直接殺了他還要狠。

果然就是陸燼的做法,狠絕凌心。

「二哥,這位就是我准二嫂吧,這麼有閑情的在一家三口在草坪上享受下午茶呀。」陸亦風陰陽怪氣的說道。

還特意把一家三口說的很重。

一個是要讓陸亦珩聽到,另一個是要讓姚意雨明白,就算她再怎麼努力也是成不了陸亦珩的女人,倒不如乖乖的留在他的身邊,當他陸亦風的女人、

看在他喜歡姚意雨的份上,在沒有玩膩她之前,他是會愛護這個女人的。

「陸亦風,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什麼一家三口,亦珩還沒有承認董小優的身份。」姚意雨氣極敗壞的說道。

就算這麼明顯的擺在她的面前,姚意雨也只會自欺欺人的選擇不相信,沒有看到他們最後走進婚禮殿堂,打死她也不會相信的。

陸亦珩怎麼可能真的娶董小優這個女人呢?

不可以的,堅決不行。

「我眼睛很好,這麼明顯的一家三口,難道你看不出來嗎?還是做節目久了,會近視?」陸亦風帶著一些嘲諷的語氣說道。

聽到這話,姚意雨很是憤怒。

「姚小姐,陸三少爺。」董小優看著他們兩個打著招呼。

陸亦風倒是輕鬆自在,笑著回應董小優「二嫂好,我是陸亦風,二哥的親弟弟。」

陸亦風完全就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

董小優真的很難想象,這麼一副樣子的陸亦風可以當陸氏集團總裁三年,集團還沒有倒閉,真的是很難以想象。

其實,這麼突然的看到他們兩個突然過來,小優有些不自然。

完全就沒有想到過陸亦風和姚意雨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真的是讓她有些手足無措,好難面對他們。

早知道他們過來,今天無論如何,她都不會來陸亦珩的別墅。

尤其陸亦風還這麼口口聲聲的管她叫二嫂,真的是太讓人難為情了。

對於董小優的招呼,姚意雨直接忽略掉。

這個女人的招呼,她是完全沒有任何興趣回應的,所以直接忽略掉。

「亦珩,我們好久不見了,我今天就是想過來看看你,你不會生氣吧。」姚意雨看著陸亦珩問道。

「向你主動打招呼的是小優,不是我、」陸亦珩淡淡的看著姚意雨說道。

現在他算是完全清楚了,今天這個局就是小鬼路路組的,卻讓他們這些大人尷尬的站在那裡,真的是夠了。

一會要看看這孩子如何化解這一份尷尬,要是化解不了,有他好受的。

竟然瞞著他把陸亦風和姚意雨叫到了別墅來,還有沒有把他這個爹放在眼裡面呀。

姚意雨接到陸亦珩這話,表情變得尷尬起來,然後眼底帶著憤怒的目光看著董小優,原本陸亦珩從來就不會對她用這樣子的語氣說話的,都是董小優這個女人橫在他們中間。

要是沒有董小優,她和陸亦珩不會變成

今天這樣子的尷尬。

其實姚意雨弄錯了一件事情,如果她沒有本事抓住陸亦珩的心,今天沒有董小優這個女人的話,未來也會有千千萬萬個董小優出現在他們兩個的中間。

所以,是她自己沒有本事抓到陸亦珩,跟別人無關。

董小優看到姚意雨眼底的那一抹狠光,真的是有些醉了,這根本就是躺著也中槍好不好,明明她什麼也沒有做,卻得到了姚意雨這麼深的恨意。

如果是因為陸亦珩的話,她很無辜,以前還想著為了躲開姚意雨的恨,離開陸亦珩,現在發現她沒有必要這樣子做。

為了一個女人離開陸亦珩,根本就不值得。

「董小姐,好久不見。」在陸亦珩的面前,姚意雨就是再驕傲也會收斂一些,然後不甘願的對著董小優說道。

聽到她這咬牙切齒像是要咬碎她的打招呼聲,董小優立馬點點頭回答了她。「姚小姐,你好。」

好什麼好,她是真的一點也不想見到姚意雨,不和想她說任何一個多餘的字好不好。

「所以,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今天過來是為什麼?」陸亦珩把目光鎖定在陸亦風的身上。

只不過不等陸亦風開口回答,旁邊的路路已經拉了拉陸亦珩的手,然後奶聲奶氣的認真說道。

「爹地,不是小叔叔和姚阿姨自己要過來的,是我讓小叔叔過來的,他之前說想養狗狗呢,卻不知道要買什麼樣的,我們不是有卡卡和妮妮,這麼可愛的小狗狗,我想讓小叔叔來看看,然後讓他可以考慮養我們這樣子的啊。」路路一臉天真的說道、

不過那大大的眼睛裡面一閃而過的光芒,還是沒有逃過陸亦珩的眼睛。

只是單純的介紹狗狗給陸亦風看嗎?

陸亦風會相信,但他是絕對不相信的,這個孩子雖然不是他親生的,但是帶在身上養了三年,也算是摸透了路路的小心思。

「小叔叔,是吧。」路路還特意的看了一眼陸亦風問道。

無比淡定的樣子,真的是讓四個大人略為一驚。

才四五歲就有了王者風範,長大了還得嗎?

「路路說的很對,前幾天在陸宅我和他說過想養條狗,沒有想到路路這麼有心,接到電話時正好在電視台,就順便把意雨叫過來了,你們不是很久沒有見面嗎?」陸亦風故意輕描淡寫的說道。

說話間看看陸亦珩又看看姚意雨,故意表現出來好像他們之間有什麼曖昧一樣。

陸亦珩不管路路是怎麼知道陸亦風今天去電視台的,但是他現在很清楚路路的邏輯是什麼樣的,先把陸亦風叫過來,然後讓陸亦風把姚意雨順便帶上,再打電話讓小優過來,順帶把他帶過來。

然後路路這個小鬼就各種在他們兩個人面前秀自己和小優如何的相處好,讓姚意雨死透那條心。

小傢伙現在才多大就有這麼多的心思了,以後長大了還了得,他怕自己真的管不住這個傢伙了。

不過,今天的事情陸亦珩是不會怪路路的,既然是為了他和小優的事情,陸亦珩自然是滿意點頭的。

「爹地,你看,我是不是沒有騙你啊。」路路還特意的問了一遍陸亦珩。

看著路路那眨巴眨巴的大,笑彎起來的眼睛,陸亦珩直接拍了拍他的頭。

「既然是過來看狗的,就去看吧,路路來給你小叔叔說一下養狗心得,我和小優還有其它的事情要做。」陸亦珩說的倒是爽快。

只是這話在陸亦風那裡分明就變得曖昧起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什麼叫還有其它的事情要做呀。

陸亦風那帶著曖昧的目光在董小優身上掃的時候,讓她非常的不舒服,到底陸亦風這個男人有沒有一點豪門公子的修養,看人需要用這樣子的目光來嗎?

儘管她和陸亦珩之間沒有什麼事情要做的,可比起站在陸亦風的面前,她更願意去和陸亦珩回屋。

「好的,爹地,我會詳細的不能再詳細的跟小叔叔和姚阿姨說養狗狗的事情。」路路表示格外開心的領陸亦珩布置的任務。

剛剛讓陸亦珩配合自己演戲,真的是為難他了,現在爹地讓他做這麼點小事,他當然是願意的。

「亦珩,我過來不是為了看狗,我是為了看你的。」姚意雨聽到這話,立馬有些生氣的說道。

陸亦珩是不是太過份了一點,竟然直接帶著董小優要離開,而把她推給兩隻蠢狗,她平身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不會說人話的寵物。

可偏偏還有一大堆的人喜歡,毛茸茸的讓她天生有一種害怕感。

陸亦珩壓根就沒有理她的意思,強行的摟著董小優進了別墅。

姚意雨很是不舒服,就要抬腿追過去的時候,路路拉住了她的手。

「你想幹嘛?」姚意雨心情很不爽的瞪著路路。

陸亦珩和董小優進別墅了,陸亦風牽著兩條蠢狗在草坪上跑,那樣子真的是跟狗一樣蠢。<

/p>

「我就是想提醒你,還是不要自討沒趣了,更不要去打擾爹地和小優的好事,因為爹地脾氣不太好,我怕他對你不客氣。」路路笑得格外純真無邪。

如果不是剛剛那一席話,這個孩子還真的是純良的很。

「你什麼意思!」姚意雨現在悲憤不已。

路路鬆開手,然後很直接站在姚意雨的面前。

「姚阿姨,你也看到了吧。」路路抬起下巴,一臉得意的看著姚意雨說道。

「陸思笛,你這個小屁孩是什麼意思?今天你讓陸亦風把我叫過來,是故意的吧。」姚意雨本來就不太喜歡路路這個人小鬼大超級不聽話的小屁孩子,所以單獨在他面前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表現出來喜歡的一面。

聽到姚意雨這麼討厭的話,路路表示完全沒有意外。

姚意雨從來就沒有真心的喜歡過他,單獨在他面前的時候也從來都是一副嫌棄他的樣子,反正無所謂,大家都是彼此彼此。

路路不喜歡姚意雨,也沒有期待她喜歡自己。

「嗯,我是故意的。」路路格外認真的說道。

「所以,你這個小鬼打什麼主意。」姚意雨現在真的是怒火中燒起來了。

要不是眼前這個孩子才四五歲,姚意雨真的想一巴掌呼上去,這個孩子真的是太讓人討厭了。

從一早開始,路路就一直對她很不爽,各種排擠她,尤其是去他們陸宅的時候,路路就是恨不得直接把她趕出去。

「我能打什麼主意,我只是想讓你徹底死心嘛,爹地現在和小優很好,他會娶也只能娶的人是小優,不是你啊,姚阿姨,所以你還是心了這條心吧。」路路一副小大人的語氣說道。

「你個小鬼,什麼意思。」

「一個女人追了一個男人十幾年,還好意思再追下去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