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我就讓要董小優那個女人離開亦珩的身邊,讓她去死好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6:32
A+ A- 關燈 聽書

聽到路路這麼一本正經的小大人的話,氣得姚意雨全身發抖。

「陸思笛,你最好給我閉嘴,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姚意雨狠狠的對著路路吼著警告著。

路路完全就沒有要怕她的意思,仰著頭一臉驕傲的看著她。

「姚阿姨,我可是小孩子。」

潛台詞就是在說,他還是一個孩子,姚意雨是一個大人,就是再沒有風度一個大人也不能跟一個小孩子計較。

真的是倚小賣小甌。

「所以你一個小孩子就可以這樣子胡來嗎?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讓人討厭的小鬼。」姚意雨格外沒有風氣的沖著他吼道。

在她的眼裡面,陸思笛根本就不是一個懂事的孩子,完全就是一個專門過來惹她的小鬼,從來就和她不對盤。

「因為我阻止了你對我爹地的垂涎嗎?」路路瞪著一雙純潔的大眼睛看著姚意雨。

垂涎?

他一個小屁孩子竟然會知道用這樣子的詞,姚意雨略為吃驚的看著他,從來就沒有想過陸思笛的語文水平已經達到那麼高了。

「以前,我從來不直接說你,是因為爹地不讓。」路路格外認真的說道。

姚意雨聽到這裡,心情一下子暖了下來。

陸亦珩不讓路路說她,是不是代表他心裏面有自己地位,所以才不讓路路說的。

「不過,現在爹地有小優了,他壓根就不會管我了,我想對誰說什麼就是我的自由嘍。」路路一臉驕傲的說道。

聽到這話,姚意雨的臉一下子就跨下來了,這孩子的邏輯是不是太強了,眼前這個講話犀利的孩子真的是她印象中那個懵不懂事的陸思笛嗎?感覺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吧。

「就算亦珩不管你,今天我也想管管你。」姚意雨不會明目張胆的對付路路,但是伸手掐一把臉,打一下屁股這種事情是可以做的。

看來平常陸家對這個孩子太過縱容了,她得要替陸家來教訓教訓這個孩子。

就在姚意雨的指尖碰到他的小嫩臉時,路路格外淡定的看著她說道「姚阿姨,太奶奶常常說,人貴有自知之明,我想這句話應該送給你很合適,我很喜歡這句話,你呢?喜歡嗎?」

什麼要有自知之明,她需要一個小孩子來教育她這種嗎?姚意雨手一頓,指甲劃破了路路的小臉蛋。

路路沒有吱聲,只是伸出手指了指身後的一個攝像頭。

「姚阿姨,這一段我會給爹地看的。」路路雖然有些痛,但是眉頭沒有皺一下,冷靜的對著姚意雨說道。

聽到這話,姚意雨臉刷的一下子白了。

她怎麼會氣火攻心的在這裡就動起手來,她明明很清楚這別墅到處都是攝像頭。

「你早就算好了?」姚意雨冷冷的瞪著他說道。

她從來都是千算萬算,卻讓這個小鬼給算計了。

路路笑了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反正他要達到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路路笑了好一會之後,直接開口沖著她說道。「姚阿姨,你希不希望爸爸看到這個視頻,你來決定。」

姚意雨現在後悔的就是為什麼指甲不是直接擢進這個孩子的眼睛,他的眼睛太無辜,人又太壞了。

為什麼她以前就沒有發現這個孩子會有是這麼壞呢?

「陸思笛,你以為我怕你?」姚意雨瞪著他說道。

等她嫁給陸亦珩之後,看她不虐死這個小鬼。

虐死小鬼一百種方法,她就已經想好了,反正從來就沒有打算做一個好后媽,那麼自然而然的就沒有那一個心情來當后媽。

不如壞到底。

「不以為,因為我不需要怕你,反正你一輩子嫁不了爹地。」路路格外篤定的說道。

「所以,現在你可以回家了,要你看的東西都看完了。」路路拍了拍小手說道。

果然,這一切都是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小鬼弄出來的。

叫她過來看陸亦珩和董小優如何秀恩愛嗎?

看他們一家三口如何幸福的曬太陽嗎?

可惜,這些對姚意雨來講雖然造成了一萬點傷害,但是她不會就這麼輕易放手的,姚意雨有一顆很執著的心。

如果讓這個小鬼這麼一算計,她就放手的話,那麼也就太不是她的風格了。

就像小鬼說的那樣,她都追了幾十年,也不差再多幾年。

要在這個關口放棄,那她才會後悔一輩子。

「喲,看來你們兩個談得挺愉快的。」陸亦風牽著兩隻狗過來,走到姚意雨的面前說道。

聽到陸亦風這語氣,姚意雨的火氣更大。

「陸亦風,我有沒有說過你和狗很有緣。」姚意雨此時就把他當成眼中釘來看,看來她真的和陸家犯沖,一個陸思笛就夠了,現在還來一個腦殘一樣的陸亦風。

兩隻蠢

tang狗而已,竟然能讓他笑得跟個白痴一樣。

「那倒是,所有可愛的狗狗都挺喜歡我的,因為我富有愛心。」陸亦風笑得格外的邪魅,一臉的自鳴得意,不過換來的卻是姚意雨冷冷的一眼。

「因為一樣的蠢。」說完就直接轉身離開。

「陸思笛,還你兩隻蠢狗,你還真的是有一套。」陸亦風抬手拍了拍小鬼的頭。

「小叔叔,他們有名字,叫卡卡和妮妮,小優特意取的。」路路一本正經的看著他說道,語氣嚴肅「還有,不要隨便拍我的頭。」路路默默的接過狗繩,表情格外認真的看了一眼陸亦風。

「喲,還不能隨便拍,那小叔叔就疼愛的特意拍拍你,好不好啊。」陸亦風一副欠扁的樣子抬著手,準備再拍他。

「小叔叔,要再拍,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啊,卡卡和妮妮是會咬人的。」路路友好的提醒著,那表情可算是豐富多彩。

要是一個成年男人,興許會讓陸亦風有些害怕,可惜啊,路路只是一個四五歲的小屁孩,陸亦風只當他耍耍小孩子脾氣罷了,不太記在心上。

「我知道你的不客氣,剛剛那樣子對意雨,不知道小叔叔會心疼的嗎?」陸亦風笑眯眯的說道。

「小叔叔,這也是為了你好。」路路意有所指的說道。

陸亦風雖然是個白痴,但智商還是有一些的,所以還是能聽得出來路路的話。

「喲,小鬼,真的是越來越聰明了啊,小叔叔的心思你也能看得出來。」陸亦風忍不住的又想拍他的頭,結果對上路路冷冷的眼睛,直接縮回了手。

「所以,小叔叔你欠了我一個人情,不是嗎?」路路彎著嘴角笑得格外的開心。

哎喲,這隻比陸亦珩還要狡猾的小狐狸,長大以後還了得嗎?

陸亦風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是心裏面卻是涼涼的,為什麼陸家的孩子個個的都繼承了這種狐狸的潛質,偏偏他就沒有呢?

難道基因突變,還是他不是陸家的孩子。

「扯平了,陸思笛,你不也是為了讓意雨對你爹地死心。」陸亦風訕笑的說道,還好自己不是和陸思笛一個時代,否則真的是被他玩死也不知道怎麼死的。

平常表現出來的一副純良無害的樣子,其實內心腹黑不已。

「沒有想到小叔叔的品位這麼差勁,喜歡姚阿姨那樣子的女人,快點去追吧,否則就不是你的了。」路路一臉嫌棄的樣子看著他說道。

陸亦風無所謂的挑了挑眉頭。

反正他的燦爛一生,不知道有多少人對他嘲諷了,反正也不差這麼一個,只不過頭一次讓一個小鬼這樣子的不屑,還真的是讓他有些小小受刺激。

路路不再理陸亦風,直接牽著兩隻狗狗往屋子裡面走去,都懶得理他。

陸亦風摸摸鼻子聳聳肩膀,然後走到車子那裡去。

車鑰匙是在他的身上,所以姚意雨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走路離開了陸亦珩的別墅,早知道她就不應該今天過來的。

陸亦風開著車出來就看到了穿著高跟鞋走著的姚意雨,直接把車子停在她的身邊,語氣有些輕佻的說道「意雨,我們去兜風吧。」

「兜你妹的風,給我滾開。」姚意雨直接沖著他一吼。

姚意雨一輩子都沒有這麼狼狽過。

今天卻因為一個小鬼,狼狽在這樣子,唯一讓她慶幸的就是自己在陸亦珩面前沒有這樣子狼狽,否則以後她要怎麼在他的面前去。

「那好,我就先去兜風了,你自己走回去?」陸亦風單手撐在車窗上面看著姚意雨說道。

「滾!」

然後就直接看到陸亦風頭也不回的狂開著車子出去了。

姚意雨這個女人太驕傲,太自負,平常就是讓人寵得沒法沒天了,陸亦風可沒有那麼一個心情,全心全意的去哄一個女人,尤其是心不在他身上的女人。

寵一分離一分,這就是陸亦風的玩法。

他有把握得到姚意雨,所以沒有必要這麼事事的順著姚意雨。

在陸亦風車子離開之後,姚意雨叫來的司機到了,直接上車走人。

「小姐,你沒事吧。」司機看到一臉失魂落魄的姚意雨,司機會擔心的問。

「能有什麼事情,給我閉嘴開車,這是你該問的嗎?」姚意雨語氣不佳的吼道,現在任何的事情對她來講都是一種諷刺,一種羞辱。

董小優,這一切都是你給我造成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姚意雨冷冷的看著窗外的一切,緊握著雙手,總有一天,她會把這一切都奪回來的,一樣樣的。

回到家中之後,姚意雨把房門反鎖了起來,趴在床上狠狠的哭了一場,向來驕傲的她,何時受過這樣子的委屈。

姚意澤回來到家裡面之後看到了她的包,就直接問傭人「小雨回來了嗎?」

傭人立馬告訴姚意雨。

大少爺,小姐半個小時之前就回來了,不過一回來之後就躲在房間裡面沒有出來,還把門反鎖了,不知道誰惹小姐不高興了。」

傭人沒有說姚意雨回來時候的氣憤樣子,把包直接扔在沙發上面,發了一大通的脾氣,然後就住樓上走去。

聽到傭人這樣子說,姚意澤眉頭擰在一塊了。

一向開心快樂的姚意雨會有什麼事情讓她這麼傷心,她做的節目次次都在收視榜最前,應該不是因為工作上面的事情。

難道又是私人感情。

一想到這個,姚意澤就頭痛。

姚意雨的心一直就放在陸亦珩的身上,一副非他不嫁的樣子,真的讓姚意澤非常的難做,一方面是希望姚意雨可以嫁給她喜歡的男人,然後幸福的生活著,一方面就是希望她不要和陸亦珩在一起,一個心思都不在她身上的男人,未來的婚姻生活註定會以悲劇收場的。

總之,讓他夾在中間進退兩難。

如果硬是強迫著姚意雨和陸亦珩在一起,陸亦珩自然不會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以後姚意雨一定會比現在更痛苦。

但如果現在要讓姚意雨放棄陸亦珩,那麼小雨一定不會同意的。

「小雨,我是哥哥。」姚意澤站在她的房門口敲了敲門。

半響,裡面的姚意雨才有了反應。

「哥,什麼事。」姚意雨的聲音不大,但是姚意澤還是聽出來了哽咽聲。

看來這丫頭是哭了吧,光是想到妹妹哭了,他這個當哥哥的格外的心疼起來了。

「小雨,我能進來嗎?」姚意澤再問。

沒有能好好的跟妹妹談心,他是放不下來心的。

「哥,我沒事。」姚意雨逞著強。

現在她的樣子太糟糕了,就算是自己的親哥哥也不願意讓他看到。

「小雨,我進來了。」姚意澤不等她同意,直接推門進去了,就看到趴在床上一臉難過的姚意雨。

「小雨,這是怎麼了?誰讓你受了委屈,告訴哥哥來。」姚意澤給她倒了一杯過去,然後自己坐在床沿邊看。

姚意雨坐了起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和亂髮,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哥哥,然後接過水杯喝了半杯水,嗓子才舒服一些。

之前她哭的有些過火了,嗓子不太舒服。

「哥,我……沒事。」姚意雨就在想,自己要怎麼跟姚意澤開口,她被陸思笛那個小鬼擺了一道嗎?說出來還真的是自打嘴巴子。

一個成年人,讓一個小鬼算計,還有臉說嗎?

「是因為陸亦珩的事情嗎?」姚意澤直接開口說道。

那天在暮歌的時候,他看到陸亦珩和董小優在一起的事情,沒有跟姚意雨說就是怕她多想什麼,哪怕那是事實,姚意澤也不想讓妹妹多難過一份。

「哥,我今天去見了亦珩。」姚意雨頓了頓還是開口說了出來。

「所以,他讓你受到了委屈?」姚意澤問道。

其實不用多問也猜出來了,陸亦珩肯定沒有讓她好受,才會讓姚意雨難過成這樣大孩子的。

「哥,我到底哪裡不如那個董小優,亦珩為什麼偏偏要選擇她,一個什麼也不是的女人,憑什麼配得上陸亦珩。」姚意雨在那裡憤憤不平的吼道,握在手上的杯子水都跟著溢了出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雨,你先不要激動。」姚意澤看到她這麼憤怒而激動的神情,立馬伸手拿過了她手上的杯水,防止整杯水倒在被子上面。

「我怎麼能不激動,哥,他們要結婚了,他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怎麼能不激動呢?」姚意雨難過的說道。

她怎麼可能在陸亦珩和別的女人在一起,要結婚了,還無動於衷呢。

「小雨,亦珩還沒有對外公開婚訊,不急。」姚意澤也只能這樣子安撫著她的情緒,雖然他清楚,陸亦珩決定的事情,無人可以左右。

「我不管,我就讓要董小優那個女人離開亦珩的身邊,讓她去死好了。」姚意雨才不管那麼多,在那裡口不擇言的大聲吼道。

床都讓她振得在動。

「對,讓她死了就好了,就不會再出現在亦珩的身邊了。」姚意雨很認真的說道。

不過姚意澤知道她現在只是情緒過激才有的想法,怎麼能讓董小優去死呢?

「小雨,這種話你和我說說就行了,其它的人千萬不要隨便說。」姚意澤表情認真的說道,姚意雨是什麼樣的脾氣,他怎麼能不清楚呢。

「哥,我是說真的,把董小優弄走吧,不然弄死也行,只要她不在亦珩身邊出現就行了。」姚意雨任性的說道。

現在不管怎麼樣,她就是要讓董小優消失,永遠的在陸亦珩身邊消失,徹底消失。

如果只有死人才能完完全全消失的話,那麼就讓她去死,死個乾淨透徹。

「小雨,你先冷靜一下。」姚意澤不希望她這種喪失理智的話讓別人聽到,

這樣子只會給姚意雨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這個丫頭平常就是他們家太寵了,才會讓她有些無法無天起來,在家裡人面前就算了,但是在外人面前還是要收斂一些才好。

「冷靜什麼呀,哥,你到底是不是我哥,你要幫不幫我。」姚意雨索性耍起無賴來。

從小到大,哥哥就一直無條件的寵著她,這讓她很是霸寵,所以要什麼就會有什麼,這樣子就習慣了。

「小雨,哥哥當然是會幫你的,只是這件事情我會好好的順理一下,不管如何,你的幸福才是哥哥最在乎的。」姚意澤拍拍她的肩膀說道。

希望這樣子的話,她只在自己面前說過,不會讓別人聽到,否則她真的惹到了陸亦珩那個男人,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陸亦珩就是一隻沉睡中的獅王,平常不惹他的話,他什麼都是無所謂的,由著你愛幹嘛幹嘛,但是一旦惹毛了他的話,那麼就真的會把自己送入獅口,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

這些年,陸亦珩任由著姚意雨胡來,不是因為心裏面有她,而是懶得來理她,只是姚意雨從來就不會往本質上去想。

「哥,你真的這樣子想?」姚意雨聽到哥哥這樣子說,心裏面一下子平衡了。

她就知道哥哥最疼她了。

「哥,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把董小優從陸亦珩的身邊弄走就行了。」姚意雨格外認真的說道。

只要有哥哥出手,她就不相信,區區的董小優他搞不定。

「小雨,這事情交給我就行了,你不用管了,這些天也不要去招惹陸亦珩,省得他又讓你傷心。」姚意澤認真的說道。

他其實是怕不知輕重的姚意雨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到底時無法挽回。

「哥,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

「傻瓜,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不對你好,我對誰好呢?」姚意澤很認真的說道,語氣裡面帶著一末溺寵。

然後淡淡的看了一眼姚意雨。

如果她不喜歡陸亦珩多好,就不需要忍受這麼多的委屈和痛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