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都說她讓老男人虐傷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6:55
A+ A- 關燈 聽書

小優太累了,等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天亮了。

董小優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睡著的環境,熟悉而陌生,直到看到身側的某個早就醒過來的男人之後,她才驚醒這是什麼地方。

陸亦珩的房間啊。

昨天晚上她沒有回自己的公寓,而是在陸亦珩的別墅留宿了。

明明她記得自己是在給路路講睡前故事,然後跟著路路一樣睡著了,再醒過來……怎麼就在陸亦珩的大床上面了呢紡?

這、這不科學呀。

「早安,小優。」看到董小優那麼一副驚訝的神情,陸亦珩輕鬆微笑的打著招呼甌。

董小優現在完全就清醒過來了,眼睛帶著一些驚恐看著他。

「陸亦珩,我怎麼會在這裡?」董小優問他。

其實這個問題問都可以不用問,不是他抱她過來的,難道還能是她自己晚上夢遊走過來的嗎?

這怎麼可能呢。

就算夢遊也不是來陸亦珩的房間,去的應該是客房吧。

「昨天你在路路的小床上面睡著了,就抱你過來睡,怎麼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嗎?」陸亦珩倒是很誠實的說出來了。

因為事實上面的確如此。

還問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昨天晚上是睡得很好,但是……今天早上她已經驚恐的不行了。

整個人都不好。

「陸亦珩,謝謝你……」小優坐起身來看著他,卻發現要怎麼感謝他,說不出理由來了,只能幹瞪著眼睛看著他。

「陪睡了一晚上?」陸亦珩見她樣子為難,立馬好心的給她找了一個合適的理由。

陪睡了一晚上,什麼鬼。

小優完全就是跟不上陸亦珩的腦迴路來了。

不過她身上的衣服還是昨天穿過來的衣服,所以很放心的就是他們昨天晚上只是單純的睡覺,沒有其它的事情,這就好了。

「那個,總之很謝謝收留了一晚上,我、我先回去上班了。」董小優看了一眼時間,天啦竟然八點了。

她竟然會睡到這個時間點。

現在去雜誌社怕是趕不及了。

「我的鬧鐘怎麼關了?」董小優看到手機上面她自己原本調好的三個七點鐘后的鬧鐘竟然全部都關上了。

陸亦珩跟著坐直身,一臉輕鬆淡然的看著她。

「太吵了,就關上了,看你睡得太香了,不忍心吵醒你。」陸亦珩特別輕鬆的說道。

聽到這裡,董小優頓時整個懵住了。

這、這也能算得上是一個理由嗎?

她可是要上班的,不像陸亦珩這個大老闆,想什麼時候去上班就什麼時候去上班,自由自在的。

「陸亦珩,我、我遲到了。」小優一臉憤怒的瞪著他說道。

雖然他是好意,但是這樣子關了她的鬧鐘,要是今天她今天醒不過來,是不是就不用去上班了啊。

陸亦珩真的是太過份了,不得不讓她生氣。

「沒關係,你們編輯上班的時候是九點,現在你起身去洗澡換衣服,吃完早餐我送你過去,時間剛剛好。」陸亦珩一臉從容不迫的說道,完全沒有小優那樣子的半點激動情緒。

聽到這裡,小優一頓。

為什麼陸亦珩對她的工作時間這麼熟悉。

只是她忘記了一件事情,以陸亦珩的能力,他想知道什麼那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衣服在衣帽間裡面,自己去挑,我去給你準備早餐。」陸亦珩故意忽略掉她臉上的驚訝之情,一臉很淡定的說道。

小優聽到這裡,頓時整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陸亦珩這是什麼意思,只是她還沒有來得及問他,陸亦珩已經起身往房間門外走去了,他就這麼瀟洒就走了?

「小優,衣帽間在旁邊那個白色的小門後面。」陸亦珩看著她依然發怔的樣子,直接說了一句話,然後直接就出去了。

等到房門合上之後,小優還是起身下床,看到身上的衣服睡了一晚上早就褶得不成樣子了,是需要換一下衣服。

然後直接走到了那個緊閉著的白色門,也想看看陸亦珩這樣子的一個男人衣帽間會是什麼樣的。

她的腦海裡面直接浮現的就是一堆的白衫衣和黑西裝,黑白簡單的世界才是符合陸亦珩的風格。

只不過,當她推開門之後,真的是被嚇到了。

若大的衣帽間,一半是陸亦珩的衣,還有一半是女人的衣服,各種各樣的都有,包括睡衣。

董小優腦子裡面就直接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陸亦珩的衣帽間,完全有些被震驚到了。

這些衣服,難道是路路媽媽的嗎?

這是小優第一個反應。

想到這個原因,小優連踏進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

tangp>陸亦珩是幾個意思啊,要讓她過來穿路路媽媽的衣服嗎,也就是說這些衣服全部都是陸亦珩前妻的。

小優望而怯步的愣在原地。

到底自己要不要去換。

最終腦海裡面的一個小人兒替她決定了,她沒有勇氣去穿陸亦珩準備給別的女人的衣服,所以還是不要穿了。

等到陸亦珩準備好早餐,看到董小優還是沒有換衣服的樣子出現在他的眼睛,帶著一股子的疑惑。

「小優,怎麼沒有換衣服,是裡面沒有一套你喜歡的嗎?你喜歡什麼樣風格,我去給你準備。」陸亦珩神色平靜的說道。

聽得出來他是真心在乎。

「沒有,就是突然覺得麻煩。」小優淡淡的說道,故意說的很輕鬆,就是為了不讓他看出來自己的情緒,是因為不想穿別人的衣服。

「有什麼麻煩的,那些都是我為你精心準備的,全是你的衣服。」陸亦珩很認真的說道,從她眼底的神情,他看出來了一些她在想什麼。

「我的衣服?」董小優一聽到這話,頓時傻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那些佔了陸亦珩衣帽間大半位置的女人衣服全是為她準備的?

整個人都是一種飄在雲上面的感覺,完全就是不敢相信。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吧,陸亦珩什麼時候為自己準備的衣服,為什麼要這樣子做,她又不是沒有衣服穿,而且把衣服放在他這裡,算什麼事呢?

陸亦珩把牛奶倒好,然後取下了圍裙走到了小優的面前。

「不相信嗎?」陸亦珩伸手自然的摸著她的頭,微笑的說道。

面對他這麼輕然的笑容,董小優有些接不上話來了,這話是真是假,她自己都無法決擇出來。

為什麼陸亦珩要在他的別墅為她準備這麼多的衣服。

「為什麼這樣子做?」小優看著陸亦珩直接開口問。

陸亦珩笑了笑,她會這樣子問,也是他意料之中的。

陸亦珩,這一切的準備不是臨時起意的,在決定和小優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要把這裡當成他們未來生活的新房,所以早就慢慢的為小優準備東西,所有小優會用得到的東西他都已經準備好了。

就是衣帽間的衣服,他也是準備了一兩個月,一件一件的都是他自己親手精心挑選好的,然後拿回來掛好。

還一直在想著,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給小優一個大大的驚喜。

結果,讓她受到了驚嚇。

「你來入住,隻身就行了,不需要帶任何的東西,所以,歡迎你入住我們的家。」陸亦珩很直白的說道。

聽到這裡,董小優一怔。

陸亦珩這話的意思是很直白的,董小優又不是傻瓜一下子就聽出來了。

讓她正式入住這裡來,簡直就是太坑了吧。

「陸亦珩,那……路路媽媽的衣服呢?」小優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

「我這裡從來就沒有女人住過,更不會有女人的衣服,路路媽媽的衣服在陸宅。」陸亦珩明知道小優在誤會著路路媽媽是他前妻的事情,現在他還不想說出來,就讓她自己誤會下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真相,就讓她慢慢的來發現。

「所以?」董小優略微一怔,難道路路媽媽從來就沒有在這裡住過,不會結了婚就一直分居狀態吧。

董小優這個笨蛋,別人表現的那麼明顯了,她非得要照自己的思維來胡思亂想的。

「所以,你是這個別墅第一個女人,也是最後一個。」陸亦珩望著她說道。

結果聽到陸亦珩這麼深情表白之後,董小優整個人嚇懵圈了,然後什麼也不顧及的直接拿著包包跑出了別墅。

陸亦珩看著她那一副嚇得不輕的樣子,有些失笑的笑了起來。

董小優這麼怕他?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呀,只是跟她表白了一下,給她準備好了全部的衣服,就這麼一點小事就把她嚇成這樣,那麼這個別墅所有的準備她要是知道的話,不是得嚇壞。

這個別墅已經隨時做好當他們新房的準備了。

只要結婚,就可以在這裡舉辦一場聖大的婚禮。

這一切只要等到小優點一個頭,她什麼時候點頭,婚禮就可以什麼時候舉行。

現在就讓他這麼嚇跑了,還真的是不經嚇呀。

董小優到了雜誌社之後,整個人還是處在魂不守舍的下了車,而麥小夢正好從雜誌社裡面出來,看到她這副樣子,有些奇怪。

「小優姐,你怎麼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後面誰在追你?」麥小夢故意把頭往計程車後面伸了伸,發現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沒有。」

小優說完就直接轉身往裡面走去,忽略掉麥小夢那一臉燦爛的笑容。

麥小夢一直就跟在小優的身後回辦公室,然後直接把門關上了,一臉神經兮兮的看著

她,嘴角掛著笑容。

「小優姐,你今天穿的可是昨天的衣服,沒有換哦。」麥小夢這傢伙,平常讓她把注意力多放在有用的事情上面,該認真的時候好好的認真著,卻偏偏把注意力放在別的地方,真的是讓她很無力。

她身上有一點不一樣的話,麥小夢就給眼巴巴的巴上來了,這種感覺真的是不太好受。

「麥小夢。」董小優假裝語氣裡面有些生氣的對著她輕吼道。

「我說的是事實嘛,你今天沒有換衣服,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你昨天晚上沒有回家,那你去哪裡了呢?」儘管知道董小優有些不願意說,不過麥小夢還是抵不住八卦的誘惑力,很直接的開口跟她說道。

她的人生信條,不放過任何一次的八卦,不管對方是誰。

而且麥小夢有把握,董小優不是那種真的會生她氣的人,所以很大方的繼續和她說道。

董小優一聽到這話,一時間愣住了。

小丫頭的觀察還真的不錯的,這麼細緻的事情也看到了,其實不算多細緻,稍微有些心思就可以看得出來。

她衣服都沒有換過,當然就是沒有回去了。

董小優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沒有吱聲,什麼也沒有多說。

只是希望麥小夢可以放過她,可惜麥小夢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傢伙,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的。

「小優姐,我說對了對不對,昨天晚上去姐夫了那裡了吧。」麥小夢笑得那叫一臉賊兮兮的看著她說道。

董小優被她這樣子直勾勾的盯著格外的不好意思。

「什麼姐夫不姐夫的,不要亂說了。」董小優制止了麥小夢的發散思維。

陸亦珩的事情,她還沒有正式的和麥小夢說過,所以不能由著她一直這麼胡思亂想的。

「我可不是亂說哦,難道還沒有姐夫嗎?」麥小夢笑嘻嘻的說道。

董小優打算不理她,隨便她愛怎麼樣想了。

「麥小夢,上班時間好好的上班。」董小優語氣略帶著生氣的說道,真的有些煩了,如果麥小夢再這樣子問下去,她真的怕自己一開口說了出來。

麥小夢沖著她吐了吐舌頭,然後語氣略帶調皮的說道「我知道了,我會乖乖上班的,你和姐夫的事情,我保證打死也不說的。」

「快出去上班。」董小優已經煩不得了,直接讓她出去。

麥小優出去之前跟著董小優說了一件事情。

「小優姐,我聽說喬麗娜又請假了,說是身體不舒服。」

董小優微微挑眉,沒有接話也沒有點破,她怎麼能不清楚麥小夢想說什麼?前兩天喬麗娜被包養的事情惡意傳出來,喬麗娜直接把錯事怪在小優的頭上來。

雜誌社也不小,人言可畏,人多口雜的,所有還是小心為妙。

現在董小優真的不想再聽到任何關於喬麗娜的事情,尤其是從麥小夢的嘴巴裡面聽到的。

麥小夢這個丫頭又成天的喜歡這些八卦,不知道哪天引火上身也不知道。

「小夢,你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過的話嗎?」董小優語氣很平靜很認真的對著她說道。

麥小夢吐吐舌頭,她當然記得董小優和她說過什麼的。

就是讓她在雜誌社以後少說別人的壞話,尤其是喬麗娜的,這個女人就是一個禍害,完全就是不能沾的,一沾就是髒水。

「我記得,小優姐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的,我是不會隨便和別人去說喬麗娜的壞話,但這裡我從別的組裡面聽到的,我也只說給你聽一下。」麥小夢認真的說道。

喬麗娜從一到這裡就一直特別的樹大招風,得罪了很多人,只是她自己向來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和話語,一直有方燦幫著她,讓她在雜誌社根本就是有些肆無忌憚。

平常沒出事,別人就是再看不貫喬麗娜也只能是忍著,但是一旦有什麼事情被爆出來,就會讓他們找到一個宣洩口,把平常不說的恩怨一次性的說出來,還會添油加醋的傳開。

「說一下,你今天聽到了什麼?」董小優只是好奇,喬麗娜到底被傳成什麼樣了。

其實,單看能力來講,小優還是有些欣賞喬麗娜的,一個人當初在國外頂尖雜誌混到了獨立主編的位置,這是很難的。

現在肯放下身段回國進入這麼一間小的雜誌社裡面,的確做了許多的事情來,他們組的雜誌銷量就是最好的說話證據。

「小優姐,你真的要聽嗎?」麥小夢一聽到小優這樣子說,還有些意外。

原本她意料之中的是,董小優一定會狠狠的禁止她傳聽這些東西的。

「不說的話,現在就出去吧。」董小優索性讓她也去,省得礙眼礙事。

「小優姐,喬麗娜不是又請假了嗎?這次不知道幾天,他們都在說,一定是被那個包養她的老男人給虐待了,是次她身上就有虐傷,雖然她掩蓋的很好,可是手

臂和脖子有些青紫還是讓人不小心看到了,那些傷肯定不會是姚少爺的,他看起來就是那種很溫柔下不起狠手的男人啊了。」麥小夢格外認真的說道。

聽到這裡,就算真的沒有那種事情,也讓人忍不住相信了。

董小優唯一不明白的就是,像喬麗娜那種囂張拔扈的女人,還會讓人虐傷嗎?

這個可信度有多高,誰也不知道的。

況且,這樣子的事情本來就屬於別人很隱私的東西,讓別人這樣子扒出來說,就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

也是因為喬麗娜平常在雜誌社的人際關係上面處理的非常的糟糕,積起人怨,後果才這樣子的。

否則平常哪個同事就是真的受到過什麼樣的事情,不至於讓人這麼扒出來的。

「小優姐,你有在聽我說的嗎?」麥小夢看著董小優半天沒有反應,然後略為著急的說道。

「小夢,你知道這些事情的真實度有多高,傳得太多,後果的嚴重性有多大嗎?」董小優擰了擰眉頭說道。

這些傳言如果是真的,倒還沒有說什麼,如果不是真的,傳成這樣子就成了誹謗。

誹謗可是罪。

八卦可以,但是過了就是犯罪。

「小優姐,這些都是我聽說的,所以我不敢去隨便和別人講,畢竟我沒有親眼看到過,不過我也覺得喬麗娜請假有些奇怪,小姐你不覺得嗎?」麥小夢開口說道,董小優的意思她當然是明白的。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況且這些做雜誌的,個個腦洞又無限的大,誰知道腦迴路繞了一圈之後的結果是什麼。

一個事情的可信度還有多少。

所以再說出來的時候,一定要三思而後行。

喬麗娜這個女人給人扣罪名的時候,不會管第一個從哪裡傳出來,而是她認為最有可傳的人是誰。

「小夢,我知道你是一個聯明的孩子,喬麗娜的事情我希望再也不要從我們組傳出一句話,以後關於她的傳言,在我們組這裡就是絕緣體。」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