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上次欠的,這次還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7:57
A+ A- 關燈 聽書

顧淼淼遠遠的坐在那裡,看著沈千辰這一桌。

看到陸怡澄和沈千辰坐在那裡一副溫馨的樣子,她的心裏面頓時顯得格外的不好受,原本陸怡澄過來也是她叫過來的,一直希望沈千辰和陸怡澄在一起的人也是她,現在看到他們兩個這樣子,顧淼淼的心情變得格外的抑鬱和不太舒服。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她不太想去承認,自己是看到他們這樣子不高興了。

顧淼淼,你為什麼要不高興呢?

一直希望陸怡澄和沈千辰在一起修得正果的人可是你呀。

這麼久以來,她一直努力的盯著沈千辰,不就是為了幫助陸怡澄盯著的嗎,現在看到他們兩個這麼開心,她卻變得有些心塞也會變得心悶甌。

顧淼淼自我催眠了一會,面前這些她平常最愛吃的東西,今天一點味口也沒有了。

默默的吃了一口黑莓蛋糕,卻吃不出來半點味道,苦苦的,讓她整個心情變得更加的鬱悶起來了。

索性放下叉子結了賬,然後直接就離開了。

只不過走到餐廳門口的時候,還忍不住的朝著沈千辰他們這裡看了一眼。

沈大叔,你一定要和怡澄姐姐好了的,你們一定要幸福,我才能夠放心開心。

「沈千辰,今天點了這麼大一桌菜,你一定要好好的吃,要多多的吃哦,你喜歡吃什麼?」陸怡澄一副溫柔女生樣子對著沈千辰說道。

沈千辰看了一眼滿桌子的菜,完全沒有什麼食慾可言,主要是因為身邊坐著的是陸怡澄,如果是董小優的話,他自然就是有食慾的。

陸怡澄當然知道沈千辰為什麼這麼沒有食慾而言,因為董小優離開了嘛,如果董小優還在的話,自然而然的就是會吃東西的。

偏偏這個樣子,讓她內心更加的不爽。

「沈千辰,如果這些菜不合你的口味的話,那麼我們再換別的菜唄。」陸怡澄不是那種不要臉的女人,但是偏偏碰上沈千辰之後,讓她變成這樣子。

要是讓她現在放棄的話,她會不甘心的。

為什麼要讓她放棄。

沈千辰可是她第一次這麼喜歡的男人,沒有得到手就放棄這完全就不是她的風格。

這麼死皮賴臉的事情她也是頭一次做,如果可以得到自己喜歡的男人,死皮賴臉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用了,這些就很好了。」沈千辰搖了搖頭拒絕的說道。

反正點再多的菜也是多餘的,他沒有什麼食慾想吃,何必再點呢。

轉頭的瞬間看到了顧淼淼的背影,原來陸怡澄會這麼巧的過來,應該和顧淼淼有脫不開的關係吧。

這個丫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顧淼淼是跟蹤他過來的嗎?

「沈千辰,在看什麼呢?」陸怡澄看著沈千辰心不在蔫的樣子問道。

就算明知道沈千辰對自己沒有什麼意思,可是也不能這麼的冷淡,為什麼他就不能稍微的對自己熱情一點點。

哪怕就是裝出來的也好。

「沒有。」沈千辰回頭看著陸怡澄說道。

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沒有打算放過自己了。

一個陸家的小姐,竟然這麼拉下臉來圍堵一個男人,還真的是讓沈千辰有些意外。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裡吸引了陸怡澄,讓她這麼堅定的守著他不讓他離開的打算。

「沒有嗎?」陸怡澄才不相信沈千辰的話,沒有話會讓他看窗外那麼久不講話,她轉頭出去看的時候是沒有看到顧淼淼身影,而是看到了另一個讓她花容失色的身影。

尼瑪,今天是什麼日子。

這個平常小的可以的私房菜館,今天彙集了這麼多的熟人過來。

雖然她和二哥過來是因為沈千辰和董小優。

但是這個蘇靖也過來這裡吃飯,是不是太巧合了點。

以陸怡澄對蘇靖的了解,這個脾氣火爆的男人平常去吃飯的餐廳,都是五星級的。

這種連星級都算不上的私房菜館,根本就不會吸引起他大少爺的關注和愛好的,今天過來這裡吃什麼飯呀。

蘇靖,是不是腦袋抽了。

「你怎麼了?」沈千辰看到原本興奮不已的陸怡澄突然花容失色,臉色刷白起來有些不解的問道。

不問還好,一問直接把陸怡澄嚇懵住了。

什麼怎麼了,她見到頂頭剋星過來,能不被嚇到嗎?

「我、我那個,突然不太舒服,我想要去廁所。」陸怡澄語氣變得小心翼翼的說道,那神情一看就是驚嚇過度了、。

明明之前還好好的,一副囂張不可一世的樣子,為什麼突然之間就變了呢?

這讓沈千辰有些不解,不過他可以肯定的就是陸怡澄應該是看到了讓她這麼受驚嚇的人。

外面那個剛下車的蘇靖嗎?

蘇靖和陸家

tang是有親戚關係的,所以陸怡澄和蘇靖應該是認識的,那麼她這麼突然害怕起來是因為蘇靖吧。

「沈千辰,你自己先吃,我去一下,很快就回來的。」陸怡澄打算先閃人為妙,雖然她沒有做什麼對不起蘇靖的事情,更沒有和他有什麼多餘的關係,可是她就是不願意和他有正面的接觸,能躲開就趕緊的躲開,這才是最好的方法。

現在也沒有心情管沈千辰會不會走掉,先躲開蘇靖才是重中之重。

「去吧,」

沈千辰淡淡然的說道。

然後就看到陸怡澄逃命似的往後廚跑去,沈千辰有些納悶。

如果陸怡澄真的是想要躲開蘇靖的話,去的不應該是后廚才對,去的是後門才對,不過這個私房菜館好像沒有後門,要逃的話也只能從后廚的運菜通道離開。

看來陸怡澄也不是沒有害怕的人。

那個蘇靖就是她的剋星。

「千辰,和朋友在這裡吃飯?」蘇靖已經走到他的桌邊,看著沈千辰語氣很平和的說道,低調內斂一向就是蘇靖的風格,所以說話做事也從來就是這樣子的一個調子。

沈千辰看了一眼還沒有來得及收走的四副碗筷,蘇靖可是明眼人,不問無用的事情。

「陸二少和小優先離開了。」沈千辰如實說道,只不過暫時沒有說陸怡澄的名字,不過他知道蘇靖會出現在這裡,不是巧合那麼簡單的,應該是為了陸怡澄過來的。

「那麼介意我坐下嗎?」蘇靖一臉撲克臉的說道。

蘇靖的生態園就是請的沈千辰過來當顧問的,所以兩個人之間也有一些私人交情,算來蘇靖還是沈千辰的老闆。

於情於理,沈千辰都沒有理由拒絕蘇靖的要求。

「如果蘇總不介意的話,可以坐下來和我們一塊用餐。」沈千辰很平靜的說道,反正他就是不讓蘇靖坐下來,他還是會坐的。

因為蘇靖的眼底寫了堅定,今天就必須要坐在這一桌吃飯的。

「你的另一個朋友不會介意嗎?」蘇靖雖然這樣子說的,但是人已經坐了下來。

另一個朋友?

蘇靖應該早就知道是陸怡澄才對。

沈千辰反正也不在意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就順水推舟的讓蘇靖坐下來。

「不會介意的,蘇總坐下來吧。」沈千辰讓人重新換了一套碗筷,再給蘇靖端了一杯水過來,今天這頓飯吃的還真的是有些意思。

最開始的他和小優,到現在的變成他和蘇靖。

真的是緣份真奇妙,大不可思議的。

蘇靖完全就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坐在那裡喝著水一派淡然。

「蘇總,可以點菜。」沈千辰看著蘇靖說道。

放著那麼多的空桌不坐,偏偏要過來和他們拼桌,目的可想而知了,估計也完全沒有吃飯的心情。

「千辰,叫我蘇靖就好。」蘇靖淡淡的說道,完全就沒有要點菜的意思。

反正過來吃飯不是主要目的。

「你的朋友,還好嗎?」蘇靖看著某個方向若有所思的問沈千辰。

沈千辰心底笑笑。

明明就是沖著陸怡澄過來的,現在還這樣子問,不是多此一舉嗎。

「應該沒事。」沈千辰很平靜的說道,沒有直接說明是陸怡澄,不過他相信蘇靖是知道她的存在。

那個沈千辰口中沒事的陸怡澄此時此刻正是遇上麻煩的高峰期。

后廚的唯一送菜口本來就只有一米來寬,陸怡澄過去的時候,正好是送菜的時候,所以她整個人都堵在那裡。

「師傅,你們什麼時候才能把菜弄清楚。」陸怡澄帶著乞求的語氣說道。

聽到這裡,廚師不解的看了一眼陸怡澄。

這個客人太奇怪了,一直在他們的廚房裡面蹲著。

一開始,還以為是過來偷師的。

不過現在知道她不是一個來偷師的,是一個過來逃命的。

可惜,今天唯一的後門出口被堵死了。

所以就算她是真的想從這裡走出去,短時間之內是不行的。

「小姐,今天恐怕短時間之內是不行了,如果小姐有什麼急事要出去的話,就從大門出去吧。」師傅不好意思的說道。

陸怡澄汗顏,如果可以光明正大的從大門出去的話,她需要這麼委屈的躲在這裡嗎?簡直就是一種污辱。

想她陸怡澄,什麼時候做事情,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需要這個樣子呢。

「算了,我再等等吧。」陸怡澄在一排碗架子下面蹲著,不好意思的說道。

說實在的,她現在沒有別的方法了,如果自己會武功,早就穿牆而出了。

偏偏蘇靖那個魔頭要過來了,什麼時候過來不好,就挑這個時候,太討厭了。

陸怡澄這一蹲就是一個小時,腳都要麻了。

「師傅呀,這後門什麼時候才能弄清楚。」

「小姐,真的很不好意思,今天送菜的車子正好壞在門口,所以暫時沒有辦法開走。」師傅一臉歉意的說道。

陸怡澄心中罵了髒話一百次了,天了個擼的,今天運氣為什麼這麼背的,簡直背到了家裡面去了,這不是擺明了今天是老天爺也不幫她這一邊了。

陸怡澄發了一條簡訊給沈千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靖走了沒有?

吃飯吃一個小時應該足夠了,而且她在這裡蹲了一小時,竟然沈千辰也不管她。

陸怡澄不知道的是,沈千辰早在一小時之前就離開了南苑,接到她簡訊的時候,沈千辰正在自己的別墅裡面。

看到陸怡澄的簡訊,沈千辰只有一個想法。

果然,一物剋一物。

沈千辰沒有猶豫的給蘇靖拔了一個電話過去。

「蘇靖,你去廚房找一下陸怡澄吧,她現在還在廚房呆著。」沈千辰很簡短的把陸怡澄的處境說了一遍。

聽到這裡,蘇靖勾唇一笑。

今天他可是接到陸亦珩的電話,特意過來逮人的。

哪裡知道陸怡澄比他預想中的更靈敏快速,他還沒有進餐廳,她倒是像一隻銳兔一樣的直接就躲起來了。

不過她躲就躲吧,竟然還能躲這麼久,耐力不錯。

如果不是他事先按排好了一切,這丫頭估計早就跑開了。

陸怡澄的小心思真的是夠多的。

是他小看這個丫頭了。

既然她這麼怕自己,那就讓她天天見到自己,見多了習慣了就自然好了。

什麼事情對陸怡澄來講是最恐怖的,那就是當她以為自己足夠安全的時候,蘇靖那隻大魔王就突然的出現在她的身後,那可比任何一個恐怖片都要來得驚悚。

「蘇、蘇靖!!?」陸怡澄嚇得不輕,一臉驚恐不已的看著高大清冷的男人。

「看來還是認得我的,嗯?」蘇靖挑著聲音,語氣溫和的說道。

那神情,完全就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看得她渾身不舒服。

蘇靖為什麼沒有離開這個餐廳,現在還這麼神出鬼沒的站在她的身後,這簡直就是嚇人嚇得不輕。

「蘇大少爺,好巧,你來吃飯嗎?」陸怡澄傻兮兮的問他,完全就化身為了一隻驚傻了的兔子一樣。

這個樣子的陸怡澄才是最可愛的,蘇靖喜歡看她這種受到驚嚇的樣子,但也不太喜歡她一直用這樣子的態度對他。

畢竟,他可不打算讓陸怡澄一輩子討厭自己。

「你說呢?」蘇靖沒有回答,倒是微微挑了一下眉頭看著她說道。

聽到這裡,陸怡澄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

來餐廳不吃飯,難道是過來買衣服的嗎,什麼時候她的智商這麼倒數了,只要一見到蘇靖,她的神經就會自動搭錯,然後智商為負數。

反正就是緊張的不行,恐怕連最簡單的一加一等於幾都可能答不上來。

「當、當然是過來吃飯的,那蘇大少爺,你吃好了嗎?」陸怡澄依然緊張到不行。

「還沒,一個人吃飯沒意思。」蘇靖沖著她笑笑,一臉無害的樣子看著陸怡澄。

這個樣子的蘇靖,還真的是讓陸怡澄無話可說,好像自己說的什麼都是錯的,都是會開罪蘇靖。

她很害怕自己會說了什麼不高興的事情讓蘇靖生氣,然後他一生氣就像當初在陸家一樣發脾氣,太可怕了。

「哦。」陸怡澄也不知道要怎麼樣回答蘇靖的話了。

一個人吃飯沒有意思,那你就在蘇家吃飯呀,那麼多的蘇家人陪你吃,是不是就會開心了。

跑什麼餐廳來吃飯,沒有約好人吃,當然就得要自己一個人吃飯了。

「陸小姐也是一個人?」蘇靖好笑的看著她。

「那個,我是……」

「還是過來廚房學習的。」蘇靖這個說話說半截的人。

在別人餐廳的后廚碰到熟人本來就是一件特別讓人尷尬不已的事情了,還要說是過來學習的,那真的是……會招來仇恨的。

陸怡澄都已經感覺到了旁邊廚師團向她投來的異樣目光。

要知道做餐廳這一行的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未經過允許就來偷師學習的。

「你們不要誤會,我不是過來學習什麼的,你們不要誤會,我們現在就出去的。」陸怡澄沒有辦法了,一把拉住蘇靖就離開了后廚。

出了餐廳之後,陸怡澄才鬆開緊拉著蘇靖的手。

一臉尷尬的看著蘇靖。

「對、對不起,我剛剛是不好意思的,我……」陸怡澄急欲想要解釋什麼,卻發現自己什麼也解釋不了,還越解釋越解釋不清楚。

所以最後索性什麼也不說,只是一臉尷尬的看著他什麼也不說。</

p>

「你什麼?」蘇靖望著她問,眼底還帶著笑意。

不管蘇靖是什麼樣的表情,在陸怡澄的眼中都是特別的嚇人,反正蘇靖在她的心中就是一個嚇人不輕的形象存在。

「沒有什麼,那個,我還有事情,我就先走了蘇大少爺。」陸怡澄立馬裝烏龜,現在能躲開就儘快的躲開。

「蘇靖!」

「什麼?」陸怡澄一時半會的還沒有反應過來,獃獃的看著他。

蘇靖這個有病的男人,好端端的又提他自己的名字。

「叫我蘇靖,我不想再聽到你叫我蘇大少爺。」蘇靖很平靜的說道。

聽到這裡,陸怡澄愣了愣。

「上次你還欠我一頓飯,今天就還了吧。」蘇靖不客氣的開口說著。

聽到這裡,陸怡澄無奈了,看來今天自己是真的逃不開蘇靖的手掌心了,她欠他的飯都那麼久了,現在還能記起來。

「那、那好吧,你想吃什麼?」陸怡澄沒有得選擇,只能認命順從。

「你請客,你來定。」蘇靖直接把大權交到了她的手上。

陸怡澄努力的在腦海裡面搜索著去哪裡吃飯比較合適。

——

陸亦珩開著車沒有把小優送到雜誌社,而是直接把車子開到了別墅那裡。

「陸亦珩,你開車到這裡來做什麼?」董小優有些意外的看著陸亦珩。

「我看你太累了,今天就不去雜誌社了,好好的回家休息。」陸亦珩說的那叫一個理所當然,他是陸氏集團的總裁沒有錯,但不是雜誌社的老闆,這麼輕鬆隨意的說道。

什麼時候想讓她請假就請假的嘛。

董小優有些無語的看著陸亦珩。

「我真的還要回雜誌社上班有事情。」

「你中午都沒有吃一口飯,拿什麼力氣去上班,聽我的話,今天就不要過去了,舒總不會有什麼意見的。」陸亦珩語氣平靜的說道。

如果董小優再這樣子下去的話,他真的可以考慮直接把雜誌社給收購了。

主要是現在陸氏內部一團亂糟糟的需要他去處理,哪裡有什麼心思來管別的事情,等陸氏的事情暫告段落之後,他再來管董小優雜誌社的事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