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想做什麼就直接動手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8:05
A+ A- 關燈 聽書

董小優迫不得已的被陸亦珩帶進了別墅裡面強迫一樣的休息著。

因為中午沒有吃飯就要休息,這是什麼破理由,可是在陸亦珩那裡卻什麼都行得通,中午那樣子的情況讓她怎麼樣能吃得下飯去。

到了最後,連和沈千辰要商量的事情,結果都沒有談成。

美食文化節的活動馬上就要開始了,而她卻什麼也還沒有做到,到時候用什麼樣子的借口去參加這次活動呢。

真的是愁死她了好不好甌。

偏偏這個陸亦珩還要跟過去給她搗亂,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

她和陸亦珩根本就是八字犯衝來的吧,否則怎麼會什麼樣的事情都跟她過來搗亂呢,真的是讓她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吐糟了紡。

陸亦珩能不能就讓她好好的做一件事情呀。

「小優,想吃什麼?」陸亦珩看到她發獃的樣子,直接開口問她。

「燒雞!」董小優語氣格外賭氣的說道。

陸亦珩聽到她這話,笑了笑。

當然,燒雞是沒有的,陸亦珩怎麼可能讓董小優這副樣子吃燒雞呢。

看到一桌子的清淡食物,董小優全然沒有味口。

「陸亦珩,我其實真的不餓。」董小優淡淡然的開口說道。

「不餓也要吃,你還在為中午的事情生我的氣?」陸亦珩看著董小優語氣沉然的說道,她心裏面還有氣,他是知道的。

畢竟她原本和沈千辰單獨的午餐,偏偏讓他和陸怡澄生生的破壞了,心裏面不舒服不平衡吧。

生他的氣也是正常的。

「我才懶得生你的氣。」董小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是真的沒有什麼心情來管陸亦珩的事情。

「那就吃飯吧。」陸亦珩把湯裝到碗里遞到她的面前。

「吃飯之後,有什麼想說的再說。」陸亦珩語氣平靜的說道。

董小優現在發現陸亦珩這個男人真的是越來越沒譜了,什麼事情都要強加過來,連吃個飯都是。

這都還沒有結婚呢。

「陸亦珩,我吃好了。」董小優直接的喝了一口湯,然後開口中說道,現在她就想快一點離開這裡,不想和陸亦珩多呆。

這個男人做了那樣子的壞事,還敢這麼直接的把她強行帶到這裡來吃飯。

「小優,你今天和沈千辰吃飯,是為什麼?」陸亦珩直接開口問。

他知道董小優絕對不會無事去和沈千辰吃飯的,他可以很肯定的就是董小優對沈千辰絕對沒有那種想法。

只是沈千辰對她有那種想法而已,這也是讓陸亦珩最為頭痛和不舒服的地方。

「沒、沒有什麼事情。」董小優立馬否定了。

她和沈千辰是為了美食文化節的事情,這件事情她還沒有想好要和陸亦珩說,雖然主辦方在的酒店就是在帝凡。

但現在陸亦珩已經不在帝凡任職了,就沒有必要再讓他來管這件事情,給他增加負擔了。

「是嗎?」陸亦珩略帶疑惑的看著她說道。

董小優看看他,然後肯定的點頭。

「當然,好了,快吃東西吧你。」董小優怕自己會應付不了陸亦珩,催著他趕緊的吃東西。

陸亦珩騙老太太的事情,她還沒有和他算清楚呢。

「陸亦珩,騙老太太的事情,你還沒有解釋給我聽。」董小優原本不想舊事重提的,但是這件事情對她來講太重要了。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來讓欺騙到老太太,讓她覺得自己是一個大騙子。

「我說過的,奶奶這件事情不算騙,因為孩子我們遲早會有的。」陸亦珩笑看著她,無比篤定的說道。

什麼叫遲早會的有,她可從來沒有答應過要和陸亦珩生孩子的,他是打算去和別的女人生孩子嗎?

況且,誰會這麼自然的把生孩子的事情掛在嘴巴邊上的。

簡直太不要臉了好不好。

董小優的小臉直接覺得燒紅起來,很是不好意思。

「陸亦珩,你在說什麼呀,我聽不懂。」董小優故意裝出一副什麼也不懂的語氣對著陸亦珩說道。

「聽不懂嗎?做得懂就行了。」陸亦珩突然邪笑的說道。

神經病呀陸亦珩。

董小優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

「陸亦珩,你、你能不能正經一些,我是在說很正經的事情啊。」董小優臉紅的對著他說道。

「我說的是很正經的事情,是你自己不正經了,雖然現在是大白天,不過你要是想的話,我也會乖乖配合的。」陸亦珩說的那叫一臉委屈。

什麼嘛。

還說要乖乖配合她,配合他個大頭鬼呀,她什麼時候要讓陸亦珩來配合自己了,簡直就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陸亦珩,我就是想問你,為什麼要騙

tang老太太。」董小優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說過了,不存在騙,只是說了讓奶奶會高興的話而已。」陸亦珩格外平靜的說道。

聽到這裡董小優氣結了。

雖然陸亦珩說的話很不靠譜,但卻也是事實。

老太太喜歡聽到有曾孫子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估計她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接受自己吧。

接受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這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

如果讓董小優去接受讓她自己非常討厭的人,她都是做不到的,就像讓她現在接受季妍雪母女是一樣的。

「可是,沒有的事情你說有,這就是欺騙呀,你明明就知道老太太最不喜歡的就是欺騙,還這樣子說,你……」

不等董小優把話說完,陸亦珩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

「陸亦珩,你、你幹嘛呀你……」董小優瞪大眼睛的看著他,一臉驚恐的樣子,完全就不知道這個男人突然這樣子做是為什麼來著。

太嚇人了好不好。

「小優,我說過,我從來就不會騙人,我所說的話都是真的,都是事實,只是時間上早和晚而已。」陸亦珩無比堅定的說道。

簡直就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呀。

聽到陸亦珩這麼胡扯的話,董小優只能內心是無奈的,和陸亦珩說話還真的是累得慌,因為不管對和錯,他都是最有道理的那一個,可以把黑的說成白的人,不愧是做總裁的料,要是平常沒有說服人的能力,如何當得起一個總裁。

「什麼事實,根本就是瞎說的。」董小優嘟喃的說道。

有些事情的確可以早說晚成,但是孩子這種事情哪裡可以提前預料的呀,萬一她一直懷不上孩子呢。

啊呸!

她為什麼要自己懷上孩子,還是懷陸亦珩的孩子。

「是不是瞎說,這個就得要看我們努不努力了。」陸亦珩意有所指的說道。

董小優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不過她才不會去配合他這種荒唐的事情,這種事情如果他想做就讓他自己一個人去做吧,她才沒有心情去配合。

如果老太太真的生氣的話,那也只是會生陸亦珩一個人的氣,他是她的孫子,再生氣也不會有多生氣的。

她就不一樣了,老太太本來就不喜她,加上她再說謊來騙老太太的話,就真的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大騙子了。

陸亦珩可以隨心所欲的來,但是她不行。

「陸亦珩,不要胡鬧了,不管因為什麼原因,我們都不應該騙她的,我還在想著找一個合適的時候來跟老太太解釋清楚,我不想……」董小優不安的說道。

不管陸亦珩以什麼樣的理由來做這件事情,但是她不願意這樣子。

「不需要做任何的解釋,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這個成為事實,然後讓老太太高興就行了。」陸亦珩說的格外的輕鬆。

什麼嘛,真真的是越說越沒有譜了。

董小優不想和他再討論這件事情了,就想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陸亦珩,這件事情就不要再說了,我們……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老太太那裡還是找一個機會來解釋吧,要不然就什麼也不要說。」董小優的態度堅定。

不管怎麼樣說,她做不到欺騙,不管別人怎麼樣想她看她。

「傻瓜,奶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聽話,聽我的就行了,其餘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擔心。」陸亦珩摟著她,語氣很平靜的說道。

董小優是什麼樣的性子,他還是很清楚的。

如果這件事情不儘快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董小優會一直不安心下去的。

所以,孩子一定要早早的來媽媽的肚子裡面,爸爸這一段時間可是很努力的了,不以辜負爸爸的一番努力。

如果再過半個月依然沒有消息,這件事情就瞞不下去了。

老太太是一個多麼精明的人,要不是正好拿到她的軟肋,區區的一個謊言怎麼能瞞得過她呢。

大哥和大嫂離開了之後,老太太一直就希望陸家的孩子多一些,這樣子才能讓陸家人丁興旺起來,不會看起來那麼清冷。

所以,現在用孩子來當借口,既便是有再大的不願意,她也會同意的,這一點陸亦珩太清楚了。

否則也不會那麼十足把握的說這種謊話。

「陸亦珩,你就不覺得心裏面難受不安嗎?」董小優抬頭看著他問,這個男人是真的是迫不得已才說這樣子的謊話,還是早就已經習慣了說謊話,一開口就可以說出來。

「難受不安?」陸亦珩微微挑了一下眉頭說道,然後神情格外認真的看著她。「不能和你結婚在一起一輩子,才是最讓我難過不安的。」

陸亦珩的話的確讓人心動,董小優也承認自己真的是心動了。

可儘管他這樣子做是為了她好,可是董小優依然心不安。</p

>

「小優,你難道不是和我一樣想的嗎?」陸亦珩逼著開口問她。

董小優猶豫了,故意閉口不說什麼,因為只要她開口,就會讓陸亦珩抓到把柄,因為不管說什麼,陸亦珩都有辦法把話題轉到對他有利的上面去。

董小優早就見識過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閉口不說話。

「小優,還是不想和我結婚了。」陸亦珩又發難。

結婚的事情還真的是太難為她了。

「陸亦珩,那個,我要先……」

「今天哪裡也不許去哦,小優。」陸亦珩原本摟著她的肩膀,直接改為摟住她的腰。

「陸亦珩,你幹嘛呢?」董小優心一驚,有些忍不住的開口問他,陸亦珩現在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來一股危險的氣息。

而這種氣息對於董小優來講太熟悉了。

「我能幹嘛呢,小優。」陸亦珩單手摸了摸她的臉,然後淺淺的印了一個吻。

董小優可不傻,況且他們兩個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這樣子一動,她就知道他要做什麼了。

「陸、陸亦珩,那、那個……現在是大白天,這……」

「噓!小優,這種事情只要我們想,就不用分白天和晚上的。」陸亦珩笑笑,然後一把把慕玖打橫抱起來往房間走去。

——

季妍雪坐在房間時面里已經發了幾天的脾氣了,把房間裡面能摔的東西已經摔了個乾淨,不過她並沒有要自殺的傾向,所以沈宏遠並沒有刻意把房間裡面的東西收走。

她想摔的話,就讓季妍雪摔個乾淨。

反正沈宏遠有的是錢,隨時隨地的再補東西給她摔就是了。

「季妍雪,摔東西摔夠了沒有,不夠的話,我再來讓人買回來給你摔。」沈宏遠帶著兩個人抬了一箱碗杯進來,反正可以讓季妍雪摔個痛快就夠了。

沒有辦法,現在季妍雪還沒有讓他的新鮮勁過,在新鮮勁過去之前,沈宏遠還是會花點錢過來哄她開心的。

女人就得要哄。

哄得開心了,才能讓你開心的玩。

所以,季妍雪現在就是脾氣再壞,摔了再多的東西沈宏遠都不會覺得心疼什麼的。

「沈宏遠,你什麼意思啊你。」季妍雪超級生氣的看著他,然後沖著他大聲的吼道。

反正她滿身的努氣沒有地方發泄,沈宏遠這個炮灰自己要跑過來的,那就是自找的,跟她沒有關係。

況且,這一段時間,沈宏遠一直對她很不錯,任她打任她罵的,都沒有任何的怨言,可儘管如此,她依然對沈宏遠沒有半點好感。

這個男人只會讓她感覺到噁心。

沈宏遠已經得到他想要的,卻還沒有打算要放過她的意思。

「我是什麼意思,你不是很清楚嗎?我每天晚上那麼賣力,你就感覺不出來嗎?」沈宏遠笑嘻嘻的說道,完全就是一副輕佻的語氣。

「沈宏遠,你要是再敢說這種流氓的話,你信不信我再砸東西的時候,就不是砸在地上,會往你身上去砸的,你明白嗎?」季妍雪很不客氣的拿起一個碗對著他惡狠狠的說道。

「沒關係,我早說過來了,你傷我一點,就用次數來補償,如果你想補償的話,我倒是不介意的,一點也不介意。」沈宏遠笑眯眯的說道。

現在他早就知道季妍雪的性格了,雖然張牙舞爪,但是卻只是一個火爆性子,很好制服的。

「沈宏遠,你就是一個無賴,你知道嗎?」季妍雪憤憤不平的對著他吼道。

對於沈宏遠來講,從小到大身上被標上太多的不好名詞,什麼流氓風流無賴王八蛋的,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只要他活得開心快樂,什麼稱號都無所謂。

因為所有的稱號都是虛的,只有真正得到了的才是實的。

「我當然最清楚了,無賴流氓哪一個不是我身上的名詞,不過只要可以和你好好的玩玩,說我是什麼都沒有關係,無賴不是也能讓你感覺到很快樂,是不是比那個正經不少的凌大少爺好太多了,我的技術。」沈宏遠故意說的是這麼的曖昧不堪。

聽到這裡,季妍雪整張臉都是綠的了。

沈宏遠果然就是一個不要臉的男人,太TM的不要臉了。

這種事情做了就做了,還天天的掛在臉上,到底是不是一個人來的,難道就真的連一點的羞恥心也沒有嗎?

沒有嗎?

「沈宏遠,你到底要不要臉的呀。」季妍雪沖著他吼。

「要臉的話……就得不到你了,怎麼,是對我的技術不滿意嗎?」沈宏遠單手挑起她的下巴。

然後在他身後的地板上面,一隻碗應聲而碎。

那就是原本在季妍雪手上的碗。

「沈宏遠,你TMD,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現在卻出耳反爾的,說了放我走的,現在還不讓我走,你還是不是男人」季妍雪是被他逼得有些要發瘋了。

「是不是男人啊!」沈宏遠突然笑了起來。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天天在我身下浪叫的女人,是你季妍雪季大姐的吧,這種深刻的體會,你不是最清楚了,還好意思再問我嗎?」沈宏遠反正就是一個被罵不要臉的男人了,索性不要臉個到底唄。

反正,他和季妍雪早就赤呈相待了,做都做過了,還有什麼是不能說的。

「沈宏遠,你夠了,你說過的要讓我離開的,現在我和凌奧野的婚都被迫取消了,你是不是滿意了,滿意了啊!!」後面的話,季妍雪是沖著他直接吼出來的、。

她真的是太生氣了。

「你們結不結婚的,其實都跟我沒有關係,反正你最後嫁給任何一個人男人都是無所謂的,因為我得到了想得到的,難不成你還真的期待我和你結婚,然後和你一輩子在一起?」沈宏遠一臉陰冷的說道。

季妍雪這樣子的女人也只能陪他玩玩,壓根就沒有想過會在一起一輩子的。

因為這樣子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和他結婚。

「正好,我也沒有打算要和你在一起。」季妍雪冷冷的說道。

讓她和沈宏遠在一起,還不如直接殺了她來得強。

她唯一想嫁的人就只有凌奧野,就算現在他取消了和自己的婚姻,完全就沒有關係的,她還是會努力的去爭取的。

既然認定了,就一定要和他結婚。

「季妍雪,再多陪我玩幾次,我就放你走。」沈宏遠得寸進尺的說道。

得到的就是季妍雪狠狠的一記白眼。

「沈宏遠,你真的不要太過份,我季妍雪的命雖然是你救回來的,但是現在還也應該都還完了。」季妍雪冷冷的說道。

她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任由人欺負的主。

「你也知道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自然這命這身都是我的,我想要什麼其實根本就不需要聽你的同意不是嗎?」沈宏遠挑了挑眉,然後直接一吻落下,吻住了季妍雪的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