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小心臟有些受不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8:27
A+ A- 關燈 聽書

聽到媽媽這樣子說董小優,最開心的莫過於就是姚意雨了。

果然還是媽媽最疼自己了,連討厭的人都是一樣的,那個董小優現在能讓他們母女兩個人一起來討論,也算是她上輩子積了德。

「媽媽,我知道一直就是你最疼愛我,只要有你在我這一邊,我內心就安定了不少。」姚意雨開心的說道。

暫時把媽媽拉到這一邊,她就成功了一半。

其實她知道爸爸和哥哥也會無條件的幫在自己這一邊,要是讓爸爸哥哥幫自己,那麼就直接找陸老太太,她不想讓陸老太太知道她是一個靠家裡施壓,陸老太太會看不起她的。

「傻瓜,媽媽是會永遠最愛你的,不站在你這一邊我要去站在誰那一邊呢。」姚夫人摟著她的肩膀說道甌。

「我知道,媽媽你最愛我。」姚意雨撒嬌似的說道。

姚意雨可是知道姚夫人的手段有多厲害的,所有的女人都不可能是姚夫人的對手的,只要姚夫人出手,就沒有她搞不定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應該早一點讓媽媽出手的,這樣子應該會為自己省太多的事情。

「傻瓜,只要你開心幸福就好,讓媽媽做什麼都行。」姚夫人疼愛的對她說道。

聽到這裡,姚意雨很感動的趴在姚夫人的懷裡面,得意洋洋的笑著。

——

陸亦珩接到老太太的電話時,完全沒有意外的。

畢竟老太太見過董小優有一段時間了,卻還沒有開始質問他,這有點不像是老太太的風格。

要知道陸家老太太從年輕時候起,做事的風格就是雷靂風行的,只要想得到的,就一定會付出行動的。

「奶奶。」陸亦珩接通了電話之後,語氣平靜的說道。

「呵,還知道我是你奶奶?」老太太語氣格外冷哼的說道。

呵,老太太還知道冷哼他了,真的是不一樣了,這也說明了老太太真的是有些生他氣了。

「我當然知道你是我奶奶了,我最親愛的奶奶。」陸亦珩平常不喜歡哄人,偏偏老太太就最受用陸亦珩的這一招。

「知道了,又一直不主動給我這個老太婆打電話跟我說小優的事情。」陸老太太語氣帶著濃濃的埋怨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溫柔的笑出來了聲,他很清楚老太太要說什麼來著的。「小優一直很好,又沒有什麼事情。」

「還說什麼事情都沒有,她懷孕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既然懷孕了,她那個什麼編輯的工作就不需要再做了,好好的在家安胎才是最重要的,當然你現在是集團總裁,手頭上面的工作量大,你忙照顧不過來,就讓小優回主宅住,我自親來照顧我的孫媳婦和曾孫。」老太太說了一長串。

陸亦珩聽到這裡,算是聽出來了老太太這個糖衣炮彈打到他的身上來了。

目的就是為了要讓小優住到主宅去,然後天天讓她守著。

如果真的把小優送到主宅去,天天讓老太太守在小優的身邊,他要怎麼下手,所以自然就是不可能這樣子做的,哪怕老太太真的是很想。

「奶奶,小優現在還只是懷孕初期,不需要那麼刻意的,況且編輯是小優最喜歡的工作,是她努力了這麼久才走到這一步的,所以哪怕就是我和小優結婚,我也會尊重她的選擇,所以這件事情得由小優自己來決定。」陸亦珩略為頭痛的說道。

因為他知道,既然老太太開口發話了,那麼接下來她一定就會這樣子做的,努力的把小優接進主宅住下的。

一旦小優在主宅住下,那麼懷沒懷孕的事情就一定會露陷的。

所以陸亦珩當然不可能讓董小優去到主宅那裡的。

「什麼叫不需要那麼刻意的,你知道什麼,女人懷孕初期才會更應該注意的,你一個大男人不懂,我還是懂的,就這樣子,你好好的和小優商量,工作可以繼續,但是必須要住在主宅來由我照顧。」老太太立馬語氣不佳的說道。

聽到老太太這麼嚴肅的話,陸亦珩眉頭都擰了起來。

看來,他再不想招數,老太太非得要親自把小優接回主宅不可。

「奶奶,這事情我會和小優商量的,你先不要急。」陸亦珩只得先拖延一下時間。

「我知道你就在拖奶奶的時間,記得你的話,早一點說服小優給我答案。」老太太越來越不想和陸亦珩說話了,這個臭小子除了一次次的推脫陳詞沒有別的了。

只要她想做什麼,陸亦珩就喜歡唱反調。

就像當初她一直催著陸亦珩相親結婚,然後陸亦珩一直推著不願意去參加什麼相親會,最後是她和路路去替他相的親,結果還相到了董小優這個騙子。

而陰差陽錯的卻讓陸亦珩真的喜歡上了董小優。

好吧,不管之前她怎麼反對,現在孩子都懷上了,她雖然是老太太但並不是什麼老頑固,願意看在孩子的份上接受董小優。

可就這樣子,陸亦

tang珩還一直的不意願如她的願。

這個不孝孫子,真的是太讓她太糟心了。

什麼時候才能順一下她這個老太太的心意。

「奶奶,你放心吧,我會儘可能的和小優說的,你就不要太操心了,對了,奶奶你不要直接去打擾小優,你也知道小優到現在還有些怕你,你也有關係孕婦最害怕的就是刺激和驚嚇了。」陸亦珩說的就是那麼一回事一樣。

小優懷沒懷孕,現在是誰不敢肯定。

可偏偏陸亦珩就是這麼的篤定。

「行了,快一點,不要什麼都知道拖拖。」老太太語氣有些急的說道。

陸亦珩聽到這裡,放心了下來,就怕老太太刨根到底的一定要現在就把小優帶回主宅,她還真的是可以做得出來這樣子的事情。

「奶奶,拜拜。」陸亦珩不再多等老太太說什麼,直接就把電話給掛了。

他是怕再說下去,又不知道老太太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來。

那頭的老太太被孫子這麼直接果斷的掛了電話,氣得那叫一個不輕呀,不過卻也沒有什麼辦法。

陸亦珩揉著眉心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心情卻是格外的陰鬱煩悶。

陸氏集團的事情還沒有搞清楚,陸燼的把柄證據還沒有收全,這頭老太太又拿著小優的事情過來向他施壓,真的是事情一件件的堆積起來。

林進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陸亦珩一臉心事重重的站在窗前,自從他接任了集團總裁一位之後,臉上的笑容就一直沒有看到過。

集團對外雖然一直維持著光彩的一面,但是只有他們知道,集團現在內部資金斷鏈了,一直就虧空補不上,就連股票也一直在下跌不漲。

要不是有陸亦珩在這裡硬撐著,換成是陸亦風那個草包少爺,只怕早就走露了風聲,或者集團現在就已經崩潰支璃破碎,對外被迫宣布破產了。

所以,這還得要感謝陸亦珩在這裡支撐著。

「什麼事,林進。」江定承收回了臉上的情緒,變得平靜淡然,轉頭看著林進問道。

「二少,陸燼國外洗錢的地下賭場已經有足夠的證據了,我們要不要……」

聽到這裡,陸亦珩直接打斷了林進的話。

「不需要,暫時先別打草驚蛇,儘可能的把那個賭場全部的情況摸清楚,我要就萬無一失。」陸亦珩語氣嚴肅的說道。

「放心吧二少,我知道怎麼做,不會讓陸燼有所發現的。」林進很嚴肅的說道。

陸亦珩選擇現在才對陸燼下手調查,自然就有他的打算,就是要一舉拿下陸燼,沒有什麼懸念,不出任何的差錯。

所以,林進也會倍加的小心,對陸燼出其不意。

「這樣子就好,還有,集團遺落在外的散股收的怎麼樣了?」陸亦珩看著林進說道。

「散股收回來了百分之九。」林進如實的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的眉頭舒展了一點。

百分之九的話,他也沒有絕對百分之百實力從陸燼手裡搶回集團,需要儘快再多收回一些散股。

「林進,加緊速度把餘下的散股收回來。」到時候才能有絕對的把握從陸燼的手上拿回屬於大哥的集團。

陸燼這個盜賊,拿了不屬於他的東西,遲早還是要全部還回來的。

甚至要付出更高的代價,這就是陸亦珩要做的事情,既然陸燼敢這樣子做,那麼就必須要有承擔這樣子做的後果。

「我會加緊速度的」林進狠狠點頭的說道。

他們在買散股,現在有很多的人聽到了集團資金斷鏈的風聲紛紛在變賣手頭上面的散股,但其實林進也發現了暗地裡面還有一些人在購買陸氏的散股。

只是他暫時還沒有發現那些購買散股的人是誰,更不知道他們買散股有什麼作用,希望不是陸燼的人,那顯然就是和他們在作對。

所以,要儘快的趕在那些人之前買到足夠的散股,以最有優勢的籌碼來一舉拿下會集團的執行權。

陸亦珩現在手上是完全沒有實權的,所以集團太多的重大決策陸亦珩是沒有資格來決策的。

「行了,沒有其它的事情,你先出去吧。」陸亦珩淡然的說道。

「好的,二少。」林進進接退了出去。

若大的辦公室就只有陸亦珩一個人,看了看時間,快到中午了,陸亦珩打算給小優打一個電話約她吃午飯。

不管他心情有多麼的鬱悶,只要看到小優就會陰霾一掃,整個人的心情變得輕鬆起來,所以現在他極需要的就是要和他的心靈藥湯見一個面。

只是手機還沒有拿起來,門就被毫無禮貌的推開了。

不用多想,他就知道進來的人會是誰了。

整個陸氏集團最沒有禮貌的就是陸亦風了。

「哎喲,二哥準備幹嘛呢?我剛看到林進出去了,他又有

什麼重要的事情向二哥彙報呢,可以說出來和兄弟分享分享。」陸亦風一臉笑痞的推門進來,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陸亦珩的面前笑得叫一個得意不已。

「陸亦風,我說過多少次,進門之前記得敲門,難道你記性這麼不好,需要我再提醒一次嗎?」陸亦珩很不客氣的沖著他開口說道。

陸亦風聽到這裡,只是無害的笑笑。

「二哥呀,你可是我親二哥不是,為什麼要這麼嚴肅呢?不就是沒有敲門嘛,至於這麼認真,再說了……二哥你也沒有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是。」陸亦風挑了挑眉頭笑著說道。

陸亦珩聽到他這話,頓時無語至極。

果然和這種沒有腦子的草包對話,只會讓她心力交瘁。

所以,何必要和他較真,給自己找這麼大的麻煩呢,和陸亦風對話簡直就是自虐。

「什麼事情。」陸亦珩沒好氣的看著他說道。

和陸亦風真的不需要太好的脾氣說話。

「二哥,這不是馬上就中午了啊,我想請二哥你吃個飯,肯賞臉嗎?」陸亦風笑嘻嘻的說道。

陸亦珩原本想要拒絕的,不過想了想還是點頭,因為他知道陸亦風肯定有什麼事情要找他,否則不會這麼主動約他吃飯的。

「怎麼,二哥不肯賞這個臉,我們兄弟兩可是很少會單獨吃個飯,我知道你不太喜歡我,但是吃個飯的機會也不肯給嗎?」陸亦風看到他一臉猶豫的樣子,直接開口說道。

「去什麼地方吃,我請你吧。」陸亦珩平靜的開口。

「飯是我主動約的,自然就是由我來請你吃,南海記怎麼樣二哥,全城最有名的海鮮樓,食材從全球各地空運過來新鮮美味。」陸亦風笑笑的說道。

陸亦風雖然不是做美食的,但是對於吃還算是一個合格的吃貨,所以提吃的他很在行。

「你說了算。」陸亦珩淡然的說道。

對於這件事情陸亦珩沒有什麼意見的,反正他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陸亦風這次的鴻門宴目的是什麼。

「那就去南海記,正好我有那裡的Vip,我這就去訂個包間,二哥十分鐘之後樓下見。」陸亦風笑笑的說道。

自己的請求得到了恩准,陸亦風開心的離開了。

來是一陣風,又是一陣風一樣的離開。

陸亦珩看了一眼手機,今天中午就暫時不和小優吃飯,先去看看陸亦風到底要弄什麼夭蛾子。

南海記,七樓的VIP包間裡面。

陸亦珩和陸亦風對面而坐。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陸亦珩剛坐下就直接開口說道。

陸亦風聽到他這話,倒是沒有一絲的氣憤,反而變得輕鬆不已,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張狂。「哎喲,二哥,我說過了,只是想請你吃個飯而已,你何必這麼嚴肅呢?」

陸亦珩不說話。

陸亦風繼續笑著說,還一邊翻著菜單看。

「二哥,澳洲龍蝦如何,還是大閘蟹……或者說北海道的刺身……看起來都挺好吃的,你想吃什麼呢?」陸亦風邊翻邊問陸亦珩。

陸亦珩對吃的沒啥要求,主要就是要和誰吃。

如果是他不太想看到的人,吃飯只會讓他倒盡胃口,就算是澳洲龍蝦北海道的刺身也完全沒有味口,吃什麼都是一樣食不知味。

「你自己點吧,我無所謂。」陸亦珩平靜的開口。

陸亦風聽到他這樣子說,也知道陸亦珩是真的沒有什麼心情和他吃什麼澳洲大龍的,所以還是自己點吧。

和陸亦珩吃個飯還真的是沒趣。

這種性子生冷的男人,真的不知道姚意雨愛他什麼呢?還趕不上自己一半的風趣幽默,不知道女人選擇和陸亦珩這種生硬的男人生活一輩子是不是太無聊了點。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自己來點。」陸亦風不再問陸亦珩什麼,自己在那裡開始點了起來。

上了菜之後,陸亦珩才知道,陸亦風這一餐還真的是不客氣,超大方的。

十人宴的大桌,他點滿了一桌子的菜。

「陸亦風,你吃得完?」陸亦珩雖然是做美食的,但是他向來崇尚的就是不鋪張浪費,對於陸亦風這種吃不完還非得要點滿一桌子菜的行為,表示很不贊同。

「吃不完就打包嘛,反正集團養了那麼多的人不是嗎?」陸亦風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看到他這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陸亦珩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吃不完何必點。」

「我只是全部都想償一下。」陸亦風繼續無害的說道。

果然和這樣子的男人說話,真的是太費精神了。

陸亦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他真的一點也不想管。

只要儘快的知道陸亦風這麼費心思請他吃飯是為了什麼事情。

「二哥,吃吧,這蝦可是今天才

從澳洲空運過來的哦,償一償,味道太鮮美了。」陸亦風夾了一塊蝦肉要遞到陸亦珩的碗裡面。

不過在快碰到他碗的時候又縮回來了,一把將蝦肉塞回到了自己的嘴巴裡面。

「二哥,我忘記了一件事情,你很不喜歡別人夾菜,因為會吃到別人的口水是吧。」陸亦風繼續無傷大雅的開著玩笑。

不過陸亦珩完全一臉平靜嚴肅的看著他,完全就沒有要笑的意思,也更加沒有要配合他的意思。

完全就是沉浸在自己高冷的世界裡面。

陸亦珩這樣子,更加的就能襯托著陸亦風的逗比。

「不過,我想知道,要是二嫂給你夾菜,你吃不吃呢?」陸亦風繼續說,一邊吃一邊說的津津有味。

這個有病的傢伙。

「陸亦風,有事就趕緊說,不想說就好好吃飯。」陸亦珩清冷的對他說道,然後動筷子夾菜吃。

他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給小優試菜。

以小優這個吃貨編輯來說,償盡天下美食應該是最想做的事情。

所以,吃吃這家的海鮮合不合小優的胃口,如果合的話下次就帶小優過來吃吃,不過看這些生鮮食材倒是不錯的。

果然和陸亦風說的那樣子,全球空運過來的。

「二哥,你還真的是無趣,在家裡面吃個飯,奶奶一直強調食不言寢不語的就算了,你也搞這一套,你又不是老頑固。」陸亦風繼續喃喃自語的說道。

一個人就可以是一個世界了。

陸亦風這種人,真的永遠不會感覺到孤獨為何物的。

一張嘴巴從來都是停不下來的。

陸亦珩沒有理他,直接投了一個犀利而清冷的眼神,直接把他嚇懵了,二哥這眼神太嚇人了。

陸亦風的小心臟都有些受不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