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8:34
A+ A- 關燈 聽書

雖然他們是實實在在的親兄弟,但是從小到大陸亦風就是整個家族最惹事生非,卻又一事無成,學什麼什麼失敗的人。

在陸家沒有什麼地位,也沒有幾個人喜歡他。

所以,他和兩個兄長一直關係不太好。

大哥和二哥兩人的感情比較深,他們更像是親兄弟,兩人的外形性格上面極為相似,反觀陸亦風就是一個異類一樣紡。

外形比不過,智商還輸了一大截,就連性格上面也是和他們相差甚遠,讓他幾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陸夫人親生的。

不過,不管是不是懷疑,他們是親兄弟這事情沒有假。

「我今天找你過來吃飯的確是有兩個原因的,一個就是想加深一下我們兄弟兩個人的感情,吃吃飯增加一下感情嘛,至於另外一個原因,我想你應該是會比較感興趣的,否則我也不敢直接找上二哥你呀。」陸亦風笑得那真的叫一個欠扁。

陸亦珩都懶得理他了,只是淡淡然的拿起筷子在夾菜甌。

看到陸亦珩那麼一副淡定不理自己的樣子,真的是無趣。

原本還想著,自己說出原因來的話,會不會引起陸亦珩的興趣,可是現在看到起來他完全就沒有興趣。

哎喲,二哥還真的是沒勁。

不過陸亦風不是那麼輕易就放手的。

「二哥,你真的不好奇,我第二個找你的原因嗎?」陸亦風挑了一隻大蝦吃了一大口,然後還沒有放棄的沖著陸亦珩說道。

雖然二哥太無趣了,不過他還是很喜歡逗逗他。

要知道,他們兩個人可是從來沒有這麼正式的吃過飯。

所以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逗逗這個冷麵撒旦,他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呢?他們陸家用的家教一向對男孩子要求很紳士,只是陸亦風是一個例外,沒有一點紳士風度倒是流氓氣息一身都是。

陸亦風自然知道陸亦珩不會輕易在這種公共場合發脾氣的,就算他真的是被氣得不行也沒有關係的。

「第一個不是吃飯嗎,先好好的吃飯。」陸亦珩淡然自若的說道,他吃了這家的海鮮,味道還真的是不錯,倒是很合小優的胃口,以後可以考慮多帶小優過來吃。

既然是要好好的吃飯,那就先好好的吃,吃飽了再和陸亦風談事情。

因為他太清楚不過了,以陸亦風這種抽瘋似的性格來說,真的很怕一會他說出來的話會破壞這氣氛。

真的是倒胃口。

所以,還是銜吃好飯再說。

「二哥,那就先吃飯吧。」陸亦風也餓了,既然陸亦珩這麼不願意提的話,他也就不再強求了,吃完飯再好好的和他談談。

陸亦風吃的快,放手也快。

隨意瀟洒,相比起來陸亦珩就優雅紳士多了。

「說吧,什麼事?」陸亦珩擦了擦嘴巴看著陸亦風說道。

他已經把全部好吃的菜味道都記住了,如果沒有時間帶小優過來吃,那麼他就可以自己親手給小優做一遍。

這就是廚師最厲害的地方,只要吃一次就可以大概知道有什麼食材配料,怎麼做出來的,幾乎可以複製百分之九十的味道出來。

「二哥,我知道你讓林進在私下裡買集團的散股。」陸亦風抿了一口水語氣平靜的說道。

之前還鬧騰不斷的陸亦風,這一切看到他之後反而變得認真嚴肅起來了。

畫風還真的是變得快。

「嗯?所以。」陸亦珩平靜的看著他說道。

「正好,我也在私下裡買散股,當然,除了我和二哥你,還有別的人在買,至於是誰我暫時還沒有查出來。」陸亦風很直觀的說道。

這本來就是事實。

陸氏集團的股份一直是很受人歡迎,只是後來出現了陸氏集團出現了危機,然後股份大跌,很多的股東轉出自己的股份,然後就變成了不受人控制的散股,散落在很多人的手上。

至今還有很多的散股不知道在誰的手上。

「所以,你打算和我搶著買散股?」陸亦珩沒有一絲意外,格外平靜淡然的看著他說道。

「我其實沒有打算和二哥搶散股,我只要手上的股份穩定就行了,我無非就是想要拿集團的分紅罷了,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陸亦風,這一點我非常清楚,甚至都把我當成傻瓜來看的。」陸亦風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反正,陸亦風一直都活得格外瀟洒,對於自己的事情向來隨性隨意,想做什麼做什麼,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雖然頂著陸氏集團執行總裁一職三年,毫沒有實權,不過也沒有關係,對於陸亦風來講,這樣子反而樂得輕鬆,不用浪費他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來應付這些事情,然後用大把的時間來做他自己的事情,可以讓他更開心的事情。

比如,泡妞,磨咖啡,研究好吃好玩的。

太多的好玩的事情,可比守著集團一堆一堆的決策來

tang得適合他。

所有人都覺得陸亦風傻得可以,連當一個傀儡都可以當得那麼開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直在做的是什麼。

聽到陸亦風這樣子,陸亦珩反而有些意外的看著陸亦風。

看來,這個男人並不是所有人看到的那麼傻。

畢竟是他們陸家的基因,再差也差不到哪裡去的。

陸亦珩挑了挑眉頭看著陸亦風,想等著他的下文,他知道陸亦風應該還會話要和他講的,所以他不先講,先等著陸亦風自己說。

「二哥,對我手上的散股感興趣嗎?」陸亦風直接說了出來,反正他今天找陸亦珩出來的目的不過就是這個。

既然要說正事了,何必再有所保留。

「什麼條件?」陸亦珩直接開口說道。

他可是清楚,陸亦風和他的感情一直就不太好,這麼突然開口要轉散股的話,自然有陸亦風的打算。

「哈哈哈。」聽到這裡,陸亦風笑了,還笑得格外的大聲格外的猖狂。

「還是二哥直接,我的要求其實一點也不高,姚意雨反正你也不喜歡,不如成全了我。」陸亦風倒是直截了斷。

陸亦珩聽到這裡,完全沒有半點意外。

「自己的女人,就得要靠自己去爭取,我什麼都幫不了你。」陸亦珩很直接很殘忍的回絕了他的話。

本來他是對姚意雨沒有任何一絲想法,一直都是姚意雨纏著他,但是讓他幫陸亦風去當說客,陸亦珩可沒有這個興趣。

況且,他並不知道陸亦風手上的股有多少,對自己有什麼樣的幫助,以林進的能力,會在短時間之內收購讓陸亦珩滿意的股份的。

「二哥,當然我沒有打算讓你去說服姚意雨當我的女人,就只是想讓你每次她靠近的時候拒絕就好,越殘忍越好。」陸亦風向來不求人,所以求人的態度從來就是這麼一副沒有誠意的樣子。

「你收了多少的股。」陸亦珩開口問道。

「加上我自己的一共是百分之九,我可以全部轉給二哥你。」陸亦風笑笑的說道。

雖然他一直在集團做著一個沒有實權的執行總裁,沒有接觸到最最核心的東西,可是多多少少他是了解的,陸氏集團這些年讓陸燼操作的內部幾乎已經接近破產了。

所以,現在這個風光無限的陸氏集團早就不再是以前的那一個了,現在的股份在手上面根本就不值錢,現在是越早把手上的股弄出去,就越值錢。

反正,用這百分十都不到的股份換一個有用的事情,也是足夠可以。

陸亦風還是懂得利用。

他做事向來不自己吃虧。

現在陸亦珩頂了他的位置當了他的傀儡,不管怎麼說,也要給他一些好處吧。

這算得上是一個公平的交易。

「這件事情你直接和林進說就行了,姚意雨那邊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陸亦珩很平靜的說道,算是答應下來了陸亦風那無理的要求。

「二哥,祝我們合作愉快。」陸亦風端起水杯就沖著陸亦珩笑笑的說道,然後一口喝光純凈水。

這個白痴。

陸亦珩真的是很以相信,這麼一個二缺會是他的親兄弟。

「既然我們的事情說好了,飯也吃完了,那麼我就先走了,單我會買的,二哥拜拜。」陸亦風站起身朝著陸亦珩擺了擺手就離開了。

陸亦珩還真的是希望他快走。

等到人離開了之後,陸亦珩叫來了經理。

「陸總,什麼事情?」經理看到陸亦珩之後,很是尊重認真。

「點這幾道菜,我打包。」陸亦珩指了指他吃過的幾樣菜,準備打包回去帶給小優吃,這個時候讓小優再過來麻煩。

他想小優應該會是很喜歡吃的。

「好的,請稍等。」經理退了出去。

拿著外賣的東西之後,陸亦珩直接開著車就去到了小優的雜誌社,然後停在旁邊的小公園那裡。

準備給小優打電話,不過卻一直沒有接。

陸亦珩就猶豫著自己要不要直接就進去找小優,就看到小優匆匆忙忙的從雜誌社裡面出來。

陸亦珩就忍不住的想要笑了,他來找小優,小優自己正好出來找他,這會不會太心有靈犀了一點呢。

只不過他還沒有笑起來,才發現小優的方向本就不是他這一邊,小優完全就不是過來找他的意思。

就看到小優朝另一個方向走去,然後停在一個女人的面前,由於角度問題和小優的身影擋住,所以陸亦珩並沒有看清楚那個站在小優面前的女人是誰。

會是誰過來找小優呢。

是季夫人洛楠芳嗎?

董小優看到眼前這個完全陌生的貴婦時,整個人都懵住。

前五分鐘前,麥小夢告訴她有一個貴婦找她,就在雜誌社的門口。

聽到貴婦兩個字,她想到第一個人是凌奧野的媽媽,另一個就想到了是洛楠芳,這個女人現在因為季妍雪和季家的事情頻頻來找自己,這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當她看到眼前這個完全陌生的貴婦時,整個人都不太好,腦子裡面很是費解。

這個女人打扮時尚,但是她真的一點也沒有印象,自己會認識她,完全就是陌生,原本她還以為跟陸亦珩有關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一丁點也不和陸亦珩像。

應該和陸亦珩沒有什麼關係吧。

倒是和另一個人有些像。

可董小優一時半會的想不起來,她和誰像。

「這位夫人,您找我?」董小優禮貌的跟貴娜打著招呼。

「是,是我找你,你就是董小優?」貴婦一臉不屑的目的地著她說道,完全就是一副看不起她的樣子。

她是有多討厭看到董小優,此時此刻全部都寫在臉上。

董小優是沒有想到過自己會這麼招人討厭。

聽到這裡,董小優的心略微一沉。

明明兩個完全不認識沒有交集的人,卻以這樣子的方法見面了,這個陌生的貴婦到底是誰,那麼她找自己是為什麼事?

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又知道自己在雜誌社工作,那麼自然而然就是沖著她來的,找她有事情,而且絕對沒有什麼好事情。

董小優的預感極度的不好。

「我是董小優,請問您是?」董小優直接問她,既然她是特意過來找自己的,那麼就不用客套什麼,直奔主題的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有時間嗎?方便和我去喝杯咖啡,我有事情要和你說。」貴婦沒有什麼耐性的說道,雖然她不願意和董小優多呆,但是讓她在這大街邊上和董小優說事情,還和她的身份不合。

堂堂姚家夫人,至於在路邊和人講話。

「那,那您等我一下,我去和我同事說一聲。」董小優雖然看出來這個女人不喜歡她,但是至少在她的臉上沒有看到殺氣,所以沒有什麼可怕的。

雖然她也不太願意和這個女人去說事情,但畢竟人家主動找上門來,一定有什麼重要事情的。

「我在車上等你。」姚夫人直接轉身回自己的車上。

董小優猶豫了一下果斷的進了雜誌社。

陸亦珩雖然沒有看清楚姚夫人,但是她的車牌陸亦珩還是有印象的。

姚夫人過來找小優?

是為什麼。

不管如何,陸亦珩就沒有覺得會是好事情。

姚意雨的媽媽親自過來找董小優,應該是姚意雨授意的吧,姚夫人現在知道了小優和他的事情。

陸亦珩就必須要站在董小優的這邊,在更多的無關人事擠到他們的感情事情里來之前,做好準備,不讓他們來破壞小優和他的感情。

姚夫人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陸亦珩還是有些了解的。

這個女人向來強勢,做什麼事情都是她決定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不過,在還不知道姚夫人這麼做的目的之前,陸亦珩不會輕易動手,以免打草驚蛇,小優雖然性子純,膽子略小,但是跟在他身邊這麼久,他相信小優有可以自己應付麻煩的本事。

看到小優折回來上了姚夫人的車,陸亦珩不動聲色的跟在後面,他不放心小優,怕姚夫人對小優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萬事還是小心為妙。

白色的車子開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屋,然後姚夫人和小優兩人下了車,直接進了咖啡屋。

這一下子陸亦珩多少放心了一些,至少不是被姚夫人帶到什麼奇怪危險的地方去,當然他也有能力保護小優的周全,不管姚夫人把小優帶到任何的地方。

不過,到咖啡屋來,只能說明他們兩個之間還有話要談。

至於談什麼,陸亦珩大概猜出來了一些,無非就是讓董小優離開他,然後讓小優成全姚意雨和他的事情吧。

陸亦珩索性大大方方的下了車,然後直接跟在董小優他們後面進了咖啡屋。

姚夫人一向是一個謹慎的人,所以選擇進了包間。

陸亦珩去了隔壁的包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