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8:49
A+ A- 關燈 聽書

看到董小優一臉為難的猶豫樣子,姚夫人得意起來了,看來真的是她說對的。

直到現在,董小優也完全沒有信心去肯定她和陸亦珩可以走到最後的。

陸亦珩是什麼樣的男人,他一直都是驕傲不馴的,女人對於他這樣子的男人而言,不是必需品,而是可有可無的,多少女人想要爬上陸亦珩的床,可惜沒有幾個是能入得了陸亦珩的眼。

男人嘛,沒有結婚之前在外面玩,玩多少女人都無所謂,只要結了婚之後可以一心顧家就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姚夫人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肯定,陸亦珩最後娶的人一定會是自己的女兒姚意雨,而不是什麼山野丫頭董小優紡。

所以,現在陸亦珩和她成雙入對的,那也只是一時新鮮,玩玩罷了。

她要讓小雨賴得住寂寞,花時間好好的等著他,陸亦珩最後肯定會是娶她的,成為他們姚家的女婿甌。

其它的女人,都是痴心妄想。

「看來,我是問對了,你自己都沒有辦法確定可以和亦珩在一起吧。」姚夫人得意不已的說道。

董小優看著姚夫人這樣子,一時默口,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因為姚夫人說的那麼的恰到好處。

陸亦珩雖然給過她不少的承諾,結婚生子,相守一世。

可這些對於小優來講,有些飄渺。

「董小姐,其實我也是一個當母親的人,我的女兒比你大不了幾歲,你想要嫁給亦珩,想要嫁進豪門,過上後半生無憂無慮的生活,這一點我完全可以理解。」姚夫人開始打起親情牌來。

她其實只是想試探一下董小優倒底是一個吃軟還是吃硬的人。

「姚夫人,你的意思我能明白,不過我說過這件事情並不是由我說了算,你也知道我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女人,我哪裡有陸亦珩的本事,如果不是他主動放的手,我這一輩子都逃不掉他的掌心的,我想姚夫人你應該清楚陸亦珩的本事吧。」董小優只是簡單的陳述了一下事實,在她和陸亦珩之間比較,她永遠是鬥不過陸亦珩的。

可是這一份事實,卻在姚夫人那裡聽起來就是炫耀了。

董小優這個野丫頭,看來還真的是軟硬不吃,油鹽不進,仗著自己現在被陸亦珩寵著,就這麼的無法無天,還真當姚家拿她沒有辦法嗎?

要不是姚意雨瞞到現在才告訴她,她早就出手把這個女人送到外地去了,讓陸亦珩一輩子都不可能找得到她。

而且姚夫人心裏面百分之百的篤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陸亦珩的心中,是不會真的愛上董小優這個什麼都不是的女人,無非就是一時圖個新鮮,等到新鮮勁一過,自然就不會把太多的心思放在她的身上的。

就算她真的把董小優送到外地海外去,陸亦珩也不會找她的。

真的不知道,姚夫人的信心從哪裡冒出來的。

「董小優,不要拿亦珩來威脅我,因為我很清楚,亦珩身邊一直都是豪門千金圍繞著,難得看到你這樣子的青菜小粥,難免一時度個新鮮,等對你的新鮮度一過,就會拋棄你的,到時候人財兩空。」姚夫人笑著對著小優說道。

人財兩空?

董小優平靜的看著姚夫人。

這些個所謂有修養的富家太太們,說起話來還真的是敢的很,什麼樣的話都能直接開口說出來。

真的是讓她大開眼界了,所謂的有修養貴婦也不過如此,真的是有什麼樣的媽才會有什麼樣的女兒。

從姚意雨的身上,小優應該早就清楚,姚夫人也不會是什麼善良之輩。

「我很感謝姚夫人能為我這麼設身處地的著想,但是很抱歉,如果你是為了你的女兒,讓我主動離開亦珩的身邊的話,我做不到。」董小優很堅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原本她對陸亦珩還沒有抱有這樣子的心情,現在倒是因為姚夫人的話,讓她更加確定了她對陸亦珩的決心和態度。

姚夫人現在算得上是助功了,因為她的話,把小優的真心給逼出來了。

「董小優!」聽到董小優的話,姚夫人有些怒了,不過還是強奪下來了自己的怒氣,然後努力的平靜語氣對小優說道「董小姐,我這是為了你好,趁現在還年輕,早點離開亦珩,找一個門當戶對的結婚,我會給你三百萬,夠你這一輩子吃喝不愁了。」

三百萬,就要買掉她的愛情,姚夫人還真的是敢開口。

雖然這錢足夠多了,夠小優一輩子吃喝不愁的,但是她不想接受姚夫人的這番心意,也沒有理由來接。

往來的電視和小說裡面,把人勸離的人都會是對方的媽媽,而不是這個連陸家親戚都算不上的姚夫人。

「三百萬,還嫌少?」看到董小優神色不動的樣子,姚夫人有些急了。

果然,就是這種為了錢才爬上陸亦珩床的女人,三百萬她還嫌小的吧。

愛慕虛榮,真的很想讓陸亦珩看到她這一面,他喜

tang歡上的女人只愛他的錢,哪裡有她家的小雨一半好。

「三百萬,和亦珩的身份比起來,的確是少了很多,姚夫人你覺得呢?如果我和亦珩繼續下去,我得到的就不只是三百萬了。」董小優知道姚夫人是什麼樣的心態,無非就是想拿錢來砸她,把她砸離陸亦珩的身邊,那就稍微有誠意一點,別說三百萬了,好歹說一個一千萬之類的吧。

雖然,董小優完全就沒有打算因為錢就離開陸亦珩。

如果她是為了錢,在第一次得到路路認可的時候,就順理成章的答應老太太的提親,直接嫁給陸亦珩了,哪裡還需要經歷那麼多的破事,最後才走到一起。

既然在了一起,她就沒有打算再離開的意思,尤其是不能因為姚夫人的這三百萬,她要真的打算離開陸亦珩的話,也會自己瀟洒的離開。

「董小優,你別不識抬舉!」姚夫人有些惱火了。

這個董小優還真的自以為是,把她自己當成什麼了,這麼牛氣轟轟的。

「姚夫人,氣大傷肝,先杯水消消火。」董小優看到她惱羞成怒的樣子,並沒有多生氣,而是倒了一杯水推到姚夫人的面前。

姚夫人看到她這樣,沒有半分感激,只是當成董小優在嘲笑她沉不住氣。

在談判桌上,不管是說什麼,誰先沉不住羞惱成怒,誰就是輸的那一方。

「董小優,別給臉不要臉的,亦珩的身份是不止三百萬,就算那是上億的身份,也跟你沒有半點關係,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姚夫人徹底撕破了自己貴婦的臉,完全就沒有了一絲氣度。

對付董小優這種鄉野丫頭,她是不需要太多的好態度。

聽到姚夫人這話,小優真心有些不太開心了。

「姚夫人,我尊重你,是因為你畢竟是長輩,哪怕你就再傷人的話來對我說,我都不想冒犯你,但不代表我怕你。」小優看著姚夫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她的目光直接而平靜,反而讓姚夫人驚了一跳。

董小優這個野丫頭果然還是不能小看。

「所以,你是想說,你並不贊同我說的這些話,覺得我拿錢給你,讓你離開亦珩是我在羞辱你嗎?」姚夫人被小優這麼一望,反而情緒平靜了許多。

沒有想到,董小優還真的是有膽識。

沒有膽量的女人,怎麼能飛得上枝頭當鳳凰呢?

只不過,自古就有一句古話說的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董小優這種本來就平苦的人,怎麼有資格配得上過富足無憂的生活。

豪門不是她想進就能進的地方,這一輩子都是她不能豈及的一個地方。

「難道不是嗎?」小優反問了姚夫人一句。

姚夫人一時語塞沒有回答她,因為她知道今天的談判已經失敗了,因為董小優這個女人太油鹽不進。

很是不好溝通。

放柔語氣不行,拿錢直接砸更不行。

她一個人無牽無掛的,想要用其它的方法來威脅她,姚夫人都找不到。

不過,姚夫人從來就相信,一個人活在世上,不可能沒有弱點的,她一定會找到董小優弱點的,到時候讓她求著離開。

「既然你這麼不願意和我談,那麼我給你時間考慮,今天我們也沒有必要再考慮下去了。」姚夫人起身,她還想保住自己最後的一絲氣度,不想被董小優逼成一個潑婦。

好歹,她是姚家的夫人。

不為自己,為了姚家和小雨也要留住最後一絲的風度,不能讓董小優小瞧他們姚家。

「以後,我們也沒有必要再談了,因為你我都很清楚,彼此不願意看到對方,再見也不會高興到哪裡去的,對吧姚夫人。」董小優從來沒有用這樣子生硬的語氣和別人說過話,尤其是長輩。

哪怕她最討厭的洛楠芳,她也沒有這樣子對她過說,最多就是不願意搭理洛楠芳而已。

但是,今天這個姚夫人真的是讓她很不舒服,才會語氣這麼生硬的和她說話的。

「倒是挺伶牙俐齒的,不過,我的提議還是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什麼時候想清楚了,給我電話。」說著姚夫人把一張名片輕輕的拍在小優的面前。

「我不需要考慮,這件事情我想剛剛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會離開陸亦珩身邊的,就算真的要離開,也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不會因為任何的第三個人離開,所以你的錢我不會收一分的。」董小優特別嚴肅的說道。

聽到這裡,姚夫人微微一頓,這個董小優還真的是什麼都敢說。

不過現在她沒有什麼心情來跟她多說了。

「我還是那句話,什麼時候想清楚了,就給我電話,當然給你考慮的時間也是有限的,希望儘快得到答覆,我相信你是一個聰明的人,知道怎麼做對你更有利。」說完姚夫人直接轉身離開了。

包間的門再次合上的時候,董小優一身的刺全部都收

了起來,整個人像是被抽離了主心骨一樣的滑坐在那裡。

這個姚夫人可比姚意雨難對付多了。

動不動的就丟出來三百萬讓她離開陸亦珩的身邊,還真的是大方。

她最後離開時的眼神,董小優是永遠不會忘記的,那是在警告,如果她不像姚夫人所希望的那樣子離開陸亦珩,否則真的不知道姚夫人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這一次,小優內心沒有底。

而她根本就沒有足夠大的能力來對付姚夫人。

這件事情,她要不要告訴陸亦珩呀,以陸亦珩的能力分分鐘可以搞定姚夫人和姚家人的,可是陸亦珩現在接了整個陸氏集團,他已經忙得一個頭兩個大了吧,哪裡還有什麼心思來管她的事情呢。

想想就覺得糾結死了,她不想讓陸亦珩為了這種破事耽誤他自己的時間,費精神費腦力。

所以,還是由她自己來應付姚夫人吧,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她不相信姚夫人還真的能對自己胡來。

只是,小優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不想麻煩的陸亦珩,一早就知道姚夫人來找她的事情,還一直就在隔壁的包間裡面。

看到姚夫人離開之後,陸亦珩第一時間就從自己的包間出來,走到了小優這邊,只不過他推開門的時候,就看到小優苦喪著一張臉坐在那裡一動不動,連他進來都沒有發現。

陸亦珩沒有驚動她,而是不動聲色的走到她的身邊,然後坐下。

直到感覺身邊有呼吸聲之後,董小優才突然驚醒過來,獃獃的看著身邊的陸亦珩,看清楚來人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瞪大眼睛看著陸亦珩,整個人就像被驚嚇到了一樣。

「陸、陸亦珩!?」董小優講話都有些結巴了。

完全就沒有想到過,陸亦珩會這麼突然的出現,前一秒她還在腦海裡面想著陸亦珩,后一秒就大變活人的出現在她的身邊了,這種事情太嚇人了好不好。

幸好自己沒有自言自語什麼,否則一定會讓陸亦珩聽到她此時內心的話。

等一下。

為什麼姚夫人一離開,陸亦珩就這麼恰好的出現在這裡,是巧合還是他一直就在這個咖啡廳。

小優的腦子裡面一下子寫滿了各種疑惑,腦袋上面更是直接勾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怎麼,不認識我了?」陸亦珩看著她一臉懵掉的樣子,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然後伸出食指點了點她的鼻頭。

像是被點開了穴一樣,董小優一下子又恢復到了意識,只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裡面,依然寫滿了不解的看著陸亦珩。

「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我只是恰巧來這裡喝咖啡,你信嗎?」陸亦珩望著她淺笑。

董小優搖了搖,又點了點頭,只是有些擔心的繼續問他。「那你看到姚夫人了嗎?」董小優問得小心翼翼,不過臉上的表情早就出賣了她的內心。

因為姚夫人的事情,讓她變得很是緊張,她不清楚陸亦珩對姚夫人是什麼樣的想法,但是讓他看到自己和姚夫人見面,總歸不是什麼好事情吧。

「小優,我今天中午去了南海記吃海鮮。」陸亦珩雙手拉住她的手,輕輕的握在手心裏面,語氣極為溫柔的在向她陳述一些事情。

董小優一時沒有能理解他這麼說的目的是為什麼。

告訴她中午去南海記吃了海鮮嗎?

「那裡的海鮮很好吃。」陸亦珩說這些,不是無聊,而是想緩解一下小優的心情,他很清楚姚夫人跟小優說過什麼,才讓小優變得這麼神情凝重不安的。

「我知道!」說到吃的,小優肯定的點了點頭,她當然知道那裡的海鮮很好吃了,是全城最好吃的海鮮樓了。

「所以,我給你打包了幾樣招牌菜,去雜誌社找你的時候,看到了你上了姚夫人的車,所以我才跟過來的。」

「那你……」小優驚住了,這麼說來,陸亦珩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和姚夫人過來談事的,而他也一直就在這個咖啡屋裡面。

「小優,我說這話就是不想有事瞞著你,那麼我也希望你有什麼事情不要瞞著我,我不直接過來,是不想打擾你和姚夫人,讓她想對你說的全部都說了,不會讓你們不自在。」陸亦珩耐著性子說道。

小優和姚夫人之間說了什麼,陸亦珩不想逼著小優說出來,而是用引導的方式希望小優可以主動和他說出來。

他們兩個是情侶,很快就會是夫妻了,所以他最希望的就是小優可以全身心的把他當成自己的另一半,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可以分享的另一半。

「陸亦珩,那個……」小優開了口,不過一下子又打住了,她要從哪裡開始說呢?還是真接開口告訴他,姚夫人今天過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她可以離開陸亦珩的身邊,然後成全她的女兒姚意雨和陸亦珩呢。

「怎麼,為難了?」陸亦珩看出來了她的難色,於是抬后摟了摟她的

肩膀,示意她放輕鬆,他問的目的不是讓小優為難,而是讓小優把不開心的一半分給他,減少她內心的負擔「小優,如果為難的話,就不要說了,中午吃飯了沒有?」

這個陸亦珩轉話題轉得是不是有些快了啊。

她中午是吃了飯,而且比平常吃了一半多,這幾天她跟著小夢訂這些重口味的外賣吃,味口大好。

不過,她並不想和陸亦珩說。

這個對吃講究的男人,一定會說她這樣子吃不健康的。

「中午吃了,我是可以告訴你姚夫人找我是為什麼,只是不知道從哪裡說而已。」小優略微調整了一下心情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放心不少了。

小優不是不願意和他分享,只是還沒有想好從哪裡說,詞沒有組織好而已,他不急她,會給她足夠的時間。

「這家的慕斯蛋糕很好吃,我給你點,今天就不喝咖啡了,給你點水果茶,喜歡什麼味的,酸一點的還是甜一點味道的水果茶。」陸亦珩盡量的把她的注意力引開一些。

「酸一點的吧。」小優想也沒有多想的就直接選擇了。

最近她的胃口真的變了,喜歡吃酸辣的了。

以前不怎麼喜歡吃的酸辣粉,現在都可以吃一大碗進去了,前些天和池染染去吃,把她嚇到了,當然小優連她自己都嚇到了。

「那好,你慢慢想,我讓服務員上東西,我們可以邊吃邊聊。」陸亦珩不急她,很溺寵的揉了揉她的頭。

他最希望的就是可以這樣子一輩子守在小優的身邊,為她擋開所有的麻煩和不快,給她一個安心快樂的避風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