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謝謝你能在我身邊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8:56
A+ A- 關燈 聽書

東西上來之後,小優因為口渴,直接倒了一杯果茶喝掉,喝完一杯之後發現這酸酸甜甜的味道真的太好了,又連喝了兩杯。

小小的杯子,喝這麼兩小杯也是完全不解渴的。

小優喝掉半壺的果茶才停下來,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旁邊抿嘴淺笑的陸亦珩紡。

「我、我只是口渴了。」小優尷尬的解釋著,面對陸亦珩她經常會有些不太好意思,尤其是對上他那一雙深如墨潭的眸子時,有一種會被隨時吸進去一樣。

這種生硬的解釋,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呀,不過陸亦珩選擇相信她說的,是要給她足夠的面子。

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女人的面子都不給的話,還有什麼用。

「沒事,你口渴就多喝點。」陸亦珩微笑的看著她說道。

對於她的事情,他全部都包容得下來,不管小優做什麼,所以只是一口氣喝了半壺的花茶,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個真的有那麼好喝嗎?」見小優有些不好意思再開口,陸亦珩看著她笑笑的說道甌。

「這個味道的花茶,真的很味道很棒。」小優是真心的推薦這一款花茶,她記得自己以前並不喜歡這種酸味過重的花茶,現在倒是很喜歡了。

人的味口,大概會隨著時間或者季節的變化會改變吧。

小優完全沒有對於自己味口現在改變的這麼多太放在心上,只是單純的覺得自己的味口應該也會隨著季節的變化而變化吧。

媽媽離開之後的五年,她的味口變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也不差這麼一次兩次的。

「那我喝一口看看。」陸亦珩看著她勾著嘴角說道。

「我幫你倒一杯。」小優略為有些意外,一般男人很少會接受這麼女人口味的花果茶的,只不過她還沒有給他倒好,陸亦珩就直接的拿過她喝了一半的茶杯,就著她喝的位置喝光了餘下的半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等於就是間接接吻呀。

「果然,味道很棒。」陸亦珩喝完之後還故意舔了舔了舌頭,然後很讚賞的說道。

這樣子,也太……那啥了吧。

小優獃獃的看著他的動作,都忘記了手倒茶的動作了,茶水都倒出來了一些,要不是陸亦珩及時伸手接過她手上的茶壺,這半壺的果茶水都得全部獻給這桌子了。

「小優,在想什麼呢?茶水都倒出來了,有沒有灑到你的身上。」陸亦珩把茶壺放好,然後伸手握住小優的手溫柔關心的問道。

小優變得略為不好意思起來,想要把自己的手從他的大手掌中抽出來,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掙脫不出來。

「陸亦珩,先放開我的手吧,這樣子抓著不方便。」小優努力平靜著心情來跟陸亦珩說著。

陸亦珩看了一眼她緊張的神情,立馬微微一笑的說著。

「小優,你不用太緊張,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手有沒有燙到。」陸亦珩格外認真的拿起她的雙手在看,來來回回反覆看。

小優看著他這麼認真的替自己檢查手,倒顯得她剛剛太大驚小怪,有些過了。

「我的手沒有燙到。」小優不著痕迹的拿出來了自己的手,然後假裝一臉正經的看著他說道。

「沒燙到就好。」陸亦珩順著她的話接了下來,再下去只會讓小優尷尬的,所以他不打算再逼迫她。

「那個,姚夫人今天過來找我,其實就是……」

「我說過,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不逼你,當然你如果想和我講的話,我第一個樂意聽。」陸亦珩看著小優那猶豫不決的樣子說道。

聽到這裡,小優頓了一下,把姚夫人對她說過的話全盤而出,反正這事情本來就跟陸亦珩有關,她既然決定了要跟陸亦珩說,就沒有打算再隱瞞什麼的。

聽完小優的說的,陸亦珩的心情格外的好。

「小優,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嗎?」陸亦珩看著小優格外認真的說道,嘴角邊都掛著濃濃的笑意,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是很開心的。

小優不說,因為她突然有那麼一絲的後悔自己把所有的事情全盤而出的告訴陸亦珩了,讓他這麼得意的。

男人就是屬孔雀的,一驕傲就會開屏的。

陸亦珩臉上的得意之情太直接了,完全就沒有半點掩飾的。

「我現在的心情就像煙花綻開一樣的,炫爛開心。」陸亦珩笑眯眯的直接說道。

他沒有想到,自己在小優的心中地位原來不知不覺中,已經那麼的高了,心情自然就高興的不行不行的了。

為了自己,竟然放棄三百萬,那可不是一點小小的誘惑。

董小優聽到陸亦珩這話,只能尷尬的笑笑。這個男人未免太自戀了點,果然和她想象中的是一樣的。

「小優,我在你心中的價值原來那麼的高。」陸亦珩半開玩笑的說道。

小優假裝有些後悔的說道。「早知道,我就拿了姚夫人那三百

tang萬好了,反正有了三百萬,我可以做太多的事情了,環遊世界,或者開一間喜歡的花店。」

小優故意這樣子說,為的就是打消一下陸亦珩那有些過頭的自信心。

陸亦珩爽朗的笑了起來,然後一把將小優擁入懷裡面。

「小優,我已經知道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是什麼樣了的,你放心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放開你的手,而你要做的就是堅定不移的相信我。」陸亦珩握著她的手,為的就是給她最慎重其事的承諾。

聽到這裡,小優的內心是感動的。

陸亦珩對她的好,她全部都記在心裏面,否則也不會那麼堅定的和姚夫人說話,拒絕她的三百萬。

哎,三百萬真的不是小數目。

「陸亦珩,你說,如果姚夫人多給三百萬,我會不會收下,我還是嫌錢少了啊。」小優趴在他的懷裡面,喃喃的說道。

這話一出,完全把陸亦珩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氣氛,給破壞了個乾淨。

什麼叫,再多加三百萬,她就收下了。

他相信,就算加到三千萬,小優還是會堅定不移的選擇她,不會選擇錢的,小優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陸亦珩略為緊張的看著她,然後看到了小優那惡劇作得逞的笑容,陸亦珩就著她微微上揚的嘴角,直接吻了下去。

淺淺的一個吻,算是對她剛剛的話一個懲罰。

怎麼可以為了多加三百萬,就放棄他呢?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不只是六百萬好不好。

「小優,我不相信你是財迷。」陸亦珩拿手捏了捏她俏挺可人的小鼻尖。

這種玩笑一點也不好玩,他不希望她開這樣子的玩笑。

他怕有一天,她會真的當真了。

「萬一我是一個小財迷呢?三百萬可真的不是小數目呀,我能做好多的事情。」董小優是故意這樣子說的。

陸亦珩忍不住的捏了捏她的臉。「小財迷,我陸亦珩馬上要娶一個小財迷了。」

「誰答應要嫁給你了呀,不要胡說八道好不好。」小優假裝生氣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擺正姿勢,一臉平靜的看著陸亦珩說道「陸亦珩,其實你對我並不是十分完全的了解,對吧,我剛剛說的再多加三百萬會考慮離開你的時候,你是不是緊張了啊!」小優笑嘻嘻的看著他。

難得看到一向自信心爆棚的男人,臉上的神情有了那麼一絲的擔心和不安。

看到小優這麼得意洋洋的一面,陸亦珩的心情徹底被治癒好了,心底真的就像剛剛說的那樣子,開起了一朵朵要的煙花。

「小財迷,那我給你一千萬,買你的一生,這一輩子都留在我身邊好不好。」陸亦珩擁住她,很認真很認真的說道。

「一千萬呀,這個我真得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了。」小優故意這麼吊著胃口說道。

「小壞蛋。」陸亦珩聽到她這話,心裏面就徹底放下來了心。

他不再擔心,小優會因為別人拿錢就離開他自己了。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他相信,小優這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他身邊的。

身為男人,他就是這麼有自信。

「我給你一千萬,你還要考慮嗎?不應該是爽快的點頭答應嗎?」陸亦珩低頭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小優被他這聲音弄得痒痒的,混身被電了一般。

陸亦珩就是故意的。

「當然要考慮了,姚夫人給三百萬,我連考慮都沒有考慮過的。」小優一把將陸亦珩推開,不習慣他靠自己這麼近的時候說話。

陸亦珩知道她是鬧著玩的,也就不再逗弄她了。

「小優,那你順便好好考慮我這個人吧,我所有的身份可不止一千萬,你要了我這個人,等於是收了屬於我的全部財富,這個條件足夠誘惑吧。」陸亦珩笑眼眯眯的看著她說道。

「這個倒是挺有吸引力的呀,你的身價的確比一千萬更多的呀。」小優笑眯眯的說道。

「那你就好好的考慮一下,比起一千萬是不是我本身最有價值。」陸亦珩趁熱打鐵的說道,小優難得這麼開玩笑,他就順便配合著她來玩一下。

難得,一本正經的小優會有這麼調皮可愛的一面。

他不好好的配合一下,就不太好了。

「但是,人的身份會隨時會變,可高也可以低到谷底,但是現金嘛,放在那裡是多少就是多少哇。」小優故意這樣子說來刺激陸亦珩的。

陸亦珩聽到這裡,才突然發現這個平常話不太多的丫頭,竟然還有這麼調皮的一面,看來以後他得要多多努力發掘小優更多的其它方面。

「傻瓜。」陸亦珩拍拍她的頭,笑瞦瞦的說道。

「好啦,不逗你了,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我就放心了,以後不管姚夫人是拿三百萬還是三千萬過來給你,你都不會答應離開我的。」陸亦珩格外篤定的說道

,然後親親了她的額頭。

「這麼有自信?」小優故意瞪了他一眼說道。

「當然,我對什麼都不自信,偏偏對你格外有自信,因為我足夠愛你,所以足夠了解你的心意。」陸亦珩特意認正嚴詞的說道。

聽到這裡,董小優內心對陸亦珩的自信已經沒有任何的語言來形容了。

只不過,他的那一句,他足夠愛她,讓小優的心有些亂撞起來。

一個人怎麼能這麼口口聲聲直接把心裏面的愛意表達出來呢?而她完全就做不到,哪怕向在心裏面早就接受了陸亦珩,她也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直接開口對陸亦珩直接說出來喜色和愛。

愛一個人,有時候放在心裏面就好,沒有必要嘩眾取寵的說出來讓人聽到。

「怎麼,不好意思了?」陸亦珩看到她這樣子,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小優臉一線,轉開了頭。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小優看了看時間,在這裡耗得時間太久了,現在要回雜誌社了。

她其實內心有些不安的,姚夫人可以來一次,那麼自然就會再她第二次的,還有那一張名片。

「陸亦珩,你說下一次姚夫人帶著一千萬過來找我,我要不要答應她,離開你成全你和姚意雨呀。」董小優半開玩笑的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直接上吻在她的脖子上面咬了一口。

「陸亦珩,你瘋了啊,咬我幹嘛」小優感覺到了脖子上面一疼,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鬧著玩的,而是真的下口咬她的。

太過份了,真當他自己是咬血鬼王子嗎?

真的會痛哎,這個男人真的是嘴下不留情啊。

「小優,你只要記住,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找回來的,所以你看著辦吧。」陸亦珩鬆開嘴巴,看著她脖子那裡的一排淺牙齒,心裏面也很心疼,不過這就是他要讓小優記住的小小教訓。

「陸亦珩,這樣子太過份了,你屬狗的嘛,竟然真的咬我!!」小優抬手輕輕的摸了一下脖子那裡,竟然真的有牙痕哎,陸亦珩這個屬狗的吸血鬼。

「這只是讓你記住的一個小小教訓,以後不許說什麼離開我的傻話,否則啊……下一次可就不是這麼淺了,會讓咬上讓你一輩子忘記不了的印跡。」陸亦珩故意說的很認真。

這話說的,小優不當真也只能當真了。

「放心吧,不會讓你有機會咬的。」小優語氣平靜的說道。

她可不想,下次脖子上面掛著一道永遠抹不掉的牙齒,太……邪惡了好不好。

也只有陸亦珩這個男人做得出來這樣子的事情,真的敢下嘴的。

「那就好,你的話我可是會記在心裏面的,千萬不要讓我有機會在你脖子上面印下牙印,。」陸亦珩笑笑的說道,然後抬手輕輕的摸了讓他咬過的地方,皺起眉頭有些心疼「不過這個位置真香真柔,真的想印下獨屬於我陸亦珩的印跡,這樣子的話,別的男人就不敢靠近你了。」

陸亦珩的話直接又曖昧,聽得董小優內心那叫一個臉紅心跳的。

陸亦珩這個男人就是喜歡說這種讓人臉紅不好意思的話。

「陸亦珩,差不多就行了,我要先回雜誌社了,手上還有一堆的事情要忙。」董小優把臉別開,爭取不去看他,不看的話就會減少很多的尷尬。

「那好,我送你回雜誌社,不過回去之前,先把海鮮吃了,放太久了就不新鮮了。」陸亦珩變著戲法的讓咖啡屋的服務員把他之前從南海記打包回來的海鮮端了上來。

不過,已經二次加熱了。

小優其實並不算太喜歡吃海鮮的,但是因為陸亦珩的一番心意,她不想讓他失望,主動拿起了筷子。

南海記的海鮮一直很不錯的,所以小優也沒有太介意。

吃了幾口,還上癮了。

看到小優吃的那麼開心,那麼滿足,陸亦珩的心裏面是最開心的,果然他打包回來的海鮮是她喜歡吃的。

陸亦珩現在越來越有自信了,他對小優的了解越出他自己的想象了。

這對他來講是好事。

「陸亦珩,你不吃嗎?」小優看著陸亦珩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完全就沒有要吃的意思,她的面前可是擺了一堆的帝王蟹大龍蝦,讓她自己一個人吃嗎?

「我中午在南海記吃了很多,這些全部都是打包過來給你吃的。」陸亦珩沒有要動筷子的意思。

「你中午就自己一個人吃嗎?」小優無心的問,照這量來看,完全就是兩人以上的,要是讓她去相信這是陸亦珩自己一個人吃的,她真的有些不相信。

「怎麼,吃醋了?」陸亦珩故意看著小優笑笑的說道。

「什麼吃醋,不過這蟹肉得沾沾醋才好吃。」小優把心思別開,才不上陸亦珩的當呢,這個男人就喜歡在正事上面胡說八道的。

「我

中午,的確不是一個人吃飯。」陸亦珩笑笑的說道。

聽到他和別人一塊吃,小優立馬來了興趣。

「那和誰?」小優順口問他。

「你猜一下,是男的還是女的。」陸亦珩故意吊著她的胃口。

「不想說就算了。」小優故意表現出來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但是發現沾了醋吃的蟹肉怎麼那麼酸呢?

一點也不好吃。

「好了,和你說,我和陸亦風在吃飯,他今天請我吃飯。」陸亦珩簡單的解釋一下,他不需要拿這種有的沒的事情來讓小優不開心。

「陸亦風?」小優略為疑惑的看著陸亦珩說道。

雖然她對陸家的人不太熟悉,但是多少聽說過關於陸家三少爺陸亦風的風流事迹,這個男人在風評就沒有一句是好的。

尤其是和陸家的人關係一向不和,是陸亦珩前一任的陸氏集團執行總裁,陸亦珩上任之後就等於是直接取諦了他的位置,對此陸亦風當然是不開心的,竟然會一塊去吃飯,太意外了。

「嗯,他找我說集團的事情。」陸亦珩很平靜的解釋。

「哦」小優悶悶的點頭,然後又想到了其它的事情。

「那,公司有沒有其它的事情?如果有什麼不心的事情,你可以和我說,雖然我在公司上面的事情幫不上你的忙,但是可以和你分擔一些不開心,這樣子你會更加輕鬆一些。」小優很認真的和他說道。

聽到小優這樣子說,陸亦珩的心情大好。

不管小優能不能幫得上自己的忙,只要她有這一份心,陸亦珩就已經滿足了。

「小優,很謝謝你,你有這一份心我就心滿意足了,謝謝你能在我身邊。」陸亦珩這一次是真的很感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