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突然找她,為什麼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09:27
A+ A- 關燈 聽書

有SKY這個頂尖級的大廚來做的晚餐,自然是特別的棒,特別的美味,不過小優吃的有些心不在蔫的。

「董小姐,是我做的菜不合你口味?」SKY正打算離開的,看到小優那麼一副味口欠欠的樣子,忍不住的開問道。

陸亦珩可是有說過的,今天晚上的菜一定要做得讓小優滿意。

滿意的意思就是要讓她吃得開心,吃得很多,可是小優現在只是吃了幾口就沒有再動叉子的意思刀。

小優立馬搖了搖頭。

「SKY大廚,你不要誤會,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我只是這些天不太吃清淡的。」小優很輕鬆的說道。

一方面是因為她最近的胃口太重口,看到面前這些味淡的菜,她真的沒有胃口吃,再上另一個方面一直就在擔心陸亦珩和陸燼在淡什麼,陸燼突然這麼找陸亦珩,應該不是會有什麼好事情的。

「是我不好意思,在做菜之前沒有問過你現在的胃口偏好什麼。」SKY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恍。

聽到這裡,小優又拿起了叉子直接吃了起來。

她沒有想到自己的一點小小的走神,會讓SKY這麼在意。

「SKY大廚,謝謝你今天晚上這麼精心親力的為我們準備晚餐,如果不介意的話就留下來和我們一塊吃晚餐吧。」小優熱情的邀請著SKY留下來吃飯。

原本SKY做的就是三個人的量,陸亦珩離開了不在,所以這菜是多了一份的,而這足夠的量在小優的眼中完全就不是三個人吃的,根本就是五人的量了。

「不用了,我還有事情要回酒店,你和路路慢慢用晚餐,如果有什麼的話,可以給我再打電話。」SKY語氣有些溫柔的拒絕了。

畢竟,董小優現在可是陸亦珩心中的女人,誰敢和她一塊吃飯,那不就是直接找死嘛,要是讓陸亦珩知道他和小優吃飯,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所以,為了自保小命,還是算了吧。

「那好吧,你就先回去吧,今天晚上真的很感謝你過來為我們準備晚餐。」小優不再挽留SKY了,一個人如果不願意再留下來的話,強留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

算了,還是算了吧、

況且,除了和SKY有過工作上面的短暫幾次接觸而已,所以壓根就不熟,就實在的和她不太熟的人吃飯的話,她也會很尷尬不舒服的,只怕到時候一個餐桌上面誰都吃得不開心。

「SKY叔叔,拜拜了,你路上開車小心點呀,這樣子我就可以和小優過二人世界,我們兩個人吃晚飯。」路路倒是挺直接開口的說道。

這麼調皮可愛的話,一下子把氣氛調節上來了,變得開心不少。

「好的,拜拜路路,董小姐祝你們用餐愉快。」SKY說完就離開了。

SKY走到公寓外面之後,直接給陸亦珩打了一個電話。

「陸總,晚餐準備好了,不過董小姐看起來不太喜歡,她說不太想吃清淡的。」SKY如實說道。

陸亦珩現在可是很在意跟小優有關的一切,任何的一個細節都不會錯過的。

今天晚上陸燼臨時給他電話說集團的事情,他才放棄陪小優路路吃晚餐,去和陸燼見面,否則一定不會錯過今天的晚餐。

特意讓SKY過來準備的,結果他錯過了。

「好,我知道了。」陸亦珩略為不太滿意的說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句我知道了,顯示著他內心有些不太高興。

「陸總,很不意思。」

「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陸亦珩直接掛了電話。

小優最近胃口變了的事情,他其實也有些察覺,不過一個人的胃口一輩子不可能一塵不變的,隨時季節和心情變化味道真的會變的,加上他們兩個人最近都太忙,他並沒有太放在身上,不過現在經過SKY一提,他有了另加外的一種感覺。

變得口味突然變重,這不是什麼平常的事情了。

「亦珩,小優的電話?」陸燼坐在那裡,看著陸亦珩很平靜的說道。

陸亦珩看著陸燼微微攏了一下眉頭,然後搖了遙頭。

他很不喜歡從陸燼的口中聽到小優的名字,真的很不喜歡。

「小叔,接著談事情吧。」陸亦珩直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面,一臉淡然的看著他說道。

事情早一點說完,他就早一點回去陪小優。

誰有什麼心情來陪陸燼。

現在他不動手,只是等林進早一點把陸燼的事情一次性解決,在他發現小優和三年前的車禍有關之前,把他直接送進去了,這樣子才能保證小優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亦珩,我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現在有人在大量的收購集團的散股,這件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陸燼抬了抬眼皮說道。

買散股的事情,他相信陸亦珩應該是有所察覺的到的,如果是陸亦風那個草包還有可能什麼都

tang不知道,但是陸亦珩不一樣。

所以,陸燼才會不放心的出來問,他就怕陸亦珩會早知道有人私下裡在買集團的散股,然後順騰摸瓜的會知道他之前在集團裡面做過的一些手腳。

陸亦風是什麼樣的,陸燼清楚。

所以放著陸亦風在集團裡面的三年,完全就沒有任何的顧慮過,由著他自己在那裡自生自滅的呆著,從來就不需要用任何一絲的多餘擔心,因為以陸亦風那種個性,完全就興不起半點浪頭來。

可是陸亦珩就不一樣了,如果真的有什麼讓他察覺到的話,那麼他一定不會輕易放手的。

陸燼今天找陸亦珩出來,無非就是先試探試探罷了。

是還是是不,他需要有一點底,否則心裡不踏實,真的讓陸亦珩做出來什麼手腳的話,他是怕自己措手不及,來不及想到對應的措施。

陸燼很不喜歡事情不在他掌控之中的感覺,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把一切他暫時沒有掌控得住的事情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賓賓把握。

要不是他派去的人,沒有能直接調查到陸亦珩在集團私下的情況,他不會直接過來問的,要知道直接約陸亦珩問,這是一件有些冒險的事情。

問得好的話,可以問到她想要的東西,但是問得不好的話,會引起陸亦珩的懷疑。

所以,陸燼這一抬冒險的棋是被逼得不得已。

希望得到的答案可以讓他比較滿意。

「小叔說的這個事情,第一次從你這裡聽到。」陸亦珩倒是很輕鬆的回應著。

他們這些商人,其實論不上是不是說謊的,而是因為一直要玩陰謀論,誰善良在商場就會是被欺負的那一個。

陸亦珩會這麼說,也只是形式所迫,原本他就是私底下偷偷在買股的一個人,所以他也在想陸燼會這麼直接問他的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懷疑他是買股的人之一,故意現在過來試探他,還是陸燼是完全不知道他私底下買股票的事情,希望他重視這件事情,幫陸燼清掃買散股的人呢?

陸燼現在這樣子做的原因是什麼,他不得而知,但是陸燼走一步,他會輕鬆的應付一步。

「小叔叔的意思,是知道有多少人在買集團的散股了,你希望我怎麼做?」陸亦珩倒是輕鬆自在的直接把問題丟還給陸燼,既然是他想要問的事情,那麼就由他自己來回答,陸亦珩也想通過這件事情來知道陸燼是什麼意思。

陸亦珩心裏面想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在陸燼的面前表現出來的。

他想不通過小優這個證人直接把陸燼送進去,所以他必須要儘快用其它的方式送他進去,留在外面一天,就有可能讓小優危險一天。

「亦珩,我希望你可以儘快的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陸氏的確有些很多的股票散落在外,那是那些早期和你爺爺一輩打拚過的長輩,因為各種原因變賣了他們手上的股,之後就散落開了,因為股份不重,所以並沒有太多重視,但是現在突然出現在有人在大量收購股份,這件事情不是小事,所以我才找你說的。」陸燼大致的說明了一下情況。

事情有沒有嚴重性,這個就要看陸亦珩自己的判斷了。

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來考驗一下陸亦珩對公司的衷心度和集團的具體情況,陸燼其實真的不相信陸亦珩是什麼也不知道,更不放心現在全部把公司交到他的手上。

集團的資金他已經抽的差不多了,陸燼要找一個機會直接收,然後離開,全部轉到國外去,至於集團的爛事就得要讓陸亦珩自己來承擔了。

「這件事情,我會調查的,既然是小叔說了,我當然會想盡一切辦法去調查這件事情的,你放心吧。」陸亦珩接過陸燼的話。

既然是陸燼開口說了,他沒有理由不接受下來,拒絕的話只會引起陸燼的猜疑。

「那就麻煩你了,公司的事情拜託給你,我很放心。」陸燼笑笑的說道瞎。

看到他這笑容,陸亦珩心裏面冷冷的,陸燼我會讓你深深的後悔的,你做過的一切都會得到相應的懲罰。

「謝謝小叔的信任。」陸亦珩格外平靜的說道,語氣裡面沒有多餘的情緒在。

「那好,我就等你的好消息。」陸燼略微的輕鬆的說道。

陸亦珩點了點頭,沒有多餘的情緒在。

「小叔,如果沒有其它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說完陸亦珩起身打算離開,完全就有打算留下來的意思。

雖然在這裡訂了桌吃晚餐,但是菜都還沒有上來,他就把事情說完準備撤了。

「亦珩,我知道你不太願意私下裡面和我多相處,但是身為叔叔的我還是想要關心關心你,你真的決定好了要和董小優結婚?」陸燼直接開口問了起來。

「我們的婚期定下來會通知你的。」陸亦珩輕鬆的說了一句,然後直接離開了包間。

看到陸亦珩那瀟洒直接離開的背影,陸燼的眸子更沉更深了。

陸亦珩還真的是不好控制。

只是,他就那麼堅定的要和董小優結婚嗎?

——

知道董小優沒有吃什麼之後,陸亦珩就急匆匆的回來了,果然就看到路路已吃飽在沙發上面睡著了,而董小優自己坐在沙發上面看資料。

「回來了呀。」小優一聽到門聲的,回頭看到陸亦珩進來,很是開心。

「嗯,路路怎麼在這裡睡著了。」陸亦珩走了過去,看著那個睡在格外香甜的路路,原本不好的心情也變得好多了。

這不就是他一直期待會有的生活嗎?

不管回來的有多晚,都會有人為自己留一個暖燈。

孩子妻子,一個男人所期待的美好幸福生活不過如此。

「路路太累了,又想等著你回來就在這裡睡著了。」董小優看了看時間,還沒有到九點鐘,這一次他們談事情倒是談得很快。

就是不知道談的是什麼怎麼樣了,他們能談的事情大概也只有集團的公事,她完全不了解的一個領域,也不打算去了解。

不管怎麼樣,陸亦珩的事情,他如果不想親自開口說的話,她不會多強求的,因為問多了,只會讓陸亦珩厭煩。

「你把路抱回房間吧,我去給你倒杯水。」小優把資料收起來,起身要去給陸亦珩倒水。

現在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真的是越來越賢妻的樣子了,而他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也越來越夫妻居家了。

小優沒有發現,但是陸亦珩早就看出來了,他現在越來越喜歡這樣子的生活模式了,所以心中更加期待和小優的完婚,早一點結婚就可以早一點明正言順的享受這一切。

陸亦珩看著她的身影進了廚房,然後一把將路路抱了起來。

把路路放好了之後出來,就看到小優端著兩杯溫水過來,遞了一杯遞到他的手上。

「先喝杯水吧,晚上吃得好嗎?」小優關切的問,真的就是一個24孝賢妻了。

「謝謝,晚上吃得不好。」陸亦珩接過水喝了兩口,然後語氣格外真誠的說道,他和陸燼之間從來就沒有什麼好話可以說的,更別說吃什麼飯了,哪裡會有什麼胃口。

「那……」小優看著他突然卡住了,不知道要說什麼。

其實這也是她預想之中的,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陸家的人沒有一個是和陸燼關係好的,自然就不會吃得有多開心了。

「要不要我去給你煮點東西吃。」小優問他。

陸亦珩笑笑。

真的,不管心情再怎麼樣壞,這一刻都會變得心情超級好,放下了水杯把西裝外套脫下來,挽起了襯衣的袖子。

「還是我來做吧,你只要陪我一塊吃就好,想吃什麼,面還是飯?」陸亦珩想不到的就是他堂堂的一個頂尖大廚,現在成了做夜宵的。

當然這是他最最心甘情願的,只要是為小優做吃的,不論是做什麼他都願意。

「都可以,晚餐還剩很多菜在冰箱,加熱一下就好了。」小優提醒著。

沒有辦法,五人量的晚餐,只有路路一個人吃了一份,還剩很多放在冰箱裡面,加熱一下就可以了。

陸亦珩是知道她晚上吃的很少,一定會剩特別的多的菜在冰箱的,這是不無須質疑的事情。

不過他沒有打算直接和小優說,怕小優會尷尬。

一會多做幾樣吃的端出來逼著小優吃就好了。

「等一下,很快就好的。」陸亦珩說完直接轉身就廚房了。

寡淡的水真的是讓小優感覺不到什麼好喝的,現在她最想要的就是能喝上一酸酸的青蘋果汁,哪怕就是青檸汁都好,哪怕就是酸掉牙的味道。

就在她嘴巴沒味的喝掉一大杯檸檬汁的時候,陸亦珩就端著托盤出來了,味道特濃的勾起小優的興趣了。

因為有酸酸甜甜的味道,太勾人了。

小優直接起身,往餐桌那裡湊過去了,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就差口水流出來,整個一個小饞貓一樣的。

太可愛了。

陸亦珩看著小優這樣子,心情變得更加的好起來了。

果然,晚上沒有吃什麼東西,聽到SKY說她不太喜歡吃寡淡的東西,所以做的夜宵特別的加重了一些味,特意加了檸檬汁和辣椒。

「做的這些是什麼呀,聞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小優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一盤義大利面,紅紅的蕃茄醬汁真的是格外勾人呀。

「義大利面呀。」陸亦珩看到她這副饞貓樣,真的是逗得不行。

這這麼清楚的麵條她還看不出來嗎?

「我知道,那個,我能吃嗎?」

「加了檸檬汁的,你可以吃。」陸亦珩把叉子放在她的手上,讓她坐下來慢慢吃。

「那我吃了啊。」小優坐下,就不客氣的開動了。

陸亦珩把自己的面端過來,在小優的對面坐下

,然後把兩碟配菜端下來。「小優,慢慢吃,配小牛排吃。」

小優自己不夾,陸亦珩給她夾,然後靜靜的看著她吃。

她的那一份意麵,陸亦珩特意放了青檸汁,那個味道可是很酸,可是小優卻吃得很輕鬆,完全沒有任何一點猶豫,看她吃得那麼歡的樣子,陸亦珩心裏面大概是有了一個想法。

這麼直接的就改變成了胃口,而且是偏酸偏辣,應該不是心情和季節有關了,而是跟懷孕有關吧。

或者小優真的懷上了。

如果真的是的話,那麼他的努力終於就得到了應有的回報了,這樣子的話他就真的可以理直氣壯的在老太太面前了。

「小優,好吃嗎?」陸亦珩問她。

「好吃!」小優沒有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了,真的太好吃了,這比晚上SKY做的牛排好吃百倍不止。

「餓的話,還有。」陸亦珩問她。

「還想吃一點。」小優倒是不客氣的說道。

小優的胃口不僅變了,還變得大了。

女人懷孕的時候,胃口通常會變大的,一天吃幾頓都不嫌飽的。

——

關於美食文化節的事,小優決定再去找沈千辰問問,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她就放棄,但是如果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努力的話,她是絕對不會放棄的,這就是她的工作態度,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放棄的。

跟沈千辰約好了見面的地方,小優直接從雜誌社去找他。

只是剛出雜誌社攔計程車,結果計程車沒有攔到,倒是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她的面前,小優奇怪的看了一眼,以為是別人停在這裡下車。

結果一個管家模樣的男人下了車走到她的面前畢恭畢敬「董小優,我們陸老夫人請你去一趟。」

陸老夫人,陸家老太太嗎?這麼突然的找她是為什麼事情?小優心裏面頓時沒有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