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這樣子的女人不配當她同伴,頂多算是棋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0:06
A+ A- 關燈 聽書

姚意雨第一次以這樣子的一個姿態總出陸家老宅,滿腦子裡面就一直在迴旋著一個問題,那就是。

陸亦珩嫌她不幹凈了,嫌她不幹凈了。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在她的腦子裡面就一直揮之不去的。

在那裡冒出來,就壓不下去。

陸亦珩為什麼要嫌她不幹凈,她會這樣子還不是因為陸亦珩,如果不是為了陸亦珩,她不會那天晚上淋了個全身濕透,然後讓陸亦風有機可趁添。

這一切歸根究底的,還是和陸亦珩有關係。

要說責任,他也要負一半的責任屋。

既然那麼不喜歡不幹凈的女人,那個董小優又以為是能幹凈到哪裡去嗎?

董小優也不是什麼純潔乾淨的女人,現在可以爬得上陸亦珩的床,誰知道她以前是不是也這樣子爬上過多少男人的床。

這種女人,才更加沒有資格配進陸家的大門的。

憑什麼這樣子對她!

「老天爺,你這樣子做是不公平的,我姚意雨付過了比董小優一千倍一萬倍的,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你說啊!」

姚意雨走出陸宅很遠很遠,也不知道走到了哪裡,然後一身無力的坐在馬路邊上,抬頭望著天空大大聲的指責著。

都說天下之大,一切都是公平的。

給讓你得到一些東西,一定會失去一些東西的。

但是,明明老天爺就從來沒有讓她得到過什麼,反而自從董小優這個女人出現之後,原本屬於她的東西在一樣一樣的失去。

陸亦珩可是她一輩子最不能失去的,偏偏還是讓董小優得到了。

董小優,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

難道你是上天派過來專門克我的嗎?

「董小優,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為什麼要搶走屬於我的一切!」

「老天爺,你倒是說話呀,為什麼要讓董小優來搶我的東西,為什麼!」

「為什麼會是那麼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女人,為什麼要是她,老天爺,你就給我說一聲啊,為什麼!!」

結果,轟隆一聲下來。

一道閃電直接就劈了下來,差一點就要劈到了姚意雨,那一道閃電可是在離她十米不到的地方劈下來的。

不嚇死人才怪呢?

接著,就是大雨嘩啦啦的飄下來了。

完全就沒有一絲的猶豫,大雨從姚意雨的頭上直接淋下來,那麼直接那麼果斷,大顆大顆的雨滴滴在她頭上,讓她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能力、。

周圍恰好又都沒有任何躲雨的建築物,雨大的厲害,不一會就將她整個人淋了個透,姚意雨有多久沒有淋過這樣子的雨了。

這一次,索性淋個透徹。

姚意雨無力的坐在馬路邊上,任由著大雨往她的身上拚命的砸下來,那麼直接那麼的不帶商量。

姚意雨好歹也算是一個沐城的名人,沐城電視台的美女主播。

所以多少會有人認得她出來。

那麼恰好的,坐在車裡面的季妍雪也認得出來那個淋著雨的狼狽女人是姚主播,更是和陸亦珩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女人。

偏偏,現在董小優的男人就是陸亦珩。

所以說,敵人的敵人也會是自己的朋友。

在沒有弄清楚姚意雨的態度是什麼樣之前,季妍雪準備把她先劃為自己的同盟軍一類,這樣子對付董小優的話,她就多了一個同伴。

季妍雪向來就是獨來獨往慣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她都可以自己完完全全處理好的。

但是,現在上天把姚意雨送到她的面前來,說明了就是老天爺的安排,讓她可以不用自己單獨奮戰了。

有一個伴就多了一份勝利的概率。

所以,這個姚意雨她願意接觸接觸。

反正,他們同共的目標就是除掉董小優,一個是為了男人,一個是為了自身利益。

只要董小優不在,那麼陸亦珩會重新回到姚意雨的身邊,而整個季家就真的不會再和董小優有半毛線的關係了。

董小優,真的是非除不可。

真的沒有想到,她從沈宏遠那裡出來的第一天,會碰到姚意雨這個女人,看來是上天要站在她這一邊了。

董小優,我如今會這樣子,全部都是你害的。

你傷我一分,我會十倍還給你的。

「姚主播。」季妍雪撐著傘站在姚意雨的面前。

「嗯,你是誰?」姚意雨抹開了臉上的雨水,然後抬頭看了一眼季妍雪,語氣很不客氣的沖著她說道。

向來,美麗的姚主播脾氣就不太好,喜歡利己的事情自己來處理,更不需要這些什麼亂七八糟不認識的人靠近自己。

尤其是這種認識她,她完全不認識的人。

「我是季妍雪。」季妍雪撐著傘

tang看著她說道,神色格外的平靜,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經過沈宏遠的這件事之後,季妍雪反而看開了許多。

不管說什麼做什麼,都會變得平靜許多。

一個人連死都不怕了,就真的是什麼也不會再害怕了。

所以說,季妍雪現在什麼也不怕了。

只要能有方法最短的時間之內來解決掉董小優,那麼要讓她做什麼都不會再有多餘的擔心了。

大不了一死。

可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董小優也必須要陪她去死。

因為這是董小優欠下她的,不能不還的。

「季妍雪?不認識。」姚意雨直接開口說道。

「你當然不認識我,不過你應該認識董小優吧。」季妍雪站在那裡,格外平靜的說道。

說出董小優三個字的時候,季妍雪的聲音都是冷的。

這一場雨淋透了姚意雨,但是卻沒有季妍雪嘴巴裡面的話來得讓她寒冷,眼神真的是太冷了,讓她有一種不寒而粟的感覺。

這個女人,如果惹到她的話,那麼一定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如果是朋友的話,倒還說得過去。

「董小優!?」一聽到董小優三個字,姚意雨也跟著憤怒起來了。

現在姚意雨可以肯定一件事情,他們兩個人討厭著同一個人,那就是董小優這個女人。

還真的是有些讓人意外。

現在老天爺是給她送來了一個同樣這麼痛恨董小優的人,是不是可以說明,他們可以聯合起來,一起對付董小優。

想到這裡,姚意雨突然笑了起來。

看來這一場雨,她是沒有白淋的。

「董小優這個女人,我和她有不共戴天的仇。」姚意雨咬咬牙冷冷的說道,每一個字都恨不得把她當成董小優來咬碎。

搶男人的仇恨,你說深不深呢?

聽到姚意雨這麼說,季妍雪笑了,看來自己找上姚意雨還真的是沒有錯,姚意雨肯定可以幫上自己大忙的。

「姚主播,那麼我想我們應該找一個時間來好好的認識一下,一定會有機會一塊合作的。」季妍雪笑著說道。

「先上車吧,我看你都淋透了。」季妍雪拉開了車門,讓姚意雨上去。

姚意雨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上車了。

這個季妍雪,她真看眼越熟,這個就是季家的大小姐呀。

只不過,為什麼她和董小優有著那麼深的仇恨呢?

看起來,她和董小優應該不會有什麼交集才對,難道也是因為董小優搶了她的男人?呵,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麼董小優就真的是一個超級爛的女人了。

專以搶別人男朋友為樂趣的生活著,專以爬上男人床為快樂的女人,真的是很讓人不恥,就這樣子的爛女人,陸亦珩還敢在那裡說董小優一個很乾凈的女人。

不管如何,她一定會證明給陸亦珩看,他看上的董小優是一個多麼爛的女人,什麼最乾淨的女人,根本就是一個早就身心爛透了的女人。

她一定會讓陸亦珩後悔選擇了董小優。

「季妍雪,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恨董小優嗎?」姚意雨坐在副駕上面,披著季妍雪給她的浴巾。

「我想我們的原因大概是一樣的。」季妍雪一邊開著車子一邊淡淡的說道。

她當然不會傻的告訴姚意雨,董小優也是季家的女兒,為了徹底斷了她未來有可能繼承季家家產的機會,她才這樣子做的。

這個原因她暫時不想告訴姚意雨。

但是,可以告訴她另一個原因,那就是董小優搶了她季妍雪的未婚夫,原本她要和凌奧野訂婚結婚的,卻到最後凌奧野竟然要取消婚約。

這件事情,她怎麼能忍得下,要不是因為董小優,凌奧野一定不會這樣子對她的。

季妍雪到現在還不知道,沈宏遠對她做了什麼,才會讓凌奧野那麼執意的把婚姻取消的,她從來就不會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會把一切的錯怪在別人的頭上。

「大概是一樣的?季妍雪,你知道我為什麼恨董小優嗎?」姚意雨倒是有些好奇的問她。

她知道自己是一個公共人物,在沐城算是有名氣的一個主播,很多人會關注她,更會挖她的私人八卦,但因為姚家一直把風的好,雜誌不會把她亂七八糟的事情挖出來的報上去,所以姚意雨的私人生活還算保護的不錯。

所以她才有些懷疑,這個季妍雪知不知道她為什麼痛恨董小優。

「你喜歡的人是陸家二少爺,而現在他卻和董小優在一起對吧。」季妍雪很平靜的說道,但是平靜的語氣裡面透著一股子的生冷恨意。

可以聽得出來,她是有多麼的痛恨這個董小優。

姚意雨一聽到季妍雪這樣子說,心裡一怔,果然就和她想的一樣,沒有想到這個董小

優還真的是搶了季妍雪的男人。

看來,還真的是一個以搶別人男朋友為樂的女人。

「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的,沒有想到季妍雪你會知道?」姚意雨不得不意外,她雖然想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她喜歡的男人是陸亦珩,但還是要顧及到姚家的聲譽,在事情還沒有確認之前,就滿世界的宣傳。

所以,她喜歡陸亦珩的事情,並沒有多少個人知道。

卻偏偏這個季妍雪知道。

能不讓她覺得意外嗎?

「因為和董小優有關的一切,我都會查到,自然知道陸亦珩和你的關係。你有什麼意見嗎?」季妍雪語氣略為不高興的說道。

他們兩個都是脾氣不好,又驕傲自負的人。

所以,這種人相遇,要麼就可以碰出火花,要麼就直接互相殘殺。

「沒有什麼意見,只是想知道董小優和你的恩怨是什麼樣的?」姚意雨還是直接開口問季妍雪。

就算他們共同討厭的人是董小優,可是姚意雨還是要弄清楚季妍雪到底是有多恨她,才能夠想好對策下來的。

否則,隨便來一個就和她一塊來對付董小優,只怕到時候自己得不償失。

賠了夫人又折兵,這種事情就對她來講太不划算了。

想要和別人達成合作,那必須是她不能吃任何一點虧的,否則她吃虧的話那還一起做幹什麼呢?

這個季妍雪,她完全就不熟悉,也就只是在某些場合聽到過她的名字罷了。

什麼樣的一個性格,她完全就不知情。

只是恰好,他們討厭的人是同一個,就是這麼簡單。

第一次見面,就敢拿自己的名聲來開玩笑,姚意雨還沒有到那麼不長腦子的時候。

「董小優以前喜歡過我未婚夫,也用卑鄙的手段得到過他,後來我未婚夫認清楚了她的面貌離開了她,只是,董小優那個女人不要臉的程度是沒有下限的,在我和他準備訂婚的前幾天,因為董小優這個女人的破壞,現在他跟我要取消婚約,你說是什麼樣的仇恨?」季妍雪帶著一股幽怨的怒氣說了一下她和董小優的恩怨。

這話裡面,完全就是反的。

明明就是她從董小優身邊搶走的凌奧野。

會把董小優說的那麼不堪,無非就是激起姚意雨的共鳴,然後兩個人更加的討厭董小優,最後可以這一次藉由姚意雨的手來除掉董小優。

只要她一死,就真的是一了百了,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只要董小優活在一天,她就心裡難安一天,無比的難受。

況且這一次,會把她害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就是董小優弄成的,如果不是她讓陸亦珩這樣子做,陸亦珩怎麼會去讓鬼幫的人來傷害她呢?

所以,這一筆賬,她會拿董小優的命來算的。

「董小優果然是我想的那一種女人,他媽的,這種女人活在世界上面就是一種污染,為什麼會有這麼生活不檢點的女人,專搶別人男人的女人存在呢?真的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面,活著就是在污染這裡的空氣。」聽完季妍雪的話,姚意雨立馬就站在她這一邊,憤憤不平的在那裡數落著董小優。

在她的想法里在,就是像董小優這樣子的女人根本就沒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面。

季妍雪聽完姚意雨的話,很滿意她的反應。

這樣子看來,這個外表風光的姚主播,也是一個挺一根筋的女人,愛一個人愛到死心踏地,恨一個人恨到海枯石爛,恰好是這樣子的人才是最好控制的。

姚意雨是個沒有腦子的女人,在刺激之下,會做出很多讓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季妍雪,我知道你為什麼那麼恨她了,你和我恨她的原因是一樣一樣的,你放心吧,我願意和你達成合作,只要這個討厭的女人永遠的離開亦珩的身邊。」姚意雨下了決心的說道。

她的話,換來了季妍雪會心的一笑,她的要就是姚意雨這樣子的一個激烈回應。

「姚意雨,你要去哪裡?」季妍雪沒有再把話題放在董小優的事情上面了,因為她已經確定了姚意雨有多恨董小優,願意和她統一戰線就足夠了。

「我?」面對季妍雪這麼突然轉的話題,姚意雨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們兩個在一起,很明顯的就是季妍雪動腦,她去赴死。

「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去我的公寓換衣服,不過我的都是穿過的。」季妍雪還是一個很攻於心計的女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有些人一眼看得穿心事的,她很好掌握。

姚意雨雖然是一個心思直的人,但還是會好面子的。

「不用了,你在前面的街口放我下來,我去商場買套衣服換上就行了。」姚意雨指了指前面的路口說道。

現在不下雨了,她完全可以自己買身衣服換好再回去,這麼狼狽不是她姚意雨,她是絕對不會讓自己這模樣了回去的。

季妍雪二話不說,直接把車停在了那個路口。

「謝謝你,季妍雪。」姚意雨下車,把毛巾還給季妍雪。

「不用客氣,我們是合作,不是單方面的幫我。」季妍雪接過毛巾,然後把一張名片遞給姚意雨。「這是我的名片,有事聯繫我。」

「我知道。」姚意雨無比認真的說道。

季妍雪直接開著車子離開,在轉了一個彎看不到姚意雨的時候,直接把那條姚意雨用過的大毛巾直扔出了窗外。

這個女人還沒有資格來成為她的同夥,頂多就算是一顆棋子,所以棋子是不配和她平起平坐的。

原本,她還以為姚意雨會是一個多麼聰明的女人,可現在看起來真的是蠢的可以。

也只有像她這樣子的女人,自己的男人才會那麼輕易的讓人搶走了,別說是董小優搶的了,任一個女人都可以搶走。

一個女人光是有家世和容貌,沒有腦子的話,是根本就守不住自己的東西。

就算沒有別人來搶,他自己也會離開。

況且,像陸亦珩那麼優秀的男人,太多的選擇可以有了。

季妍雪這一次冒險決定和姚意雨合作,無非就是加大自己除掉董小優的勝算了,至於幫姚意雨回到陸亦珩的身邊,她可沒有那個好心。

自己的幸福不自己努力爭取,靠別人是完全沒有用的。

剛換好衣服的姚意雨只是重重的打了兩個噴涕,她沒有多想,完全就只是當作自己剛剛淋了雨才會有的反應。

「哥,我在百貨商場這裡,你過來接我一下嘛。」姚意雨換好衣服之後,就給姚意澤打電話。

「那你等我十分鐘,我去接你,今天約了和麗娜一塊吃飯,你也一起,正好我們三個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

「你和麗娜姐約會,我去好嗎?」

「什麼約不約會的,我和麗娜又不是剛在一起,她也想你一塊吃飯。」

「那好,你先過來接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