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多想回到從前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0:29
A+ A- 關燈 聽書

小優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搖了搖頭,因為她不知道怎麼說。

當初她和媽媽的家裡面,就有一個一模樣的八音盒,那是他們離開季家的時候,唯一帶走的禮物,只是那一場大火毀盡了一切,也把這個媽媽最喜歡的八音盒燒了。

但是,這樣子的事情,她現在不想和陸亦珩說,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看到這個八音盒,她就想到了媽媽,一想到媽媽,內心就忍不住的憂傷難過。

陸亦珩看著她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知道她和這八音盒之間一定有故事佐。

小優不願意說,他便不強求,不過會用自己的方法知道的。

不過他最希望的就是小優可以親口告訴他一切,並不是他強求或者調查,那樣子就失去了意義渤。

「以前媽媽就有一個一樣的。」就在陸亦珩放棄小優不會說的時候,小優卻又突然開口說了起來。

聲音還帶著一些哽咽。

陸亦珩停在她的身邊,目光輕柔的停在她的臉上。

原來是和小優媽媽一樣的八音盒,難怪看到之後,她就有些移不開視線了,因為睹物思人,看到這個,就容易想到了媽媽吧。

「小優,我們買下這個好嗎?」陸亦珩單手摟著小優的肩膀,把她的身子輕輕的拉進他的懷裡面,然後低聲的問她。

只要是小優喜歡的,和她有關的,他都願意買下來。

董小優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一雙眼睛靜靜的盯著八音盒,伸手去打開了盒蓋,裡面立馬傳來好鋼琴版的卡農。

悠揚悅耳的聲音立馬就從裡面傳出來了,很柔很輕,每一個音節都在小優的心裏面跳動著。

這是媽媽最喜歡的一首鋼琴曲,而且還會彈,可惜的就是小優繼承了媽媽的做菜天賦,卻沒有繼承媽媽的音樂細胞,小時候媽媽送她去學過鋼琴,但是她不喜歡就不了了之了。

以前在季家住的時候,晚上她睡不著,媽媽會用鋼琴的卡農給她聽,哄她入眼,後來住在了筒子樓之後,每晚她都是伴著八童盒裡面的卡農在媽媽懷裡面睡覺的。

他們伴著八音盒的卡農相依為命了很多年,直接那一場災難帶走了一切,把媽媽帶走了,把八音盒毀了,把她原本小小的幸福毀盡了。

之後,她有很長一段時間去找過一樣的八音盒,但是都沒有找到。

現在想到起來,還有些小後悔,如果當初自己學會了彈鋼琴,學會了彈卡農,是不是就可以彈給媽媽聽了。

最後媽媽離開的時候,她都沒有為媽媽做過一件事情。

「小姐,這個八音盒還有嗎?」小優轉頭看著店員問道。

「應該還有一個的。」店員回憶了一下說道。

現在很少會有人再買這種華而不實的八音盒了,所以一直就有兩個庫存在那裡。

「兩個我都要了,給我包得好看一點。」小優格外認真的說道。

「好的,兩位稍等一下。」店員笑著拿走了小優他們面前的這個八音盒。

旋律輕柔的卡農一瞬間就消失了。

陸亦珩沒有問小優為什麼要兩個一樣的八音盒,但是知道一定有她的用途,牽著她的手去付了錢。

到了麥香坊的時候,小優一手拿著一個八音盒的禮盒一手拿著胸針的禮盒下了車。

陸亦珩看到她這樣子,大概是明白了她為什麼買兩個,一個是送給蘇夫人,一個是她自己留著用。

其實有那麼一瞬間,陸亦珩會以為小優一下子買兩個,一個是她自己留著,一個是送給他的或者路路的。

也許蘇夫人對她來講或許真的是很特別。

「小優,我來幫你拿吧。」陸亦珩看著小優說道。

小優立馬看著他搖了搖頭,然後臉上帶著一絲緊張的笑意說道。「我自己拿就好了,反正又不重。」

「小優,你是打算送一個八音盒給蘇夫人?」陸亦珩看著她說道,其實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他來問,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小優就是準備抱著一個八音盒送給蘇夫人。

讓他唯一不解的就是,這八音盒是屬於小優和她媽媽記憶的東西,送給蘇夫人合適嗎?

「嗯,送給蘇夫人,我想……」說到這裡,小優有些不確信的垂下了頭。「我想蘇夫人應該會喜歡的吧。」

「放心吧,她會喜歡的,她那麼喜歡你,你送她什麼東西她都會喜歡的。」陸亦珩看到她那麼不自信的一面有些心疼,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給她安慰和溫暖。

陸亦珩看過蘇夫人和小優在一起時候的樣子,看得出來蘇夫人很喜歡小優,所以小優送的任何東西她都會喜歡的。

如果知道這八音盒對小優的意義,蘇夫人應該會更加的喜歡和感動吧。

「真的嗎?」小優抬起頭看著陸亦珩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走吧,我們進去見蘇夫人去,

tang等你把禮物交給她之後,你就會知道我說的對不對了。」陸亦珩把手在她的肩膀上面轉了個方向,輕輕的將她摟在自己的胳臂裡面,就這樣子大大方方摟著她進了麥香坊。

沒有讓他們失望,蘇夫人正好在店裡面。

「陸二少,董小優,你們稍等一下,夫人正在操作室裡面做蛋糕,我現在就去叫她出來,你們稍微笑一會。」店長很熱情的讓招待他們坐下。

上次他們過來的時候,蘇夫人就特意交待過他們所有店員,以後董小姐過來不管她在不在,一定要當成貴賓一樣的對待,因為是她很喜歡的一個晚輩。

所以,店長很清楚這個看似普通的董小優在蘇夫人的心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自然他們過來的時候要第一時間通知蘇夫人。

店長去找蘇夫人的時候,小優和陸亦珩兩個人坐在那裡顯得稍微有些緊張。

「小優,不要擔心,蘇夫人一定會喜歡的。」陸亦珩伸手握住小優放在桌面上的手,然後語氣溫柔的安撫著她的情緒。

他很清楚為什麼小優會顯得這麼緊張,怕蘇夫人不喜歡她送的禮物。

聽到陸亦珩的話,小優抬頭看著他。

「嗯,希望她會喜歡。」小優現在只能這樣子說,因為心裏面沒有底。

她從見到蘇夫人第一眼開始,就一直覺得她身上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就和媽媽的感覺一樣的,所以才會在看到媽媽最喜歡的八音盒時,她第一個反應就是要買一個一樣的送給蘇夫人,下意識裡面,她覺得蘇夫人喜歡的東西和媽媽應該會相似。

所以才會決定送。

可真的要拿過來送給蘇夫人的時候,她還是很緊張的。

不過有陸亦珩這麼一安慰之後,她心情變得安心許多了。

「放心吧,她一定會喜歡的,相信我,你這麼用心思去選的禮物,任何的人都會喜歡的。」陸亦珩認真的說道。

小優這個丫頭,給所有人送禮物,就是不考慮選一份禮物來送給他。

他們兩個人相處這麼久了,好像小優都沒有送過一份禮物給他呀,每次要讓小優親手做一頓飯給他吃,還得要他坑蒙拐騙才能做得一頓飯吃。

「嗯。」小優心裏面還是沒有底的,不管喜歡不喜歡,她都想送給蘇夫人。

「小優,亦珩,你們過來了啊。」蘇夫人走出來了,身上還是一套白色有廚師服,很是帥氣。

「蘇夫人,好。」小優站起身來,還是有些微微的緊張,看著蘇夫人打招呼。

「小優,還跟我這麼客氣呢?對了,為什麼過來不提前給我打電話,知道你們來,我好提前給小優做喜歡吃的抹茶紅豆蛋糕。」蘇夫人走到小優的面前,很自然的伸手過來握住小優的手親切的說道。

明明就是不一樣的容貌不一樣的聲音,可是小優就是可以從蘇夫人的身上感覺出來有一種媽媽的味道。

「你在忙嗎?我們這樣子冒然過來會不會打擾到你。」小優略為不太好意思的說道,看到蘇夫人一身廚師服,就知道她肯定在操作室裡面忙。

如果早知道她在忙的話,他們就不過來了。

「小優說想見你,我們就臨時過來了,沒有耽誤你時間吧。」陸亦珩看著蘇夫人淺聲的說道。

「沒有,小優和你能過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耽誤時間,我本來就在這裡做做蛋糕,今天在研發新口味的慕斯蛋糕,一會讓耀威拿給你們償償味道,也好幫我試試味。」蘇夫人彎著嘴角淺淺一笑的說道。

「當然可以,這是我們的榮幸。」陸亦珩特別輕鬆的答道。

「亦珩小優,我只能說你們今天有口福,來的正是時候,你鳳姨今天做了藍莓慕斯,我給你們拿出來了。」同樣一身廚師服的蘇耀威端著托盤出來了,上面擺放著一個做好的藍莓慕斯蛋糕,單是從外表來看就格外的誘人。

「先坐下吧,償償你阿姨和我的手藝。」蘇耀威把蛋糕放在桌子上面,拿著刀子切好蛋糕放在盤子裡面。

「亦珩,能和我上樓聊一會嗎?有些事情想和你談談。」蘇耀威看著陸亦珩很認真的說道。

他知道他們母女兩人應該有話要說,所以打算帶走陸亦珩,讓他們兩個人有單獨的時間來聊一聊。

正好他也有事情要和陸亦珩商量,把陸亦珩帶走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以。」陸亦珩直接站起身。

「小優,你和蘇夫人好好的聊一會天,我去樓上和蘇叔叔商量些事情。」陸亦珩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

小優乖乖的點頭,雖然很不願意讓陸亦珩離開,但是他離開之後,她更加可以和蘇夫人聊天,聊一些不想讓陸亦珩聽到的事情。

「好的,你們先去忙吧,我在這裡和蘇夫人聊天就行了。」小優沖著陸亦珩點點頭說道。

「蘇夫人,小優就拜託給你了,我和蘇叔叔去樓上。」陸亦珩拜託著蘇夫人說道。

蘇夫人回了他一個淡淡的笑容。

「去吧,有小優在這裡陪我聊天就行了。」蘇夫人說的倒是輕鬆。

陸亦珩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跟著蘇耀威的身後往樓上走去。

「小優,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了。」等到他們離開之後,蘇夫人直接開口問她。

「就是想,吃你做的蛋糕了。」小優眼神閃爍的說道。

蘇夫人看了一眼小優面前她一動沒有動過的蛋糕,如果是想吃她做的蛋糕,不可能一口也沒有吃的,總覺得小優今天過來找自己不是為了吃蛋糕這麼簡單的事情。

應該是有別的什麼事情。

「小優,如果你有什麼心事的話,可以直接和我說,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蘇夫人伸手握住了小優的手說道。

「想送你禮物。」小優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

怕蘇夫人誤會什麼,小優趕緊的開口解釋。「我們見過幾次面,你讓我一直覺得很親切,但從來就沒有送過你什麼禮物,這一次正好路過精品店看到很適合你的禮物就買下來送給你。」

蘇夫人聽著小優的解釋,心底是暖暖的。

小優是她的女兒,怎麼會不知道她現在的心情是有多麼的緊張和激動呢?

一直以來,小優都是一個特別純凈的孩子,誰對她好,她會十倍的對別人好,所以說是順便給她的禮物,應該是精心挑選過的,真的是難為她了。

這是他們分開五年之後,第一次收到小優送的禮物,蘇夫人的心裏面滿是期待。

不知道小優送給不是特別熟悉的長輩會送什麼呢?

現在她對小優而言,就是一個陌生的長輩,不是小優的媽媽。

「你等一下,我拿給你。」小優心情還是有些稍微的緊張,慢慢的從坐椅上面把兩個禮盒拿出來。

一大一小的擺放在桌上面,蘇夫人看到這包裝精緻的兩個盒子,很是意外,她原本以為小優送給她禮物也應該只是送一樣,沒有想到是兩樣。

「這兩個都是送給我的嗎?」蘇夫人略為驚喜的說道。

聽到蘇夫人那驚喜的語氣,小優內心更加的不安起來,聽到蘇夫人這麼期待的神情,就不知道一會打開看到裡面的東西時,她會不會失落。

所謂,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小優最怕的就是這個。

要是自己頭一次給蘇夫人送的禮物就讓她覺得失望的話,以後都不太敢來她的面前出現呢?

「嗯,這兩個都是送給你的,不過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小優略為小聲的說道,心裏面有一些小小的緊張,不過努力的控制著,心可能的不要在臉上表現出來,怕蘇夫人會擔心。

「不管小優你送什麼,我都喜歡,你有這一份心意我就很開心了。」蘇夫人讀出來了她眼裡的那一份緊張,所以說著話來安撫她,希望她可以放鬆一下心情。

「真的嗎?」小優略為驚喜的說道。

看到蘇夫人臉上笑容的那一瞬間,她有一種以為看到了自己媽媽沖自己笑的錯覺感,那麼感覺真切。

「真想看看小優第一次送我禮物會送什麼樣的禮物,好期待,我想一定會讓我特別喜歡的,你說是吧小優。」蘇夫人看到小優臉上慢慢放鬆的神情,也跟著放鬆了。

她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和小優像以前一樣的好好相處,不是朋友而是母女一般,雖然現在還不能告訴小優全部的實經過,還不能母女相認,可是她願意慢慢的把這個感情氣氛培養起來。

這樣子,以後把事情真相大白天下的時候,小優可以原諒她這五年故意不去找她的事情,單是看在他們母女情深的份上可以原諒她當初犯下的錯。

「小優,你喜歡嗎?」蘇夫人一臉期待的看著小優問。

小優沒有猶豫的就點下了頭。

不管是胸針還是八音盒,兩個都是她特別喜歡的。

「喜歡。」

「只要是小優喜歡的,我相信我也應該會喜歡的。」蘇夫人給了她一個很大的安心笑容。

「那我們拆開看看。」蘇夫人直接開口說道,雖然說當著送禮人的面前拆禮物並不是一件有禮貌的事情。

但是小優不一樣,她不是外人,蘇夫人最希望的就是任何的禮物她都可以和小優一塊來拆,一塊來分享看到禮物的美好心情。

就像以前一樣,哪怕兩個人住在一個破舊不堪的筒子裡面,卻比在季家住的幾年裡面都幸福。

哪怕就是去超市買東西附送的贈品,小優每次都會小心翼翼的緊抱在懷裡面,然後拿回到家裡再和媽媽兩人小心翼翼的拆開,一起分享這份平價的禮物,卻會帶給他們用錢都買不到的驚喜和快樂。

蘇夫人很懷念那個時候獨屬於他們母女兩人最簡單最幸福的時光,五年了,她每每午夜夢回都想去找小優,然後再和她回到從前那般簡單的生活,可是她不能直接告訴小優她的苦衷,更不能以現在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變的容貌后完全陌生的身份去找小優,沒有一個合適的身份和契機讓她可以大大方方找小優。

所以蘇夫人思女心切有多麼的難受,只有她自己知道。、

幸好,老天爺待她不薄,終於把小優送到了她的面前來,還是可以那麼親近的關係,沒有想到她會成為路路喜歡的小媽,而路路又是蘇家的外孫,這麼合適的契機,才能讓他們母女得以用這樣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重逢。

蘇夫人怎麼還能錯過和小優相處的機會呢。

「真的要現在拆嗎?」小優有些猶豫的開口說道。

雖然她很想知道蘇夫人會不會喜歡她送的禮物,但是直接當著她的面拆,這樣子多少會讓小優有些顧及。

萬一蘇夫人不喜歡呢?

她要怎麼辦。

「你拆一個,我拆一個,如何?」蘇夫人沖著小優笑著說道。

小優一個,她一個,這就讓蘇夫人有一種回到過去和小優母女相處的時光裡面。

一個禮物的時候,兩個人一起拆,兩個禮物的時候,一人一個同時拆,然後一起來分享這一份驚喜之情。

「好呀。」小優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心的點頭答應下來了。

「那你拆大的還是小的。」蘇夫人問小優,她把主動選擇權給小優,因為這是小優送的禮物。

「你來選吧,因為我知道這兩個裡面是什麼。」小優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一開始的緊張感了,變得輕鬆多了。

「那好,我來選,我就選小的吧,大的小讓小優來拆。」蘇夫人帶著笑意的說道。

還順手的直接拿走了小禮盒,把大的推到了小優的面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