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這種直接打壓方式,簡單粗暴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0:38
A+ A- 關燈 聽書

看著自己面前大的禮盒,蘇夫人手上的小禮盒,突然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在小優的腦海裡面閃過。

很多年前,她和媽媽拆禮物的時候,媽媽總會把大的讓給她來拆,告訴她大的裡面會有更大的驚喜,也許會藏著一個王子,所以要給小優公主來拆。

可是,現在她早就不是公主,也配不上王子了,所以她不需要拆大的,況且這個大禮盒裡面裝的不是什麼王子,而是八音盒,所以她更不能拆。

小優想知道蘇夫人拆開盒子第一眼看到八音盒時,會是什麼樣的一種反應,她很期待,所以把蘇夫人手上的小禮盒拿過來,把大的推到了她的面前。

「今天你拆大的,我拆小的,好嗎?」小優帶著肯求的目光看著蘇夫人說道梅。

蘇夫人望著她點下了頭。

這個要求,她沒有理由不答應的,彎著嘴角一笑。「好的,這一次你拆小的,我來拆大的,真的很好奇小優會送我什麼大禮物呢?侃」

其實就算是大禮盒也大不到哪裡去,不過對蘇夫人現在的心情來講,已經是格外的好了。

不管如何,小優能有這樣子的一份心意,早就讓蘇夫人開心壞了,別說是送禮物了,就是送個空盒子,她都會很高興的。

這樣子的場面,就讓蘇夫人想到了以往和小優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

她看著小優的目光帶著慈祥的溫柔。

小優,對不起,是媽媽對不起你。

明明現在你就在我的眼前,而我沒有辦法和你相認。

「蘇夫人,你怎麼了?」小優剛折開蝴蝶結,就感覺到了蘇夫人的目光一直就放在她的身上,所以才會下意識抬頭去看蘇夫人。

「沒有。」蘇夫人果斷的收住了自己臉上的情緒,還把眼底那瑩瑩的淚水給收住了,不能在小優的面前失態,所以才會強迫自己收住自己的情緒,努力的恢復著一臉的平靜,神情溫柔的看著小優。

「我只是在猜想著,你到底送我什麼禮物呢?好期待。」蘇夫人面帶著微笑,一臉認真的看著小優說道。

「這是一個小小的水晶胸針,你喜歡嗎?」小優小心翼翼的把那一枚小水晶胸針遞到蘇夫人的面前好讓她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

蘇夫人輕手的接過這枚胸針,放在手心裏面,認真的看著。

這是一枚鬱金香花形的水晶胸針,光是看它的做工,就知道製作格外的精良。

蘇夫人看得滿心喜歡。

沒有想到,小優一直就記得她最喜歡的花是鬱金香,送的胸針都是這個花形的。

「蘇夫人,您、您喜歡嗎?」小優見蘇夫人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她手掌心的胸針卻一直沒有說話,有些不安的開口問她。

小優此時的心情比誰都要緊張和不安。

她送的禮物,取決於蘇夫人會不會真的很喜歡。

如果她不喜歡的話,小優也會很愧疚的。

這是她第一次送禮物給蘇夫人,如果一送就送到蘇夫人不喜歡的,讓她不高興的禮物,那她對自己的印象得有多壞呀。

一想到這個,小優的心情就變得莫名的緊張。

「我很喜歡,小優你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高興這麼喜歡這個胸針嗎?」蘇夫人小心翼翼的把胸針放回到小盒子裡面,然後抬眼看著小優問。

「因為您喜歡水晶樣子的胸針。」小優小心翼翼的開口。

「是因為我很喜歡鬱金香這個花,所以一切跟它有關的花形物件我都很喜歡,謝謝你小優送了我喜歡的東西。」蘇夫人彎著嘴角帶著濃濃的笑意看著小優說道。

其實她很想說,只要是小優送的,什麼都她喜歡。

只是這樣子煽情的話,現在不適合他們母女之間說出來。

聽到這裡,小優明顯的怔了一下。

沒有想到蘇夫人真的很喜歡鬱金香,這是她之前完全就沒有想過的。

看來,她真的感覺真的沒有錯。

蘇夫人的身上有媽媽的感覺,所以她也會喜歡媽媽當初喜歡的東西。

那麼,另一個八音盒,她會喜歡嗎?

能那麼湊巧的送到了一個她喜歡的東西,還能那麼巧的送對第二個嗎?

「所以,我才更期待這個大禮盒裡面的東西會是什麼,會不會也是我喜歡的東西,期待是一個大的驚喜。」蘇夫人帶著滿心期待的打開了盒蓋。

裡面的那一個水晶造型的八音盒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八音盒?

蘇夫人真的沒有想到過,這裡面裝的會是一個八音盒。

和她之前從季家帶到筒子破樓裡面的八音盒是一模一樣的,當初那一場大火燒盡了一切,最喜歡的八音盒也在那裡燒毀了。

後來,她讓蘇耀威去給她找過,可惜一直就沒有找到一樣的八音盒。

現在很少人會再去買這種古董級別

tang的八音盒了。

以為以後再也找不到一個一樣的,卻沒有想到小優卻送來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這一刻蘇夫人內心的感動再也抑制不住了。

眼眶的淚水都已快要流出來了。

「蘇夫人,你怎麼了,是不喜歡嗎?」慕玖看不出來她臉上有笑容,反而有些凝重的神情,所以小優才格外的擔心,內心極度不安。

前一個胸針她喜歡,后一個八音盒她要是不喜歡,今天送禮的意義就沒有了。

「不是,小優,我很喜歡,你知道嗎?我一直在找這樣子的八音盒,可惜一直沒有找到,你現在送我這麼一個,真的是讓我很感動,這是什麼曲子?」蘇夫人小心的把八音盒拿出來,迫不及待的想要揭開蓋子來聽是什麼曲子。

「是……卡農。」小優輕聲的說道。

一聽到卡農兩個這了,蘇夫人的臉色頓了一下,原本去掀蓋子的手也停住了。

就像時間被定格了一樣,兩人的目光都放在八音盒上面,所以小優也沒有看到蘇夫人那一刻凝住的吃驚神情。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這個曲子的八音盒。」小優略為不好意思的說道,她送禮物全是照她自己的喜好來的,也不知道蘇夫人會不會喜歡這個。

「我喜歡這首曲子。」蘇夫人說著就直接打開了八音盒的蓋子。

舒緩好聽的卡農曲子就在他們母女中間慢慢的流展開了。

跳動的一個個的音符像是把他們母女帶回到了以前相處的點點滴滴回憶裡面了。

就像他們從來就沒有經歷過那些痛苦,從來就沒有分開過一樣,可是彼此之間都清楚,被迫分開的那五年對兩人的傷害有多嚴重。

也是這五年,讓小優經歷了人間煉獄般的生活。

「我也很喜歡這個曲子,因為這是媽媽最喜歡的。」小優聽到蘇夫人說喜歡之後,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只要她喜歡,什麼都值得了。

蘇夫人沖著小優點點頭,原來她真的記得自己喜歡的全部東西。

鬱金香花形的胸針、放著卡農曲子的八音盒,這隻有屬於他們母女二人的回憶,小優一點一滴的都記著。

還這麼用心的送她一份屬於媽媽回憶的禮物,能不感動嗎?

「小優,很高興,我能和你媽媽喜歡的東西是一樣的。」蘇夫人打從心底心疼這個女兒,等到她解決了洛楠芳和季家的事情之後,她一定會把小優留在自己的身邊,用餘下的時光來好好的彌補她。

「蘇夫人,謝謝你喜歡我送的禮物。」小優很認真的對著蘇夫人感謝到。

雖然一開始,小優看到蘇夫人時,覺得媽媽沒有死,可是現在她已經完全坦然的接受了媽媽已經死了的事實。

只不過蘇夫人又可能帶給她如媽媽般的溫暖,這樣子已經讓她很滿足了。

老天爺其實真的是很公平的,帶走了她最親愛的媽媽,然後送來了一個有著媽媽感覺的蘇夫人。

雖然蘇夫人比媽媽年輕許多,但是她對自己很好,感覺上面又親切又溫柔。

小優真的很感激了。

「小優,這話應該是我對你說的才對,謝謝你送給我這麼棒的禮物,兩個我都特別喜歡。」蘇夫人伸手拉住小優的手格外認真的說道。

她不是特意說這麼煽情的話,而是小優今天送的禮物太貼心了,讓她忍不住這樣子的開口說道。

她的小優,還是一樣的心地善良。

五年的悲痛生活沒有把她最好的品性磨掉,這是蘇夫人最高興的事情。

只要她的小優還是那個純凈善良的小優就足夠了。

「你能喜歡,我真的很開心,我買的時候,最擔心的就是你不喜歡。」小優終於放下來了心,然後臉上掛著笑容,一臉溫柔的看著蘇夫人。

之後兩個人聊了許多,從小優的工作到路路的身上,什麼樣的話題他們兩個都能聊得起來。

最後蘇夫人把目光停在小優的臉上。

「小優,既然你把我當成一個可以說話的長輩,那麼你以後有什麼想問的問題都可以過來問我,或者有什麼事情也可以來找我,我都可以幫你的。」蘇夫人認真的說道。

小優聽到這裡,頓了頓。

「我知道了,很謝謝你能聽我說這些事情。」小優心情格外的輕鬆。

不管和蘇夫人聊什麼,都可以聊得很輕鬆,就像以前自己每天放學回家和媽媽聊在學校發生過的事情一樣。

媽媽每次都會很配合的跟也聊天,明明媽媽對學校的情況是一點也不了解,卻還是儘可能的配合著和她聊。

那時候還小,不懂媽媽的用心良苦,後來大了才知道,媽媽只是不想讓她沒有一個說話的伴,不讓她變得孤獨,才會陪著她聊一些學校的事情。

「沒關係,我也願意聽你和我分享這些,就算只是平常聊聊家常也可以的。」蘇夫人握著她

的手拍著說道。

「小優,阿姨能問你一件事情嗎?」蘇夫人突然語氣變得嚴肅了一些說道。

「什麼事?」小優不解的看著蘇夫人,看她的臉色就知道一定會是很嚴肅的大事情。

「小優,我知道問你這樣子的私事有些過了,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和亦珩的事情怎麼樣了?亦珩也算是我認識比較久的一個孩子,阿姨可以很認真的向你保證,亦珩是一個很不錯的孩子,如果你能和亦珩修成正果的話,對你來講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蘇夫人是發自內心的說道。

她現在完全就是站在一個母親的角度來替女兒把關女婿的。

雖然現在她和小優不能相認,但是為小優把關未來老公的事情還是可以做的。

現在以這個長輩的身份來替小優把關,她也會聽。

由陌生人一下子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這是因為他們身上有著無法忽視的血親關係,要不是因為這一層,他們兩個也不會這麼親密的聊天。

「您覺得陸亦珩他很好嗎?」小優聽到蘇夫人這麼誇講陸亦珩的時候,其實沒有多少意外的,因為陸亦珩這個男人的條件太過優秀了,任何一個人看到他都會第一反應,他的條件太好了。

所以幫著陸亦珩說好話,也是很正常的。

加上陸家和蘇家本來就是親家關係,陸亦珩算是蘇家的女婿,蘇夫人誇誇陸亦珩也是正常的吧。

「難道小優,你不覺得亦珩是一個很不錯的男人嗎?我不是說他外在的條件,而是他這個要的品性,有責任人,對待自己的家人又很好,一個女人如果要嫁人,一定要嫁一個對自己好,又有責任心的男人,這樣子才會一輩子幸福。」蘇夫人語重心常的說道。

當初她瞎了眼才嫁給那個沒有一絲責任心的季卿山,落了一個家破女散的悲痛下場,所以她絕對不會再讓自己的女兒重走自己的路。

小優現在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以前她恨有錢人,覺得男人有了錢才是會變壞,才會對家庭沒有責任人,後來她錯了,不是因為生長的環境會讓一個人沒有責任心,而是他個人的心思不放在你身上,再窮也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

當看到小優和陸亦珩在一起的時候,蘇夫人還是很欣慰的,至少小優在選男人的眼光上面比她強,選了一個有責任心的男人。

小優垂下了頭,不好意思的思考了幾秒鐘才抬頭看著蘇夫人,小臉上面全是一股不好意思的羞澀感。

「陸亦珩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對我也好。」

小優的神情已經完全出賣了她的心情。

看得出來,她還是挺喜歡陸亦珩的,一個女人喜歡一個男人的表現時就是在提到那個男人時,一臉滿滿的嬌羞感。

「對你好我就放心了,你們什麼時候結婚?」蘇夫人倒是直接,直奔主題的問她,雖然說這種事情還是男的主動會比較好。

但是蘇夫人不可能去直接問陸亦珩,只能是選擇來問小優,而且她比較想知道小優是怎麼樣來想她和陸亦珩之間婚姻的這件事情。

更重要的是小優對這樁婚事的態度如何,儘管蘇夫人覺得陸亦珩是一個很不錯的丈夫人選,可關健還是要在於小優會不會喜歡,願不願意去和他結婚。

「結婚?」小優聽到這個詞,眼睛都瞪大了,看著蘇夫人有些不知所措。

「難道還沒有打算嗎?」蘇夫人看到小優那個反應,下意識就覺得,他們兩個也許還沒有考慮到結婚。

畢竟現在年輕人沒有他們那個時代結婚的迫切感,基本上見了幾次面就可以定下來結婚了,現在的年輕人談得久的有好幾年馬拉松戀愛時間,小優和陸亦珩認識不過也就幾個月的時間,這麼催著他們結婚是有些急了。

所以,還是不要太急,讓他們年輕人自己來掌握他們自己的節奏就好了,是她太著急了,不應該這麼心急的。

「陸亦珩提過,但是我……我還沒有做好準備。」小優略為遲疑的說道。

陸亦珩提結婚的事情都已經不止提過一次了,但都讓小優迴避過去了,要不是現在懷上了孩子,她真的連結婚的事情都不帶考慮的。

算是孩子來的是時候,在逼她作決定了。

「小優,結婚是大事情,你沒有做好準備我可以理解的,我想亦珩也會給你時間考慮的。」蘇夫人安撫著小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自己的女兒什麼樣的性子,她最清楚了。

小優是一個慢熱性子的人,讓她在這麼短的一個時間之內接受一個男人結婚,真的是為難她了。

「他給我時間考慮。」可是肚子裡面的孩子不會給她時間考慮,馬上就兩個月了,等到五六個月的時候,就是想隱瞞也瞞不住了。

「小優,我想亦珩也不會捨得讓你太為難的,你放心吧,他不會逼你的。」蘇夫人握著她的手給她力氣,不管什麼時候她都會堅挺的站在小優這一邊力挺她的。

小優

點點頭,她當然知道陸亦珩不會逼她。

不過,她想他們還是會結婚的,不看在孩子的份上,單看陸亦珩這個好男人的份上也會結的。

加上和蘇夫人聊了之後,她更加的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陸亦珩是一個值得交付一生的男人。

回去的路上,小優的心情變得格外的輕鬆,陸亦珩也看出來了。

「和蘇夫人聊得很開心,聊了什麼?」陸亦珩開著車問她。

小優臉上的神情一直輕鬆帶著點嬌羞,聽到陸亦珩這麼一問,只是轉頭看了他一眼。

「就是聊很多的東西,聊路路,聊……」小優說到這裡停頓下來了,因為聊陸亦珩了呀。

「聊我了吧,聊了我什麼?好的還是不好的。」陸亦珩格外自信的說著,嘴角帶著自信的笑意。

小優看了他一眼,然後果斷的搖頭,就算是聊了他,她也不會那麼快承認的,省得讓他太自信驕傲的飛上天去。

「我們聊到禮物去了,蘇夫人很喜歡我們送的禮物。」小優把話題直接轉開了。

「喜歡就好,我就說過,小優你送的禮物蘇夫人自然是喜歡的。」陸亦珩篤定的說道。

「對了,你和蘇二爺去樓上談什麼事情,是集團的事情嗎?」董小優略為好奇的問他,雖然她平常從來就不管他的公事,因為管了也不懂。

只是今天她突然有些好奇而已。

「嗯,聊集團的事情,蘇氏和陸氏想合作一個項目,蘇二爺問我的意思。」陸亦珩淡然的說道。

其實蘇耀威找他說的事情是跟季家有關的。

他不清楚為什麼一向不喜歡商斗的蘇耀威突然要讓他幫忙,要他幫忙奪下季氏準備開發的一個項目,還要壓下他們季氏的股價。

這種直接打壓方式,簡單粗暴,沒有太深仇恨的人是不會做。

什麼時候蘇耀威和季家結下這麼深的恩怨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