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說懷孕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情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0:46
A+ A- 關燈 聽書

當初陸家和季家那麼深的恩怨,老太太就沒有發話直接讓陸氏打壓季家,還給他們留了一條後路,否則哪裡還有季家今天,只是陸家和季家從此不相往來。

但是在生意上面,故意避開。

要不然就直接搶掉季家的生意泗。

帶有競爭性項目的事情,他們季家也不敢搶陸氏的生意,知道自動避開,當初是季家對不起陸家的,自然就知道如何避得開。

和季家矛頭最大的就算是陸家了。

但是陸家都沒有想過要這樣子的來打擊季家,可是蘇耀威這一次找他卻找這樣子的事情,讓他合作直接把季家打誇,搶他們的地皮,把季氏現在的項目攪了,讓他們的股價直接下跌。

這樣子的話,季氏就是想要反盤,也是完全沒有任何機會的。

看來,季卿山是哪裡得罪到了蘇耀威,才會讓他這麼狠意濃濃,甚至下這麼狠的手。

不過,具體蘇耀威不想說的話,他也不好多問,不過對於打壓季卿山的事情,陸亦珩至少是不會反對的唐。

就以季家人對小優母女的所作所為,讓季卿山付出來一些代價也是可以的。

陸亦珩說過的,只要是欺負過小優的他一定會加倍還他們的。

首先,就是季家這一家人。

尤其是季妍雪,那個女人對小優做過太多的壞事,小優她不會去報復,但是陸亦珩是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的。

所以,他願意和蘇耀威做這樣子的事情,也是因為季家對小優做過太多不公的事情,導致陸亦珩對季家陳見這麼大。

這一次,不是因為陸家和季家的恩怨,而是單獨的因為季家對小優的不公待遇,明明就是季家的女兒,卻被放流在外。

明明就是季家的大小姐,原本可以享受到很好的生活,可是事實上面呢,小優和她媽媽吃盡了人間疾苦。

好在,小優還是這麼純凈美好。

但是,他們對小優所做過傷害她的事情,他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蘇耀威的恩怨,他不管,陸亦珩只管傷害過小優的人,他們敢傷害,現在他就會把這些傷害過小優的人一個個人解決掉。

「陸亦珩,我知道可能公司上面的事情,我幫不上你的忙,你也不太願意和我說,如果你實在不想說的話,也沒有關係,我只是想幫你分擔一下而已。」小優看著陸亦珩什麼都不說,以為他是很不願意說,開口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

其實小優有些擔心陸亦珩和蘇耀威聊了什麼,因為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她就看到了陸亦珩的臉色有些凝重。

大概是聊到了什麼很嚴重的事情。

小優想要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心裏面有些底。

她最怕的就是他們聊的事情是跟自己有關的。

關於結婚,關於她的身世。

她一直就不喜歡自己是季家女兒這件事情,卻沒有想到現在因為這件事情讓她這麼討厭。

真的無比討厭身為季家女兒這件事情。

「小優,沒事,只是公司上面的事情。」陸亦珩看著小優臉上有些凝重的神情,立馬開口說道。

陸亦珩知道她心裏面在想什麼,但是卻不想讓小優擔心。

這件事情對於小優來講,還是不要說的好。

要知道季家的事情對小優來講已經隔了這麼多年,對她來講只有仇恨沒有情份。

但是如果真的告訴她,蘇耀威準備和他聯手來打壓季家的事情,小優會怎麼樣想,雖然她早和季家脫離關係了,但是好歹她也是季家女兒,身上流著季家的血,這麼明目張胆的去做這種打壓事情,小優還是會有一些反感的。

這一點,陸亦珩很篤定。

「哦,公司上面的事情,就算了,我只是想幫你分擔一些不好的心情,讓你心情變得好一些。」小優放鬆了一些說道。

只是單純的聊公司的事情,她沒有必要再去問了,省得還會讓陸亦珩不高興。

「小優,我知道你是真的關心我,我很開心,不過這是公司上面的事情,不想增加你的煩惱。」陸亦珩稍稍的解釋了一下。

看得出來,小優現在很關心他了,這讓陸亦珩感覺到很高興。

「小優,說一下你和蘇夫人聊了什麼,禮物蘇夫人很喜歡,有沒有說什麼?」陸亦珩直接把話題轉開了。

他不想把話題一下停留在他的身上,因為這會讓小優更加的擔心和多慮。

「蘇夫人說她很喜歡鬱金香,你知道嗎,媽媽最喜歡的花也是鬱金香來的,真的是很巧合,更巧合的就是,蘇夫人喜歡八音盒,那是媽媽最喜歡的,偏偏她和媽媽的喜好那麼像。」後面的話,小優半垂著眸子喃喃的說道,語氣裡面透著一股子的失落。

如果蘇夫人真的是媽媽得有多好呀。

可惜,不管他們兩個再怎麼樣像,蘇夫人就是蘇夫人不可能是媽媽的。<

tang/p>

媽媽已經死了這個事實她不得不承認了。

儘管她很不願意去承認。

「陸亦珩,真的是太巧了……」小優看著他一臉期待的說道。

如果蘇夫人可以是媽媽多好。

「小優,我知道你一直很想你的媽媽,這五年來你一個人過的很辛苦,但蘇夫人畢竟是蘇夫人,不過她喜歡你,你也喜歡她,可以把她當成一個很好的長輩來相處,像媽媽一樣的。」陸亦珩安撫著她的情緒說道。

他很清楚年少失去母親的小優對媽媽的渴望有多重,看到一個神似自己的媽媽就會有一種親切感,把她當成自己的媽媽。

蘇夫人出現的時間不對,而且她的年紀也不可能是小優的媽媽。

如果蘇夫人出現的時間是五年前,年紀再大一些,陸亦珩可能會覺得蘇夫人就是小優的媽媽。

因為他們兩個人站在一起的時候,有一種非常和諧的母女感覺。

才會讓陸亦珩產生這樣子的錯覺。『

「我很喜歡蘇夫人,不過不知道她會不會也很喜歡我?」小優不太確信的說道。

要知道,小優向來對這樣子的事情不太確信的,她是很喜歡蘇夫人,在她的身邊有一種親切感覺,但不知道蘇夫人是不是真心的喜歡自己,還是只是單純的做做樣子說喜歡她呢?

「放心吧,蘇夫人很喜歡你,蘇夫人在蘇二爺身邊三年,向來少和人來往的,就是以前會和路路的媽媽走得近一些,你是第二個。」陸亦珩略微的解釋一下給小優聽。

聽到這裡,小優一下子明白過來了。

蘇夫人其實並不是一個快熱的人,不是對每一個人都會很熱情的,她的熱情是要看人的,如果得不到她肯定,讓她不喜歡的人,是不會輕易的就靠近的。

路路的媽媽是蘇笛,蘇笛是蘇二爺的女兒,所以蘇夫人跟她親近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自己呢?

「小優,不要胡思亂想,你在我心中永遠是最好的那一個,明白了嗎?」陸亦珩看著她那小臉糾結的樣子,都替她心疼起來了。

是不是說,孕婦是特別容易胡思亂想的一類人呢。

以前他所認識的那個小優並不會這樣子的胡思亂想,現在倒是小腦瓜子裡面整天胡思亂想的。

「嗯,知道了。」聽到陸亦珩這麼直白的話,小優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立馬乖乖的點了點頭,什麼也不多說了。

不管她在蘇夫人心中是什麼樣的,她是真心喜歡還是討厭,她都沒有關係,只要她喜歡蘇夫人就好了。

「陸亦珩,我們去接路路吧。」小優轉頭看到了路邊有一個幼兒園門標,突然想到了那個可愛的路路小朋友。

有些日子沒有見他了,想見路路。

她懷孕的這件大事情還沒有跟路路說呢。

要不就今天趁熱打鐵的和他說一聲好了。

希望路路會喜歡她肚子裡面的寶寶。

「怎麼,想路路那臭小子了?」陸亦珩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小優說道。

剛剛那一臉不安的臉色,此時已經變得格外的溫柔和平靜,有一種身為人母的光環在身上一樣。

都說懷孕的女人是很大不同的,以前陸亦珩從來就會去理解這樣子的話,也不想去知道女人懷孕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大不同。

現在他有了小優和寶寶之後,陸亦珩就知道了,這種大不同得要在自己的女人身上才能看得出來的。

之前的小優清冷難以接近,現在的小優情緒非常的多變,整個就是陰晴不定的。

果然,懷孕之後情緒都是多變的。

而且思緒是很隨機的,想到什麼就是什麼,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和女人就是不能講道的,和懷了孕的女人更加的沒有道理可言。

「我就是在想,我懷孕的事情,應該告訴路路的,他應該要有這個知情權的。」小優考慮的就是這個。

「這個是的。」陸亦珩很同意小優的說法。

路路雖然是一個孩子,但他完全有這個知情權。

不過下一秒小優就變得莫名的緊張起來了,一臉不安的看著陸亦珩。

「陸亦珩,你說,如果路路真的……真的知道了我有寶寶的事情,他會不會高興呢?」小優無比的緊張起來。

她的這種緊張不是沒有理由的。

一直以來路路都是一個孩子,而她也只是路路的后媽,現在後媽懷上了孩子,有多少的孩子是能接受這樣子的事情呢?哪怕像路路那麼懂事善良的孩子,小優還是很擔心的。

「放心吧,路路一定會很喜歡很高興的,他要當哥哥了。」陸亦珩很平靜的說道。

「我現在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萬一路路很討厭弟弟妹妹呢?這個孩子又不是他的媽媽生的,要不,我們今天不去接路路了,還是先回去吧,等以後我做好準備想清楚了之後再來告訴路

路,好不好?」小優又臨時打起了退堂鼓。

小優的反應,讓陸亦珩有些哭笑不得了。

這要去接路路告訴他有寶寶的事情是小優自己提出來的,現在突然又打退堂鼓的也是她。

果然,孕婦的情緒是很不穩定的,前一秒是高興的下一秒就會有可能是痛苦的,還真的是讓人捉摸不定了。

「那,我們就先回家吧。」不管小優說什麼做什麼,陸亦珩完全可以順從她的心意,她回就回,不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真的算得上是百依百順了。

「可是我又想見見路路,想知道路路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小優內心又無比的期待著路路知道她有寶寶這件事情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

好期待,又好擔心,真的是有夠矛盾的。

小優現在的心情都有些凌亂糾結了。

陸亦珩能不能過來幫自己決定呢?

這樣子她就不會再自己一個人凌亂糾結了。

「陸亦珩,你說呢?」小優把這麼重大的一個難題丟給陸亦珩。

陸亦珩接到她這麼大的一個重任,立馬勾起嘴角笑了起來。

「小優,你有打算什麼時候告訴路路有寶寶的事情嗎?是不是要等到寶寶出生的時候再告訴路路呢?」陸亦珩半開玩笑的說道。

聽到這裡,小優突然一下子明白過來了。

路路是一個超級敏感的孩子,有些東西你不說他也會感覺得到的。

關於肚子裡面小寶寶的事情,最好早一點告訴路路,讓他有一個接受的認知過程,這樣子等到寶寶真的出生之後,路路才不會茫然失措,更不會討厭那個孩子,覺得他是過來搶自己寵愛的。

早一點給路路樹立一個當哥哥的認知,以後才能更好的照顧好弟弟妹妹,當一個哥哥。

「陸亦珩,我想好了。」小優突然格外嚴肅的開口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跟著放鬆下來了,因為他知道小優的答案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我們去幼兒園接路路吧,然後認真的告訴他,他當哥哥的好消息。」小優很篤定的沖著陸亦珩說道。

不管如何,把小寶寶的好消息告訴路路,這是對路路的尊重。

「那不怕路路不接受嗎?」陸亦珩故意這樣子問,因為他知道小優心裏面還有顧及的,沒有心甘情願的想通要去告訴路路這個消息的。

「陸亦珩,我怕路路不能接受,但還是要告訴他,路路有這個知情權不是嗎?」小優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能因為路路還是一個孩子,注故意瞞著他不說。

這樣子只怕等到孩子出生之後,讓路路更加的不高興。

「嗯,那我們去接路路。」陸亦珩會心一笑,他知道不管結果如何小優都已經做好準備接受了的。

「嗯,走吧,接完路路我去就帶路路去他最喜歡吃的那一家餐廳吃兒童套餐。」小優已經想好了一會接路路去哪裡。

今天一切都要以路路為優先,要告訴路路這一個消息,也得要找一個路路最喜歡的餐廳,點他最喜歡吃的套餐,在他心情最放鬆的時候說。

陸亦珩看小優已經在心裏面已經有打算了,所以也就由著她來按排。

車子很快就到了幼兒園的門口。

小優直接給池染染打電話讓她把路路領了出來。

路路看到小優和陸亦珩的時候,整個人都興奮的撲了過來。

「爹地,小優,你們來了啊,我太高興了。」路路摟著陸亦珩的腰開心的說道。

不過小優準備去摟小優的時候,被陸亦珩一把拉開了。

「路路,從現在開始,不要隨隨便便的摟小優。」陸亦珩拉著路路語氣嚴肅的說道。

「為什麼呀?」路路揚起頭一臉不解的問道。

「一會再告訴你。」陸亦珩決定賣個關子,因為這件事情是小優提的,他要把這個機會讓給小優親口來說。

這個對小優來說,很重要。

所以陸亦珩把這個機會讓出來。

「啊,為什麼還要等一會呢?」路路格外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他覺得爸爸很不一樣。

於是就跑到小優那一邊。

「小優小優,爹地說從現在起不能隨隨便便的抱你了,為什麼呀?」路路直接開口說道、

小優聽到這裡,然後轉頭看了一眼陸亦珩,她很清楚陸亦珩為什麼這樣子說的,在這裡說不方便,一會他們到了目的地的時候才和路路說。

「你爹地說一會跟你說,那一會再和你說。」小優完全順從陸亦珩的意思說道。

「那好吧。」路路格外不甘願的說道。、

既然爸爸和小優都這樣子說了,他要是再不願意也得願意了,否則他們就會覺得他不是一個乖小孩了。

「小

優,你們今天怎麼這麼早過來接路路?」池染染有些不解的問著小優,總覺得今天小優和陸亦珩過來有什麼事情。

「就是路過,想路路了,一會帶他去吃飯。」小優平靜的說道。

吃飯是借口,說懷孕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情。

池染染是她的好朋友,原本這樣子的好事情也是要和她分享一下的,不過這個地方不對,下次她要找一個合適的時候把池染染和楊惜一塊約上再把這件大喜事告訴他們。

這是喜事,一定要挑個好時間來說。

「帶路路去吃飯呀,好呀,你們去吧。」池染染就沒有再多問了。

池染染不是楊惜,對某件事情發生不會多往深處想的。

小優說什麼就是什麼,哪裡會去多問。

況且旁邊還有一個陸亦珩在呀,池染染最害怕的就是這個恐怖的陸爸爸,簡直就會嚇死人的好不好。

「那我們就先走了,下次再和你一塊吃飯。」小優略為不好意思的說道。

池染染立馬擺手,她才不想要和陸爸爸一塊吃飯好不好,哪怕他現在已經成了小優的男人了,以後會是他們的好朋友,可對陸亦珩的害怕是由心裏面來的,一時半會也改變不了的。

「以後再吃飯,你們去吧,陸爸爸,小優,路路小朋友就交給你們了,我先回園裡面了。」池染染趕緊的閃人。

「池老師,謝謝你。」陸亦珩很有禮貌的回應了一句。

哪怕就是一句謝謝,只要是從陸亦珩的嘴巴裡面說出來,都還是很嚇人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用客氣,我先進去了,小優。」池染染立馬轉身進園。

看著池染染火速進園的背影,小優有些無奈的笑了笑,為什麼池染染膽子可以這麼小,陸亦珩也不是那麼讓人可怕的人吧,可偏偏讓她嚇成那樣子,真的是夠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