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沈宏遠,你卑鄙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1:07
A+ A- 關燈 聽書

季妍雪雖然對凌奧野這種選擇逃避問題的做法有些不甘心,但也不好現在直接就發脾氣,畢竟這是公共場合。

現在,不再是以前了。

那時候凌奧野心裏面縱著她由著她的任性,無論她做什麼,凌奧野都沒有一句怨言的,可現在不一樣了。

男人一旦心冷起來,真的是熱開水都捂不回來。

季妍雪看著面前的凌奧野,心裏面有很多的難受,卻又不好說出來泗。

她認定的男人,怎麼能說放手就放手,在她沒有提出分手之前,是絕對不允許凌奧野提出來的。

就是提出來也不會答應的唐。

「奧野,那先吃東西,吃完了我們再談這件事情。」季妍雪拿著筷子給他夾菜吃。

凌奧野也沒有再說什麼了,由著季妍雪替自己夾菜,因為剛剛季妍雪的聲音已經引起旁邊很多人的注意了,他不能再鬧了,就上著她來吧。

反正只是夾菜罷了。

「不用再給我夾菜了,我自己可以夾。」凌奧野看著季妍雪做這一切,忍不住的開口說道。

是真的有些受不了季妍雪這樣子做,因為心裏面對季妍雪有了介蒂之後,就覺得季妍雪做什麼都讓他有一種噁心的感覺,很想躲開,這是人的一種本能來的,看了那麼激情的相片之後,凌奧野會心裏面不舒服這是很正常的。

季妍雪聽到他這樣子說話,雖然心裏面有些小小的不高興,但還是強忍著臉色,不把自己不高興的一面表現出來。

今天她過來是為了找凌奧野重修舊好的,不是過來把事情搞得更僵的,這一點她很清楚。

所以,忍一時可以換來凌奧野的原諒的話,她是可以做的。

只是,這樣子尷尬又緊張的氣氛中吃飯,真的是讓人很不舒服。

最終是季妍雪自己先投降了,要是和凌奧野繼續這樣子下去的話,她怕自己真的會瘋掉,會受不了的。

於是先放下了筷子,拿著水杯喝了一口水。

她現在實在是沒有什麼胃口了。

「奧野,我知道你有些生我氣,但是我能不能知道,你為什麼這麼生我氣,人家法官給罪犯判刑,還得要給他一個判死刑的原因,就算我們分手也要給我一個真真切切的答案,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子做。」

季妍雪一臉誠肯的看著凌奧野說道。

本來凌奧野也沒有多少心思來吃這個飯的,聽到季妍雪這樣子說,索性放下了筷子,一臉認真的看著季妍雪。

「什麼原因?你自己是想要一個答案對嗎?」凌奧野耐著性子看著她說道,其實現在他根本就一點也不想和她說話。

只不過,已經決定放下,不在乎了,所以聽不聽都無所謂了,她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來。

當一個人真的對另一個人一點也不上心不在意之後,就變是什麼都無所謂了。

這就是凌奧野現在對季妍雪的態度。

「理由,我要一個理由,奧野,我們兩個明明就說好要結婚的,你忘記了嗎?我們還當著奶奶的生日宴會上面,公布我們的婚訊的,現在全沐城的人都知道我們要結婚的,你突然取消了婚姻,這讓我怎麼辦,奧野呀,你說這讓我怎麼辦呢?」季妍雪苦苦哀求的說道。

現在是什麼情況,明明就是她自己犯錯在先的,現在這麼一說,反倒是成了他的錯了,凌奧野內心是冷笑的。

季妍雪還真的是會搬弄黑白,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她有這麼一個本事。

「季妍雪,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話,我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答應你出來吃飯也是想要和你把話說清楚,現在看來是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凌奧野直接就甩話了,因為看季妍雪這態度來說,已經沒有說什麼可說的。

其實,凌奧野很清楚,那些相片肯定不可能是季妍雪自己寄給他的,再傻的人也應該不可能把自己的這種相片寄出去的。

那麼會寄這相片的人應該是那個男人才對。

雖然相片上面看不出來那個男人長什麼樣,也就不知道他是誰,但是能和季妍雪搞在一起的男人,也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當然,現在凌奧野對那個男人的身份完全就沒有半點興趣了。

不管季妍雪和哪一個男人在一起,那是她的事情,與他沒有關係。

因為季妍雪已經和那個男人睡了,這就夠了,凌奧野已經完完全全就要和她劃清關係了,她的身體已經不幹凈了。

「奧野,我認錯還不行嗎?」看到凌奧野準備離開,季妍雪伸出雙手一把拉住凌奧野,一雙眼睛苦苦哀求的看著他。

凌奧野不能就這樣子的把她三振出局。

「認錯?」凌奧野有些嫌棄的看著她抓著他的那一雙手,然後冷冷的說道。「季妍雪,你到現在連你自己犯了什麼錯都不知道,你還想和我說,認錯,那你告訴我,你認什麼錯呀。」

tang

凌奧野向來不是那種脾氣大的男人,但這一次因為季妍雪的事情,他已經收起了全部的好脾氣,因為對這樣子的女人他不值得用好脾氣。

所以,脾氣這種東西就是看人的,有的人可以配他的溫柔,有的人就不配。

「奧野,你都沒有告訴我,我怎麼知道我哪裡做錯了,我不聲不響的失蹤,這件事情我可以向你道歉的,你真的可以認錯的。」季妍雪認真的說道。

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原諒。

這麼直接叫她名字的,以前可是從來沒有一次過的。

這隻能說明,他真的是很生氣很生,否則不會這樣子叫的她的。

季妍雪有些害怕,害怕他們兩個就真的這樣子分開了。

她要努力的抓住這一次機會,不然的話的就真的會錯過了,沒有機會了。

「季妍雪,你現在還在跟我裝傻,你自己做過什麼事情你自己不清楚,你問我我怎麼會知道,既然你不想說的話,我就也就不強求了,今天就這樣子吧,以後也就沒有必要再見面了。」凌奧野直接起身,準備離開了。

「奧野,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呀,為什麼?」季妍雪看到凌奧野那完全沒有一絲猶豫的離開,整個人都崩潰了。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凌奧野這麼心狠的就放棄了自己。

季妍雪從來就沒有輸過,不會這麼甘願的。

「季妍雪,你自己好好的去想清楚,你做過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說完凌奧野就直接離開了。

留下的季妍雪一個人無力的坐在那裡。

凌奧野那麼篤定的語氣說,她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

難道,是他知道了當初她對董小優做過的事情嗎?

所以現在才會這樣子開口問她。

可是她對董小優做過的事情,都過去三年多了,以前沒有發現,不可能現在才發現的,凌奧野到底在暗指什麼,又在說明什麼意思呢?

這讓季妍雪整個人都不好了。

渾身難受。

「怎麼,讓男人拋棄了,這滋味好受嗎?」沈宏遠那如魔鬼一樣的聲音響起來,把季妍雪驚了一大跳。

然後抬起頭憤怒不已的瞪著他。

「沈宏遠,你什麼意思,我們明明就說好了,從此以後不會再見面的,你怎麼又出現在我面前。」季妍雪有些抓狂了,憤憤不平的瞪著沈宏遠。

要不是這個男人,她能有現在這麼慘嗎?這個跟惡魔一樣的男人,從來就是說話的,把她折磨成那樣子了,現在還好意思出現在她的面前。

「季妍雪,我想你是不是弄錯了一件事情,這是餐廳,我過來吃飯的,當然是會在這裡了,只是就那麼巧的,我們在同一家餐廳而已,只能說我們的胃口就是那麼的相像唄。」沈宏遠說的輕描淡寫,嘴角掛著邪魅的笑容,說得好像就是那麼一回事一樣。

可是季妍雪心裏面很清楚,這個沈宏遠想做什麼從來就是沒有人可以阻止的。

什麼巧合不巧合的,根本就是他跟蹤自己過來的。

「沈宏遠,你不講信用,我們明明就說好過了……」

「季妍雪,你真的是對自己太有自信了,我說你想多了,你還不相信,我真的只是路過這裡吃個飯而已,還需要我再說一遍嗎?」沈宏遠不耐煩的打斷了她的話。

季妍雪這個女人他不需要跟蹤什麼的,只是今天他過來吃飯,就這麼巧的看到了季妍雪和凌奧野也在。

最後的結果,也是沈宏遠預料之中的事情。

沒有辦法呀,看到那麼火爆的相片,任何一個男人都恐怕沒有辦法接受吧。

自己的女人出軌和別的男人滾在一起,這麼大一頂綠帽子要是能戴得下去的話,那個男人不是傻就是沒有腦子。

凌奧野怎麼看也不是那種傻男人,所以肯定無法承受這個綠帽子的。

「沈宏遠,那麻煩你現在滾開一些,不要在我面前。」季妍雪不客氣的沖著他吼道。

沈宏遠倒是無所謂的,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還一屁股的坐在位置上面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哎喲,季妍雪,這就是你對我的態度嗎?剛剛對凌奧野可不是這樣子的呀,那個溫柔似水,楚楚可憐的樣子真的是我見猶憐呀,為什麼見我的時候就一副活潑樣子呢?這樣子的女人真的是一點也不可愛,要知道……」說到這裡沈宏遠停下來了,然後故意凌到她的耳邊曖昧又邪惡的說道「要知道,你在我身下的時候,可不是這樣子……那媚樣,我恐怕一輩子都忘不掉呀。」

「沈宏遠,你渾蛋!」聽到這裡,季妍雪立馬生氣起來了,一巴掌要朝著沈宏遠打過去,不過沈宏遠一把抓住了。

「季大小姐,你忘記你的形象了嗎,這可是共公場合,你這一巴掌呼下來,我被打一下倒是無所謂,就怕你季大小姐的形象恐怕今天就不保了。」沈宏遠握著她的手在那裡輕柔的說道。

一嘴巴的不正經,聽著就讓人特別生氣。

季妍雪本來就不高興,一聽到沈宏遠這樣子說就更加的生氣不高興了。

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她的剋星,讓她心塞心堵,太難受了。

「沈宏遠,你給我放開手。」季妍雪憤憤不平的吼道。

沈宏遠笑望著她,然後輕輕鬆鬆的放開手,一臉欠扁的繼續坐在那裡不動。

「沈宏遠,你難道聽不懂我說的話嗎?」季妍雪看著他坐著不動的樣子,直接開口說道。

這個男人還真的是死賴皮。

「點了這麼多,卻沒有怎麼吃,這樣子真的很可惜呀,不如我陪你吃吧。」沈宏遠自作主張的讓服務員送來了一套新的碗筷,真的打算坐在這裡吃飯了。

季妍雪見過不要臉的,頭一次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吃別人剩的菜,你也吃得下去嗎?」季妍雪看著他說道。

聽到這裡,沈宏遠臉上的神情倒是頓了頓。

「你的話還提醒我了,能吃得下別人用過的女人,不一定能吃得下別人剩下的菜,我讓人全部換了,」沈宏遠意有所指的說道。

聽到這裡,季妍雪火氣真的是直接往上竄上來。

這個沈宏遠是什麼,她再清楚不過了。

就是在說,她是凌奧野用過的女人,他可以接受。

但是,這一桌子的菜,他卻沒有胃口接著吃。

沈宏遠就這麼若無其事的直接讓服務員全桌換菜。

「沈宏遠,你是不是搞錯了,我真的完全沒有要讓你來坐我這一桌吃飯才對,你憑什麼坐下來了,還要撤我的菜。」服務員過來撤菜的時候,季妍雪直接阻止了。

沈宏遠憑什麼要做這些。

她可是季妍雪,什麼時候她的事情輪到沈宏遠這個男人來做決定了啊,斷然不可以。

「有人陪吃飯,總比自己一個人吃飯來得強吧,季妍雪你不懂?」沈宏遠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懂什麼懂,她季妍雪不需要懂這種亂七八糟的破道理,也沒有必要去懂。

「如果你捨得不倒掉這些菜,那我就勉強陪你吃姓凌的剩下來的菜,反正他用過的女人我也用了,而且用得很好不是嗎?」沈宏遠格外痞氣的說道、

聽到這裡,季妍雪羞恥的怒氣紅透了一整張臉、

沈宏遠怎麼可以這麼若無其事的說這樣子的事情。

她真的很為他感覺到臉紅。

連旁邊的服務員都臉紅起來了。

「不點菜了,你先下去吧。」季妍雪看了一眼旁邊的服務員直接讓她下去了。

人家才是一個小姑娘,看看沈宏遠說的這些話,真的是讓人不臉紅都難。

「喲,季大小姐也知道心疼人?」沈宏遠笑望著她說道。

季妍雪懶得理他。

「你想吃的話,你自己吃吧,我沒有閑功夫陪你,既然你那麼想吃剩菜,那這一桌子你就一個人吃個夠。」季妍雪直接拿起包包準備離開。

和沈宏遠吃飯,她沒瘋。

看到季妍雪直接要離開的樣子,他也沒有打算攔,拿著筷子一邊夾菜下邊輕言淡語的說道。

「我們那些恩愛的相片,我不介意送一份到季家,我相信季老太太看到之後,應該會高興的暈過去吧。」

沈宏遠的話,直接主季妍雪停下了腳步,回瞪著沈宏遠,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沈宏遠,你什麼意思,你拍了……我們那個時候的相片嗎?」季妍雪瞪大眼睛的看著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是什麼意思,這意思她太清楚了。

「太美了,忍不住的拍了些,怕你離開我之後,我想你就拿出來看看,哦對了,還有視頻……視頻裡面看你的身體真的是太美妙了。」沈宏遠很平靜的說道。

這神態就好像是在說,這些菜的味道很不錯、

聽到這話,季妍雪恨不得拿起桌上的叉子直接去叉了沈宏遠的脖子,叉死他算了,這個男人怎麼可能做這樣子的事情。、

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竟然拍下了視頻和相片。

她早就知道沈宏遠不會那麼輕易放過自己的,但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卑鄙。

「沈宏遠,你怎麼這麼卑鄙無恥。」季妍雪氣得在發抖,伸手指著沈宏遠惡狠狠的說道。

沈宏遠聽到這樣子的形容,淡淡的笑著。

「謝謝誇講,我一向知道我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沈宏遠完全接受這樣子的稱呼,因為卑鄙無恥這樣子的形容詞對他來講,早就免疫了。

「沈宏遠,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做?」季妍雪憤怒不已,真的很想甩他兩巴掌。

剛剛她被凌奧野那樣子的拋棄,現在又讓沈宏遠這樣子的羞辱,這是上天對她的懲罰嗎?就因為她之前對董小優做過那些事情。</p

>

可那是董小優應得的。

「我說過了,我只是很想看看你,不管你在不在我的身邊,我都想看到你。」沈宏遠說的就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好像他還很在理的樣子。

聽到這裡,季妍雪氣得不行了。

「所以,陪我吃頓飯怎麼樣,相片我會留下來,絕對不會讓季老太太看到的。」沈宏遠指了指他對面的椅子說道。

所以,她現在根本就沒有選擇的問題好不好。

季妍雪只能硬著頭皮收起心裏面的憤怒之情之下。

一雙眼睛帶著火一樣的瞪著沈宏遠。

這個男人太過份了。

不管季妍雪有多恨自己,沈宏遠全部都一一的接收下來。

「吃飯吧,需要我替你夾菜,還是直接喂你,我都可以。」沈宏遠笑嘻嘻的說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用,我自己有手!」季妍雪心裏面就是再不願意,現在也沒有辦法不點頭。

果然呀,天下之大都是一物降一物的。

——

路路今天心情很高興,來吃飯的地方是他一直最喜歡的動物主題兒童餐廳吃飯,心情一直就很高興。

乖乖的吃飯,然後抹了嘴巴就迫不及待的要等小優他們說好消息了。

「小優,小優,我吃好了,你說過的驚喜呢,現在可以說了哦。」路路拉了拉小優的手說道。

「路路,小優還沒有吃飽,你鬧什麼?」陸亦珩看到路路這樣子做,立馬就嚴聲的阻止,要知道小優現在一頓可以吃很多了。

寶寶才那麼點大,食量就開始大增了。

等寶寶再長大一點的話,那不是吃得更多了。

「我吃飽了,沒事。」小優笑笑的說道,揉了揉路路的頭說道。

「你就寵著他,小心把他寵上天。」陸亦珩溺寵的說道。、

「爹地,你就嫉妒吧,我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媽咪了,當然要多多的受寵呀,爹地你小氣死了。」路路不滿的說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