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會做惡夢的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1:21
A+ A- 關燈 聽書

陸燼一聽到老太太知道了,還會很喜歡,心裏面格外的不舒服,原本以為老太太聽到這件事情之後,不會有多開心的。

但是陸燼也很清楚一個事實,那就是沒有哪一個老太太會在聽到自己會有曾孫的時候不高興的。

小優肚子裡面的寶寶,好歹是他們陸家的骨肉芾。

老太太作為現在的主事家母,自然就會格外的願意去做的就是看到陸家的子孫會多多的開枝展葉,替他們陸家添丁興旺。

而這一輩,就只有一個陸亦琨結過婚,然後留下一個兒子,這在老太太的概念裡面是絕對絕對不夠的。

一個孩子,怎麼可能夠。

最理想的事情就是可以有孩子成群結隊。

所以說,在聽到董小優有孩子,應該是最開心的。

陸燼怎麼可以忘記這一點呢樅。

『老太太會喜歡的話,這是很正常的,我也替你們感覺到開心。』陸燼雖然心裏面格外的不願意這樣子說,但還是語氣淡淡的說道。

陸亦珩看出來了陸燼的不甘願,但還是微微挽著嘴角對著陸燼說感謝。

『謝謝小叔的恭喜,我和小優會感覺到很幸福,一定會好好的把寶寶生下來的。』陸亦珩很認真的說道。

陸燼看著陸亦珩,沒有說什麼,而是轉開目光去看小優。

小優挨在陸亦珩的身邊,雖然身子放鬆了不少,但神情還是很緊張的,至少眼神還不是很願意敢去看他。

陸燼在她的心中只有一個形象,那就是恐怖。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怕陸燼什麼,之前也完全就沒有和陸燼有過什麼我的接觸,可是偏偏第一次看到陸燼的時候,她就打從內心深處覺得自己害怕這個男人。

陸燼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董小優會這麼的害怕自己,他雖然知道自己是一個多麼能讓人害怕的男人,但也不至於讓董小優每次見到他的時候,就像小白兔看到大灰狼一樣的。

而且董小優的害怕感完全就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正的對他產生一種特別害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是陸燼呢,偏偏就對她這一副小白兔的樣子感覺到很好奇,原本董小優只是讓他有一種蘇笛一樣的感覺,但是現在看起來,她和蘇笛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類型,董小優的害怕感偏偏就讓陸燼有了一絲興趣。

他的生活好久沒有這麼有新鮮感的東西出現了,所以陸燼會更加的關注一下這個小東西。

董小優是吧,現在害怕不代表一直會害怕,陸燼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讓董小優這麼害怕。

陸燼一定會想法讓她不再這麼害怕自己的,否則這樣子一下去的話,就不好玩了。

『那我就期待你們的寶寶出生,和你們的婚姻,希望一切順利。』陸燼笑笑的說道。

可是這笑容真的是太假了,尤其是他後面的話,更加的讓陸亦珩明白,陸燼的祝福從來就不是祝福,只是提醒。

想要順利的進行,估計得需要付出很多的代價。

有陸燼在的話,小優寶寶會不會那麼順利生下來,陸亦珩還要多放點心在上面,所以他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就是把陸燼解決,否則一定留下來話,也只是一個禍害。

「謝謝五叔的祝福,我們一定會完美的,結婚的時候會請你過來觀禮。」如果那時候他還沒有被送進去的話。

陸亦珩心裏面就是這樣子想的,所以為了保證他和小優順利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必須要心早解決了。

反道是陸燼現在這麼一說話,增加了陸亦珩儘早解決他的決心了。

海外的地下賭場洗錢的證據還差一點,得要讓林進加快進度了,否則拖下去,只會給他們增加麻煩。

所以說,對別人的仁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一點陸亦珩非常的明白。

這不僅是商場上存活的原則,更加是生活裡面的生存之道。

『那麼,就祝你們好運。』陸燼勾著嘴角笑著,語氣裡面雖然平靜,但話裡面全部都不是祝福。

「五叔,如果沒有其它的事情,我們就先回去了,還有事情要處理。」陸亦珩開口說道。

路路聽到這裡,趕緊的站起身來。

「是呀,小叔叔,我們現在還要去玩具城,我要給寶寶買禮物,我當哥哥了,我很高興。」路路仰著頭看著陸燼說道。

雖然平常的時候,路路是真的很害怕陸燼這個男人,但是現在路路的心情是真的格外的高興,所以就沒有那麼害怕陸燼了,反而神情變得放鬆許多。

『去給小寶寶買禮物呀,路路終於要當哥哥了,小爺爺替你高興,好好買禮物,給小爺爺也選一份,好嗎。』陸燼抬手揉著路路的頭上說道。

路路一聽到這話,立馬就點頭。

『好的,一定要選特別好的禮物給寶寶的。』路路高高興興的點頭,此時他內心的興奮已經讓他有些忽略掉陸燼的害怕。

tang『那我就不打擾了。』陸燼笑笑,準備離開。

『拜拜,小爺爺。』路路倒是直截了當的直接向他揮手道再見。

陸燼看到路路這樣子,也不再說什麼了。

『亦珩,別讓我失望』說完陸燼直接上了車。

他剛剛是開著車經過這裡,看到路路一個人興奮的衝出來,才選擇停下車子的,所以只是路過,現在事情說完了,直接就離開。

看著陸燼車子離開之後,小優的情緒變得輕鬆了一些了。

『小優,你很害怕小爺爺嗎?』路路抬頭看著小優說道,剛剛小優那一副害怕的樣子其實路路全部都有看在眼裡面,只不過他自己也害怕,所以就沒有說什麼。

現在陸燼離開了,路路可以什麼都不害怕了,才敢開口問。

小優看著他清亮的眸子,一下子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因為她的確很害怕陸燼,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連路路那麼小的孩子都可以看得出來,看來她真的很不會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全部都寫在面上,這樣子是格外不好的。

但是那一瞬間,她是真的無法掩飾自己內心對陸燼的害怕。

『那個……』小優猶豫起來了,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樣來回答路路這麼一個尖銳的問題,問得太直接了。

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直接而不掩飾。

什麼叫童言無忌,這就是嘍。

路路的問題真的是太直白了,直白的讓小優無法開口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

要知道回答說是的話,那就是等於承認自己膽小害怕。

如果說不是的話,她明明就表現的那麼明顯了,還要硬是不承認的話,那就真的是太假了,他們這些大人還一直要跟孩子教育說他們要誠實,結果他們這些大人要帶著領頭說謊就不好了。

不管怎麼樣,小優格外的為難。

陸亦珩明白她的為難,所以直接就站在小優這一邊的。

「路路,我們去玩具城了,一會太晚了就得關門了。」陸亦珩把路路聽注意力轉開了,不想再繼續糾結在這一件事情上面。

本來就沒有打算再糾結陸燼的事情,對他來講,是完全不想去理陸燼這個人,最好就不要再出現在他的世界裡面。

「對哦,我們要去玩具城,快一點去才行,否則晚了就關門了啊。」路路畢竟是一個孩子,想轉移他的注意力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一下子就轉過去了。

只能說,陸亦珩這個爹當的是很了解路路這個兒子就對了。

在玩具城裡面,路路的不好情緒一下子就讓玩具給沖走了。

他是沒有什麼負面的情緒了,但是小優內心的不安還在繼續。

晚上回到住處,等路路睡了之後,陸亦珩來到了小優的房間。

他進去的時候,小優坐在床上,手上還拿著路路在玩具城特意挑好的禮物,一個是給妹妹準備的巴比娃娃,一個是給弟弟準備的變形金鋼。

路路說,買兩樣,這樣子的話就不管是弟弟還是妹妹,都沒有關係了。

小優很感動路路的體貼,男寶和女寶特意分開買了兩份禮物。

所以現在小優手上拿的是芭比公主娃娃。

小時候,她也有一個,不過五歲離開季家的那一年,就弄丟了,所以之後也再沒有買過芭比娃娃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和媽媽搬出來的生活一下就不太好,不能有多餘的錢給她買什麼娃娃,而懂事的小小優也就從來不會要求媽媽買這種東西。

現在拿到這個禮物的時候,還把小優的少女心給激起來了。

『小優,洗好澡了。』陸亦珩過去挨在小優坐在床上靠著,然後眼神溫柔的看著她說道。

小優點點頭,然後把芭比娃娃整理了一下準備放回盒子裡面。

『嗯,洗好了。』

『路路送的禮物,你很喜歡。』陸亦珩看出來她很喜歡,拿過她準備裝好的芭比娃娃放在手上。

他以前一直很不喜歡這種特別女生的東西,尤其是這種娃娃之類的,加上後來他帶的是路路這個男孩子更加的就不需要考慮女生的東西,但是今天看到玩具城滿眼的都是女孩子的東西時,他也沒有那麼排斥和討厭,尤其是想到以後他和小優會生一個女兒,到時候一定會把她當成公主一樣的寵著,滿滿的都是小女生的東西,再堅硬的男人脾氣也會變得軟柔起來吧。

想到這裡,陸亦珩也接受了這樣子的女孩子玩具。

「嗯,很喜歡,這個很漂亮,路路很有心。」小優語氣很溫柔的說道。

事實上面就是如此的,路路真的是一個很有心的一個孩子,買東西都是考慮得這麼周全。

小優打從內心裏面很感激。

『路路他喜歡你和孩子,才會這麼用心,你說現在肚子裡面的寶寶會不會是一個女兒呢?』陸亦珩抬手輕輕的揉了一下小優的肚子

輕聲的說道。

小優勾著嘴角笑笑。

五周大的寶寶,誰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呢?

陸亦珩這話說的有些太早了。

「那你喜歡男寶寶還是女寶寶。」小優開口問他。

很多男人都喜歡兒子,不知道陸亦珩會不會是這樣子的,不過陸亦珩已有路路這個兒子了,兒子還是女兒對他來講都應該沒有什麼差別了吧。

「我比較希望會是個女兒,因為我喜歡女兒,當然,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我都會很喜歡的,因為是你給我生的孩子。」陸亦珩笑著說道,然後伸手摟住了小優的肩膀把她往自己的懷裡面帶了帶。

讓小優的身體靠在她的懷裡面,整個人都是溫柔的。

「我也喜歡女兒,不過現在才懷上的孩子,哪裡知道會是兒子還是女兒呢?」小優半靠在他的懷裡面笑著說道。

「沒關係,不管是女兒還是兒子,我全部都喜歡的。」陸亦珩拿著她的手握在手裡面揉著,語氣很是溫柔。

聽到陸亦珩這樣子說,小優完全心裏面暖暖的。

「這個娃娃,很漂亮。」小優把芭比娃娃重新拿回手上,看著娃娃說道。

娃娃看起來太漂亮了,真的是很希望是一個女兒,這樣子的話就女兒就會天天拿著這個娃娃玩的時候格外的可愛。

一想到這件事情,整個人都會變得會柔軟起來。

「喜歡就好。」陸亦珩摟著她溫柔的說道。

然後開口提陸燼的事情。

『小優,你很害怕小叔,是吧。』陸亦珩突然開口說道。

聽到這裡,小優心情立馬就變了,原本她臉上還有笑容的,這一刻完全就沒有笑容了。

為什麼又要提陸燼的事情,她真的是很討厭聽到陸燼的名字,一點也不想聽到。

『我……』小優開口之後又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承認不承認的,這個事實擺在她的面前已經是明顯的。

所以,小優現在說與不說都沒有什麼差別的。

陸亦珩知道她的難處,並沒有要逼著她承認害怕陸燼的事情,他只是想借這個機會來弄清楚小優是不是會因為這個想到三年前的車禍。

那天晚上,她看到過陸燼這個人的,只不過因為最後滾落在小河溝裡面,之後的記憶成片斷了。

關於陸燼的記憶,她其實應該不是特別的清楚。

但是再親眼看到陸燼的時候,會把她內心裏面的恐懼喚醒起來,然後就會慢慢的想起之前的事情。

而他真的不願意這樣子的事情發生,他要確保小優的安全萬無一失,絕對不可以讓她記起三年前的那場可怕的車禍,她想起來的話,那麼陸燼一定會想起來的。

到時候,事情一定會不受他的控制,所以現在他問小優,就是為了可以弄清楚小優對陸燼的記憶有多深。

反正,今天從她對陸燼的恐懼的感覺裡面,可以知道一件事情,小優害怕陸燼,不可能是因為第一次看到就害怕的,還是因為在她的內心深處對陸燼有一種害怕感覺在。

那應該是跟三年前的車禍有關。

現在陸亦珩趁機想了解一下,她對三年前的車禍記憶還有多少。

「小優,我知道你對陸燼有些害怕,很多人第一次見到他都會害怕,因為他臉色太冷,眼神太恐怖了,你會害怕我能理解的。」陸亦珩摟著她很溫柔的說道。

對於小優對陸燼的害怕,現在他只能用這樣子的方法來跟小優說,以免讓她內心更加的害怕,現在陸亦珩要知道小優對那一段事情的記憶有多深。

「的確很讓人害怕,他從來就不笑的嗎?」小優略為遲疑的說道。

其實她有看到陸燼笑過,只不過那笑容看起來格外的恐怖,還不如不笑。

所以,有些人適合笑,而有些人根本就不適合笑的。

這一點,小優很清楚、

像陸亦珩這樣子的男人笑起來會好看,但是陸燼那樣子的男人,笑起來的時候比不笑更讓人害怕和恐慌。

「陸燼不喜歡笑,所以以後你看到他的話,就盡量避開,他不會對任何人禮貌友待的。」陸亦珩提醒著小優。

就是希望小優可以心量的避開他,就是不想讓他們兩個接觸的時間太多,免得讓彼此讓起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來。

這事情對小優來講是惡夢,對陸燼來講是好事,他一直就想把一切相親的證人都除掉,好把那一段過錯直接抹得乾乾淨淨的。

「嗯,我知道了。」小優點點說道。

她雖然不想和陸燼見面,但是有些時候是讓她沒有選擇的,陸燼就那麼突然的出現在她的面前。

逃避也不是辦法。

只能說下次碰到了,她先避開最好的。

『小優,我不希望你有我了,還會去害怕誰,我希望你可以生活的簡單快樂,不要像今天這樣子,讓陸

燼嚇成那樣子。』陸亦珩摟著她真心的說道。

今天陸燼的出現是一個意外,但是沒有安撫到小優的情緒是他的失職。

一個男人就要有保護好自己女人的能力,不讓她有一絲的害怕感在,但那時候他卻沒有好好的保護好小優。

陸亦珩自責不已。

『陸亦珩,你這是在自責嗎?』小優看著陸亦珩這樣了,她的心裏面也不太好受的。

「小優,我是怕你和我在一起,你還沒有安全感,我無法保護你和孩子。」陸亦珩誠心的說道。

他說的句句都是實事。

因為現在在他心裏面最擔心的就是這個。

一個人一旦有了軟肋之後,就會變得堅強,但同樣也會變得柔軟起來,以前不會有所顧及的東西,現在都會三思而後行。

反正,就會有了思前顧后的想法,做一件事情不再那麼果決。

「怎麼會呢?」小優拍拍他的手說道。

怎麼會沒有安全感呀。

只不過,她看到陸燼的時候,內心就會直接有一種恐懼感,這個跟陸亦珩沒有關係,並不是因為他就不害怕的。

「不會這樣子感覺就好,以後不論有什麼事情,記住有我在就行了。」陸亦珩對著她說道,他現在就希望在小優的心裏面,不論何時何地第一個想的就是他。

這樣子不倫做什麼都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做了。

「我知道。」小優點點頭。

不知道這什麼,今天的氣氛就讓她感覺到非常的沉重。

小優不想再說下去了。

原本知道自己有寶寶了之後,應該是一件特別值得高興的事情。

現在把氣氛搞得這麼的沉重,真的是有些不太舒服。

「陸亦珩,我困了,我想睡覺了。」小優提前結束這個話題,再說下去的話,她怕自己又想到了陸燼那一雙恐怖的眼睛,想多了晚上一定會做惡夢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