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臉皮厚的沒有下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1:44
A+ A- 關燈 聽書

沈千辰走出餐廳回頭看著小優的方向,就看到小優拿著手機臉上帶著笑容在講電話,應該是和陸亦珩吧。

陸亦珩這個男人這麼幸福、。

頭一次,沈千辰這麼嫉妒陸亦珩,以前他覺得自己是不比陸亦珩差,就算自己有些地方趕不上他的,後面他可以努力追上來。

但是,唯獨這一件事情,他就是再努力也追不上去了。

因為感情這件事情是唯獨沒有預計的,拿什麼都換不了,就是努力再久也拼不上去芾。

小優坐在那裡安靜的給陸亦珩打電話,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讓人一看就覺得是很幸福的一個神態。

「陸亦珩,我們吃完飯了,你過來接我吧。樅」

打完電話之後,小優就靜坐在那裡,靜靜的等著外面的景色,耐著性子等著陸亦珩過來。

十分鐘之後,陸亦珩就過來了。

看到他的時候,小優整個人的眼睛都亮起來了。

「小優,等久了吧。」陸亦珩過來,有些風塵僕僕的感覺。

小優知道是他太擔心她才會這麼急急的趕過來的。

「沒有,你來得這麼快。」小優放心的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勾著嘴角笑笑,什麼也沒有多說。

「走吧,車子在外面,我們回家。」陸亦珩拿起她的包包,然後牽起她的手,兩個人準備回家。

小優聽到他這麼溫柔的說回家這兩個字時,心裏面是絕對暖暖的。

「嗯,我們回家吧,對了你吃晚餐了嗎?」小優突然想起來,陸亦珩自己一個人的話吃不吃晚餐。

而且最近因為陸氏集團的事情特別的多,所以陸亦珩經常忙著飯都沒有吃,也是很正常的,這一點她清楚,所以很怕陸亦珩其實沒有吃東西。

「在公司吃了。」陸亦珩很認真的說道。

他的晚餐就在公司解決了,是讓林進去餐廳隨便訂的外賣。

本來,如果不是和小優一塊吃飯的話,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其實很好解決的。

剛剛他接到小優的電話就是剛剛從集團大樓裡面出來,所以才會這麼快過來接她。

「在公司就隨便吃了,要不要再來吃點吧,反正這裡上菜很快的。」小優略為擔心的說道,她可不想讓陸亦珩這麼隨隨便便的把他的胃搞壞,這樣子可不好。

本來陸亦珩的胃就不太好,還記得以前路路和她說過的,爹地有一次胃出過血的,所以知道情況是有多麼的嚴重。

胃病不是一次兩次就可以治好的,一定要好好的養著,這樣子才能把胃好好的養好。

「不用了,現在不餓,實在餓了,我們就回去煮夜宵吃。」陸亦珩摟著她的肩膀說道。

只要和她在一起就好,吃什麼都可以。

「也行。」小優想了想點點頭。

「那就回家吧。」陸亦珩牽著她的手,兩人幸福的上了車。

而沈千辰就一直靜靜的坐在他的車內裡面,看著這一對幸福的人上了車,再開著車子離開。

沈千辰心裏面雖然格外的不舒服,但是只要小優真的可以開心,陸亦珩可能帶給她,她想要的幸福,那麼就夠了。

他可以做一個永遠默默在遠處看著小優就行了。

「陸亦珩,你不好奇,我今天和誰吃飯的嗎?」車上,小優主動開口問他說道。

陸亦珩什麼都不問,這麼安靜的開著車,倒是讓小優覺得有些好奇了。

應該說,陸亦珩應該會問自己一聲才對。

其實,小優知道,陸亦珩不問她的話,是為了相信她,知道她的為人是什麼樣的。

「如果你想說的話,自然就會跟我說,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問了也只會讓你不高興,而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做任何事情都開心。」陸亦珩輕聲的說道、

聽到這裡,小優的心裏面一下子就暖意上來了。

陸亦珩還真的是說到她心坎裡面去了。

其實她最希望的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模式,找一個疼她寵她的人,可以包容她的全部,哪怕就是小缺點也好。

「陸亦珩,其實我今天是和沈千辰吃飯。」小優知道陸亦珩不喜歡聽到沈千辰的名字,但是她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不瞞他。

兩個情人之間,就應該要坦誠一些,不要什麼事情都瞞著對方,那可不是好事情。

「沈千辰?」陸亦珩語氣略為有些疑惑的說道。

其實他是完全知道小優和沈千辰吃的晚餐,但是依然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出來。

「嗯,和他吃飯。」小優再肯定的加重了語氣說道。

聽到這裡,陸亦珩露出來了一抹淺淺的笑容。

現在他終於放下心來了,在小優的心裏面已經完全把他當成一部分了,不然不會現在想著要跟他坦白的。

「陸亦珩,這一次我

tang和沈千辰吃飯,不是因為私事,那個……其實也算私事吧,美食節這一次不是在沐城舉辦嗎?沈千辰是這一次的嘉賓,而我們雜誌社想要去拿專訪,所以我才想拜託一下沈千辰。」小優在那裡解釋著,她小心翼翼的樣子就是為了把這件事情解釋清楚,然後不要讓陸亦珩誤會。

現在她完全就可以陸亦珩放心。

只要陸亦珩不對她的事情有所誤會的話,那麼她就可以真正的放下心來了。

『這個我知道了,那他怎麼說?』陸亦珩不動聲色的說道。

其實他的內心現在是完全開心的。

小優是什麼樣的人,他哪裡不清楚呢?

以前可是不管有什麼樣的事情都會放在心裏面不說出來的,也不太喜歡和任何人分享,現在知道主動的和他坦白說事,說明在她心裏面,他的地位不一樣了。

「沈千辰說,可能有點難,畢竟這個美食文化節一直就沒有接受過傳統紙媒的專訪過的,所以讓他這個嘉賓去提議,也會很難的,我也沒有要強迫他的意思,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行的話,我也不會怪他的,只是……」」說到這裡,小優的頭微微垂下去了,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只是,有些遺憾而已,這一次方主編把任務交給我,在我身上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我是很願意能拿得到這一次的專訪資格的。』小優略微擔心的說道。

其實她這樣子的擔心,陸亦珩全部都看在心裏面。

很明白她為什麼要這樣子。

雜誌社現在的存活原則就是銷量,如果銷量上不去的話,很容易就停刊的,加上現在是電子信息的時代,什麼東西在網路上面都可以看得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傳統的紙媒就越來越難做了。

小優的心思,陸亦珩哪裡不清楚呢、

想要銷量好的話,必須要自己拿到一些與眾不同的採訪,像這種從來就不接受任何一家紙媒的美食節,如果能拿到他們的專訪,那麼就真的厲害了。

小優的事情,陸亦珩一直就放在心上的,只不過現在小優寧願靠自己的能力去做的話,也不來求他,他也暫時由著小優。

等實在不行了,她會過來求他的,當然,陸亦珩也會在私底下幫她的。

只要一切可以讓小優開心的事情,無論什麼他都會去做。

『小優,沒事的,這種事情就是要量力而行,不是輕鬆以達到的任務,你也不要太自責,你們方主編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會太為難你的。』陸亦珩安撫著她的情緒,他真的不希望小優不開心,更不希望她為了這樣子的事情心理壓力太大。

『你說的,我都懂,但是我真的很想努力一把,可以達成這次願望。』小優滿是猶豫的說道。

因為她真的很想把握這一次機會,然後把自己的實力能力表現出來。

不過事實上面,就是理想永遠是豐滿的,而現實往往就是骨感的,這一點她是最清楚不過的。

但是事在人為,她永遠不會在還沒有努力的前提之下就放棄的,這是她絕對不會錯過的原則。

『小優,你的努力,我們都會看在眼裡面的,我相信舒芮之和方燦都會看得到你的努力,所以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況且你現在是准媽媽了,如果太累的話,寶寶在肚子裡面會難受的。』陸亦珩耐著性子的安撫著小優的情緒說道。

其實他不是一個會哄人的人,更不會說什麼情話的人,但是在小優這裡,他會把全世界最好聽的話都說給她聽。

況且,他說的也是事實。

『我知道,陸亦珩,謝謝你體諒我。』小優看了一眼陸亦珩很認真的說道。

她真的是很感謝陸亦珩這麼的理解。

身邊一直有陸亦珩在身邊的話,她心裏面暖暖的。

寶寶,你有一個很好的爸爸,會疼媽媽和你的。

小優抬手輕輕的揉著肚皮,然後心裏面默默的和寶寶溝通著。

她知道有陸亦珩在的話,做什麼都不需要她擔心的、。

『傻瓜,我不是體諒你,我只是不想讓你不開心,你看看你的眉頭現在皺起一個川字了,我看著都心疼。』陸亦珩看了她一眼說道。

小優一聽到這話,下意識的抬手去摸自己的額頭。

難道自己真的皺起眉頭成川字了很難看嗎?

想到這裡,還打算拿出手機過來照一下。

結果就看到了手機上面有幾個未接電話,全是季卿山打過來的,她的手機是靜音所以沒有聽到。

看了一眼時間都快九點了,最近一個未接是五分鐘前,也就是他們離開餐廳沒有多久。

現在才想起來,今天季卿山給她打電話說過的內容。

說有事要求她幫忙,季氏現在馬上就要面臨破產的危機了,所以急著求她讓陸亦珩幫忙,小優沒有理想他,所以就當他是耳旁風,沒有去見他。

難道,季卿山從那個時候就一直在咖啡廳等她嗎?

一想到這個可能,小優突然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了。

如果季卿山真的在那裡等著自己,還等到現在的話,說真的她心裏面有些過意不去,一個哪怕對她傷得再深,她也沒有打算用同樣傷人的方法去報復,況且季卿山這個男人也只是窩襄而已,並沒有直接做了傷害她和媽媽的事情。

傷害他們母女的一直就是洛楠芳母女和季老太太。

「小優,怎麼了?」突然看到小優看著手機一副神情凝重的樣子,陸亦珩很擔心,剛剛還好好的,這會又怎麼了。

「陸亦珩,沒、沒有什麼。」小優立馬把手機扔回包包裡面,不打算去管季卿山和季家的事情。

管他季卿山在那裡等了自己一天,還是要繼續等上一夜,那是他的事情,跟她沒有關係。

跟她沒有關係。

季家是死是活,那是他們自己造下的孽,現在要遭到報應,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所以小優不想和亦珩說,就是怕陸亦珩擔心,更怕他會多想她又和季家人聯繫,她可是季家的女兒,這個身份現在維持的這麼小心翼翼,一旦徹底暴露了要怎麼辦。

小優說了沒事情,陸亦珩也不再想多去問她,因為那樣子只會讓小優心裡增加負擔會不開心的。

小優轉頭一直悶悶不樂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夜裡的沐城其實很漂亮。

霓虹彩燈,掛滿整個待區,讓沐城的夜變得迷幻美麗。

小優沉默了一會之後,季卿山又打過來了電話。

看著屏幕閃動的名字,小優恨不得眼睛直接盯死他算了。

如果眼神可以真正的殺人死的話,她真的把手機裡面的季卿山殺死了。

陸亦珩看著她拿著手機一直不接,眼角瞄了一眼,瞄到了季卿山的名字,果然還是季家的人又來找小優的麻煩了。

難道他的警告還不夠他們深刻的記住嗎?

「小優,怎麼了?誰給你打過來的電話,不想接嗎?」陸亦珩擺著一副他完全沒有看到的神情開口對小優說道。

小優立馬把手機按斷了,有些不敢去看陸亦珩那一邊,幸好他在開著車,沒有看到自己現在這一副緊張得不行的樣子。

「沒有什麼,大概是什麼推銷的電話。」小優立馬拉了一個謊言說道。

那麼明顯的謊話,陸亦珩當然是聽出來的。

小優是什麼樣的個性,他還是很清楚的。

明明就是一個不會說謊的人,卻偏偏還要硬著頭皮說謊。

如果只是推銷的電話,需要她盯著一眼不眨的看那麼久嗎?

真的是一個笨蛋女人。

都說一孕傻三年,這才懷上就已經開始智商走下坡路的感覺了嗎?

看來,以後他得要好好的盯著點才行,否則出去了指不定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沒事就好,還有幾分鐘我就可以到別墅了。」陸亦珩看了一眼前面的路標,轉個彎就可以到別墅了。

小優也看到了路標。

還有幾分鐘就到別墅了,她到底要不要告訴陸亦珩關於季卿山找她的事情呢?

告訴的話,怕陸亦珩多想,不告訴的話,她心裏面壓抑著難受。

哎,真的是太難受了。

幾分種的路程,小優覺得這一段路好長好長的。

直到車子拐進了別墅的院子,小優才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陸亦珩過來替她開車門的時候,還看到她一臉心事重重的坐在那裡不願意下車的意思。

「小優,你還好嗎?是不是今天吃得太多了,所以肚子不舒服,如果哪裡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說。」陸亦珩伸手去替她解開安全帶的時候,開口說道。

他最擔心的就是小優哪裡會不舒服,現在她的情況特殊,如果哪裡不舒服的話,一定要及時讓他知道,然後帶她去看醫生,否則一拖久的話,怕會出事。

『陸亦珩,不是我不舒服,是我、那個想和你說點事情。』小優語氣平靜的說道。

她想清楚了,既然可以跟陸亦珩坦白沈千辰的事情,那麼就可以坦白季卿山的事情,反正陸亦珩也早知道她是季家女兒這件事情了。

所以,再說一些其它的事情,應該也沒有多少關係的。

『想要和我說什麼事情,我們先進屋說吧。』陸亦珩扶著她下車,就算要說什麼急事,也不需要這麼一時半刻在車子裡面說,先進屋再說。

小優想了想,還是決定先說事,再進屋。

『我還是把事情說了,我們再進屋吧,我怕一會又沒有勇氣和你說了。』小優認真的看著陸亦珩說道。

聽到小優這樣子說了,陸亦珩就鬆開了手,讓小優坐回到位置上面,關上了車門,他自己再回到駕駛位。

『夜裡涼,我們關上

車門說事。』陸亦珩解釋的說道。

小優感謝他的體貼,然後在腦子裡面稍微的組織了一下語言,想著從哪裡開始說起來。

想了想,還是開口了。

「那個陸亦珩,剛剛給我打電話的其實不是推銷,是……季卿山打過來的。」小優沉了沉氣說道。

陸亦珩聽著她的話,然後輕輕的應了一聲嗯。『我知道了,他又找你什麼事情。』

小優沉默了下來,因為季卿山找她的原因,現在要跟陸亦珩說的話,真的是有一些不好開口。

「小優,沒事,他找你有什麼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說,我來替你解決。」陸亦珩握著她的手,他是她的男人,什麼事情就應該承擔起來的,這是一個男人最基本的責任,如果連自己女人的事情都解決不好的,那麼就真的沒有資格去保護好自己的女人。

『陸亦珩,季卿山說季氏股價大跌,可能會倒閉,他希望我可以出面請你幫忙。』小優看著陸亦珩一字一句的說著。

呼,終於是把這事情說出來了,小優的心情終於放鬆了許多。

不管陸亦珩是怎麼樣看待這件事情的,至少她勇敢的說出來了。

聽到小優說季卿山找她的事情,陸亦珩的心情凝重了。

這幾天季氏股價會大跌,是他和蘇耀威兩個人聯手私下裡做的動作,目的就只有一個,用股價來慢慢拖跨季氏,然後逼著季卿山拿項目的資金來填股票的錢。

但是沒有想到,季氏還沒有跨之前,季卿山竟然會直接過來求小優,還把季氏的情況跟她說了。

陸亦珩以來,季卿山就是真的把季氏敗了,也不可能過來求小優的,可是現在看來,他是低估了季卿山的臉皮厚的程度。

做了那麼多對不起小優的事情,現在還有臉來求小優。

還真的是臉皮厚的無下限。

現在這件事情小優知道了,她會怎麼樣想呢,這個讓陸亦珩有些為難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