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季氏要破產了,他去求董小優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1:51
A+ A- 關燈 聽書

陸亦珩現在神情有些緊張,略為擔心的看著小優,因為他現在要看小優的態度,一切取決於小優。

如果小優於心不忍的不想看到季氏破產,季家跨掉的話,他可以尊重小優的意思,暫時先放過季氏。

至於,蘇耀威的那一塊,他不會多去管,他要怎麼做是他的事情。

所以,現在關健就在於小優的決定芾。

陸亦珩其實心裏面也有一些底的,剛剛看小優不接季卿山電話就應該猜出來了。

在小優的內心深處,還是不肯原諒季家季卿山的,否則這什麼連他的電話也不再想接了,所以陸亦珩對小優還是有些了解的。

「那麼,小優你的打算呢?」陸亦珩看著小優問道。

這才是他最想要知道的答案樅。

小優猶豫了下來,一雙手輕輕的攪握在一起,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只能靜靜的看著陸亦珩,心裏面還沒有想清楚,自己要怎麼來理清心裏面的事情。

「陸亦珩,如果季氏真的要倒閉怎麼辦、」小優把今天季卿山在電話裡面和她說的話又說了一遍紅陸亦珩聽。

陸亦珩聽到這裡,眉頭輕輕的擰在了一塊。

季卿山會這樣子過來求小優,估計是真的沒有什麼後路可選了。

平常,季家在商場上和人打交道,從來就沒有真的以心換心過,都是直接拿利益來交換的,所以到了現在季家哪怕就是要破產了,也不會有哪一家願意真心的出來幫季家的。

自然而然的,現在季家除了自救,沒有別的辦法了。

可是他們季氏現在的情況來看,想要自救就太難了,所以季卿山才會拉下老臉過來直接求小優,讓小優來找陸家幫忙的。

陸亦珩太明白季卿山的想法了。

無非就是現在覺得陸家可以幫得上他的忙,仗著他對小優的喜歡,讓小優來求他。

因為季卿山算準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只要小優提出來要求的話,陸亦珩是無法拒絕的,這就是事實。

『小優,我想知道你內心真正的想法是什麼,是願意看到季氏倒閉,還是……不願意呢?』陸亦珩直接開口問小優,就是想要知道小優真正的想法。

陸亦珩和蘇耀威聯手打壓季氏,要讓他們季氏短時間之內破產,就是篤定的知道季卿山絕對不會直接來找小優求情的。

現在看來,是他太高看季卿山了,這個男人壓根就沒有什麼節操可言,為了自己的利益和季家的利益,真的會拉下老臉來求小優。

關鍵就要看小優的準備和打算了。

如果小優真的願意放過季氏的話,陸亦珩就不會再參與進這件事情,一切就由蘇耀威自己來解決這件事情。

但是如果,小優不願意插手管季氏的事情,他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對付季氏了。

季氏欠下他們陸家的,雖然老太太一直說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但是再怎麼樣說他還是不願意這麼將就的,況且季家一直對小優就不太好,出於這個原因,他也要做一些讓季家相應的代價。

因為但凡一切傷害過小優的人,他都要讓他們付出相應的代價,讓他們深深的知道,傷害過小優的人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我的想法嗎?』小優的有些猶豫的看著他說道。

此時此刻她的腦子裡面是一大片的混亂,完全就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一個想法。

照理說,季家的事情跟她沒有什麼關係的,就算真的是破產了,那也是季家的事情,她之前沒有得到過季家的一點點的照顧,破產了為什麼要讓她過來幫。

況且,當初他們季家的人是怎麼樣對待她和媽媽的,這是小優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情。

當初她和媽媽兩個人吃不飽睡不暖的,他們呢?吃好喝好,什麼事情都不用去管的。

這一點,就讓小優可以記住一輩子了。

他們欠他們母女二人的,季家是一輩子都還不清楚的。

『對,你的想法,小優,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樣想的,季卿山給你打電話,就是為了讓你跟我說,讓我去幫忙,拿錢讓季氏度過這一次的難關對嗎?』陸亦珩認認真真的看著慕玖說道。

陸亦珩說的話完全就沒有錯,全是都是對的,小優看著他默默的點了點頭。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這樣子做的,沒有錯。』小優認真的說道。

季卿山在電話裡面已經說的格外的清楚了,要讓她找陸亦珩出來幫忙。

可是憑什麼她要讓陸亦珩出來幫忙呢?

她又沒有欠下季家的,相反的是季家一直欠著她的。

『所以,你的想法是什麼樣,這對我很重要,小優,你知道的,只要是你要求的,我都會盡全力去滿足的,如果說,這一次你不願意看到季家破產,想讓我去幫忙的話,我會給他們資金。』陸亦珩看著她,認認真真的看著她,眼睛裡面是滿滿的堅定,神情也是泰若安定的。<

tang/p>

其實他的內心是不安的,因為他現在就是在賭,賭小優最後不會選擇救季氏的。

一個人再善良,也是會有自己的底線的,當初季家那樣子對小優母女,已經觸碰到了小優的底限,不管情況如何,她都不會再原諒季家的。

空氣在凝結,時間在流逝。

直到陸亦珩以為小優不會再回答他的問題時,小優幽幽的擠出來了一句話。

『季家的事情,我不會替他們求情,讓你幫忙的,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小優說完神情很是傷感。

陸亦珩知道,這麼短短的一句話耗盡了她的多少心血和精力。

真的是太難太苦了。

如果小優再不說的話,陸亦珩就打算放棄的,不逼迫小優做這麼困難的一個決定的。

可是小優又開口了,陸亦珩直接伸手一把將她拉入懷裡面,緊緊的摟著。

『小優,難為你了。』陸亦珩的意思很簡單明了的。

因為這個決定做下來,真的很難,小優天性不是那種容易狠得下來心來的人,所以讓她拒絕幫助一個人,就等於是在她的良心上面割一刀。

會讓她真的是渾身難受,自責不已。

幫和不幫,都會讓她很為難的,偏偏季卿山要過來找她。

『陸亦珩,這是他們季家自找的,這麼多年以來,就沒有做過一件好事情,天理難容吧。』小優趴在陸亦珩的懷裡面,低聲細語的說道。

語氣裡面多少會有一些不安的情緒在。

儘管心裏面一直覺得季家這樣子做,是他們得到的報應,上天在懲罰他們。

但是還是不願意真的看到就這麼破產了。

畢竟,那是季家三代人的心血,不是季卿山一個人的。

『小優,我知道你心裏面的想法,沒事了,這是他們季家的事情,你不要太自責,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跟你沒有關係的。』陸亦珩輕輕的撫著她的背,舒緩著她心裏面的不安情緒,讓她可以稍微的好過一些。

陸亦珩欣慰的是,他自己還是賭贏了,小優最終是不會選擇幫助季氏,這樣子的話他之前和蘇耀威努力的做的事情就不會白費了。

季氏,這只是開始一點點,重頭戲還沒有開始上。

『陸亦珩,我明明就很恨季家的人,討厭他們所有季家的人,尤其是季家那樣子對我和媽媽,明明他們現在這樣子的處境也是他們自找的,沒有什麼可以同情或者去幫的,可是……我的心裏面還是有些不太高興,隱隱的有些難受,怎麼辦陸亦珩。』小優趴在陸亦珩的懷裡面,雙手環著他的脖子,語氣低低的說道。

車內的空間讓陸亦珩不能完完全全的抱著小優,他希望的就是可以把小優全部抱進他的懷裡面,給她最大的安全感,這樣子的話就不會讓小優處在這麼一種不安的狀態之下。

陸亦珩輕拍著她的背。

「小優,不要多想了,這件事情不管對和錯,都和你沒有關係,你不幫這是應該的。」陸亦珩不是什麼慈善家,尤其是對待季家這種惡劣品質的人,從來就不需要什麼心慈手軟的。

應該狠的時候,絕對不要什麼手下留情的。

當初,他們放任小優和媽媽在外面的時候,從來就沒有考慮過他們母女二人在外過日子有多麼的辛苦。

他們一大家子的在季家的別墅裡面好吃好住的,哪裡管過他們母女的死活呢?

現在倒是厚著臉皮過來求小優了。

門都沒有。

「我知道,可是……我心裏面還是有些不安,陸亦珩,我累了,我想去休息。」董小優依在他的懷裡面語氣微弱的說道。

真的是很難受啊,整個人就像是快呼吸不順一樣的。

陸亦珩太明白她這個感覺了,於是鬆開了小優,下了車,再繞過來開車門把小優打橫抱抱起來。

公主抱的姿勢,讓小優感覺到有絲絲的不好意思,臉上帶著一絲淺淺的紅暈,直接就窩在了陸亦珩的懷裡面,再也不願意多抬頭了,一個是因為不好意思,一個是因為累,季卿山的事情讓她整個人都處在某個精神崩潰的零界點,再多一份她就會瘋掉的。

陸亦珩沒有說什麼,直接抱著小優回屋子裡面,他知道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沒有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小優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冷靜冷靜,這才是最重要的,那樣子的話,她的腦子裡面才會足夠清醒一些。

——

季家這幾天每個人的臉上都沒有什麼好臉色,都是陰沉沉的格外嚇人,尤其是正坐著的老太太,那張臉本來就不常笑,現在更加的讓人害怕。

洛楠芳和季妍雪坐在沙發上面,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一直就在看著季氏股價一點點的往下掉著。

「奶奶,現在要怎麼辦?」季妍雪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對著季老太太說道。

平常他們家裡面,最有說話權的就

是季老太太了,不管大事小事,一切都是她說了算的,季卿山雖然現在是季氏的總裁,季老太太唯一的兒子,可是他還是什麼都聽老太太的,自己根本就沒有太大的權力。

照外面的說話就是,季卿山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什麼用的軟包子男人。

所有季家大權都掌握在季老太太的手裡面。

現在季卿山一直不在家裡面,季老太太又不發表任何的意見,季妍雪才會急的。

她這麼急的趕回季家,不是為了盯著電視屏幕看季氏股價大跌的,而是想要知道老太太是怎麼打算救季氏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來看這個股價圖的話,她自己一個人看就夠了。

哪裡想到,從回來到現在,坐了大半天,老太太就一個字也沒有說,只是臉色越來越陰沉了。

『小雪,你在說什麼呢?你奶奶當然會有自己的主意,你不要在那裡急。』洛楠芳一把拉住季妍雪說道。

這個女兒的性格這麼衝動,到底隨誰的。

季卿山一顆軟柿子,是沒有這種性格的,她雖然狠但是還分得清楚以大局為重,不像季妍雪這麼沉不住氣。

遇事之前,先自亂陣腳了,這樣子的人是很難成大事情的。

她告誡過季妍雪多少次了,這麼毛病還是沒有改過來,難怪她到現在還沒有把凌奧野拿下來。

凌奧野是那麼心思單純的男人,季妍雪都沒有辦法拿得下來,要是像陸亦珩那樣子的男人,她豈不是更加的沒有把握。

一想到這個,洛楠芳就來氣,她這個當母親的為季妍雪掃除了多少的障礙,可是她卻還沒有如自己的意拿下如意郎君,倒是這個董小優,不聲不響的直接成了陸亦珩的未婚妻了。

果然,她太看輕了董小優的能力,又太高估了自己女兒的能力。

『我還真的沒有主意。』季老太太終於開口說話了。

聽到這裡,洛楠芳也愣住了,她原本以為季老太太一定是有足夠的辦法來挽救季氏現在的狀態,因為他們全部還沒有弄清楚這一次季氏股價大跌的話,到底是什麼原因來的。

哪裡想到,老太太會回答他們這麼一句話,簡直把洛楠芳嚇到了。

「媽,你的意思是,你也沒有辦法嗎?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麼季氏要怎麼辦,這樣子下去的話,撐不過半個月,就得要破產的啊。」洛楠芳聽到老太太那樣子說話,整個人都不好了,所以直接就激動的站了起來,然後一臉驚訝的瞪著老太太問道。

「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是卿山在管理,現在股價大跌,也只有他最清楚,事情要怎麼來處理。」老太太一本嚴肅的說道,完全就是一副事不關她的樣子。

洛楠芳聽到這裡,急了。

季氏股價都跌成這個鬼樣子了,老太太竟然還一副沒事的樣子,能不讓人生氣著急嗎?

原本以為老太太對這件事情是非常有把握的,不會讓季氏真的跨掉的,現在聽到季老太太這樣子說,就真的清楚明白一件事情了,老太太是真的會把季氏給跨掉的。

這一點,她想不明白都難。

「媽,卿山雖然是公司的總裁,但是你也是很清楚的好不好,現在股價這麼突然下跌了,你難道不知道這裡面的端倪嗎?」洛楠芳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季老太太。

打死也不會去相信的。

季老太太怎麼可能放任季氏不管呢?

「我知不知道,這件事情也輪不到你在這裡急吼急叫的,卿山會有辦法的。」季老太太語氣格外不好的說道、。

洛楠芳一聽到這話,立馬就閉上了嘴巴。

老太太生起氣來的話,是很讓人害怕的,六親不認的罵人訓人。

所以她真的很不願意去惹老太太生氣的,能避開不惹她生氣的話,就不惹她生氣。

「媽,我不是要惹你生氣,我只是現在很急,看著季氏這麼跌下去,再用不了幾天就真的會破產了啊,媽。」洛楠芳急得那叫不行。

「奶奶,你說爸爸會想辦法,他能想到什麼辦法嗎?現在他人呢、都這個點了,為什麼還沒有什麼他人影呀。」季妍雪看了一眼時間說道。

都快十點鐘了,為什麼還沒有看到季卿山的身影,如果他在的話,很多的事情還可以問問他,但是現在他一直不在,他們就是想去問的話,也找不到人問。

所以才會讓季妍雪這麼急的。

她是斷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季氏就這樣子破產倒閉的。

這以後可是她的。

「卿山去想辦法了,應該快回來了吧。」老太太抬頭看了一眼大鐘的時間,都這個點了,還沒有回來,老太太也是有些急了。

也沒有給她打一個電話,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放棄這個方法。

季卿山是打算去找董小優,讓董小優跟陸亦珩說季氏的情況,讓陸亦珩來幫他們季氏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想當

然的,季老太太是說過的,小優不會那麼輕鬆的就答應幫忙的。

要知道,季家以前是怎麼對小優的,現在倒好意思過來求她來幫忙,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辦法完全原諒的,然後以德抱怨的過來幫他們度過這一次的難過。

但是,季卿山不聽,還是要去試一下。

都這個時候了,還沒有回來,估計是不行的。

董小優應該連他的面都不願意見了吧,上次他們還想把董小優送給沈宏遠當妻子的,這樣子的事情都做得出來,董小優恨他們都還來不及的。

『「爸他去想辦法了嗎?想什麼辦法。』季妍雪有些不太敢相信的看著老太太問道。

季氏已經跌了幾天了,很多人都不願意來幫他們,季卿山是沒有折了,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嗎?

季妍雪是完全想不到還有誰能求,誰願意幫。

一聽到這裡,季妍雪就滿腦子的問號。

「奶奶,爸爸去求誰去了,這個時候,還有誰可以求的,誰能幫我們?」季妍雪一臉懷疑的看著她問。

老太太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說了。

『卿山去求小優了,他想讓小優跟陸亦珩說說,讓陸亦珩來幫我們季家。』老太太語氣平靜的說道。

聽到董小優的名字,季妍雪和洛楠芳兩母女同時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老太太。

『奶奶,你不是開玩笑的吧,爸爸去求董小優了?』季妍雪真的就像是看到了世紀大笑話一樣的看著太太,一副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他們季家可是對董小優做了太多的壞事了,不相信董小優還會幫他們,季卿山現在去求她,不是太天真了。

況且,季妍雪現在很不願意讓董小優參與進季氏的事情來,要知道她是想獨佔繼承季氏的,如果董小優幫忙的話,那麼她就成了季氏的恩人,會瓜分季氏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