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儘管覺得沈宏遠的聲音超級的討厭,但現在也只能去求他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1:58
A+ A- 關燈 聽書

對於老太太說的這件事情,最大意見的就是季妍雪了。

他們季家出事情了,她就不急嗎?

為什麼爸爸要去求董小優那個丫頭。

要是她答應幫忙可怎麼辦呀。

要知道董小優好對付,可是那個陸亦珩可不好對付。

陸亦珩現在和董小優是一夥的,為了董小優,陸亦珩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反正陸亦珩對她的傷害,季妍雪是不會輕易放棄的,一定會找一個機會好好的還回去樅。

所以,這一次更不能讓董小優參與進季家的事情來,只要董小優參與,陸亦珩一定不可避免的跟著參與進來的,要是陸亦珩參與進來的話,到時候別說是瓜分了,就直接要季氏,他們也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的。

因為,以陸亦珩的本事,只有他不想要的,沒有他得不到的。

「奶奶,不能求董小優呀,為什麼非得要去求董小優,你知不知道……」說到這裡季妍雪打住了,因為她不想說出陸亦珩的名字來。

雖然老太太很清楚這件事情。

「不知道什麼?」老太太看著季妍雪說道。

「奶奶,我們季家和陸家一直就和不來,董小優現在和陸亦珩在一起,你覺得陸亦珩會幫我們嗎?如果我們季氏倒閉的話,最開心的應該就是陸家的人才對。」季妍雪故意這樣子說的。

就是為了讓季老太太絕對不要去求董小優。

董小優是一個不需要什麼招就輕輕鬆鬆可以對付的人,但是陸亦珩可是不那麼好對付的,加上陸季兩家的仇恨,他怎麼可能幫季家呢?

新仇加舊恨,陸亦珩只怕會希望季家直接倒閉,而不是幫忙。

當然,董小優也應該是這樣子想的,畢竟當初季家欠下她的東西太多了,當初把他們母女趕出季家,是什麼也沒有給過的。

老太太一直做事情就很絕情,完全就不會多情。

所以,錢卡,什麼物資都沒有給她們兩個,讓他們兩個在外面自食其力,自生自滅,能活下去是他們的造化,活不下去也是他們就應得的。

所以說,之前對他們做那麼惡劣的事情,現在怎麼可能回過頭來幫他們季家呢?

反正最為重要的就是,季妍雪不想讓董小優參與進來就對了。

當初好不容易趕出去,現在怎麼再讓董小優有機會回季家呢?上次,讓董小優嫁給沈宏遠的時候,季老太太就有意要讓董小優重新回歸季家女兒的身份。

一旦董小優是季家女兒的身份爆光,那麼對季妍雪的影響力就太大了。

「小雪,你擔心什麼,奶奶心裏面清楚,要不是因為你連凌家兒子都拿不下,現在我們季家出現在這樣子的情況,凌家連看都不看一眼,如果可以依仗凌家幫忙的話,我們還需要去求陸家嗎?」老太太直接開口說道。

聽到這裡,季妍雪算是明白了。

老太太心裏面還在怪她沒有和凌奧野結成婚的事情。

「奶奶,你以為我不想和奧野結婚嗎,可是……」

不等季妍雪講完,季老太太就生氣的直接打斷了。

「你還好意思說,你可是季家的大小姐,讓凌家取消了婚約,我們季家在沐城損失的面子有多大,你讓我這張老臉往哪裡擱,現在走出去都會有人問,凌家為什麼要取消和季家用的婚約,你讓我怎麼回答。」老太太一臉不高興的沖著季妍雪說道。

這話一出,讓季妍雪羞愧的立馬就沒有辦法回答了。

說到底,老太太還是一如既往的勢利。

誰對她有用,她就會對誰好。

不過,一旦利用完了之後,就直接過河拆橋。

沐城的商圈都知道季家老太太的行事風格有多狠,從來就不講情面的,所以現在季家出事情了,才會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幫的。

幫忙的沒有,看熱鬧的倒是可以組起幾個團來了。

「奶奶,我知道這件事情讓你很不高興,但是我同樣也不高興,我就不是離開了一個多月沒有多和奧野聯繫嗎?他就這樣子取消了我們的婚約,你以為我心裏面有多高興啊。」季妍雪滿是委屈的沖著老太太說道。

說到被取消婚約的事情,她是最委屈的那一個好不好。

原本她是最期待和凌奧野結婚的,可是卻突然被迫取消了婚約,連一個原因都不給,她受妻的委屈和傷害,跟誰說呀。

現在,還把全部的錯怪到她的身上來。

他們都不知道,當初她被人帶到山上凌辱的時候,是怎麼撐下來的,沈宏遠關在山莊一個多月是怎麼過來的,每次清醒的時候,她都想直接自殺算了的。

她經受這樣子的痛苦,有誰來心疼過她,關心過她嗎?

現在老太太直接把全部的錯誤歸到了她的身上來,她很委屈的好不好。

果然,在老太太面前是不能講情份的,老太太的心裏面只有利益,不管做

tang什麼,對她來講只有利益可言,其餘的都是多餘的。

「所以,你現在是在跟我說委屈,是我錯怪你了嗎?」季老太太聽到季妍雪這樣子說,臉色更加的不好了。

洛楠芳看到之後,立馬就站了出來,一把將季妍雪拉開。

「媽,小雪也只是一時心急,她小不懂事,有些任性所以說話有些沖,你千萬不要介意,畢竟小雪是你的孫女。」洛楠芳立馬陪笑看著老太太說道。

「女兒不懂事,是你這個媽沒有教好。」老太太直接開口說,然後把目光轉到了季妍雪的身上身上一眼,這個時候了,還就只知道耍大小姐的脾氣,任性。

「如果不是我季家的孫女,你以為她還能在我面前這麼說話嗎?」老太太把目光一轉,直接對著洛楠芳說道。

聽到這話,季妍雪的心裏面氣不打一處來。

老太太還真的是推錯推得一乾二淨。

「媽說的是,小雪是因為這個才能在季家。」洛楠芳立馬堆笑的說道。

在老太太的面前,她還真的是不能太有主意,尤其是否定老太太的話。

當初,要不是她力爭,她在老太太的面前盡量表現的聽話,哄著老太太開心,現在要在外面露食吹風雨打的,可就不是董依梅母女,而是她們母女二人。

所以,當初她費了那麼大的勁才得到如今的地位和一切,怎麼可能輕鬆的讓出去,更不可能因為季妍雪犯下的這麼一點小錯誤就失去這一切。

洛楠芳不允許的。

『奶奶,不管怎麼樣不要去求董小優,我會想辦法的。』季妍雪對著老太太很認真的說道。

她就不相信,真的沒有一個人會願意幫季氏的。

她會去沈宏遠那裡試一下,那個男人雖然不是沈氏現在最大的股東,但他會有很多的辦法來幫季氏的。

季妍雪願意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不管如何,就是這麼一次機會,她想試一試。

雖然她打心底不想再和沈宏遠有任何的牽扯,可是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了,反正她和沈宏遠已經有了牽扯不清楚的關係了。

也不差再多一個。

「你要真的辦法的話,就去想,不要在嘴巴裡面說說而已,我要看到結果。」老太太特么現實的說道。

空頭話,她不想聽,她要的是事實上面,老太太從來就不管他們的過程,她要就是一個結果。

行還是不行。

「奶奶,我會去想辦法的,不管如何,我不會把季家讓出去的。」這是季妍雪心裏面的話,不管如何,她都不會出讓季家的一點東西。

哪怕最後季家真的會破產,那也不能讓董小優參與進來。

老太太看到季妍雪這樣子說,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她還是相信季妍雪有能力的,也許她真的有辦法替季家度過這一次難關。

現下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弄清楚讓季家這麼突然的股價大跌是誰搞的鬼,季氏最近做的幾個項目都是很正常的,不可能因為經營不善股價大跌的。

「給卿山打個電話,行不行都得在回來了,這麼大晚上了。」季老太太沖著洛楠芳說了一聲。

「媽,我現在就給卿山打電話,你等一下。」洛楠芳趕緊的拿出來了手機,正準備給季卿山打電話的時候,就聽到了外面有人叫老爺回來。

那就是季卿山回來了。

洛楠芳趕緊的放下了手機看向老太太。「媽,卿山回來了。」

「嗯,我聽到了。」老太太格外淡定平靜的說道。

傭人叫的那麼大聲,整個季宅都聽到了,她只是年紀有些大,聽力還是很好的,所以不需要洛楠芳再一次提醒。

「卿山,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吃過飯了嗎?」季卿山一進來,洛楠芳立馬就迎上去了,一臉關心的問著季卿山。

「爸,你去找董小優怎麼樣了?」季妍雪更加在意的是這個事情。

「這個事情還要問嗎?看神情就知道了,一定不成功。」老太太看了一眼季卿山的神情就知道肯定就沒有成功的。

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季卿山的表情怎麼能是這個樣子的呢,都可以不用多想。

「爸爸,所以說……董小優她不願意幫我們對嗎?」季妍雪認真的說道。

季卿山有些無奈的轉身往裡面走去,對於他們這麼一窩蜂一樣湧上來的熱情,他真的是有些接受不了。

『爸爸,董小優沒有同意對吧。』看到季卿山這副表情,季妍雪就完全的猜出來了,董小優肯定沒有答應要幫他們季家的,這一點她清楚。

只要是董小優不答應幫忙的話,她就放心了。

季卿山坐了一會,才看著老太太說。

「媽,小優不願意見我。」季卿山語氣格外的無奈。

老太太聽到這話,神情反而平靜了。

『這是我預料之中的,小優

不見你就對了,這比當面拒絕你做得正確。』老太太格外平靜的說道。

這一切都是她預料之中的事情。

如果董小優答應幫忙,才會讓她覺得意外。

『媽,不好意思,小優不願意見我,看來她是真的不願意幫我們季家,當初是我們對不起她在先,她不幫忙也是正常的。』季卿山平靜的說道。

小優這一邊的話,他是要放棄了,因為再怎麼樣去求也是無濟於事的。

小優已經打定主意不幫他們了,見都不見,連給他求一次的機會都不給,更別說會幫他們了。

其實,他早就料定過,小優這一條路是行不通的。

當初他們對董小優做的那麼過份,她怎麼可能還幫季家呀,哪怕就是看到季家真的是破產,也不會有一絲心疼的。

『這個是我料定以內的事情,所以不怪你,今天先這樣子吧,沒吃飯的話,先讓廚房給你熱菜。』老太太還是很心疼這唯一的兒子。

季卿山現在完全就沒有任何的胃口。

現在全城的人都在傳季氏要倒閉的事情,不能不讓季卿山有壓力。

如果季氏毀在他的手上的話,她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真的不會安心的。

所以,身為一個公司的最高領導人壓力是有多大。

公司好的時候,他當然是最最輕鬆的,但是公司一旦出現什麼樣的情況的話,最大壓力的就是他,回為他要負擔全公司上上下下成千上萬人的未來和生活。

公司如果破產,那就是千萬個家庭的不幸。

『媽,我在外面吃了,不餓,公司的事情你們都可以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的處理的。』季卿山帶著疲憊的神情看著老太太的說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卿山,累了的話,就先早一點休息吧,先把這次股價大跌的原因查出來,治病要找根的。』老太太看著季卿山說道。

股價這麼一跌,就急著去找人援手,得先弄清楚清情,才能對症下藥,否則就是白忙。

如果是有人故意在這裡做手腳的話,他們完全就沒有機會搬回。

『放心吧,我讓人一直在查,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的。』季卿山也在查。

從第一天股價不合理的大跌,他就一直讓人在私底下查。

這種事情不能太光明正大的去查,怕影響股民們的心情,到時候他們一旦全拋,那麼季氏就真的會被逼破產了。

季卿山一向行事謹慎小心的,也沒有太招惹誰,當然他也清楚季家之前樹敵太多了,在沐城沒有哪一家和季家沒有成為敵對。

所以,看他們季家敗的人可是一堆堆的。

但是真正會直接這樣子對他們季家的,應該不會做的這麼直接明顯。

『這個得儘快,如果再這麼跌下去,出不了半個月我們季氏就真的會跨了,卿山。』老太太格外認真的說道。

這件事情完全就不是鬧著玩的,一定要認真的對待。

『我清楚的,媽,這件事情你不要著急,我會處理好的,都早一點休息吧,時間不早了。』季卿山看了看時間,催著老太太去休息了。

平常的時候,老太太休息都挺早的,今天因為等他才這麼晚沒有睡,所以季卿山心裏面有些過意不去。

『都去睡吧。』老太太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轉身就進屋了。

餘下的三人,都不太願意說道。

尤其是季卿山,整個人都要跨下來了。

這件事情對他來講打擊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一碰到這樣子的事情,整個人都一下子老了許我。

『爸爸,你真的去求董小優了嗎、』季妍雪看著季卿山問。

季妍雪認認真真的看著季卿山。

『小雪,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了,我會過來處理的,時間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這段時間你也累了。』季卿山指的是季妍雪被凌奧野取消婚約的事情。

雖然季卿山不太清楚凌奧野為什麼臨時要跟她取消婚禮,不過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那個心思去管季妍雪的私事。

『爸,不要再去求董小優了,我會想辦法的。』季妍雪保證似的說道。

『你想辦法?你怎麼想呀,我知道你有這份心,放心吧,我會想辦法的。』季卿山安撫著她的心情。

現在就先把是誰搞的鬼揪出來,然後看看他為什麼要這樣子針對季氏。

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沒有抓出人來,先弄再多人過來幫忙也沒有用的。

『爸,我會盡量想辦法的,季家的事情我也想出一份力。』季妍雪認真的說道,要知道她要保的就是保住季家,以後才可能是她的。

否則季氏一破產,她拿什麼來繼承呀。

所以,這也是季妍雪自己的私心。

『好了,小雪,先回去休息,不要再想了。』季卿山知道她心裏面在想什麼,但

是不需要她來擔心這件事情,因為他會處理好的。

『爸爸,那先晚安,記住了,我也是季家的一份子,為了保住了季家我也想盡一份力』季妍雪表達了一下她的想法。

季卿山不再說什麼了。

季研雪回到房間之後,就直接給沈宏遠打了一個電話。

「沈宏遠,我們找一個時間見一面。」

「怎麼了,才幾天不見就想我了嗎?」沈宏遠那討厭的聲音傳了過來。

儘管覺得沈宏遠的聲音超級的討厭,但現在也只能去求他。

「有事找你。」

——

董小優這幾天睡的格外的不舒服,因為一直心神不寧。

雖然說過她很不願意去看季家的事情,但是最近網上和新聞一直就在播導跟季家的事情,股價雖然控制住了,但還是以小弧度的速度在降,全部的人都在猜測,季氏這一次會不會直接破產。

『小優姐,你買股票嗎、』麥小夢過來問她。

『怎麼了?』小優有些奇怪的看著她問。

『季氏你聽說過吧,以前股票一直很穩定的,現在突然就這麼跌了,太嚇人了,幸好我沒有買他們的股票,否則呀,得賠死哦。』

聽到這些,小優心事重重的。

雖然這件事情跟她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可是聽到之後,依然會不開心。

「小優姐,你還好吧。」麥小夢看到小優的神情不對,立馬開口問。

小優搖了搖頭。

「我還好,沒事。」

「你沒有買股票吧。」麥小夢依然不放心的說道。

「我沒有買股票的習慣,我不炒股。」小優搖了搖頭說道。

聽到這裡,麥小夢放心了,「小優姐,你說再照這樣子掉下去,季氏會不會真的破產了啊。」

會不會真的破產了這件事情,小優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一點就的是,損失一定會很嚴重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