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2:49
A+ A- 關燈 聽書

路路現在內心是激動的不要不要的。

盼了這麼久,終於還是盼到小優成為他的媽咪了,這樣子的事情可是他日思夜想很久的,好開心的說。

『小優,那麼從現在起,我就叫你媽咪好不好。』路路開心的沖著小優甜甜的笑著,那一份純真的笑容,真的可以暖化很多人的心情。

小優和陸亦珩都被他這甜甜的笑容給暖到了心頭。

一下子就有這麼一個懂事的大兒子,小優也挺開心的樅。

『路路,以後希望我們可以很好的相處,就像一對真正的母子一樣,你放心,我會對你很好的。』小優揉揉他的頭說道。

聽到這話,路路可是比任何一個人都要開心芾。

『小優,我也會對你很好的,把你當成我的親媽媽一樣,不對,你本來就是我的親媽媽。』路路賴在小優的懷裡面說道。

「以後,我們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了哦,不對不對,一家四口,我們還有小寶寶呢?』路路一手拉著小優,一手拉著陸亦珩,一臉開心的看著他們兩個說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到這裡,小優整個人都暖下來了心。

這是她一直最期盼的事情,現在終於實現了。

陸亦珩直接把他們兩個擁入懷裡面,以後這就是他最需要疼愛的人。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謝謝你們,讓人感覺到了這麼幸福的時刻。』小優窩在他的懷裡面,悶悶的說道。

聽到這話,陸亦珩嘴角的笑意擴的更大了。

『陸亦珩,你可別忘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哦。』小優特意提醒著他。

陸亦珩伸出手指颳了一下她的鼻子,『放心吧,不會忘記的。』

第二天,陸亦珩先去了一趟麥香坊。

蘇夫人一看到陸亦珩過來,還是很開心的,不過看到他手上提著的首飾袋子就明白他過來是為什麼事情了。

她讓小優不要和陸亦珩說的,結果還是說了。

不過,這也從側面可以肯定一件事情來了,小優和陸亦珩之間有感情很深厚,他們兩個人之間基本上就是沒有秘密的。

『來,亦珩,先喝杯咖啡。』蘇夫人親自端過來兩杯咖啡,放了一杯在他的面前說道。

陸亦珩端起咖啡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然後望著蘇夫人。

『我想,你應該清楚我今天過來找你的目的了吧。』陸亦珩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蘇夫人眸子一收,然後嘴角勾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

『亦珩,這本來就是我送給小優的結婚禮物,還想讓它成為我們兩個之間的秘密,是我讓她不要和你說的,結果,你還是送回來了。』蘇夫人帶著輕鬆的笑意說道。

『蘇夫人,你送的這一份禮太重了,就算是結婚禮物,小優也絕對不會收的。』陸亦珩把首飾盒推到蘇夫人的面前說道。

這一套首飾,他查過價格,市值三百多萬。

這麼貴重的禮物,完全就不是蘇夫人的風格,她會送人禮物,但絕對不會一次性出手這麼大方,況且小優只是她認識的一個晚輩,沒有什麼直屬關係。

這樣子送禮,肯定有些不妥,這其中應該有什麼貓膩才對。

蘇夫人平常他接觸不多,只知道是蘇耀威愛的女人,所以對蘇夫人陸亦珩其實不怎麼了解的。

這麼突然的送小優大禮,別說是小優嚇到了,就連陸亦珩也嚇到了好不好。

所以蘇夫人這樣子送,一定有她非送不可的理由。

『亦珩,只是想送一=份禮物給小優,就非得要理由不可嗎?』蘇夫人放下了咖啡,收起了臉上的笑意,變得格外的認真看著陸亦珩。

『當然要有一個理由,如果只是單純的喜歡小優,送一份禮物給她的話,不至於送這種上百萬的首飾。』陸亦珩也直接把自己的觀點表達了出來。

蘇夫人聽到這裡,心思微微一沉。

看來,如果她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陸亦珩是不打算罷休的,這一份厚禮就在被退回來了。

「如果是母親送給女兒的結婚禮物呢?亦珩,你說這個理由怎麼樣?」蘇夫人直接開口的說道。

聽到這話,陸亦珩明顯的怔住了。

母親,女兒?

說的是蘇夫人和小優之間的關係嗎?

陸亦珩的目光帶著一絲探究的神情盯著蘇夫人的臉看著不語。

這是什麼意思,一時之間,他不太明白了。

「亦珩,你是不是覺得我說這樣子的話有些奇怪。」蘇夫人很清楚陸亦珩盯著她質疑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聽到她和小優是母女關係的話,現在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的。

包括小優自己。

「當然,我不太明白你話裡面的意思,你說你和小優是母親女兒的關係嗎?還是說,情同母女的感情。」陸亦珩聰明

tang過頭的智商,這一下子也全部都消失殆盡了。

完全沒有理解蘇夫人的意思。

如果只是情同母女,他倒是可以理解,因為小優也非常的喜歡蘇夫人。

「亦珩,我是小優的媽媽,親生母親。」蘇夫人原本不打算這個時候公布身份的,但是陸亦珩都逼到這個份上面來了,她不能不說了。

聽到這裡,陸亦珩完全不敢相信了。

這個看起來不過三十齣頭的蘇夫人會是小優的親生母親?他可是知道小優母親五年前就死於那一場事故,屍骨無存的。

「亦珩,我知道這件事情對於你現在來講有些難以接受,那我就和你說一下之前發生的事情吧。」蘇夫人沉了沉氣,理了一下思緒,開始跟陸亦珩說起五年前發生的全部事情。

蘇夫人一點一滴的在回憶著過去,陸亦珩在認真的聽著。

只是越往後聽,他就越是生氣。

原來,造成他們母女這樣了分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季家的人,尤其是洛楠芳那一對母女。

沒有想到,小優會受過那麼大的傷害。

越想越氣,都恨不得直接把季家人狠狠的收拾一頓。

『其實,這一次讓耀威處理季氏的事情,並不是他自己的主意,而是我出的主意,我要讓季家生不如死,這是當年他們分散我們母女,害得我和小優吃盡苦頭,生不如死的代價。』蘇夫人平靜的說道,但是語氣裡面儘是清冷和怨恨。

這是積了多年下來的怨恨,才會一時爆發出來的。

之前,陸亦珩在沒有了解到這一層內容的時候,不清楚為什麼和季家無怨無仇的蘇耀威突然要對季氏,現在終於明白過來了。

如果他是蘇耀威的話,也會這樣子做的。

因為季家傷家小優母女傷得太深了,是時候讓他們償還了。

而且一定不會很輕,應該讓他們當初傷害小優的十倍數量來償還的。

這就是蘇夫人的打算。

現在也是陸亦珩的打算,所有傷害過小優的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的,這就是當初他們傷害小優的代價。

「我明白你的心情,蘇夫人。」陸亦珩一臉認真的看著蘇夫人說道。

這時候蘇夫人勉強的笑了笑。「亦珩,你應該叫我岳母才對,小優就拜託給你了,短時間之內我還不能讓小優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你明白嗎?」

蘇夫人的顧慮,陸亦珩應該是清楚的,所以沒有多言。

「你的打算,我會替你保密的,所以蘇夫人大可放心。」陸亦珩很認真的點頭答應下來了。

蘇夫人因為火災毀容,全部整了容,所以和之前的樣子是完全兩樣,比之前看起來年輕漂亮很多,小優能不能接受也是一個未知數。

況且,蘇夫人明知道小優一直就在沐城,卻也沒有去找過她,真正的知道之後,肯定會有氣的,至少會不會接受,這就是另當別論了。

現在陸亦珩也猜不透小優的心思。

「亦珩,謝謝你替我暫時保密,等季家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後,我會親自找時間來和小優解釋這五年的事情,不管她能不能原諒我,我都可以接受。」蘇夫人略為苦澀的說道。

因為,雖然把他們母女人二分開的人是洛楠芳和季家的人,但是三年前她回到沐城之後,就一直沒有去找過小優。

她最擔心的就是因為這樣子,小優會不原諒她的難處。

「蘇夫人,岳母,我想小優會理解你的,你放心,我會勸說小優的,讓她可以認真的接受這件事情。」陸亦珩認真的說道。

聽到陸亦珩的那一句岳母,蘇夫人心裡暖暖的。

比起這個,她更希望聽到小優的一句媽媽。

只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她不知道要等多久,如果小優選擇一輩子不原諒她,蘇夫人也認了。

畢竟是她這個母親當的很不合格。

「亦珩,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情就好了,不過未來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你只要全心全意的疼愛小優就好了,她這二十年來都沒有好好的過過,我不希望她再這樣子受盡磨難了。」蘇夫人一臉認真的拜託著陸亦珩。

「岳母,就是你不跟我說這個,我也會傾盡自己所能,去疼愛小優的,絕對不會讓小優受到任何一絲傷害的。」陸亦珩很認真的說道。

「我相信你的話,小優能找到你,這是我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這首飾你先替小優收下,就算是我這個母親現在能為小優做的事情。」蘇夫人把首飾盒重新推到了陸亦珩的面前。

現在,一切迷團解開了,陸亦珩就沒有必要再把首飾盒重新還回去給蘇夫了。

就算現在暫時不能給小優,他也可以先暫時保管,畢竟這是蘇夫人身為母親的一番心意,所以他不能辜負一個母親疼愛女兒的心意。

「那我就替小優先收著,這件事情我會替你保密的,等你自己覺得時

機成熟了再和小優說明,我想小優一定可以理解你的。」陸亦珩安撫著蘇夫人的心情說道。

其實對於蘇夫人的心情,陸亦珩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身為一個母女,五年都不敢去和自己的女兒相認,那種噬骨般的疼痛,一般人都是無法承受得起來的。

「亦珩,謝謝你。」蘇夫人是真心真意的要感謝陸亦珩為小優所做的一切,為她保守秘密,在她還沒有做好萬全準備之前,她是沒辦法讓小優知道她的身份。

她怕小優一時半會的無法接受。

「岳母,你是小優的母親,也就是我的母親,我們之間不需要這麼客氣的。」陸亦珩很是認真的說道。

和長輩講話,讓人不得不變得嚴肅起來。

『亦珩,你和小優什麼時候結婚。』蘇夫人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之前她問過小優,小優說還沒有定下來,現在問問陸亦珩應該會比較靠譜、

『一周之後,我們會挑日子,日子定下來,會第一個告訴你,或者你有什麼建議。』陸亦珩看著蘇夫人說道。

以前不知道她是小優的生母,當然不需要讓她參與進來他和小優結婚的事情,現在知道了她是小優的生母,是絕對有資格參與進來的。

一周后,就是美食節結束了,到時候小優才有時間來考慮結婚日子的事情,陸亦珩其實很想一切都由他自己一個人來決定弄好算了,但是他更加尊重的是小優的感受,結婚也是辦小優喜歡的婚禮,讓她高興。

「我沒有什麼意見,你和小優自己定日子就行了,到時候通知我一聲,有什麼需要的要都可以跟我提出來的,我會傾盡全力來幫你們。」蘇夫人臉上掛著笑意說道。

「嗯,如果有什麼可以讓您幫忙的,一定會跟您講。」陸亦珩頓了一下接著開口「季家的事情,你打算怎麼做?」

「季家的股價已經跌下谷底了,接下來就是要直接毀了他們幾個正在開發的項目,然後讓耀威全部低價買進,我要讓季卿山家破人亡,這是他們欠我和小優母女的。」蘇夫人惡狠狠的說道。

雖然,這樣子做真的很過份,但是比起他們對小優的傷害,這不算什麼。

董依梅一定要讓他們償償家破人分離是什麼樣的滋味,人生百味裡面恐怕是最難吃的一種滋味了。

「我知道了,我會盡量的配合耀威叔的。」以前陸亦珩並不是十分願意把季家逼到絕境,如今他覺得只是讓季家破產還算是便宜了他們。

以他們對小優的傷害,只是破一個產,完全就是便宜了。

「亦珩,我知道你心疼小優,其實我並不是特別建議你參與這件事情進來的,畢竟你現在是陸氏的總裁,陸氏裡面有很多的情況有些亂,你需要精力去應付,這邊的事情耀威一個人其實就可以了。」蘇夫人略為難色的說道。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她並不想把陸亦珩也扯進來,陸氏自己裡面一堆事,還要等著他去處理呢。

不過蘇耀威說的也對,他畢竟不是蘇氏集團的總裁,沒有那麼大的權力和財力,要擊跨季氏就必須要有權力和財力,蘇靖就算是幫他,也不會去逼季氏破產,但是陸亦珩就不一樣,陸家本來就和季家有仇,加上小優被季家人傷害過,陸亦珩有雙重的理由來對付季家。

現在這麼一說,陸亦珩會更加的怨恨季家了吧。

「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我會量力而行的。」這樣子說,陸亦珩只是為了能讓蘇夫人放心,但事實上面,為了小優的事情,他會拼盡一切。

季家就等著破產吧。

「亦珩,中午留下來吃飯吧,我讓廚房做幾道你愛吃的,一會把耀威叫過來。」蘇夫人看看時間差不多要中午了。

「不用了,我一會還要去帝凡一趟辦點事情,約了人不好遲到。」陸亦珩笑著回絕了。

SKY已經替他約好了美食節的幾個主要負責人,能不能讓小優拿到許可證去採訪,就要看這一次了,不過他相信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既然這樣子的話,那我就不留你了,在你和小優結婚之前,找一個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吧。」蘇夫人望著陸亦珩說道。

陸亦珩很明白她的意思,這就算是母親送女兒出嫁之前最後一餐合家飯,陸亦珩沒有理由不答應的。

「好的,一定會抽時間帶小優一塊過來吃餐飯。」

「那你就先出忙吧。」

——

美食節的主要負責人有三個,一個是國外美食的負責代表,兩個國內的。

SKY跟他們約好在帝凡的一號貴賓室,陸亦珩就直接到了貴賓室那裡。

「陸總,你總算來了,還差五分鐘就遲到了,第一次和人見面就遲到,可是會被扣印象分的呀。」SKY就站在一號貴賓室的門口,看到陸亦珩過來了,立馬開心的迎上去了。

哎喲喂,他的大總裁呀,時間觀念總是可以精確到分秒上面的。

「不是

還有五分鐘嘛,急什麼呢?」陸亦珩淡淡的看了一眼SKY說道。

「我知道,這不是著急嗎?下午就要美食節開幕了,幾個負責人都是很記的哈,難得他們答應抽時間來見見你,遲到了當然不好啦。」SKY臉上帶著一絲絲小小的歉意說道。

「行了,開門吧。」陸亦珩整理了一下衣服,催著SKY開門。

SKY直接拉開了門。

「安迪克斯先生、陳先生、王先生,我們陸總過來了。」SKY立馬對著裡面的三個大人物開口說道。

「陸總,你好。」三人起身看著進來的陸亦珩。

「對不起各位,我來晚了。」陸亦珩帶著一絲歉意的跟他們一一握手。

「陸總說笑了,是我們住在貴酒店所以來得有些早,跟我們約定的時間都還沒有到呢?」王總是一個有些小胖的人,笑起來格外的溫柔,看得出來是一個特別實在的人。

倒是那個金髮碧眼的高個外國人,臉上基本上沒有笑容,一臉清冷的看著陸亦珩。

「安迪克斯先生,是對我有什麼想說的嗎?旦說無妨,都沒有關係。」陸亦珩特意看了安迪克斯一眼平靜的說道。

「陸總,我覺得有些眼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有見過?」安迪克斯臉上的神情稍微的緩和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

陸亦珩笑著坐下,然後讓他們三個人也一塊坐下。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安迪克斯先生應該在巴黎的時間會比較多,而我在沐城的時間會比較多,應該沒有見過。」陸亦珩的印象中對安迪克斯有些陌生,雖然這一次是他有事要求他們三個,但也沒有必要亂攀關係,這並不是陸亦珩的喜好。

「五年前的義大利,我想我還是和陸總見過面的,在羅馬小鎮的一個巷子裡面,你是不是救過一個法國人。」安迪克斯繼續說道。

陸亦珩想了想,大概想起來了一些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