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一大家子去旅行——全文完

發佈時間: 2021-05-05 11:13:33
A+ A- 關燈 聽書

四天之後,董小優在試婚紗禮服的時候,看到了沐城新聞。

播的就是季氏破產,季卿山被一堆的記者長槍短炮的炮轟的在追著他採訪,季卿山就是再逃再跑,也沒有躲得過。

「季總,能不能問一下,這一次季氏是不是真的破產了……」

「季總,是什麼原因倒至的季氏破產……」

一堆一堆的問題,季卿山全部都躲掉了泗。

灰溜溜的往車子裡面鑽去。

董小優卻全部都看到了唐。

季氏,真的破產了嗎?

這是董小優之前想也沒有想明白事情。

正好,換好禮服出來的陸亦珩也看到了這個新聞。

禮服店沒事放什麼新聞台。

「小優,看到了?」陸亦珩直接開口說道。

從她那不好的臉色來看,就知道小優是看到了。

「嗯。」小優點點頭。

「所以,陸亦珩,季家這一次真的是破產完蛋了嗎?」董小優還是不太敢相信的說道。

對於董小優的話,陸亦珩是完全明白的。

雖然她說過,以後季家的事情跟她沒有關係,但是真的看到季氏破產的時候,她還是很難受的。

陸亦珩把她輕輕的摟進懷裡面,然後安撫她說道。

「小優,季氏破產了,要想東山再起,都是不可能的了,你會不會感覺到很難過?」陸亦珩摟著她的肩膀,很認真的說道。

其實,他這樣子弄得季氏破產,其實是完全他自己的意思,與小優沒有直接的關係,小優也沒有說要他這樣子。

所以,現在季氏真正破產了之後,他其實挺擔心小優的想法的。

「不難過,只是有一點難受,其實我是真的很討厭季家的人,誰讓他們當初那樣子對我和媽媽,但是……我並不是那種幸災樂禍的人,所以感覺這不到什麼開心。」小優如實回答說道。

現在她的心情就是這樣子的。

陸亦珩可以理解她的心情。

「既然這樣子,就放輕鬆心情,我們還有兩天就結婚了,你一定要當一個快樂的新娘子,不能這麼愁眉苦臉的,明白嗎?」陸亦珩摟著她安撫著說道。

要知道,現在姚意雨送出國了,喬麗娜也有人收拾下來了,接下來他只要有小優安安心心的結婚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不需要再擔心了。

「嗯,好。」小優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但是心裏面卻一直有一個不太好的預感。

果然,晚上回去的時候,就接到了麥小夢的電話。

「小優姐,我們這一月的銷量出奇的好,比上月已經上升二百個點,比他們B組的話整整多出三成的銷量,他們拿什麼來和我們比呀。」麥小夢激動的彙報著喜訊。

聽到這裡,小優瞭然的笑了起來。

銷量好,這是她早就預計到的。

但是比B組高那麼多,倒沒有想到。

「小優姐,我們這一次有多厲害,你知道嗎?真的是太棒了,我看他們還得瑟,看他們得瑟個什麼勁。」麥小夢得意洋洋的說道。

「小夢,高興就高興,別太妄形。」董小優叮囑著她說道。

「放心吧,小優姐我很明白的,驕傲使人自滿,但是我還有一個激動人心的好消息要告訴你。」麥小夢繼續說道。

聽到這話,董小優略為遲疑了一下。

還能有什麼好事情嗎?

「什麼事情呀,小夢。」小優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聽說喬麗娜辭職了,大概是因為這一次的銷量他們B組差的不行,才會辭職吧。」麥小夢猜測的說道。

因為除了這個原因,找不到第二個原因了。

關於喬麗娜辭職的原因,這對小優來講,完全就是沒有任何的吸引力,所以完全沒有任何的關係。

「好了,我知道。」

「小優姐,後天就是你結婚了,到時候我們一定會全員到場了的,要看你成為最美的那個新娘子。」麥小夢知道她對喬麗娜的事情並不是很感興趣也就不再多說了,轉移了話題。,

「到時候準點來。」小優叮囑著她說道。

「一定的,小優姐,拜拜。」

掛了電話之後,小優有些心神不寧的,還是給方燦打了一個電話。

只是想確認一下喬麗娜的事情,她的確會是那麼輕易辭職的女人。

「方主編,我聽說喬主編辭職了,這是真的嗎?」

「真的。」方燦很認真的回答。

「為什麼?」

「雜誌銷量不行,她自動退出了,暫時離開沐城。」方燦解釋說道。

可這種解釋雖然很官方,不過小優也沒有什麼理由不去相信。

畢竟她是方燦的學妹,方燦應該會是會關心的。

tang

「這樣啊。」

「小優,先恭喜你,這一次A組的銷量很棒,再恭喜你,後天的婚禮。」

「謝謝方主編,後天一定要過來參加我的婚禮。」小優叮囑的說道。

「好。」

在千呼萬盼中,婚禮終於是盼到了。

婚禮如期而至,原本熱鬧異常的婚禮,卻因為洛楠芳母女的到來,鬧得不可開交。

「董小優,你現在如願了,你現在滿意了吧。」洛楠芳冷著一張臉不顧保鏢的阻攔沖了進來,指著董小優的臉罵道。

小優和陸亦珩剛到婚禮現場,都還沒有來得及交換一個戒指,一臉懵掉的看著洛楠芳母女。

這是什麼情況。

季家破產又不是她弄的,關她什麼事情嗎?

「洛楠芳,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現在請你立刻給我出去,我的婚禮不歡迎你。」小優冷著臉對著她說道。

要知道她真心不想讓洛楠芳過來破壞這一切,台下坐著的可是她和陸亦珩的全部親友。

現在讓洛楠芳這麼一鬧,所有的人都齊刷刷的看著她,以為她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洛楠芳的事情來。

「董小優,你自己做了什麼,你不清楚嗎?你把季家害成什麼樣了,你還好意思不承認嗎?」洛楠芳指著她說道。

「洛楠芳,季家破產,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做了還不敢承認,董小優我今天就要讓所有的人知道你是什麼樣的面目。」

「季夫人,我是念在你是一個長輩,對你尊重,但是如果你再繼續這樣子對小優出言不話,我會對你不客氣的,季氏破產的事情,小優是一點也不知道的,所以這事情跟小優沒有半點關係。」陸亦珩護著自己的妻子說道。

洛楠芳聽到這裡,更加的生氣,要不是陸亦珩有本事搞出來的鬼,董小優當然自己做不出來的。

那麼就很清楚的知道了,這件事情和陸亦珩脫不開關係的。

「陸亦珩,你敢說,季氏破產,不是你做的手腳嗎?」洛楠芳氣不過的大吼起來。

聽到這裡,董小優突然明白了一些什麼事情來了,似乎季家這一次破產和他們陸家有脫不開的關係。

然後帶著懷疑的目光去看陸亦珩。

陸亦珩明白她的目光,所以摟著她。「小優,季家破產的事情……」

「季家破產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劃的,跟亦珩沒有任何關係。」一道悅耳好聽的女聲傳了過來。

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蘇夫人。

蘇夫人直接走到了主婚台上,一雙漂亮的眼睛狠狠的掃了洛楠芳一眼,然後再溫柔的看了一眼小優。

「小優,如果之前我瞞了你一件特別大的事情的話,你會原諒我嗎?」蘇夫人突然變了語氣和小優說道。

原本沒有打算這麼早把身世告訴小優的,現在看來,得提前說了。

反正對蘇夫人來講也沒有什麼關係,因為現在季氏這個大仇家解決了,也不用再擔心洛楠芳會對小優做出什麼事情來了。

所以,現在說出來身份也沒有關係。

只是她最擔心的就是小優會不會選擇原諒她,接受她。

所以,有些小心翼翼。

「蘇夫人,你說吧,不管什麼事情都沒有關係。」在小優的心中早就把這個女人當成自己的親人了,所以坦然接受得了。

聽到小優的肯定回答,董依梅笑了起來,然後看著洛楠芳很認真的說道。

「洛楠芳,我是董依梅。」

洛楠芳驚住了,季妍雪也嚇到了,更是驚訝住的是董小優,完全就沒有任何的一個反應,這件事情對她來講完全就是一個晴天霹靂,雖然之前一直想著可以有媽媽在身邊守著自己,但是也不是這樣子的情況之下,被告之了一個鐵打的事實,她真的有一個媽媽了,而且就是蘇夫人,誰聽誰會瘋掉的。

接下來,就是蘇夫人也就是董依梅把五年來,甚至從被季家趕出來之後,發生的點點滴滴事情全部都說了出來。

洛楠芳和季妍雪母女犯下的滔天罪行也被直接公佈於世了。

之前還對季氏破產有些同情的人,這一下子全部都沒有了,冷冷的鄙視著這一對壞心腸的母女二人。

最後,兩個灰溜溜的人離開了婚禮現場。

董依梅轉頭看著小優。「小優,我是媽媽,能不能原諒我。」

小優什麼也沒有說,因為她的心情無法一時平復下來,只得是傻傻的看著蘇夫人。

這個年輕的女人要和媽媽的臉重疊,無論如何她都想象不出來。

不過,眼前的蘇夫人就是自己的媽媽董依梅,小優無法不去相信。

媽媽沒有死,她自然就是最高興的。

想到媽媽五年前她受了那樣子的苦,小優心裏面是最最心痛的,眼底流著淚走到了董依梅的面前。<

/p>

然後撲在她的懷裡面,泣不成聲的叫她。

『媽媽。』

終於,五年了,他們母女可以團員了。

董依說的話之後,所有的人都是持同情神態對這一對母女的。

明明有錯的就是洛楠芳母女和季家的人。

現在人家母女能相認了,真的是皆大歡喜。

這場婚禮,在眾人期待的圓滿中結束。

這頭正開心幸福的結著婚,陸燼那裡卻被洗錢為罪名的抓了起來。

陸燼到了最後死也不會知道,自己會因為什麼被自己的侄子送進去。

一邊是陸家大哥的仇,一邊是小優的恨。

這兩種仇恨加在他的身上,陸亦珩只會把他送進去。

三天之後,董依梅把全部收集關於洛楠芳母女害人的資料寄給了檢查院,兩個人被抓了,至於怎麼判,董依梅早就沒有興趣去管了。

之後,董依梅會經常過來陸宅看小優,雖然小優心裏面接受了媽媽,但是內心還是有一些些的抗拒。

因為董依梅這張臉太過年輕陌生了。

「媽咪,小外婆真的是你的媽咪嗎,可怎麼樣看,都是姐姐呀。」路路童言無忌的說道。

聽到這裡,董依梅笑了。

現在這張三十齣頭的臉,和自己女兒這個二十齣頭的年紀,怎麼看都是姐妹。

「路路,這一回說對了,我是小優的媽媽,又是小優的姐姐。」董依梅笑看著路路說道。

路路長得和他死去的媽媽很像,所以看到路路就會想到蘇笛,雖然蘇笛一出生,就抱給了蘇耀威。

小優對於蘇笛是自己同父異母的事情感覺到很好奇。

「媽,能說一下你和耀威叔之間的事情嗎。」孕婦懷著孕沒有事情可做,特別想知道那一段父輩的愛情。

董依梅略為不好意思的說道。

當初,她和洛楠芳都算認識,雖然談不上是朋友,但彼此熟悉。

兩個人都喜歡上了季卿山,最後季卿山選擇的是董依梅,然後和她在一起,還結婚了,這讓洛楠芳嫉妒心瘋長,使出來了一個惡計。

季卿山要出差三個月。

然後洛楠芳以她生日為由宴請了董依梅,結果那天她使計給董依梅的酒裡面下了點料,然後把她送到了別的男人床上。

那個男人正好就是蘇耀威。

哪想,蘇耀威對她真的是一見鍾情,事後才知道她是已婚女人,嫁的就是季卿山,所以也就沒有打主意。

可偏偏等到三個月之後季卿山回來,自己老婆懷孕了,只不過懷孕兩個多月,季卿山和季老太太當場就翻臉了。

季卿山無法接受自己妻子背叛自己出軌然後就開始冷落董依梅,等到想起來帶她去打孩子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而且蘇耀威找上門來了,說是他可以負責全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董依梅對蘇耀威完全就是陌生的打緊,哪裡會同意他這麼荒唐的要求。

最終孩子生下來,她沒看一眼就送給了蘇耀威,說以後老死不相往來,但是蘇耀威心中已經放不下別的女人,非她不娶了。

所以也就一直暗地裡面關心著董依梅。

季卿山心裏面還是一個有董依梅的,所以才會有了後來的董小優。

只不過,有了小優董依梅才知道,原來季卿山早就和洛楠芳暗度陳倉了,這一次換她不原諒季卿山。

「沒有想到,耀威叔這麼專情的男人呀。」小優笑著說道。

真好,幸好媽媽還有一個真正疼愛她的男人。

「小優,選擇一個愛你的人,永遠比選擇一個你愛的人要幸福,媽媽看得出來,亦珩是真心的疼愛你,所以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董依梅握著女兒的手說道。

小優婉兒一笑,今生有一個陸亦珩就夠了。

幾個月之後。

小優終於被推進了產房。

所有的家人朋友都過來陪她,就連剛剛出月沒有多久的楊惜抱著他們家的小閨女也來了。

楊惜懷上了寶寶,楊廣晉就是再不願意女兒嫁給一個吊絲,也只能同意。

所以,婚後的楊惜和蘇臣陽算是過得特別幸福。

女兒小名就叫蘇蘇,大名叫蘇希,取她名字的諧音。

當時小優還朝笑她,有夠沒文化的。

陸亦珩原本要進去陪產的,但是小優拒絕了,不想讓他看到她最痛苦的一面。

陸亦珩依了她,緊張要死的站在門外等候。

一個小時之後,終於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打開門,護士抱著孩子出來了。

「恭喜陸先生,陸太太生下了一個男嬰。」護士把孩子遞到陸亦珩的手上。

接著小優推了出來,陸亦珩直接把孩子遞給董依梅,上接握住小優的手,親了親她的額頭。

「辛苦了,老婆。」

董小優看著陸亦珩微微一笑,然後暈了過去,臉上還掛著安心的笑容,只要有他在自己身邊,什麼都值了。

一個月後,小傢伙的滿月酒,辦得格外的隆重。

「寶寶大名叫什麼呀?」楊惜抱著自家小女兒站在搖籃那裡問道。

她的女兒大小優兒子兩個來月,小丫頭很喜歡的看著裡面睡著的弟弟。

「陸瑾遇。」

寶寶的小名叫大寶,這是路路這個大哥賜的名字。

小傢伙說以後還會有妹妹的,所以弟弟就叫大寶。

全家一致通過。

「還是你家陸先生有文化呀,這麼複雜多筆畫的名字,以後上了小學,你們家的大寶有得抱怨的,像我家的蘇希多好呀,又洋氣又簡單。』

『幹嘛,你家不叫蘇一一,更簡單。』

『蘇臣陽不讓嘛,我還想著的,老大叫蘇一,老二叫蘇二。』

『楊惜,我見過沒文化的,沒有見過像你這麼沒文化的。』

兩人嘻嘻鬧,池染染來的遲,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兩個當媽媽的人鬧成那樣子。

『池老師來了,以後我和小優家的孩子就交給你了。』楊惜大大咧咧的說道。

池染染立刻笑咪咪的答應了。

『這樣子當然好了。』然後目光溫柔的看了一眼搖籃裡面的大寶小寶貝。

可愛死了好不好。

真的好想自己也懷一個呀,懷一個。

滿月酒宴熱鬧非凡,唯一讓小優心裏面有一個疙瘩的就是,沈千辰在他們結婚之前就離開了,出國去了。

所以連他們的婚禮都沒有參加。

那麼好的一個朋友,小優心裏面明白他這樣子做的道理,所以也就沒有太往心裏面去了。

陸氏集團現在真正的步入了正軌,所以陸亦珩沒有多少的擔心了。

妻兒都有了。

之前答應過鬼爺要去一趟義大利給老太太做一頓正宗的中國菜生日宴,但因為小優懷孕的事情推遲了。

覺得很對不起,打算等大寶百天的時候,專門去義大利一趟道歉,雖然趕不上老太太的生日宴了,但可以給她做幾天的菜。

所以,大寶百天的時候,陸亦珩就提出來帶著小優和大寶路路一塊去義大利,這個消息小優順便跟兩個閨蜜說了,都表示想去。

就加上了蘇惜一家三口和池染染。

陸怡澄聽說了要去義大利,就跟著去了。

只不過在機場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她最不願意看到的人,恨不得立馬掉頭回家去。

當然陸怡澄最希望的就是,蘇靖其實和他們不同路線的,只不過剛好在同時到機場而已,不過她的想法當然是錯的,蘇靖拖著商務箱直接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哥,為什麼蘇靖也要去?』」陸怡澄激動的不行吼道。

「蘇靖過去義大利談生意,提前幾天過去,可以和我們一塊在莊園住幾天。」陸亦珩很直接的說道。

他當然知道陸怡澄有多討厭看到蘇靖。

「為什麼一定是去義大利出差,這麼倒霉。」陸怡澄忍不住的瞪了蘇靖一眼,然後轉身直接往安檢走去。

小寶寶睡在陸亦珩的懷裡面可乖了,倒是路路一臉奇怪的看著小姑的方向。

「媽咪,小姑姑是怎麼了?」

「可能心情太激動了,畢竟我們要去義大利了,她頭一次去。」不等小優回來,陸亦珩輕鬆的回答了。

小優瞪了他一眼。

什麼話嘛,說的好像陸怡澄沒有見過世面一樣。

十分鐘之後,一行數人終於登上了飛往義大利的飛機,開始一趟以幸福為名的旅程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