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員工懶散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1:11
A+ A- 關燈 聽書

雖然他們對喻可沁十分不滿,但為了年終獎,也只能乖乖聽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人都已經集齊並列一排。

「我剛剛看了一下你們策劃部今年的策劃方案,通過的案例,只有不到十五例。現在已經跨到年底,才十五例?還需要反覆修改才能通過,你們都是吃白飯的嗎?」

「你行你做啊,你一個月做十分出來啊!」一個消瘦體型的男人,帶着黑色鏡框的眼睛,委瑣的站在最後一排,但聲音卻是格外的宏亮。

喻可沁側着腦袋看了一下手中的文件,抬起頭,挑了挑眉:「剛剛那位同事說的話,不就是我剛才說的嗎?這個月,不作出十分通過的方案,年終獎,想都別想。我也沒有嚇唬你們,既然我現在是你們的組長,一切要求,都得聽從我的命令。誰不服從,我也沒辦法,但到了年底,別給我喊窮。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忘記通知了。根據你們這一年裏所產出的策劃案的數量,公司高層經過會議后決定在年底裁員。這個,我是剛剛收到通知。如果不想離開公司的話,今晚回去好好休息,從明天開始,每個人兩天給我一個策劃案!有意見嗎?」

聽到要裁員,策劃部的人更是慌亂了。大家心裏也知道這一年的策劃部都變得懶散了,工作沒那麼帶勁,因為凌氏的工作是外面的三倍,就算他們一個月無所事事,但只要每天上班打卡,就可以拿到一筆高於外面的工資。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是現在,年底要裁員。這個消息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恩?」

「沒意見。」

「沒意見」

「……」

聽到裁員后,幾本書所有策劃部的員工,紛紛都慌了神。馬不停蹄的點了點頭,不敢再去針對喻可沁。比較輿論和工作相比較,還是工作重要。

她又給他們提出了一些策劃案的題材,開完會,剛好下班。解散會議后,同事們下班沒有剛才那麼積極了。可能是因為要裁員的原因,一個個垂頭喪氣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喻可沁收拾好了東西,剛走到電梯門口,肩膀上就打過來一隻手掌。她扭頭一看,男人的手?

她肩膀往後一挪,轉過身,一個男人出現在她面前。微笑着看着她,眼中璦昧不斷。她頓了頓,總覺得這個男人好像在哪見過。

「不記得我了?」

「恩?」

「我是上次公司聚餐的那個啊,許曉生。」他提醒著,心裏樂開了花。聽說喻可沁來策劃部當了組長,他們雖然不是同一個部門,但卻是在同一層樓,這樣,他不就有更多的機會去追喻可沁了嗎?

「許曉生?」喻可沁喃喃地念了念,恍然想起那次主動過來搭訕的男人。她淺淺一笑:「是你啊。」

「美女就是多忘事,才沒多久就把我給忘了。你現在是公司工公認的大美女,追你的男人數都數不清,你不記得我是正常的。」他特意將後面一句加重了語調,說的十分心酸。

喻可沁倒是沒空搭理他,故作趕時間的模樣看了一眼手錶,說道:「現在記得了,我還有點事情,先走了。」

「啊?」許曉生沒反應過來,還打算今晚請她吃飯。見她這麼着急着走,他趕緊上前:「那個,我們能互留一下電話嗎?」

正在這個時候,電梯門開了。只是電梯裏面,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凌朔。她往旁邊看了看,這不是專屬電梯,他怎麼會在裏面?

但礙於後面的男人,喻可沁還是趕緊進了電梯,對他說了句再見。電梯門緩緩關上,她才徹底鬆了口氣。

只是……

喻可沁沉默地站在旁邊,淡然的望着電梯門。凌朔餘光掃了她一眼,剛才那一幕,明顯就是為了躲男人才慌著跑進來。

「那個男人不合你胃口?」沉寂的電梯里,凌朔先開了口。

喻可沁早知道他會譏諷自己,一臉瞭然的笑道:「沒有啊,挺合胃口的。只不過今天趕時間,約了人。」

「約了人?」他噗嗤一笑,眼底閃過一絲陰冷:「你的男人還真是滿山遍地,公司里有一個,後面還有一個。是不是晚上,又約了一個?」

「對啊,沒辦法,那些男人太笨了。一個個死心塌地的追着我,隔三差五的不是送花就是送巧克力。總不能讓人家花了錢還沒機會吧?」她高高的抬着頭,目光平靜如水。說話間,好像在演繹真情一番。

而此時的凌朔,內心早已燃氣一絲火焰。剛準備發作,電梯門開了,玉依和幾位同事站在門口。

「凌哥哥,你來這層接我了。」她欣喜的走上前,卻看到喻可沁也在一旁。眼神微變,但笑容依舊:「可沁姐,你也在。」

「恩。」她也微笑着點頭。

電梯外的人看到裏面的三人行,即使是趕着這輛電梯下去,也不敢進去。畢竟裏面的三個人……

直到電梯門關了后,氣氛才真正變得凌冽起來。

玉依站在一旁,看了喻可沁一眼,抿了抿嘴,道賀道:「可沁姐,恭喜你當了組長。」

「謝謝。」

一句淡淡的謝謝,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起來。玉依雙手手指緊緊捏在一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直到電梯快到一樓的時候,她才靈光一閃,嘴角帶笑:「可沁姐,我等下和凌哥哥一起去吃飯。你約了人嗎?要不一起吧?」

「我約了人,不用了。」她淡淡一笑,正好電梯門開了,大步走了出去,留下裏面的二人。

凌朔冷漠的抬起眼,望着她加快的腳步。心裏更是一陣怒意在翻騰,同樣也大步的走了出去。玉依見他加快了腳步,跟不上去。小跑着過去,結果他都沒有等自己。

看着凌朔突然漠然的背影,她怔征地站在那裏,心裏某一處扯著生疼。難道,凌哥哥剛才是生氣了?生氣她說的那些話?

「怎麼了?」突然,他轉過身,見她站在那裏,一個人黯然神傷。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