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原來是你搗的鬼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2:02
A+ A- 關燈 聽書

「你嫁給小朔是我同意的,可不管怎麼樣你們結婚也快要半年了。就算你們一直在我面前演戲,但這麼長時間,好歹也有感情了吧?現在倒好,鬧矛盾鬧的都有生命危險了,簡直不把生命當回事!」

「爺爺說,對不起。」她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除了道歉,沒有別的可說。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凌朔會不會有事,他現在的情況,他會不會醒……

見她失魂落魄的低著頭,凌老爺子也不好再去指責她。他畢竟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這些事情,也不能全怪可沁。

倒是他看出了一些事情,原本以為讓這兩個人結婚他還擔心兩人會想陌生人一樣相處。

現在倒好,小朔都會為了她而不顧一切丟掉性命。看來,當初的選擇,沒有錯啊。

只是……明天的結果,決定著凌氏的存亡。

「行吧,你先出去吧。」他沉重的嘆了口氣,轉過身去背對著她。喻可沁走到門口,回頭看了一眼。

莊嚴地背影,卻顯得那麼的孤寂,那麼的黯然神傷。可能就是這麼一個在別人面前時常威嚴的爺爺,就連擔心自己的孫子,都要在沒人的時候,才會卸下那身嚴謹的盔甲。

重症監護病房不讓她進去,喻可沁只好守在外面。整整一夜,她眼皮都未合眼。直到早晨七點的時候,凌朔被幾個醫生帶進來了手術室。

爺爺也是一晚上都沒有睡,她和爺爺守在手術室的門口。緊張的心情如同被飄散的樹葉一般,不經意間,都會散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八點的時候,玉依突然來了。她打了一晚上的電話,都無人接聽。給凌家打電話,也是沒有人。一直到早上的是,那邊的阿姨接了電話,說凌朔被送進了醫院。

趕到了醫院,來到手術室門口。見他們都是一臉的沉重,玉依心裡好像被石頭重重一壓,呼吸有些窒息。

「凌哥哥怎麼了?」她捂著嘴,內心的焦慮已經到了神經質的地步。

管家看了一眼老爺子,對玉依使了個眼色:「玉小姐,借一步說話。」

到了走廊拐角的另一處,玉依抓住管家的手,擔心的問道:「到底怎麼樣了?為什麼一個個神色都那麼凝重?」

管家將凌朔的情況告訴了她,玉依聽后,險些暈倒。幸好有管家扶住,叮囑道:「玉小姐,現在少爺的情況很不好。爺爺和少夫人心情都非常沉重,你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可好。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別因為擔心少爺,反倒讓自己的身體變差了。」

「李叔叔,謝謝你。」

管家離開后,玉依的身體一點點的往下沉。突然變得惶恐不安起來,如果凌哥哥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她該怎麼辦?

喻可沁,都是喻可沁。如果不是她,凌哥哥就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導致現在還沒度過危險期,如果她選擇沉默,或許,事情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又一次的度分如日,終於在手術中的兩個多小時后,手術室的燈熄滅了。

她和凌老爺子一起站起身來,不安的等著醫生出來。門開了,院長打開口罩,露出微笑:「凌老,凌少爺已經無大礙。可能是因為連續兩天懂了手術的原因,所以這幾天可能還是在昏迷的情況中。不過他已經度過危險期,現在就需要好好休養,不受干擾。」

在場的人紛紛都鬆了口氣,凌朔被推了出來。喻可沁想要上前和他一起進病房,誰知玉依從她旁邊跑過去,趕在了她的前面。

「凌哥哥,凌哥哥……」

玉依一直守在凌朔的身邊,管家仔凌老爺子耳邊說了些事,他就沉著臉匆匆離去。

她站在病房門口,往裡面看了看。現在的情況還算穩定,她還算不要過去了。讓玉依陪在她身邊,挺好的。

剛從病房裡出來,玉依也跟著出來。

「喻可沁。」

喻可沁轉過身,臉色憔悴不堪:「有事嗎?」

她朝前走了一步,以往恬靜的一幕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副充滿敵意的表情。

「如果不是因為你,凌哥哥不會受這麼重的傷!」她過去,伸手就是一巴掌,朝她臉上重重落去。

啪的一聲,她怔在那裡。這一次,她沒有反抗,沒有回擊。這一巴掌,是理所應當。不是她,凌朔就不會出這麼多事了。

她打她,打的可真好。

她輕輕一笑,轉身準備離開。見她毫無生氣之意,玉依頓了頓,喊住她:「你為什麼不還手?」

「我為什麼要還手?這件事情,的確是我的問題。你打我,也是應該的。」她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身材,她才是凌朔的妻子。打她巴掌的人,也不應該是玉依。

但是玉依對凌朔的感情,一個外人都能看得出來,她又有什麼理由,去回擊這個和凌朔從小一起長大的玉依呢?

她不是個狠心的女孩,見她臉上因為她的那一巴掌,變得紅腫起來,又有些於心不忍。可一想到凌朔現在還昏迷不醒,心裡更是一陣怒意升起。

「我希望你,不要再做出傷害凌哥哥的事情。你自己的事情沒有處理好,遭到仇人報復,還要連累凌哥哥。真不知道,爺爺為什麼會同意讓你嫁給他。我真後悔,如果不是因為我聽到那女人打電話叫人綁架你,然後告訴凌哥哥。他根本就不會受傷,現在也不會在醫院裡昏迷不醒了!」

「你說什麼?」她抬起頭,原本平靜的臉色,起了一絲波瀾。

玉依不悅的看了她一眼,生氣道:「不就是昨天在餐廳里,和你說話的那個女人。打扮的很妖艷,身邊還有一個男人。」

喻可沁微微一愣,感覺大腦好像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樣。玉依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昨天並不是意外?而是被人教唆故意綁架她的?

昨天在餐廳里吃飯,不就是她和宋媛媛兩個人嗎?還有誰?身邊還有一個男人……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麼。妖艷的女人,程嬌嬌!對,昨天程嬌嬌也在那家餐廳。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