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對戰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1:46
A+ A- 關燈 聽書

「難不成是剛剛那小娘們叫的聲音被他聽見了?」一個長相十分委瑣的男人,低着頭,小聲的對着旁邊的男人問道。

男人抬起頭,懷疑的看了他一眼,問道:「你是幹嘛的?」

「人呢?」

聽到這句話,幾個人紛紛都慌了起來。互相看了一眼,身材粗壯的男人開了口:「什麼人?」

「你們綁架的人!」他沉着臉,腳步一步一步朝着他們移動。

幾個男人往後退了幾步,粗壯的男人朝旁邊的二人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的點了點頭,衝過去,準備將他壓倒。

誰知還沒將他打到,反倒被凌朔一拳打到在地。瘦小委瑣的男人捂著鼻子痛苦的蜷縮在地上哀叫着,伸手一摸,流了好多血。

「媽的!」另一個男人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上去就是一拳。不料拳頭卻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黑暗中,他面無表情的臉在漆黑如墨的夜裏,看上去陰沉的可怕。

只聽到又一聲哀叫,伴隨着骨頭咯吱響的聲音,男人倒在地上痛的打鼓。

那個粗壯的男人目光一狠,打開後備箱,拿出事先準備的木棍。凌朔眼皮一抬,看見喻可沁躺在裏面,已經暈過去了。

他皺起眉頭,剛想上前。誰知就在他失了神的那瞬間,被打的流鼻血的人偷偷的爬起來,將他整個人撲倒。

那個男人拿着目光上來就往他頭上重重一揮,凌朔腦袋一沉,眼睛裏好像進了什麼東西,濃稠的液體,還偷着一絲腥味。

他低下眼,眼底閃過一道狠戾。

忍着痛,他快速的翻了個身往旁邊一滾。起身一腳踹在瘦小委瑣的男人身上,猛地一下,男人被他踹出了一米遠,因為地面重擊的原因,直接暈了過去。

他又是一腳朝着粗壯男人踢去,被躲過了。血液快要迷糊了雙眼,他意識開始有些不清晰,動作也變得不靈敏起來

粗壯男人見識到他的厲害,也不敢輕易上前。

「去把小昆抬到車上。」他側過臉對一隻手骨折的人說道。

「是。」男人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雖然另一隻手除了痛根本用不上力,但他還是靠着另一隻手,將暈倒的男人台上了車。

凌朔見狀,朝前面走了幾步。看他們這情況,是要開車走了。果然,那粗壯男人目光陰狠的瞪着他,腳步一直往後退。

「不能!他不能讓他們帶走喻可沁!」凌朔握緊拳頭,雙手發抖著朝粗壯男人衝去。結果兩人都倒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個男人也從車上下來幫忙,撿起地上的木棍朝着凌朔的背上揮了幾下,凌朔痛的悶哼一聲,差點疼暈。

脖子那一處伴隨着劇烈的疼痛,她朦朦朧朧醒了。睜開眼,一片漆黑。周圍還透著一絲汽油的味道,這是哪?

她剛想起身,卻被旁邊的硬物也撞了一下。用手一摸,是車門!

她這是在車上?

正在她努力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外面傳來一陣廝打聲。她微微一愣,轉頭一看,後備箱的門沒有關,半遮掩著。從外面,還能透著一絲微弱的月光。

她輕輕地推開門,入眼的,是兩個人毆打着地上的男人。她捂住嘴,往後一退,差點驚呼出聲。

屁股突然碰到旁邊的木棍,她哆嗦的拿起木棍。低頭看去,才發現,被打的人,竟然是凌朔!

喻可沁腦袋一驚,差點叫出聲。她立刻從車上下來,伸手朝着那個粗壯男人的腦袋用勁一打,男人的動作停止了,在原地怔了怔,木然的轉過身,目光兇狠的瞪着喻可沁。

「凌朔,凌朔,你快跑啊!」她哭着沖地上的人喊道,握緊的木棍變得顫抖起來。

凌朔的眼皮輕輕抬起,縫隙中,看見她站在那裏,顫抖的哭了起來。他不能睡下去,不能。

「媽的,臭娘們!」那粗壯男人捂著頭,破口大罵着。

喻可沁見狀,立馬往旁邊跑去。嘴裏還不斷喊著救命,剛往有光的地方跑去,一輛車開着車燈過來。

喻可沁見狀伸手一攔,開車的人被突然闖出來的女人下了一大跳,立刻踩了剎車。

那粗壯男人見狀,也顧不上再去綁架喻可沁趕緊開着車跑了。車子快速來了個急轉彎,朝着反方向開去。

喻可沁趕緊跑到凌朔面前,將他抱扶起。血液順着頭部流了下來,人還有一絲意識。

「凌朔,你醒醒,睜開眼睛,不要睡啊。」她哭着喊道,搖晃着他的肩膀。心像針扎般的難受,哭的快要窒息起來。

不能,他不能睡下去,不能!

「凌朔,醒醒!醒醒啊!我答應你,答應你以後什麼都聽你的。你不要睡,我喜歡你,我還沒有和你說我喜歡你,你不要睡,求求你啊,凌朔,醒來啊!」

原本快要昏睡過去的凌朔,再一次沉重的抬起眼皮,露出一絲縫隙:「你說你喜歡我?」

喻可沁微微一驚,驚喜的點點頭:「沒錯,我喜歡你,你不要睡。我還沒給你表白,你不要有事。」

「咳咳……你說的,你以後都要聽我的。」原本帥氣的臉龐此刻沾滿了鮮血,看上去十分的刺眼。他嘴角輕輕上揚,眼皮又慢慢沉了下去。

「發生什麼了?」那個停車的司機聞聲而來,看到這一幕,猩紅的血液讓他身體一怔,愣在原地。

「先生,能幫我送他去醫院嗎?」喻可沁抽著鼻子問道。

那男人獃獃地點點頭,反應過來后,過去幫着將凌朔扶起來,送到車上。

車子繞了個道,出了酒店停車場,往最近的醫院趕去。

期間,那司機從車鏡里朝後面看了幾次。喻可沁抱着他的頭,用外套捂著流血的部位。

「那個小姐,這個受傷的人,是不是凌朔集團的總裁,凌朔?」

喻可沁抬頭看了他一眼,閃過一絲驚訝。淡淡的丟了句不是,將他捂著更緊了。

十五分鐘后,車子感到了醫院。喻可沁趕緊進醫院大堂喊來了醫生,護士門推著車子出來。

她剛打開門,發現司機居然拿着手機對着凌朔拍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