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離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9:13
A+ A- 關燈 聽書

她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現在和凌朔解釋嗎?他明顯不會聽,也不會相信。

可如果不解釋就這樣任由他們的誤會一直不斷嗎?

「那天你看的畫面,其實是……」

「不用說了。」他打斷了她,冷漠地直視着前方:「這些都不很重要,我已經不在乎這些了。」

「什麼意思?」

「明天去民政局。」

「去民政局?去幹什麼?」

「離婚!」

手中握著的包緩緩滑到了腳下,她蒼白的看着凌朔,嘴巴微張,卻說不出話來。

見他堅定的目光沒有一絲的猶豫,她轉過頭,偷偷的擦掉了眼淚。原本離婚是她提出來的,可知道真相的她並不想和凌朔分開。

可他如今這麼堅決,這樣的一句話,澆滅了她所有的希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車子也不知道開向哪裏。她就這麼獃獃地坐着,車內沉寂的讓人有些窒息。

一直過了許久,她才緩緩抬起頭,目光平淡的問道:「爺爺同意了嗎?」

「同意了。」

毫無血色的臉頰上,眼淚無聲的劃過。她漸漸露出笑容,白皙的臉色盡顯蒼白。

「好。」許久,她輕輕吐出這個字,突然如負釋重。終於,可以不用天天想他,可以不用愛的那麼累了。

離婚了,她就終於自由了。她可以像以前一樣去追尋自己想要的一切,想要的自由。終於不用羨慕林晴,也不用羨慕別人的自由身了。

可是為什麼,心卻如刀割般的難受。

又是一陣沉默,喻可沁不知道凌朔要把車開到哪裏。一個沒問,一個沒說。

終於,車在海邊停了下來。

海面上都結成了一片片的冰,海灘上也滿是雪地。凌朔下了車,她在車上坐了會兒,也跟着下了車。

「你帶我來這裏幹嘛?」她走上前,與他並排在一起。一高一低,與前方的一片藍海融合在一起,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我記得小時候我經常到這裏來來玩。」他突然丟下那副冷傲的氣質,看着前方,淡淡的說道。

「這個地方,小時候我好像來過,但不記得了。」她不明白,凌朔為什麼要帶她到這裏來。因為冬天下雪的緣故,所以海邊沒有一個人。

只有呼嘯的寒風和冷的發抖的天氣,兩個人就這樣站着,沒再說話。凌朔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過了好久,才緩緩道:「你不是她。」

「什麼?」

「上車。」他又恢復一臉的冷漠,轉身朝車裏走去。

喻可沁看着他的背影,莫名的又抽痛了一下。他們明天就要去離婚,雖然她那麼的不想,那麼的不舍。可是一切都已經成定居,他不會在聽自己的解釋。

喻可沁跑過去從背後將他抱住,臉貼在他的身體上,咬着唇難過道:「真的不能挽回了嗎?我沒有拿齊欣冉的錢,你聽到的錄音也都是假的。我害怕凌氏有事所以才去求齊欣冉,她讓我離開你,讓我和你離婚才同意讓她父親不要撤資。我沒想過她會這麼做,也沒想到這是全套。凌朔,我現在真的很需要你,我不想你離開。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好不好?」

這一刻,她是多麼想和凌朔在一起。從來沒有這麼渴望過一段感情,她開始慌張,害怕,焦急。各種各樣的情緒充斥着身體,大腦。

她緊緊的閉上眼睛,等待着凌朔的回答。

凌朔的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喻可沁的這些解釋讓他稍微動搖了一番。可是一想到爺爺,一想到凌氏,他根本無從選擇。

「放手!」

一句沒有任何感情任何溫度的兩個字,讓喻可沁徹底的失去了希望。她緩緩地鬆開手,呆然地站在那,如行屍走肉般的望着他的背影。

凌朔上了車,喻可沁毫無血色的站在雪地里,看上去,那麼的凄慘。這樣的一幕,刺痛了他的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上車?」

「不上車了,你走吧。」她微笑着走過去,拿起自己的包,轉過身,與他背道而馳。

車子在身後停頓了十幾秒,最終,揚長而去。

她在雪地里站了接近一個小時,歐陽軒開着車趕到這裏。見她沒有表情的站在那,他立刻上前,脫下大衣給她披上。

「你的病才剛好,難道又想生病嗎?」他牽過她的雙手握住,發現雙手早已和冰塊一樣冰冷刺骨。

他立刻把喻可沁帶到了車上,開了足夠的暖氣。

喻可沁在車裏漸漸恢復了溫度,吐了口氣,白色的霧氣飄散在眼前。她低下頭,說了句謝謝。

歐陽軒什麼也沒問,將車轉了個方向,往來的路上開着。

「今天的音樂會你別去了,去我家休息吧。我怕叔叔萬一再來找你……」

「好!」喻可沁立馬點頭答應,她害怕歐陽軒會說出來。害怕自己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害怕別人知道她內心的脆弱。

歐陽軒將喻可沁帶回了家,給了她鑰匙。替她叫了外賣,原本想留在家裏陪她,可喻可沁知道她下午要開音樂會,拒絕道:「上次沒去看你的音樂會,這次也沒去。我很抱歉,但我現在真的沒心情。可你不一樣,你要去,那是你的主場。我沒事的,安靜一會兒就好了。」

「真的沒事?」

「恩。」

歐陽軒見她臉色緩和了一些,便放心的離去。

喻可沁深吸了一口氣,再慢慢的吐出來。情緒似乎比剛才要好很多,接連的重複著動作,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明天和凌朔辦完離婚手續后,她和凌家便再無瓜葛。那齊欣冉的事情,也不需要凌家再替自己承擔。

想好了一切,她像個沒事人一樣,打開客廳的電視,拿起桌上的雜誌,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認真的看了起來。

歐陽軒叫的外賣她並沒吃多少,吃了一點躺在沙發上,慢慢睡著了。等歐陽軒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歐陽軒怕喻可沁想要安靜,便給林晴發了短訊說她在他家。林晴知道后,嘴裏雖然嘀咕著心裏卻是樂開了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