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兩隻不同的手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0:00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準備,齊欣冉會藉機讓她難堪。她正準備拉著歐陽軒離開,沒想到他卻開口笑道:「她就算和十個男人糾纏不清,我也相信她。可沁的世界里是乾淨的,不像現在其他的女孩,表面上看起來很友好,內心實在是陰暗狹窄。不過好在,我以後會保護可沁,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齊小姐,祝你們訂婚快樂,可沁肚子餓了,我要帶她去那邊吃點東西。」

他優雅的彎了彎腰,摟著喻可沁朝著食物區走去。

齊欣冉暗暗咬牙切齒,一旁的凌朔早已烏雲密布。

擺脫了齊欣冉,喻可沁整個人鬆了口氣。她錯愕的望著歐陽軒,忍不住笑道:「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不動神色的就把她罵了一頓。」

「是嗎?」歐陽軒微揚了一下眉毛,把她手中的酒杯拿下,幫她拿了杯果汁遞給她:「喝酒傷身,喝果汁吧。」

「恩。」

季喻初站在某一處看著好戲,誰知還沒看過癮,這兩隊就散了。原本還以為齊欣冉會像上次那樣,讓喻可沁難堪。

誰知還沒大動干戈就已經結束了,真是太沒趣了。

他將酒杯放下,朝凌朔走去。

喻可沁和歐陽軒幾乎又待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正準備走。不知道從哪突然竄出一群穿著禮服西裝看著攝像機的人出來。

又像上次一樣,把喻可沁圍在一起。

「喻小姐,請問你之前和齊小姐的未婚夫是不是有過地下情?又或者你溝引齊小姐的未婚夫失敗,才找了現在的這一任?」

「喻小姐,你把齊小姐的臉給弄毀容了。她還來請你參加她的婚禮,如此大度的人,你難道就沒有一點愧疚之心嗎?」

「……」

絡繹不絕的問題轟向她,喻可沁臉色漸漸沉了下來。她也終於明白齊欣冉今天叫她來的目的,原本早就在這裡安插好了記者。

不惜讓自己的訂婚店裡上出現燥亂,都要讓她出醜,這個齊欣冉,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

凌朔見喻可沁被一群記者圍在一起,下意識的想要過去替她解圍。齊欣冉眼尖,立刻拉住了凌朔。

「朔,今天是我們的訂婚典禮,你不要忘了。」

歐陽軒用手將喻可沁護在懷裡,推開那些記者。那些記者卻越來越猛,根本不給他們離開的機會。

被這些多記者包圍著,喻可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只是第一次會有凌朔幫自己,可現在……只有歐陽軒。

她突然好想哭,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變得這麼愛哭。

歐陽軒一直將她護著,生怕會有人把她弄傷了。周圍的人漸漸聚集在一塊,不解的看著這一幕。

齊欣冉悠閑地站在那,看著好戲。對她而言,喻可沁根本不用她出手就能讓那群記者用唾沫和人生攻擊讓她崩潰。

不知是誰用力過猛,朝裡面猛地一擠。那些記者不小心都擠向了歐陽軒和喻可沁,很快,他們被擠在了地上。

幾個人摔跤堆在一起,歐陽軒的身上已經被幾個人壓著受了傷。而喻可沁被他護在身下,毫髮無損。

凌朔眉頭緊鎖,放下手中的酒杯,大步朝著被圍擁的人群中。齊欣冉想要上前拉住凌朔,他卻全然忽視她的存在。

「給我讓開!」凌朔一聲怒吼,將這群人嚇得紛紛往後退。其中幾個摔倒的記者也從地上爬起來,看著他一臉憤怒的模樣,也嚇得不敢出聲。

歐陽軒起身,伸手去拉喻可沁。誰知凌朔的手也突然伸了出來,在場的記者都愣了愣,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有人偷偷的拍了照。

喻可沁狼狽的坐在地上,看著這兩隻截然不同的手,她內心有了掙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邊是凌朔的手,她很想抓住。可今天是他的訂婚典禮,他已經成為了齊欣冉的未婚夫,和她也在沒有任何關係。

一邊是歐陽軒的手,他們是朋友。他對她很好,在她最需要的時候是他一直默默陪在她的身邊,可是她愛的人卻只有凌朔。

沉默了半響,最終,喻可沁將手放在了歐陽軒的手上。歐陽軒如釋重負,微笑著將她拉起,緊張的問道:「你有沒有事?」

「我沒有。」她搖搖頭,目光看向了凌朔。

凌朔收回了手,幽暗深邃的雙眸里,閃過一道失落。但又很快恢復那一如既往的冷漠,轉身離開。

看著凌朔離開的背影,喻可沁的心如針扎般的疼痛。在歐陽軒的保護下,她離開了麗皇酒店。

坐在車上喻可沁一言不發,歐陽軒理解她的心情,也沒有打擾她。專心的開著車,半個小時后,車停在了林晴的小區門口。

「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今天還好有你在,謝謝你。」

「你已經和我說過很多謝謝,我不需要。」他顯然有些不悅,但目光仍舊溫柔如水。

喻可沁抿了抿嘴,點點頭:「我不說了。」她轉身打開車門準備離開,歐陽軒輕輕喚了一聲:「可沁!」

「恩?」她轉過頭,歐陽軒正好伸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晚安。」

喻可沁愣了愣,呆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她微張著嘴巴,要說些什麼喉嚨好像被什麼堵住了,說不出口。

喻可沁抿了抿嘴,轉身下了車。

看到喻可沁上了樓層,歐陽軒才放心離開。回到林晴家,她坐在沙發上,回憶歐陽軒的那個吻。

給人一種安定的感覺,可卻不是她想要的這種。歐陽軒的舉動確實嚇到她了,她不知道,歐陽軒是多想把她擁入懷中,讓她不再傷心。

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猝不及防的時候,在額頭上輕輕一吻。

林晴見她回了,弄的一身狼狽,趕緊從沙發上下來:「你這是怎麼搞得?難不成那個齊欣冉找人打你了?」

「沒有,小晴,我現在想一個人靜靜。」她疲憊的對林晴說,林晴怔了怔,點點頭:「我不問,可沁你快去洗澡休息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