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畫冊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0:16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和歐陽軒在書店附近找了一家餐廳,餐廳的環境很雅緻。倒是挺適合她這種清閑的人吃飯,位置是那種開放式包間。

每個位置都隔著精緻的蘭亭,餐桌上也有開胃的香油味道。

兩人找了其中一個位置坐下,服務員呈來菜單。

「我說要請你吃大餐,隨便點,不要和我客氣。」

「這可是你說的。」歐陽軒接過菜單看認真的看了起來。

旁邊的服務員忍不住偷偷的看了歐陽軒一眼,眉清目秀,五官精緻。陽光帥氣,溫柔儒雅。簡直是女生們的大眾男友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低著頭輕輕抿著嘴,臉上頓時出現一抹羞紅。喻可沁眼尖,看到了這一幕,意味深長的露出笑容。

「給我來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兩份也來……」歐陽軒點好菜單后,服務員卻遲遲未走。

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抬頭疑惑的看著服務員:「怎麼了?」

「沒……沒事。」服務員定了定神,趕緊跑了。

歐陽軒疑惑地看了跑走的服務員,不解的回頭。正好撞上喻可沁嘴角洋溢的笑容,他愣了愣,問道:「你在笑什麼?」

「我在笑……服務員。」

「服務員?」歐陽軒更加疑惑。

於是喻可沁就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告訴了歐陽軒,歐陽軒聽后,頓了頓,才反應過來。

他輕輕地勾起嘴角,笑道:「那你呢?」

「我什麼?」

「你覺得服務員是看上我了,那你呢?」

喻可沁頓了頓,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隨後,她調皮的看了歐陽軒一眼,埋怨道:「你現在倒是會給我挖坑了,等著我往下跳呢。」

「我哪敢,你這麼聰明,怎麼會被我挖坑。」

喻可沁剛準備回話,目光卻看到從門口出去的兩個女人。這兩個女人怎麼這麼熟悉?

她往窗子邊一坐,便看到兩個女人出去。喻可沁心裡頓時一驚,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齊欣冉和程嬌嬌,他們怎麼會在一起?她記得程嬌嬌根本不認識齊欣冉,兩個人的身份也相差太大,可看他們有說有笑的,倒不像是剛認識的。

突然想到了那天訂婚儀式上,齊欣冉問歐陽軒的那些話。她是怎麼知道她和其他男人有染這個消息,在公司也只是傳聞,齊欣冉也不會專門為了打聽她的事情而去公司特意找人問吧?

所以程嬌嬌,是和齊欣冉很早就認識了。這兩人,是合著來算計她?

喻可沁回過頭,仔細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心裡逐漸有了想法。但只是大膽猜測,卻沒有確定。

「怎麼了?」歐陽軒往後看了看,問道。

「沒事。」她搖搖頭,神色複雜了起來。

喻可沁在家裡翻遍了整個屋子,確定沒有畫冊。她記得之前明明帶在行李箱一起搬到了凌朔的別墅,上次也收拾好了……

難不成,是放在別墅里了?她仔細回憶收拾行李當天,自己明明放在了箱子里,凌朔突然進來……

該不會被凌朔這麼一弄掉在了床底下吧?她在林晴家的時候,也沒有見到過自己的畫冊。

喻可沁還是有些不確定,給林晴打了個電話讓她幫忙尋找。十分鐘后,林晴打來電話說沒有看到。

喻可沁沮喪地坐在床上,林晴那裡沒有,那一定是掉在別墅里的房間了。

要過去拿嗎?萬一碰到凌朔怎麼辦?

喻可沁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七點鐘。凌朔一般不會這麼早回來,說不定他今天都不會回去。

萬一等到明天白天回去,豈不是要撞見王姨?

想了想,她和沈麗珍說了一聲出去,開車去了凌朔家。

來到別墅,果然和她想的一樣,別墅的燈漆黑一片,證明凌朔沒有回來。

她放心的拿著鑰匙去開門,也不敢開燈。摸黑的上了樓,打開自己的房間,用手機燈光照著床底下,突然,在床沿下找到了自己的畫冊。

喻可沁大喜,將畫冊撿起來起身準備離開。小心翼翼的朝門口走去,還沒下樓,便被一隻手抓了過來。

「誰?」熟悉的聲音,冷漠的不近人情。

喻可沁微微一愣,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停滯了。心跳加速,再次見到凌朔,堆積在心裡的那份想念如泉水般的湧出。

可是……他明明是不在家的,為什麼會出現在她身後?

喻可沁沒有說話,凌朔用勁的抓住她,將她壓住貼在牆邊,剛準備朝她動手,卻聞到一陣熟悉的味道。

他停止了動作,愣在那裡。鬆開了手,突然安靜了下來。

喻可沁緊緊攥住手不敢發出聲音,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緒想要哭。凌朔站在她的對面,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都沉默了許久,他最終先開了口:「你回來幹嘛?」

喻可沁努力保持著自己的情緒,說道:「我有東西掉在這裡,回來拿一下。」

凌朔沒再說話,她站著好一會兒,周圍的空氣凝聚在一起,凌冽的讓人呼吸不過來。

她最終還是受不住想要離開,輕輕道:「對不起,沒經過你的同意。我只是來那畫冊,現在就走。」

剛準備離開,卻被他壓在牆上,毫無徵兆的吻了過來。起初喻可沁有掙扎,可那種熟悉的感覺彷彿正在侵蝕著她的心和身體。

讓她不由自主的放棄了掙扎,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想念眼前這個男人。努力不讓自己去看關於他的消息,努力讓自己忘掉他。

可她發現,根本忘不掉。這個男人已經在她的心裡生根發芽,再也拔不掉。

她閉上眼睛,畫冊掉在地上。雙手緊緊抱著凌朔,忘情的吻著。

也許是雙方的思念讓兩個人的吻接近瘋狂,凌朔緊緊抱住她吻得讓她無法呼吸。

他想念這個女人想了多久,一個多月沒見她,沒有一天是不想。如今終於見到了,他突然不想放手了。

突然就像這麼任性的擁她入懷,再也不鬆手。

喻可沁的大腦有瞬間的空白,眼淚從眼角滑落落入四片唇瓣之間,進入口腔,酸澀的味道讓他吻得更加用勁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