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手續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9:21
A+ A- 關燈 聽書

相對於凌朔來說,她更喜歡歐陽軒的儒雅和紳士。如果可沁和歐陽軒在一起,那是再好不過的一對了。

歐陽軒打開門,喻可沁躺在沙發上睡著了。他輕輕地打開燈,從房間里拿出毛毯替她蓋上。

喻可沁現在的睡眠很輕,聽到一點動靜就醒了。見歐陽軒回來了,她有些尷尬,問道:「順利嗎?」

「恩,順利。」

「對不起。」她低著頭,有些愧疚。

「和我說什麼對不起?你把我當朋友,以後就不要說對不起了。」

「放了你兩次鴿子,你不會生氣嗎?」

「不會。」他堅定的點頭,看到桌上的食物,問道:「你沒吃?」

「吃了一點,沒什麼胃口。」

「要不我們出去吃吧?」

喻可沁卻還是沒什麼胃口,搖搖頭:「算了,我先回林晴那了。」

「現在?沒事,你可以在我家住著,我回去。」

「不用麻煩了,我已經想通了。如果什麼事情都要去躲避的話,那我要躲到什麼時候。明天,我要和凌朔辦離婚了。」

「這麼快?」這讓他有些始料未及。

「恩。」

「那我送你回去吧。」歐陽軒又重新拿起車鑰匙,送喻可沁回去。

回到林晴家她知道林晴一定會,喋喋不休的在她耳邊不斷給她灌溉她給出的意見。

在樓下旁邊超市給她買了一袋零食打發,果然,林晴見到零食就像見到帥哥一樣,毫無抵抗力。

她像往常一樣,洗澡,睡覺。第二天照常起床,找好了需要辦理離婚的證件,給凌氏打了電話。

「幾點?」

「十點。」

嘟的一聲,電話掛了。

喻可沁再去民政局的路上,車拋錨了。看了一眼時間,九點半。離民政局還有不到兩公里的位置,她下車打開前箱看了看,裡面線條複雜的纏繞在一起,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弄。

「算了,還是叫拖車吧。」她拿出手機,給拖車公司打了電話。

填寫了聯繫方式,自己打車去了民政局。車是在九點五十的時候到的,她並沒有看到凌朔的車子,也沒有見到她的人。

站在民政局門口大概等了接近十分鐘,已經十點整,他依舊沒來。喻可沁的心裡還帶著一絲希望,便是凌朔還沒有想好,所以遲遲沒來。

剛準備掏手機給凌朔打電話的時候,肩膀被人輕輕拍了拍。

「喻小姐。」

喻可沁抬頭一看,怔在原地。這個人,正是她和凌朔結婚時候,替凌朔來的律師。

她目光一沉,問道:「這次也是你來辦嗎?」

「對的喻小姐,時間不早了,我們進去吧。」

喻可沁隨著律師走進了民政局,手續簡單的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簡單。不到半個小時,他們就從裡面出來。

手中握著那個紅本子,卻不再是曾經以為要踏入牢籠的這個本子。

「喻小姐,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好。」她輕輕地點頭,心裡無限的失落。

喻可沁根本來不及傷心,齊欣冉那邊的律師就來電話了。

「您好,請問是喻可沁喻小姐嗎?」

「是我。」

「我是齊小姐的代理律師,現在齊小姐要對你上訴,你現在有時間嗎?」

「有。」

「那麻煩你出來一趟吧。」

律師將地址告訴了她,喻可沁直接去了律師事務所。齊家找的律師可是A市數一數二的名狀,她之前幫宋勵飛找律師的時候,也了解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律師給她倒了杯水,拿出面前的幾張單子遞給喻可沁:「這是住院費,這些都是齊小姐需要的費用。還有齊小姐要上訴你,對她的容貌造成了損壞。」

喻可沁看著這些單子,皺起了眉頭。裡面的價格,已經超過了她心中的最大範圍。

「一百多萬?怎麼這麼多?」

「是這樣的,這裡面不光包括齊小姐的醫療費用,還有齊小姐因為容貌遭到毀壞后估計的損失。還包括精神損失費,根據齊家的財產和名聲,這已經是最少額賠償金額。齊小姐也說了,如果你能湊上這一百多萬,她就答應撤銷上訴。」

喻可沁拿著單子漫無目的的走著,一百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而此時她的工資卡里,只有區區幾萬,怎麼能和一百萬相比較呢?

但律師說的確實是對的,憑著齊欣冉的家世他們家根本就不缺這一百萬。也就是說,齊欣冉還降低了金額?

喻可沁有些自嘲的笑了,她現在才發現齊欣冉這個女人,心機太重。根本就沒有想到,她會耍心機。

可是這一百萬,她要到哪裡才能湊齊?

正在她頭疼不已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突兀的出現在前面。喻可沁抬起頭,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站在那。

「顧安安?」

「喲,這不是我們的喻小姐嗎?怎麼,榜上了富豪,現在日子過的怎樣?」

她並不喜歡顧安安這樣的女人,以前在公司也是。

「富豪?你是打哪聽到我去找了個富豪的?」

「不就是凌朔咯,你別裝了。真沒想到,你除了溝引人家老公以外,居然還能釣到大魚,把凌氏集團的總裁給弄到手了。」顧安安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疑惑道:「怎麼你不應該是穿金戴銀,一身名牌嗎?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

「顧安安,為什麼過了這麼久你還是沒變?只知道拿別人來取笑你還會什麼?」她不悅的掃了顧安安一眼,正準備離開。

顧安安聽到這些話早已聽慣了,她攔住喻可沁,目光漸漸變得陰狠起來:「你把楊總關機進去了,害我沒了工作,丟了飯碗。你倒是過的逍遙自在,公司對你不薄吧?真是想不到你居然是個兩面三刀的女人,今天見到你也不知道是我倒霉還是你走了狗屎運。」

顧安安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她聽不明白,疑惑不解道:「我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你是從哪裡聽來的?

「這才需要聽嗎?明明就是事實。你找你凌氏的總裁凌氏幫你,誣陷楊總虧空巨款,這些事情我都是聽我工商局的朋友說的!你還想狡辯?」顧安安一臉鄙夷的盯著她:「真是內心陰險惡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