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訂婚儀式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9:52
A+ A- 關燈 聽書

一襲黑色加以明亮的裝飾,裙擺上的縷空金絲面料上的點綴。一條別樣的披肩,立刻打破黑暗給人冷艷,神秘和高貴的感覺。

和歐陽軒站在一起,盡顯的楚楚動人。

兩個人自然的吸引到了不少人的目光,歐陽軒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讓在場不少女生都忍不住對他目不轉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朔正在和客人把酒眼花,聽到前面有些動靜,抬頭望去,目光卻像凝固般的定在那裏,望着迎面而來的喻可沁。

她站在歐陽軒的身邊,從容自信的微笑着。完全不像是一個剛離過婚的女人,他暗暗垂下眸子,眼底浮現一層陰霾。

季喻初站在旁邊,不動神色的抿了口酒,有趣的笑道:「看來這個喻可沁,確實不簡單。今天,倒是有出好戲看了。」

喻可沁一進來就已經看到了凌朔,她努力保持着平靜不去往那個方向看去。來的時候倒是很擔心凌老爺子,如果他也在看到自己,會不會生氣?

歐陽軒知道喻可沁內心會有些波動,不停地和她聊著天轉移話題。聊著聊著,喻可沁就被歐陽軒給逗笑了。

也忘了自己現在的情緒,和他談笑風生。

凌朔冷不著丁的往那個方向掃了一眼,見喻可沁笑的十分開心,別過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他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到了。便上了旋轉樓梯二樓,去找齊欣冉。十分鐘后,音樂突然響起。大家都安靜了下來,齊欣冉挽著凌朔從樓梯上下來。

穿着一身白色緊身禮服,嬌魅的臉上帶着笑容。只不過齊欣冉戴了一頂白色的帽子,帽子邊沿是透明是白紗,恰當的遮擋住了她的半邊臉。

沒有露出右臉上的傷疤,一臉幸福的從樓梯上走下來。

喻可沁看着這一幕,漸漸攥緊了手指。她的呼吸好像跟着兩個人的步伐慢慢的越來越沉重,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裝作不在乎,像見證陌生人的訂婚一樣淡定自若。可當她看到齊欣冉和凌朔一起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她根本做不到。

她別過頭,正準備逃離。這個地方讓她呼吸不過來,胸口堵得難受。歐陽軒見狀,立刻將她擁進懷中,提醒道:「既然你選擇來參加,我們就要大大方方的參加。如果你現在走了,只會讓看你笑話的人盡情笑話。」

她停頓下來,歐陽軒說的很對。她來到這裏不就是不想讓齊欣冉知道自己很難過,不想出醜,想要大大方方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如果自己現在走了,那算什麼?逃兵嗎?

她又揚起微笑,從容的看着他們。凌朔和齊欣冉站在台上,齊萬全高興的對着話筒說:「今天是小女和小朔的訂婚儀式,作為冉冉的父親,我很開心她能夠找到幸福。凌朔,一定會是一個好的未婚夫……」

齊萬全滔滔不絕的陳述自己的喜訊,喻可沁根本沒有聽進去。在那站了大概十分鐘的樣子,終於結束了儀式。

接下來便是招待宴客,自由跳舞,自由暢飲。

「肚子餓了嗎?」

喻可沁搖搖頭:「不是很餓。」

「我們去那邊吧。」他知道喻可沁並不像在耀眼的地方站着,便提議去前面的角落。

她點點頭,兩人正準備朝那邊走去,刺耳的聲音突兀的在耳邊響起。

喻可沁微微一愣,平穩好自己的情緒,轉過身面帶微笑。

齊欣冉挽著凌朔走來,白紗下的右臉,貼著一個創可貼。傷口應該有一到兩厘米左右,恰巧的遮住了傷疤。

齊欣冉笑顏如花的笑道:「可沁你今天真漂亮。」

面對齊欣冉親熱的稱呼,喻可沁有些不太喜歡,但還是笑道:「謝謝誇獎,你也是。」

她瞧見喻可沁旁邊的歐陽軒,眯了眯眼。眼底閃過一絲不悅,齊欣冉沒有想到,喻可沁帶來的男伴竟然和凌朔不相上下。

心裏暗暗地想到,這個男人,該不會是喻可沁租來的吧?

「這位是?」

「他是我男朋友。」在歐陽軒還沒說出口前,喻可沁搶先的回答。

歐陽軒也默契的點點頭:「你好,我是歐陽軒。」

「你好,可沁應該和你說過我們吧?那我就不介紹自己了。」

「提過,你的未婚夫我們還見過幾次面。」他意味深長的笑道。

這句話倒是讓齊欣冉有些意外,原本以為眼前這個男人是喻可沁租來的,但沒想到凌朔也認識。

喻可沁倒是有些辦法,溝引男人的招數還真是不少。

她好不容易把喻可沁叫來,怎麼能就這樣說幾句完事了?服務員從這邊走過,齊欣冉拿過四杯酒遞給他們。

敬了歐陽軒一杯,挑了挑眉,道:「歐先生,你知道可沁她最近離婚了嗎?」

挑釁的意味再明顯不過,喻可沁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凌朔站在一旁,一句話沒說。

歐陽軒倒是表現的很自然,聳了聳肩:「我知道,可沁太單純了。總是被人傷害,現在離婚了,比以前過的開心了。看她現在開心,我替她感到高興。昨天晚上我還給她表白來着,這已經是我第二次表白了,沒想到,苦日子到頭了。」

他說的這番話,反倒是歐陽軒在倒貼自己。喻可沁有些意外,抬起頭,驚訝的看着歐陽軒。

平時的他看起來儒雅紳士,怎麼今天說起話來,這麼能說會道。一下就把難堪的局面控制到齊欣冉那邊去了。

她偷偷地看了凌朔一眼,發現他也朝自己掃來一個目光,冷漠至極。喻可沁低下頭,心又開始抽痛起來。

齊欣冉表面雖然還帶着笑意,但心裏卻氣急敗壞。可她依舊還是不想放棄羞辱喻可沁的機會,繼續道:「那她之前和其他男人糾纏不清的事情,你也知道?」

她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挑了挑眉,心裏暗想道:「喻可沁,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我看你男朋友怎麼回答!」

凌朔的眉頭漸漸皺起,臉色也越來越陰沉。是個明眼人都知道,這是齊欣冉故意刁難喻可沁。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