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表白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9:36
A+ A- 關燈 聽書

可那些都只是猜測而已,可今天,在這種場合,毫無徵兆的和自己表白了。

「我……」她慌張的有些結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表白太過突然,就在上一秒她還想著凌朔和齊欣冉的訂婚儀式。

「其實你不用這麼快給我答案,我也不想讓你有壓力。你答不答應我,我們都還是朋友,像以前一樣。」

她低下頭,歐陽軒的確是一個適合當男朋友的對象。和他認識后,他無微不至的關心,細心的照顧,朋友的肝膽相照,都讓她很感動。

可她現在卻沒有絲毫的想法和歐陽軒在一起,可她卻又不知道如何拒絕。她害怕失去這個朋友,害怕失去一個肩膀。

恍然間,喻可沁突然覺得自己好自私。

「喂,你們在幹嘛呢?調情嗎?快過來玩,可沁,我們好久沒有堆雪人了。」林晴在遠處喊著他們二人,喻可沁如釋重負,抬頭笑道:「我們先過去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晴的叫聲無疑給了她躲避回答的機會,她快速的跑過去,和林晴一起堆雪人。

歐陽軒站在那,眼中閃過一絲落寂。但很快,又恢復明亮。

剛陪林晴堆完雪人,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打開一看,屏幕上赫然閃亮著齊欣冉的名字。

她怔了怔,猶豫了好半天,最終接了。

「喂。」

「可沁嗎?」齊欣冉突然改口,十分溫柔的喊著她的名字,讓喻可沁大感意外。

「是我。」

「明天晚上是我和朔的訂婚儀式,我請你來,你來嗎?」

她在電話那頭的語氣,充滿了幸福。完全不像是一個充滿心機的女孩,可偏偏就是這種聲音,在喻可沁聽來,就像是故意在刺激她,在她面前炫耀。

喻可沁沉默了半響,齊欣冉在電話那頭再次發出了聲音,問道:「怎麼了?難道你不賞臉嗎?就算我們之前有什麼過節,不過現在也都沒事了。我把你當朋友,想請你來參加我的訂婚儀式,你來不來?」

「來,不過,我可以帶一個男伴嗎?」她深吸一口氣,回答道。

電話那邊頓了頓,說道:「當然可以,我等你。」

電話被掛斷了,喻可沁站在雪地,眼神毫無焦距的望著前方。

「怎麼了?」歐陽軒察覺到她的不對勁,關心的問道。

喻可沁猶豫了一會兒,抬頭看他:「歐陽,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明天陪我去參加訂婚儀式。」

歐陽軒愣在原地,他知道明天是凌朔的訂婚儀式,只是沒有想到,喻可沁會去參加。

微微沉銀了一會,他點點頭,堅定的說:「無論你要做什麼事情,我都陪你。」

「謝謝。」她感動的笑了笑,笑容里,儘是苦澀。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答應齊欣冉,明明知道她讓她去是故意讓她難堪,可是挑釁的語氣還是讓喻可沁忍不住答應。

第二天一大清早,沈麗珍就來了電話,讓她回去吃飯。

喻可沁有些意外,但還是忐忑不安的回去了。剛到家,客廳里便傳來了菜香味。

一進家門,喻可沁便看到喻正非坐在客廳里,拿著報紙正專註的看著。沈麗珍從廚房出來,見她回來了,笑道:「回來了。」

「恩。」喻可沁輕輕的點頭,朝喻正非看了一眼,父親也一定知道了凌朔和齊欣冉訂婚的消息,不知道他有沒有氣消。

她在廚房裡幫著沈麗珍忙了一會兒,菜已經全部做好。喻可沁將最後一道菜放在桌上,輕輕的喊了聲:「爸,吃飯了。」

她以為下一秒又會遭到他的冷嘲熱諷,出人意料的是喻正非『恩』了一聲,起身朝餐桌走來。

吃飯的過程中格外的平靜,這是喻可沁第一次在家裡,吃過最平靜的一頓飯。

沈麗珍吃著吃著,不知為何。看到自己的女兒,心裡便十分難受。

眼眶微微泛紅,喻可沁眼尖,發現母親哭了,擔心的問道:「媽,你怎麼哭了?」

喻正非看了沈麗珍一眼,沒說話,只有一聲沉重的嘆氣聲。

喻可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嘆氣?父親可是從來都沒有探過氣,難道是她出現幻聽了。

「沒事,媽只是心疼你。」沈麗珍哽咽的笑道,夾了一塊她愛吃的紅燒肉給她。

「多吃點,你看你這麼瘦。」喻正非夾了塊雞腿給她,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溫和的對她說話。

如果不是今天異常的氣氛,她真的會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父親突然變了性子,不再對她論罵和教訓,讓她有史以來感受到了第一次的父愛。

「謝謝爸。」她低頭,抿住雙唇,努力的扒著飯,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那天凌朔說的話,徹底讓喻正非清醒了過來。歐陽軒的話也讓喻正非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他的女兒被紈絝子弟當做玩具一樣玩弄,說離婚就離婚。

轉眼就和另外一個富家千金結婚,他突然意識到這些年對女兒的虧欠。原本以為讓喻可沁嫁入凌家挽救他的公司是理所當然,可最後才發先他讓自己的女兒過的這麼苦。

心裡無盡的悔意,想去補償喻可沁,卻又不知到從哪裡開始。

喻可沁在家裡吃晚飯待了一會,陪母親洗了碗,看了會電視就走了。說實話她今天真的很開心,父親對自己終於不再想以前那樣苛刻和要求她。

一家人其樂融融,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

今晚參加齊欣冉和凌朔的訂婚儀式,她忽然沒有那麼難過了。至少,現在知道,家裡還有人關心著她。

「你說什麼!你要去參加凌朔和那個見女人的婚禮?我沒聽錯吧?喻可沁,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林晴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不可置信的望著她。

喻可沁在衣櫃里翻著自己的衣服,她打算隨便挑選一件,簡簡單單的就行。

參加完就走,她怕自己在那待久了,就會忍不住想哭。

看她的表情林晴也確認這件事情是真的,林晴不可思議的搖搖頭,覺得喻可沁一定是上次發燒把腦子給燒壞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