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找上門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9:06
A+ A- 關燈 聽書

「沒事。」喻可沁搖了搖頭,剛準備轉身。

「喻可沁!」一聲怒吼,讓兩人都停在原地。喻可沁抬頭一望,發現是父親。

「爸,媽。」她低下眼輕輕喊了一聲。

歐陽軒頓了頓,禮貌道:「阿姨,叔叔,你們好。」

沈麗珍尷尬的沖他笑了笑,扯了一下旁邊的喻正非,叮囑道:「你的身體才剛剛好,醫生說了不讓你動怒的。」

「你走一邊去,就知道袒護她!」喻正非怒不可遏的瞪著喻可沁,注意到了一旁的歐陽軒,皺起眉頭,問道:「他是誰?」

「他是我朋友。」

「朋友?喻可沁你別忘了你的身份,你現在是是別人的妻子,又和其他男人混在一起是什麼意思?還住在林晴家,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喻可沁沒說話,她不想解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已習慣他這樣罵著自己,儘管多麼難聽,她真的已經習慣了。

「不說話是默認了?我告訴你,只要有我的一天你都別想離婚!凌老爺子對你那麼好,凌家待你不薄,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我怎麼養出你這樣的女兒!」

聽著喻正非教訓自己女兒的話這麼難聽,他逐漸皺起眉頭,看著喻正非,說道:「喻叔叔,可沁已經長大了。什麼事情都是由她自己做主,您就不要勉強她,這樣她不會得到幸福的。」

「和你有什麼關係?我教訓女兒是我們家的事,你是誰?插手我們家的事?」

「正非,你少說幾句,別讓可沁在朋友面前難堪!」沈麗珍快要急哭了,看著自己的丈夫這樣逼著女兒,她心裡比誰都難受。

喻可沁站咋一直低著頭,死死地攥住手,指尖捏住手心,只有感到痛意才能讓她強忍著不哭出來。

歐陽軒終於知道喻可沁為什麼外表看起來那麼堅強,實際內心那麼脆弱。這樣的家庭,這樣的父親,這樣以自己為利益逼著自己女兒嫁給別人,她究竟受了多少苦?

「喻叔叔,好歹她也是您的女兒,你不該用這種難聽的話對著自己的女兒說!」他有史以來第一次生氣,歐陽軒不想看到喻可沁再難過下去,義正言辭的看著喻正非。

喻可沁抬起頭,不可思議的望著歐陽軒。她扯了扯歐陽軒的衣角,搖搖頭,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

而喻正非卻惱羞成怒,顫抖著指著喻可沁和歐陽軒,失望的搖頭:「我怎麼生出你這麼個不要臉的女兒,背著凌朔和別的男人勾搭在一起你,還……」

「爸!」她死死看著他,緊緊咬著唇:「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說的這麼難聽?我是你女兒,不是你的交易品!你為什麼總是把你所有的意識強加在我的身上?我也是人,我是爹媽生的,我有想法,我有心情。我也會難過,我也想被爸媽疼。可為什麼你總是把我看做一個交易品來對待?我受夠了這樣的生活,受夠了這樣的壓制,受夠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啪!一記響亮的聲音,讓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沈麗珍捂著嘴顫抖了一下,立刻哭了出來,拉住喻正非喊道:「你為什麼非要這樣對女兒,她也不容易!」

歐陽軒吃驚的望著這一幕,趕緊將喻可沁拉近自己,用手護著她,心疼的問道:「疼嗎?」

喻正非現在已經正在氣頭上,看到面前這對男女,哪裡住的了手。伸手還要打上一巴掌,被歐陽軒擋住!

「叔叔,請你尊重可沁!」他生氣的喊道,斥責著喻正非:「如果一個當父親的對自己的女兒這麼狠心,那他根本不配當父親!」

「你!』

喻可沁獃獃地捂著臉,臉上火辣辣的痛讓她整個人變得麻木起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她彷彿受到了恥辱,彷彿被全天下的人笑話。

笑話自己有這樣的一個父親,可是她卻不能反抗。因為他有心臟病,因為醫生說他不能再受刺激。

「你給我滾一邊去!」他對歐陽軒怒吼著,可歐陽軒偏偏就要擋在喻可沁前面護著她。

幾米遠的位置,一襲黑衣包裹著修長的身軀。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和冰寒的天氣融合在一起,凌朔輕輕皺起眉頭,朝前走去。

「岳父。」

凌朔的聲音讓在場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喻可沁也沒想到,凌朔會突然出現。

更驚訝的是喻正非,他臉色的怒意瞬間消失,客氣道:「小朔,你怎麼來了?」

剛剛的一幕他都已經看到,看見喻正非打喻可沁的時候,他正想上前攔住。誰知歐陽軒已經將她護在身後,他沉著眸子,極為平靜的對喻正非說:「你不要再怪她,離婚是我提出來的。」

話一出,喻正非夫婦和喻可沁紛紛抬起頭,吃驚地望著他。

而凌朔卻忽視歐陽軒的存在,過去將喻可沁拉住,牽著她準備離開。

「小朔,這是怎麼回事?」喻正非還沒反應過來,慌張的詢問。

凌朔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丟了句:「我玩膩了,想要把她甩了。」

話音剛落,凌朔帶著喻可沁上了車,離開了小區。

喻正非聽到這句話呆木了很久,突然身體一抖,握著胸口痛苦的喘著氣。

沈麗珍立刻扶住她,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流。

歐陽軒也顧不上車子往哪個方向走,緊張的問道:「阿姨,叔叔這是怎麼了?」

「你快幫我把包里的葯拿出來給他吃。」

歐陽軒趕緊替沈麗珍拿出要給喻正非,喻正非吃了以後漸漸好轉了下來。

凌朔的那句話不斷的在他腦海里徘徊,原本怒不可遏的表情也漸漸淡了下來,突然沉默了。

「我送你們回去吧。」歐陽軒看了一眼門口,心裡擔心著喻可沁。

喻正非沒有拒絕,現在他的身體也不方便久站。於是沈麗珍便點頭答應,扶著喻正非上了車。

車上,沈麗珍一直偷偷哭著。聽到女兒當成玩物一樣到處扔,她這個當媽的比誰都要心疼。

車子緩緩地在道路上行駛著,喻可沁坐在副駕駛安靜地望著前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