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可以當做是表白嗎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3:56
A+ A- 關燈 聽書

「爸,你一定要儘快知道凌朔在哪!」

「行行行,我還有個會要開,先去公司了。你就待在家裏,別亂跑!」說完,齊萬全匆匆離開。

齊欣冉回到房間,將手機丟在床上。已經快半個月了,沒有凌朔的消息,就連喻可沁,都人間蒸發了。

她嘗試去找凌爺爺問凌朔的下落,卻怎麼都不肯透露。

「該死的喻可沁,一定是她將凌朔藏起來了。凌朔現在一定受了很重的傷,真是不知廉恥的見女人!」齊欣冉死死的抓住床單,惡狠狠的咬着唇。

喻可沁靠在躺椅上看著書,黃昏將至,日落西山。看了一下午的書,有些疲憊。揉了揉眼睛,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發了會呆。

「你很喜歡發獃?」他不知什麼時候進了房,站在她的身後。

喻可沁回過神,抬起頭:「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剛剛。」

「我怎麼不知道?」她皺起眉頭,為什麼凌朔進到自己的房間,她卻一點都沒有察覺?

冷峻的面容帶着一絲莫名的笑意,他同她一起坐在椅子上,抱着她,將她抱在腿上。喻可沁身體驀然一驚,想要起身,卻被他抓的死死的。

「還不習慣?」

「習慣什麼?」她抿了抿嘴,臉瞬間變得緋紅。

「習慣有我。」磁性般的聲音縈繞在耳邊,猶如電擊般的觸動。

她懵然的望着他,嘴角輕輕抽動:「什麼意思?」

「你忘了,我不是說過,要和你做一對名副其實的夫妻嗎?」

「名副其實……」喻可沁愣了一下,突然想起那次在醫院的時候,他的確和自己說過這句話。只是當時,她並沒有當真。

房間里的溫度暖的讓人愜意舒暢,她凝視着他,獃獃道:「你是在和我表白?」

「你可以這樣認為。」他唇角輕輕揚起,抱着她翻了個身滾在地毯上,吻了下去。

窗外的那一抹暗紅,透過窗子映在屋子裏,將房間里的二人,勾勒出一道美妙的景色。

凌朔的身體逐漸康復,經過一輪檢查后,醫生說再修養幾日就可痊癒。傍晚,她和凌朔牽着手在海邊漫步。

一陣涼風吹來,喻可沁縮了縮身子。凌朔將外套脫下,披在她的身上。她抬起頭,與他相視一笑。

望着前方,突然好像就這樣度過餘生。沒有煩惱,沒有傷心,沒有勾心鬥角……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殘酷,並不會這樣繼續安穩下去。她突然想起凌氏的狀況,現在的他經過一個月的休養,已經恢復的差不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凌氏那邊的情況,不知道變成什麼樣。自從爺爺那天打過一次電話后,便再也沒有音訊。

這裏的一切,應該會有專人通報也爺爺吧。

如果被凌氏知道凌氏集團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怪她隱瞞。她惆悵的嘆了口氣,明明很小聲,卻還是被他發現。

「怎麼了?」

「沒,我在想……」她沉思了一會後,看着他:「我在想,回去以後,是不是又得面對你身邊的那些女人。」

一股醋意油然而生,他挑了挑眉,深邃的雙眸帶着似有似無的笑意。低頭看她,寵溺的將她抱起:「吃醋了?」

「沒有。」

「以後,只有你一個。」他表明心態,認真的注視着她。她見他少有的認真,莞爾一笑,主動的貼了上去。

得知凌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凌老爺子派人過來接他們。臨走前的前一晚,喻可沁躺在他的懷裏,忐忑不安。

現在還不知道凌氏目前的狀況,如果回去以後,凌氏的狀況還沒有好轉,凌朔恐怕會大發雷霆。

他會不會,怪自己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告訴她?想來想去,一晚上都沒睡着。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抵不住困意睡了過去。

被小綿叫醒的時候,已是下午三點。她從床上驚起,才發現床邊空無一人,凌朔不見了。

今天不是回去的日子嗎?現在已經這麼晚了,她趕緊下床,看了一眼行李箱,還在。

「少爺呢?」

「少夫人,早上少爺醒來的時候看你睡得很香,就沒叫醒你,先回去了。」

「先回去了?」她頓了頓,穿上衣服跑到隔壁,果然,沒了人。

先回去了……她獃獃地站在門口,隱隱約約,不安的心理強烈的充斥着全身。

「少夫人,您早上到中午都沒有吃東西,下去用餐吧。」

「小綿,能不能打電話給爺爺,我今天要回去。」她抓住她的手,焦急的問道。

小綿抿了抿嘴,有些為難,搖搖頭:「少夫人,今天恐怕是回不去了。我們都是要提前一天安排的,因為前後要檢查直升機的……」

「那我最快什麼時候能走?」

「明天中午。」

「好。」

同樣的一個晚上,同樣的一張床,卻少了個人。這夜,又是來回翻滾,怎樣都睡不着。

此刻凌朔,恐怕也和她一樣,睡不着吧。

她中午吃了飯就坐直升機趕回了A市,回到A市直接奔回了公司。剛上電梯,就遇到宋媛媛。

宋媛媛本無精打采,見到她一下子精神了起來,十分高興的抱着她:「可沁,我終於見到你了。還以為你會出什麼事情,可擔心死我了。」

「媛媛,先不說這些。」她鬆開她,擔心地問道:「公司現在怎樣了?」

她沉重的嘆了口氣,撇了撇嘴:「你不知道,公司這一個月都經歷了什麼。火里來火里去,還要有凌老爺掌權,才漸漸穩定下來。總裁昨天露面了,今早召開了記者會澄清那些謠言,公司現在已經回到正常的運轉,但是股票還是沒有升到原來的點上。」

喻可沁鬆了口氣,繼續問道:「那凌朔呢?」

「啊?」

「總裁。」

「公司現在每個部門都在加班,忙死了。這不,我下來買咖啡,晚上還要加班。我聽說總裁從回來到現在都沒出過辦公室的門,除了記者會出席以外。」她愁眉苦臉的說着,目光微轉:「可沁,你和總裁是不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