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黯然神傷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4:04
A+ A- 關燈 聽書

「到了。」

宋媛媛轉頭一看,發現自己的樓層已經到了。她不開心的撅起嘴:「我擔心你這麼多天,一見面你就趕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現在還有其他事,有時間在和你說。」她和她說了再見,看着電梯門關上,樓層不斷的上升,一直到二十層,停了下來。

門一開她就急沖沖的走到總裁辦公室,劉雪瑩在秘書台接着電話。見她來了,趕緊放下電話,擋在她面前:「喻小姐,總裁吩咐了,誰也不許進辦公室。」

「為什麼?」

「我不知道,一回來,他整張臉都是黑的。」劉雪瑩聳了聳肩,一臉的無奈。總裁一發狠,他們都要跟着遭殃。

「沒事,等會他要是怪罪下來,我說是我自己闖進去的。」

劉雪瑩一聽,也沒多說。畢竟總裁和她的關係不一樣,她也看得出來,在眾多女人當中,總裁是最在意喻可沁的。說不定,她進去,能平息總裁的怒火呢?

喻可沁剛敲了門,裏面就傳來一陣怒吼聲:「我不是說過,不要讓人來打擾我嗎?」

話音剛落,就聽到東西摔在地上的聲音。喻可沁皺起眉頭,他現在脾氣這麼大,進去,會不會是找死?

但如果不進去,她也安不了心。

最終,推開門,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凌朔正坐在辦公桌上,一臉的陰沉。見到她,神情略變。

她沉默的走過去,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來整理好放在桌上。凌朔望着她,冷峻的臉色,多了絲壓抑的怒意。

「為什麼不告訴我?」冰冷的聲音,像是一把尖銳的刀刺進心臟。她就知道,他會怪罪。

撿東西的動作停在半空中,她低着頭,不知該如何回答。

默默的撿著文件,不吭聲。

見她不吭聲的樣子,他越發的生氣。起身將地上的東西一腳踢飛:「我在問你話!」

喻可沁抿了抿嘴,站起身,看着他通紅的雙眼,心裏一陣抽痛:「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你的大腦受不了刺激……」

「那一個星期前呢?我明明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為什麼要讓我自己知道這件事情?」他低吼著沖她喊道,滿臉的憤怒。

她沉默的低着頭,默默的將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哽咽地說:「對不起。」沙啞的聲音,聽着讓人揪心。

她還是離開算了,明知道結果一樣,卻還要過來自找苦吃。

「我不該怪你。」他從背後抱住了她,頭埋在她的髮絲之間,輕輕地嗅着頭髮的芳香。

「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公司就不會這樣。」她閉上眼睛,難受的咬着唇,眼淚一直在眼眶中打着轉。

「你們別攔我,不許攔我!我要見凌朔,你滾開!」門外傳來一陣怒罵聲,下一秒,門被撞開。

秘書和幾個同事還有齊欣冉站在門口,看着辦公室裏面的一幕,獃獃地愣在那裏。

兩個人親密的抱在一起,氣氛看起來十分的璦昧。秘書看着這一幕,默默的低下頭,看來她是猜對了心思。

旁邊的幾個員工看到這一幕紛紛閉上了嘴巴,不敢吱聲。

凌朔鬆開手,走到門口,冷漠的掃了一眼秘書:「你們出去。」

「是。」

幾個人提着不安地心臟走了出去,總裁自從回來就一直發怒,現在連個人都攔不住,指不定下一分鐘就掉了飯碗。

齊欣冉死死地盯着喻可沁,眼底閃過一道怨恨。

「朔,我聽說你受傷了,你有沒有好一點。」她抓住他的手,擔心的問道。

凌朔面無表情的撇開,轉了個身看了喻可沁一眼,回答道:「我沒事,你可以回去了。」

「為什麼要我回去?這一個月里我這麼擔心你,一直打聽你的下落,現在好不容易見到了,你就讓我走?」齊欣冉咬着唇,紅了眼眶。

他現在並沒有心情去討好齊欣冉,餘光睨了她一眼:「我沒叫你擔心。」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她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

凌朔皺起眉頭,凌氏現在的危機雖然已經過去,但還沒有完全穩定下來。齊氏集團和凌氏有着很大的合作,如果得罪了齊欣冉,恐怕齊家會終止合作。

想到這,他不情願的緩和了一下臉色,轉過身:「我現在很忙,欣冉,你先回去。」

見他語氣緩和,齊欣冉破涕為笑,上去抱住他:「我就知道,你不會對我這麼凶的。」她抱着他,目光看向喻可沁,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喻可沁站在那,垂下眸子,走到兩人身邊,小聲道:「我先回去了。」說完,便離開了辦公室。

凌朔想去解釋,可齊欣冉實在是一個難纏的主。他現在不能得罪,只能暫且委屈喻可沁了。

走出大廈,她抬頭,彷徨的望着天空。她不知道,看到齊欣冉抱着他,他沒有反抗的時候,自己心裏,是一種怎樣的情緒。

或許,已經麻痹了吧。

回到別墅里,司機已經將行李箱送回了別墅。她回到房間里,將手機開機,躺在床上,昨晚沒睡覺,今天也怕睡過頭就一直沒睡。

現在下來,感覺精力都已經消耗完了。

躺在床上,旁邊的手機一直不停的彈著消息。閉上眼睛,半個小時后,手機的提示聲才停止。

拿起一看,好多短訊和未接電話。

她隨意的翻了一下,回撥了過去。

「可沁,你終於開機了。這一個月我和你爸一直給你打電話,擔心死你了。凌朔怎麼樣?你們有沒有事?」沈麗珍在那頭擔心的問道。

喻可沁長吐一口氣,回答道:「媽,我很好。凌朔也沒事,你不用擔心。」

「沒事怎麼一個月沒有聯繫?凌老爺也只是說了你們沒事,叫我和你爸別擔心,可沒說你們去哪了……」

「媽,我和凌朔只是去散了散心。正好散心的地方沒有通訊信號,你不要擔心了。爸回來了你和他說一聲,我好累,先掛了。」她掛斷電話,將手機放在一旁。

手機剛掛斷,又來一條提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