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質問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4:31
A+ A- 關燈 聽書

可這麼多年的感情,她不想就這樣放棄。

「你明明知道他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還不放手?」車子停在紅等下,他轉過頭,認真的看着她。

玉依不想和他談論這個問題,將腦袋移到車窗前:「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心不再那麼難受?」

季喻初微微蹙眉,靠在椅背上,望着前方:「喝酒。」

酒吧的VIP包房,玉依和季喻初坐在那裏。桌上一排排的酒,她看着眼花繚亂。

這是她第一次來酒吧,以前也想過要來,當時凌哥哥不同意。多麼懷戀沒出國的日子,有他在身邊,即使再多的不允許,也是幸福的。

如果當初沒有和父母一起移民,她一直留在凌朔身邊,會不會,一切都不一樣了?

可能,現在凌哥哥的妻子是她,不會是喻可沁。

她的眼底已經漫上一層苦澀,拿起酒,仰頭往嘴裏慣了下去。她沒喝過啤酒,不知道竟然會這麼難喝,第一次喝,差點吐了出來。

季喻初遞過紙巾,沉默的看着她。

艱難的喝下大半瓶啤酒,玉依就已經有些難受了。但聽說酒能讓自己不那麼難受,她還是繼續往肚子裏灌著。

見她痛苦的樣子,季喻初忍不住上前奪過她手裏的酒瓶:「行了,你不適合喝酒。」

「你不是說酒能消愁嗎?」她抿著嘴,淚花瀰漫在眼眶中,遲遲未落下。

看着她如今這番模樣,他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有些難受。

「不要喝了,我送你回去。」他二話不說,將她整個人抱起。玉依沒有反抗,緊緊抓着聽到背部,咬着牙哭了出來。

很難受,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別墅里,喻可沁抱着電腦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這些天葉氏集團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她匿名發給葉氏集團員工的公用郵箱裏,想必現在已經眾所周知了吧?

她還真想看看,葉氏集團的總監同時腳踏兩條船,她怎麼在這個公司繼續待下去。葉白呢?他又會怎麼處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過像葉白這樣的男人,恐怕程嬌嬌幾句話,就已經被蒙蔽了。

她又將程嬌嬌和宋勵飛那些親密短訊內容截圖,發給了葉白的郵箱裏。

抱着電腦吃着水果不小心在沙發上睡著了,凌朔回來的時候,客廳里的燈亮着,喻可沁躺在沙發上,抱着電腦睡著了。

他走過去,看着睡得安穩的她,疲憊的面容瞬間一掃而光。將她輕輕抱起,往樓上走。

剛進房間,她睜開眼睛,沖他眨了眨眼:「我不會再睡得那麼死了。」

「你什麼時候醒的?」他溫柔的笑了笑,將她放在床上。

喻可沁拉着他上船,鑽進他的懷裏靠着:「你抱我的時候就醒了。」

「下次就讓你在沙發上睡。」他冷不著丁的丟出這句,閉上眼睛。

她不高心的撇了撇嘴,有件事情一直想問,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見他快要睡着,喻可沁坐直身子,一本正經的問道:「上次你不是帶走了那個跟蹤我偷拍我的男人嗎啊?」

「恩?」他依舊閉着眼睛,面不改色的發出聲音。

「人呢?」

「放了。」

「放了?」她微微一頓,繼續問道:「那……到底是什麼人要這樣做?還專門找個人跟蹤我。」

凌朔緩緩睜開眼睛,不動神色的閃過一絲異樣:「你最好不要知道。」

「什麼意思?這個人,我認識?」她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目光炯炯的望着他。

「睡覺,很累。」他將她抱着躺下,閉上眼睛,漸漸平穩的呼吸。

她還想說些什麼,可一想到他在公司加班那麼累,還是讓他好好休息吧。

同樣閉上眼睛想要睡覺,可發現怎麼睡都睡不着。腦海里一直想着剛剛的問題,凌朔知道指使別人跟蹤她的人是誰,可為什麼,又對她有隱瞞?

程嬌嬌幾天沒有去公司了,自從匿名郵箱出現她和宋勵飛的近期照片后,下面的員工紛紛都傳瘋了。

她不停地和葉白解釋,不停地解釋這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解釋是因為佳佳在身邊,不想讓孩子看出端倪,所以才裝的很恩愛。

好不容易哄好了葉白,公司卻是沒法待下去了。

剛睡了個美容覺醒來,便聽到房門外有點動靜。她開門出去,看見葉白坐在沙發上,一臉的陰沉。

「你怎麼來了?公司沒事忙了嗎?」程嬌嬌去冰箱裏拿了一瓶水喝了一口,嬌魅的走到他面前,坐在他腿,挽着他的脖子。

葉白面無表情的掃了她一眼,將手機丟在茶几上。她愣了愣,才發現今天的葉白好像不對勁。拿起手機點開屏幕一看,她大驚失色的震在那裏。

「和我解釋解釋,這也是你為了孩子給你前夫發的短訊?」他陰沉着一張臉,體內燃燒的火焰即將爆發。

程嬌嬌驚在那裏半天說不出話來,這些短訊是什麼時候被人拍下來了,還發給了葉白!

她雖然緊張,但還是表現的十分生氣:「葉白你居然不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你要我怎麼相信你?」他憤怒的將她丟在一旁,憤怒的站起身。

「你!」程嬌嬌咬着唇生氣的從沙發上爬起來,本想發脾氣。可見他一臉憤怒,瞬間就擺着一副委屈的模樣:「你難道看不出來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嗎?這短訊根本就不是我發的。」

「不是你發的?你的手機呢?可否給我看看?」他目光直視着她,眼中怒火正在燃燒。

她微微一頓,神情立刻緊張了起來。葉白無論什麼事情都會包容她,雖然和他在一起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可時間久了,也會有一些感情。她這次萬一解釋的不清楚,從此以後,就要失去她好不容易才抓到的金山。

不能讓他看自己的手機,程嬌嬌心如死灰的站在那裏,悲傷道:「我知道,你就是覺得我膩了,想一腳踹開我。所以才找了這樣一個方法,葉白,你要和我分手我沒有不同意,但你也不要用這種方法來對我。」

她一臉的委屈,嬌魅的模樣此刻變得楚楚可憐,梨花帶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