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喝酒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4:22
A+ A- 關燈 聽書

接下來的日子又是一陣忙碌,策劃部不斷的加班,不斷的修改。終於做出十分通過的方案,交了上去。

凌氏也經過凌朔的商業頭腦,漸漸恢復了以往盛氣。

她特地和經理申請了策劃部休假一天,成天加班策劃部的同事們已經筋疲力盡。聽說要休假一天,紛紛都開心的不得了。

都早早的下了班,喻可沁依舊在公司加班。雖然說策劃部的同事可以休假,但她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忙完。

下一輪的目標還要做一個詳細的報告和檢測,明天還要拿着最新的策劃案去開會。凌氏的職位倒是和其他公司不一樣,一般都是每個部門的職位分別為普通員工,組長,主管,經理。

但凌氏的組長就相對於主管的級別,只是比經理低一層。

七點鐘,她關掉電腦,準備離開。剛一起身,發現玉依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一米外,看着她。

「玉依?」

「可以聊一下嗎?」

喻可沁合上文件,點點頭。去了公司旁邊的咖啡館,叫了杯咖啡。

上次在醫院見過一次后就再沒見過,雖然兩人現在在同一家公司,但不同部門樓層就不一樣。

「你要找我聊什麼?」喻可沁似乎已經猜到她找她的用意,但卻只是猜測。

「你愛凌哥哥嗎?」玉依握著咖啡杯,眼睛有些紅腫。

彷彿有片刻的沉默,她緩緩道:「愛。」

「愛?」她眸光失色幾分,苦笑道:「你愛,為什麼還要做出傷害凌哥哥的事情?」語氣中,還透著一絲莫名的疑惑。

「你指的是哪件事?」

「很多事,比如,你背着他和別的男人鬼混。」她目光微怒,語氣針對。

「鬼混?」喻可沁低了低眼,皺起眉頭:「你說的鬼混是什麼意思?」

「你和那個男人糾纏的視頻我拍下來了。」她抬着頭,義正言辭的說。

「原來那視頻是你拍的。」那天早上醒來,她就已經想起喝醉那晚和凌朔說的那些話。當初還在奇怪凌朔為什麼會有視頻,現在一想,倒是通了。

玉依態度不大自然,她抿了抿嘴,有些意外:「你知道視頻的事情?」

「他和我說了。」

「什麼,凌哥哥和你說了?」她呆了呆,有些愕然。

喻可沁將咖啡杯放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抬高了眉毛:「我沒想到,你會做這種小動作。」

儘管猜測玉依對凌朔的感情是男女之情,但她也沒想過,看似單純善良的玉依,竟然會做這種低端的事情。

她眼光有些閃躲,張了張嘴,理直氣壯的解釋道:「這不是什麼小動作,我只是想讓凌哥哥看清楚你是怎樣的女人!」

「可惜你只見到了表面,實際上你視頻里的那個男人,只是我學長。和我,一點你想的關係都沒有。」她從容不迫的解說着。

很明顯,玉依根本不信。

「你不用和我說這些,反正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隨你,他相信就足夠了。」她淡淡地回應着,雖輕描淡寫,對她卻是一種無形的傷害。

「你是說,凌哥哥他相信你了?」她睜大雙眼,不可思議的望着她。明明有視頻為證,為什麼,凌哥哥會相信她的一番胡話?

「你今天找我,就只是為了閑聊這些無聊的事情?」

臉龐清秀的她,臉上卻有一絲羞愧。不管對與否,她的行為,確實是屬於小人行為。原以為這個視頻會起一些作用,可沒想到,他們還是和好了。

她爽然若失的笑了笑,眼底閃過一絲難過:「我對我的行為道歉,今天找你,沒有其他的事情。我聊完了,先走了。」玉依從錢包里拿出一張百元大鈔,放在桌上。

「錢拿走吧,我請。」她頓了頓,對她說道。

玉依低頭看了一眼錢,轉身離開。

黯然神傷的背影,喻可沁看着,突然覺得有些心疼。玉依本意並不壞,儘管她拍了視頻也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事情。

她一定從小愛着凌朔,這麼明顯的情意,難道凌朔會不知道?青梅竹馬,難道凌朔對玉依,就沒有男女之情?

她沒有勇氣相信,也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

玉依從咖啡館出來后,心情一直很低落。她居然天真的想要喻可沁離開凌哥哥,得知凌哥哥和喻可沁和好后,她發現自己像個小丑一樣,可憐,可恨。

「唔……」她不小心撞到一個人,手臂痛的叫出聲。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玉依退後了幾步,捂着手臂道歉道。

「你都撞痛了為什麼還要和我道歉?」饒有興趣的聲音,再熟悉不過。

玉依抬起頭,季喻初修長的身影站在那,一如當初站在樹下的他,挺拔帥氣。

「是你。」

「怎麼感覺你看到我,很失望?」

「沒有。」她揉了揉手臂,對他淺淺一笑:「我心情不是很好。」

「看出來了。」

「你怎麼知道?」

「你的情緒,不都寫在臉上了么?」他搖頭笑道,她還是和當年一樣單純無邪,傻得可愛。

一陣寒風吹過,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去我車上吧。」

玉依隨着季喻初一起上了車,依然低着頭,保持着沉默。

季喻初轉了轉方向盤,車子開到馬路上,他看了她一眼:「剛剛去找凌朔了。」

聽到這句話,她神情終於有了絲變化。抬起頭:「凌哥哥她怎麼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沒怎麼樣。」

「沒怎麼樣是怎麼樣?」她不喜歡他敷衍的回答,想要知道凌朔現在的狀態。

他原本玩世不恭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英俊不凡的臉閃過一道不悅:「你如果想要知道,為什麼自己不去看?」

「我不想打擾他。」她咬住唇,得知他痊癒后,本想去找他。可聽說他大發雷霆,便沒去煩他。

一個多月,她有多想他,日思夜思,也又有何用。陪在他身邊的人,又不是自己。

喻可沁是他的妻子,爺爺承認的孫媳婦。即使她家和凌家關係再怎麼好,那也是親情一樣的關係,她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