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鼎天會所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2:38
A+ A- 關燈 聽書

「你一個人工作室的大老闆,還在乎這點錢?」凌朔抬起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我那工作室哪比得上你凌氏集團一個月的收入啊,真的比不了。我追求的是藝術,你追求的是金錢。」

凌朔微微垂眸,晃着手中酒杯里的紅酒,微微一笑:「我今天來找你確實是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我能有什麼事情幫得了凌大少爺?」

「你們那最近不是招了一個人嗎?開除她!」凌朔仰頭喝光杯里的酒,沉着眸子望着他。

穆南歌頓了頓,微微蹙眉:「開除?我們那最近來了個新同事這事情你都知道。莫非,那女人與你有什麼關係?」

凌朔抬眼看他,深邃的目光中有着幽冷如冰的氣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不用管與我有沒有關係,開除她就當是幫了我的忙!這酒是我以朋友的身份請你的,你隨意!」

穆南歌一聽,立刻拿起了旁邊的酒杯抿了一口:「果然是價值一百二十萬的酒,味道真是不錯。」

「你剛剛說什麼?叫我開除她。你說的人,可是喻可沁?」穆南歌給服務員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再給自己倒一杯。

凌朔淡淡地朝穆南歌瞟了一眼,眯起那雙深邃的雙眸:「你知道她的名字?」

對於穆南歌的了解,凌朔知道他不常去他的工作室。幾乎都是一個人待在家裏構思作品,喻可沁才上班第一天,他就記住了她的名字?

看來這中間倒是有什麼淵源是他不知道的,他眼底漸漸泛起一絲冷意,問道:「穆總你這麼清楚的記得新來的員工,難不成是看上她了?」

偌大的房間里,空氣逐漸凝固了起來。服務員遠遠站在門邊,都能夠感受到周圍一陣寒氣逼來。穆南歌自然是了解凌朔,也明白幾乎沒有一個女人是能夠讓他這麼大費周章的請他過來幫忙。

想必這個喻可沁和凌朔之間有着什麼不可說的秘密,他不僅開始對這個女人越來越感興趣。連千年冰山都能夠有所震動,她到底有着什麼樣的魅力?

不僅僅是一頓飯的問題,凌朔請他過來,也只是為了敘敘舊。順便提出這個事情讓他幫忙,可他卻不打斷領情。

「我不知道你和喻可沁有什麼關係,不過喻可沁很有天賦。如果能在我的工作室里大展宏圖的話,早晚有一天,能夠拿到全國作品大獎。」穆南歌毫不誇張的說道,從容地坐在那裏。

凌朔的眼底早已蓋上一片陰霾,穆南歌不答應,不光是因為喻可沁有天賦吧?

「凌大少爺,你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損壞我們之間的關係吧?」穆南歌試探性的問道。

「當然不會,穆總,你來點菜吧。」他朝服務員看了一眼,服務員遞給拿着菜單遞給穆南歌。

穆南歌接過菜單,壞壞的看了一眼服務員,笑道:「這年頭服務員長得可真漂亮!」

那服務員一聽,立刻嬌羞的低下頭。

凌朔微微側過臉,面色逐漸陰沉下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喻可沁才去一天,居然就連穆南歌都給搞定了。

他到底是該高興呢?還是應該生氣?

喻可沁今天在穆蘭枝的辦公室待了一下午,都是欣賞穆蘭枝的作品。有幾個眼熟的作品,喻可沁以前見過。

只是採用的名字不是本人而是另外的筆名,她不得不佩服學姐的畫風成熟,還有線條接近完美,所有的作品不僅新穎而且十分的美輪美奐。

到了下班的時候,喻可沁和穆蘭枝一同從工作室里出來。剛出來,歐陽軒的車便停在門口。

「可沁,下班了。」歐陽軒從車上下來,慢慢朝她走來。

「你怎麼來了?」喻可沁有些驚訝,沒想到歐陽軒會到這裏來。

他揚起笑容,回答道:「你今天第一天上班,我過來看看你這一天過得好不好,順便請你吃晚飯。」

穆蘭枝站在一旁,抬着頭上下打量著歐陽軒,咧嘴笑道:「不錯嘛,學妹,你的男朋友看起來還挺帥的。」

喻可沁尷尬的看了穆蘭枝一眼,笑着解釋道:「學姐,他是我好朋友。」

「哦,原來是備胎啊,還沒升級吧。」穆蘭枝調侃的笑道。

喻可沁是已經習慣穆蘭枝損人的方式一針見血,但歐陽軒並不知道穆蘭枝說話的方式就是這樣,不好意思的看着歐陽軒。

歐陽軒並沒有因為這句話受到什麼影響,反倒是噗嗤一笑,友好的問道:「你就是穆小姐吧?我聽說過你,今天見到本人,果然比傳說中的厲害多了。」

「你提過我?」她頓了頓,轉眼去看喻可沁:「你上班和他偷打電話了?」

「沒有啊。」

「那他是怎麼知道我?」

歐陽軒笑了笑,說道:「傑森在我面前提過你一次。」

「傑森?又是那個洋鬼子?原來你們是朋友啊,我還真是出門踩到屎,到哪都能見到傑森那張陰魂不散的魂魄。我勸你不要和他做朋友,他嘴巴損人!」穆蘭枝撅著嘴朝他丟了個白眼,便背着包離開。

「學姐再見。」

見穆蘭枝離開后,喻可沁問道:「傑森真的在你面前說了學姐的?

「恩,她怎麼成了你的學姐?歐陽軒不解的問道。

「等會和你說過,你說我們現在去吃飯,可是我今天也開了車。」她指著前面的地方說道。

歐陽軒倒是做好了準備,笑道:「沒事,我們去約定的地點,看看誰快。」

「如果我比你快呢?」她饒有興趣的問道。

「如果你比我快,今天這頓飯我請。如果我比你快,那這頓飯就是你請我了。」

「沒問題!」

定製好輸贏的規則以後,喻可沁和歐陽軒同時上了車。

現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喻可沁知道大道一定是堵車了。便從另一個方向轉過去,從小路走。原本以為通過小路就能比歐陽軒先到,沒想到剛開了不到五分鐘,這邊居然也堵了。

喻可沁是一個小時後到的餐廳,歐陽軒卻已早早坐在那裏,正悠閑的喝着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