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竟是老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2:53
A+ A- 關燈 聽書

「又不是幾十年沒見,你這麼激動幹嘛?」喻可沁笑着抱住她,宋媛媛是她來到凌氏的第一個好朋友。這些天,她卻是沒有理她。心裏忽然有些難受,對宋媛媛愧疚。

宋媛媛還是一如既往的嘟起那張小嘴,擦掉眼淚:「我以為你不理我了,之前打過幾個電話給你你沒接。我知道你那段時間肯定心情不好,也沒再打擾你。我還以為你忘了我這個朋友,自從你不在凌氏以後,我總覺得心裏好像少了什麼東西一樣。」

喻可沁笑而不語,按下電梯鍵。

「你今天怎麼來這了?你又回來了?」宋媛媛開心的問道。

喻可沁搖搖頭,解釋道:「我現在在畫室上班,今天我們公司開畫展,是在五樓,所以我過來幫忙。」

「畫室?」宋媛媛愣了愣:「就是那個四季工作室?」

「恩。」

「可沁你到那去上班了?」宋媛媛有些不可思議,她沒想到喻可沁在凌氏這麼優秀,竟然還會畫畫。

電梯門開了,兩人一起進去,喻可沁問道:「你今天怎麼這麼早來了?」

「你不知道年初的工作就是多,昨晚不想加班,所以今天趕早來補上。」宋媛媛垂頭喪氣的抱怨道,電梯在五樓的時候開了。

「我先過去了。」

「可沁,我們中午一起吃飯好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她看見宋媛媛開心的揮着手,直到電梯門關上。

如今像宋媛媛這樣真實單純的朋友已經不多了,她離開凌氏,還真有點捨不得宋媛媛。

「你要的早點。」喻可沁將包裝袋遞給傑森,傑森道了句謝謝,便一邊吃着早餐,一邊巡查著工作。

喻可沁不僅有些佩服傑森,這麼盡職的主管,換做任何一家公司想必都喜歡這樣的領導吧?

她也幫忙巡視着各種作品和擺設,畫展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差錯。一直到六點五十的時候,工作室的其他人才陸陸續續趕到這裏。

工作室有加上她以外,有三個女生。一個是穆蘭枝,一個是女同事,另外一個,就是她自己。男同事居多,所以體力活基本上就是男同事來干。

穆蘭枝上班的時間一般都是十一點左右,她喜歡睡懶覺,老闆也從來不管。另外一個女同事聽說是專業畫師,長相一般,人挺友善。

她們兩個只用做巡查的工作,兩個人一邊走着一邊檢查作品有沒有問題。畫展是在早上的十點開始,下午的四點結束。

所以這期間,他們都得待在這裏。

「可沁啊,你知不知道凌氏集團的總裁啊?」喬晴雯邊檢查著邊問道。

喻可沁眼皮一抬,淡淡道:「沒有。」

聽到喻可沁說沒有,她立刻和她解釋道:「凌氏集團的總裁凌朔,在A市可有名了。你居然不知道,不過像你這樣長得好看的女人不愁人追估計也不在意這些。但我跟你說,這個凌朔長得真的特別特別特別的帥!我只是在雜誌上看過他,今天來到凌氏我還特意打扮了一下,要是能夠見到他,此生無憾了!」

「這麼誇張?」喻可沁有些驚訝,沒有想到凌朔在女人的心裏居然是這等地位。

「誇張嗎?一點都不誇張。你要是見到他本人,恐怕這輩子就只想嫁給他了。」喬晴雯花痴的說道,指著那副人物話,說道:「我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份完美的愛情,如果能夠想灰姑娘與王子的故事一樣,那該多好。」

喻可沁抿了抿嘴,每個小女孩心中都有一份這樣的童話故事。但對象是凌朔,她不僅有些無奈。喻可沁在來的路上還一直在祈禱,最好不要讓她碰到凌朔。

所以除了中午吃飯的時間待在畫展以外,另外的時間,她不會踏出半步。

只是事情往往都會往相反的方向去發展,喻可沁一直以為只要安安靜靜地待在畫展里,就不會遇見凌朔。

十點鐘畫展開始,九點半的時候已經陸陸續續有很多人來了。喻可沁和喬晴雯站在一塊,幫需要的客戶講解一些作品的介紹。

剛講解完這一副,便又一個人轉悠到了這裏,開口問道:「請問小姐,能幫我講解一下這幅畫的含義嗎?」

喻可沁剛想開口,卻總覺得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這不是……上次在四季工作室一樓大廳遇到的那個男人的聲音嗎?

她轉過頭一看,發現真的是他。喻可沁的臉色便變的難看起來,抬起頭:「請問先生你是來看畫的嗎?」

「我不來看畫展我到這裏來幹嘛?」穆南歌饒有興趣的看着她,嘴角帶着一絲玩味的笑容。

「穆總!」喬晴雯從另一幅畫那邊走過來,看見穆南歌,低聲喊道。

「穆總?」喻可沁微微一呆,不解的看着喬晴雯。

喬晴雯便解釋道:「這是我們的老闆,穆總。」

喻可沁頓在那裏,場面一下子就變得尷尬起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她討厭的男人居然會是四季的老闆,穆南歌,還是學姐的哥哥!

那天在四季大廳里她拒絕了穆南歌要看她作品的要求,今天還對他擺了臉色,喻可沁突然感覺腦袋開始疼痛起來。

穆南歌挑了挑眉,他就喜歡看她這一副皺着眉頭的模樣。女人皺眉頭的時候,他總是覺得是最好看的。

喻可沁沒有說話,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現在只想找個地洞轉進去,面對眼前這個男人是她老闆的事情,她還沒有完全接受這個事實。

「喻可沁!」他突然叫了她的名字,喻可沁抬起頭,有些驚訝。這個穆南歌,居然還知道她的名字。

難不成是上次她冷言冷語相對,所以這個男人就記住她了?

「穆總,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她抿了抿嘴,總覺得突然改口有些彆扭。

穆南歌欣賞的笑了笑,邪魅的笑容總是能夠讓他俊美的五官成為一副妖艷的畫面。一旁的喬晴雯早已花痴的在心裏流了口水。

「你這樣一個大人物,怎麼會想到到我這裏來?」穆南歌抬起頭,從口袋裏拿起一根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