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莊園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3:18
A+ A- 關燈 聽書

她端著雞湯,走帶他面前。將東西放在離床近的桌上,說道:「吃吧。」

「你做的?」

「恩。」

「什麼東西?」

「雞湯。」

凌朔頓了頓,皺起眉頭:「你會熬湯?」

「恩,喝吧。」

她站在那裡,看著他表情有些陰暗。好一會兒,才挪了挪身子過去,低頭看了一眼雞湯,舀了一勺放進嘴裡,抿了抿。

突然,他神色微變,閃過一絲意外。抬起頭:「這雞湯是你做的?」

「對啊,怎麼了?」

凌朔放下勺子,這雞湯的味道……怎麼和上次玉依給他帶的那碗一樣?

「在醫院你有熬過雞湯?」

「恩。」她輕輕點頭,原來他喝過。

他頓了頓,那時心裡的一些誤會突然解開了。但他卻生氣的質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自己送過來?」

「我當時要去公司,正巧玉依也在,就讓她送了。」

「你就這麼不待見我?」一股冰涼的氣息從周圍蔓延,彷彿能將空氣凝固。

咚咚咚,房間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少夫人,老爺找你。」

她沒有回答他問題,徑直的離開。房間門外,傭人拿著座機:「少夫人,老爺的電話。」

「這裡有信號?」喻可沁有些愕然,但還是接過電話。

「可沁啊,現在住的還習慣嗎?」凌老爺子的聲音顯得很疲憊,好像是好久沒有休息。

喻可沁知道爺爺是因為凌氏集團的事情而忙的焦頭爛額,她點點頭:「習慣。」

「小朔呢?」

「他很好。」

「那就好,可沁,你千萬不要讓他知道這件事情,聽到沒有。」

「我知道,爺爺,公司現在……」她抿了抿嘴,小聲問道。

那邊沉重的嘆了口氣,說:「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專心在那待著吧。」

電話掛斷,傭人才回答她剛才的問題:「少夫人,這裡只有我們的設備可以聯繫到外界。你們身上的設備,都連接不到信號的。」

難怪!

對了,你叫什麼?」

「少夫人叫我小綿就行了。」

「小綿?你多大了?」她一邊朝樓下走著,一遍問道。

小綿跟在喻可沁旁邊,回答道:「回少夫人,我二十三了。」

二十三?這麼好的年紀,為什麼會在凌家當傭人?喻可沁有些不懂,但回頭想想,在凌家當傭人何嘗不是一種追求呢?

可以住像城堡一樣的房子,每個月自然還能拿到一筆不菲的收入,比在外面應該是要輕鬆多了。她淺淺笑了笑:「你在這裡待了很久了吧?」

「恩,自從老爺有了這片島后,我們就在這裡了。以備不時之需,萬一有一天老爺他們要過來,所以這裡的每一個角落,每天都有打掃。」小綿耐心的解釋著。

喻可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不養閑人……果然是凌家的風範。即使這棟城堡沒人,依舊每天都要打掃的乾乾淨淨。

她看了一眼大門外,好奇地問道:「小綿,這片島就只有這一棟房子嗎?沒有別的什麼建築物,或者……其他的東西?」

「少夫人是想出去轉轉嗎?」

「恩。」

「周圍倒是有些風景,而且這裡還有很大的一個莊園。如果少夫人想看,我帶你去看看。」

「好,麻煩你了。」

「少夫人不用這麼客氣。」

中午她只是隨便吃了點東西,便和小綿一起去莊園里逛了逛。不可思議的是,這片島,居然不止生活在房子里的那些傭人。

莊園里,都有一百號人。大部分,都是酒庄,和農莊。兩者是分開的,離得不遠。但是卻極其熱鬧,而她今天中午吃的飯,就是農莊里生產的。

不得不說,這裡的確是一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雖然她不願意與世隔絕,但在這麼一個沒有城市繁華的地方,還是很讓人想留戀這裡。

逛了將近兩個小時,她讓小綿回去了。自己則是在其他地方走了走,別說這是一座風景還是不錯的。遠處的地面上還有些自然生長的花花草草,風景怡人,讓人不僅變得心曠神怡起來。

「看來你心情挺不錯,還能欣賞風景。」身後步法略沉的腳步朝自己緩緩走來,喻可沁背著身站在那,眉頭輕輕皺起:「外面風這麼大,你出來幹嘛?」

他仔細的觀摩了一下她的背影,背影看上去十分單薄。幾個小時不見她的蹤影突然有些想她,聽說她出來轉悠,他便不聽勸阻出來找她。現在見到本人,心裡安了心卻是有一絲不爽。

走到她旁邊停了下來,抬了抬眼:「你這是在關心我?」

「凌先生,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喻可沁深深吸了口氣,側過臉,正視著他。

一陣寒風吹過,他劍眉深目的臉龐,看上去有那麼一絲蒼白。天氣沒有城市裡的好,儘管是藍天白雲,但依舊寒風徹骨的像是陰天。

喻可沁擔心他的身體,凝了凝神:「我扶你回去吧,這裡風太大,你不能受涼。」

「喻可沁,你到底要假惺惺到什麼時候?」他漸漸發現自己越來越捉摸不透面前這個女人,一時對他熱情,一時又是冷漠。

在上海的時候,明明那麼好。可一回來,竟然又和她那個所謂的學長勾搭在一起。兩個人竟然還做出苟且之事,想到這些,他心底的怒意逐漸燃起。

風刮在臉上突然有些痛,她低垂著眼睛,面無表情的回答:「如果你認為我是假惺惺,那你就這樣認為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的頭部受創,不能受刺激。索性就順著他吧,他說什麼,那就是什麼。

見她無心辯駁的模樣,更是惹惱了凌朔,他將她拉近自己,低著頭,壓低著聲音:「你的殷勤你的諂魅就只會對著別的男人嗎?我是拯救你全家人的救命稻草,你就不會對我討好一點?」

喻可沁咧開嘴笑了笑,諷刺的笑道:「我現在人都是你們凌家的,你們不是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嗎?我還需要做什麼努力?我還需要怎麼討好?難不成討好你,你就能開心嗎?如果是這樣,那我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