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酒後吐露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3:36
A+ A- 關燈 聽書

門被輕輕關上,他握緊拳頭。原本平靜的面容起了絲憤怒,只聽到噼里啪啦的聲音,隔板桌上的盤子瞬間被掃在了地上,成了碎片。

明明他心裏有她,明明是想吐露心聲。可為什麼,一想到她和宋勵飛,心裏就像無數字螞蟻爬過一樣,撓的難受!

接下來的日子,凌朔成天讓她做這個做那個。他的一日三餐包了,她每天都要層出不窮的給他做各種各樣的菜式。

而這些菜式,還是和廚房裏的大廚一點一點的學來。吃飯時還各種挑剔,重做。在城堡里的日子,根本就不是享受,而是在受苦。

凌氏集團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一個多星期沒有任何關於外界的消息。而爺爺也沒再打來電話,她每天沒事幹的時候,只有看出。

好在這裏有一個書房,書房的設計很宏偉。幾乎和圖書館一樣,基本什麼類型的書都是應有盡有。

自從嫁給凌朔以後,她都開始修身養性,將自由活動都改為看書了。

休養了十天左右的樣子,凌朔的狀態比之前要好許多。現在能下床走路,醫生也拆掉了紗布。

這裏的私人醫生是一位念過五十的老醫生,帶着老花鏡,醫術卻是十分的精甚。聽小綿說這個醫生原來是歐洲著名的學科專家,在國內也是響噹噹的專科醫生。

但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替凌老爺子辦事,成為了凌家的私人醫生。

晚飯不是和凌朔一起吃,她借故不舒服,讓廚房做晚飯,自己便回到房間休息。

小綿說酒莊裏剛好釀製了一批新酒,問她要不要品嘗。反正黑夜漫長,何不如躲在房間里暢飲一番。

想着就讓小綿端上來一瓶紅酒,洗完澡后她坐在落地窗前,給自己倒了杯紅酒。透明的高腳杯中,紅色的液體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晶瑩剔透。

她仰頭喝了一口,綿柔幽長的紅酒,入口都成了苦澀。苦澀纏繞於口腔之中,久久不散。

味道雖然不及八二年的拉菲,卻也差不了多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舉杯望着潔白的皎月,不知不覺,竟喝了大半瓶。眼睛開始朦朧起來,望着的月亮也漸漸模糊了起來。

她又喝了一杯,皺了皺眉。房間里有一絲響動,略沉的腳步聲漸漸襲來,周圍一陣濃濃的窒息籠罩着她。

她半靠在窗邊,輕輕睜開眼睛,縫隙里,一個修長高大地身影朝自己走來。眼中波光流動,抬起頭,眼底,一道朦朧的霧氣好像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你是誰?」她眨了眨眼,放下酒杯。

「喝酒?」他低沉着嗓音,看上去十分不悅,

她突然齒白唇紅的咧開嘴笑着,仰著頭,看清了他的面貌。喻可沁以為自己在做夢,傻笑的自言自語道:「看,喝醉了都出現幻覺了。喻可沁啊!你真傻,為什麼,要去想一個不愛你的男人?就因為他對你百般好?可他也在折磨你啊!」

挺拔的身子站在那震了震,他緩緩彎下腰,明亮的眸子注視着她:「你剛剛說什麼?」

「我還能說什麼?」她忽然坐直身子,雙手捏着他的小臉,氣鼓鼓的說道:「都是你!明明我可以過的很快樂,明明我可以像個普通人一樣生活,你為什麼要出現!死凌朔,你知不知道,當我發現自己愛上你了以後,有多痛苦嗎?」她鬆開口,無力的癱在那裏。酒精麻痹了大腦,她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不過這樣的幻覺,就讓她當做本人,好好發泄吧。那些藏在心裏的話,憋著真的很難受。

他呆了呆,聽到這句話,心中驚喜萬分。她說她愛她,她說她心裏有他。

可腦海里,她和宋勵飛,卻依舊不斷的浮現。原本明亮的眸子,又暗了下去。見她如此,冷笑道:「你心裏不是只有你的學長嗎?兩個人,不是還上過床嗎?這麼快,就要見異思遷了?」

「什麼見異思遷,什麼上船?」她一拳頭揮在他的臉色,猝不及防的,他一動不動的凝在那裏,只感覺,臉頰上因為重力產生的疼痛蔓延。

凌朔整張臉都黑了下來,身上更是散發出一種冷冽的氣息。

「我和學長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為什麼在上海的時候,我們那麼好,可為什麼一回來,你又這麼冷漠。看不透你,真的看不透你。」她哭着傾訴,眼淚滑落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他冷峻的面容起了絲變化,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整張臉變得嚴肅起來:「告訴我,那個視頻是怎麼回事?」

「什麼視頻啊?」

「宋勵飛來公司樓下找你,你們在糾纏的視頻。你們,到底在糾纏什麼?」深沉幽暗的目光凝視着她,彷彿要將她整個人吞噬。

醉酒的她,不知為何,記憶卻是如此的清晰。她傻笑般的垂了垂他的胸膛,閉上眼睛,喃喃的回答道:「原來你一直誤會我和學長有什麼,對啊,我們確實有什麼。」

凌朔頓了頓,冷著臉鬆開了她。他站直身子,準備離開。

「如果不是因為他強吻我,那天,我也不會那麼久才接電話……」

那天?他愣在那裏,猛然一驚。他記得那段視頻的前幾天,中午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很久才接。

那天聽到她的聲音不太對勁,原來,是因為她和宋勵飛在一起。

所以,他們說的那件事情,並不是上船!這麼久,他一直在誤會她。

心裏突然有了絲懊悔,這麼多天,他一直冷落她,一直。不管再怎麼想念,他都會去找別的女人。無論再怎麼想要見她,可卻一次一次的折磨自己,告訴自己她和別的男人有一腿。

原來在兩人都不說話的時候,誤會竟然已經這麼深。

他彎下腰,將她抱起,輕輕地放在床邊,心疼的替她撩走旁邊的髮絲。低頭吻着她的唇,冰涼的如同涼水一般。

瞬間所有壓抑的思念都釋放了出來,緊緊地將她抱在懷裏。此刻的她眼角掛着淚珠,醉醉的睡了過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