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你來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3:08
A+ A- 關燈 聽書

「好。」她目送傭人離開,門關了后,喻可沁走到床邊,撲了上去。

床意外的柔軟,整個人都塌了下去,就好像睡在一團棉花里一樣。

她往浴缸里放水,打開電視,欣賞了下房間里的擺設。這裡有一個極大的落地窗,窗外,便是一望無際的海洋。

這裡應該是她來的放下的背面,也就是說城堡的背面,是距離海洋較近的位置。

她拿了件睡衣出來,房間里設計的是自動暖氣。只要感受到人的氣息會自動根據身體的溫度來設置暖氣的溫度,她脫下衣服,關上水。

將身體全都踏進水裡,躺在浴缸里,溫水充斥著全身,暖洋洋的,泡沫沉在身上,舒適極了。

但她卻沒有心情享受,擔心著凌氏現在的情況。還有凌朔,身體多久才能好起來。如果一直隱瞞著這件事情,被他知道了,又是怎樣的後果?

洗完澡已經過了凌晨,喻可沁往睡衣上套了件外套。

來到隔壁,輕輕地推開門。房間的格局和她的不太一樣,這個應該是主卧,套間,還要穿過客廳走到房間。

凌朔此時正躺在床上,身上已經沒有儀器,安靜地躺在那裡。頭上的紗布還沒有拆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輕輕地走過去,生怕會驚醒睡夢中的他。

安靜地躺在床上,呼吸平坦的幾乎看不出身體在伏動。纖長的睫毛安穩的立在眼皮上,窗外投過來的月光映在上面,睫毛成了倒影。

一張精緻的無可挑剔的臉,安靜的躺在那裡,好看的窒息。

這樣一個男人,簡直就是天生尤物。

她站在床邊不知看了多久,直到腳有些發麻,她才回過神,默默地轉過身。

「看完了就走了?」冷漠的聲音,突兀的響在耳邊。喻可沁身子輕輕一抖,猛然地轉過身,發現他已經睜開眼皮。

「你醒了……」她臉色一僵,有些尷尬。為什麼每次偷看他,都會被他發現,就沒有一次例外?

凌朔抬著眼皮,十分深沉的注視著她,語氣淡漠:「是不是特別恨我?」

「什麼?」

「被爺爺命令到這裡來,荒無人煙,是不是特別恨我?」

喻可沁好看的眉頭皺在一起,她沒有不自願,為什麼說話總是句句帶刺?

「我沒有。」

「哦~那就是愧疚了。」他輕輕一笑,扭過腦袋。

她微微一頓,語氣生硬:「你就是這樣想我的?」

「難道不是么?」

「不是。」

「不是?」他從床上起來,打著赤腳走到她的面前。臉色在月光下顯得有些蒼白無力,她心裡狠狠一揪,低下頭。

「那天晚上你和我說的話,只是害怕我會出事所以才說出來的吧?」

「那天晚上?」喻可沁抬起頭,仔細一想,忽然笑了。原來第一次真心吐露,竟然被當做是害怕。

她不想和他糾結下去,神情變得淡漠起來:「我不打擾你了,你好好休息。」

「就這些?」

「不然呢?我說的話你不是都不信嗎?那我多說有意義嗎?」

房間里,兩個人面對面地站著。互相看著對方,眼中都帶著一絲執著。

凌朔挑了挑眉,伸手觸碰她的頭髮。發尾因為沐浴后沒擦乾,冰冷的透過他的幾膚襲進全身。

「滾吧。」他冷漠的睨了她一眼,鬆開手。

氣息一點點的靠近,再一點點遠離。她的心彷彿也跟著他的氣息在遊走,慢慢的失去溫度。

多麼冷酷的兩個字,對啊,愛上這樣一個男人,是她的錯。

她轉過身,漠然的離開。

這麼變化多端的男人,她到底應該怎麼辦?

翌日

清晨,從床上醒來。日出從海的另一邊緩緩升起,她躺在床上,一直看著從日出到太陽升起,直到門外的敲門聲,才讓她從床上起來。

「少夫人,早餐好了,您是要下去吃還是要我們端上來?」

「少爺呢?他吃了嗎?」

「已經送到房間里了。」

「我下去吃吧。」她抿了抿嘴,轉身回房換了身衣服。

早餐很豐盛,幾米長的歐式長餐桌,還有旋轉的餐盤。她只吃了一點麵包和意麵就已經飽了,擦了擦嘴,對旁邊的人說道:「明天不要做這麼多了,我早餐吃不了多少的。沒動過的,明天就不要在做了。」

「是,少夫人。」

她起身準備回房,身後的傭人叫住了她。

「少夫人,少爺剛剛吩咐下去。中午的中餐和晚上的晚餐,由你來負責。」傭人低著頭,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喻可沁眸子一驚,驀然轉過身:「你說什麼?」

「是……少爺說的。」她的頭低的更低了,不敢去看她。心裡也是納悶,理應來說少夫人和少爺感情應該很好。昨晚少夫人還替少爺著想,怎麼少爺對少夫人……

難不成,是少夫人做的飯菜好吃?

喻可沁沉默了一陣后,眨了眨眼:「我知道了。」

現在已經是八點多了,她索性也不回房間。乾脆去廚房研究一下中午做什麼吃的吧,心裡已經篤定凌朔是故意讓她做飯。

明明知道她什麼都不會,煮個麵條都是勉強,竟然還讓她做飯!

「廚房在哪?」

「少夫人請跟我來。」

來到廚房,喻可沁都看呆了。廚房很大自然不用多說,問題是裡面的一些廚具設備她根本從來沒有見過!

這些要怎麼用?喻可沁吞了吞喉嚨,無可奈何,只得一件一件的問。一直到十點,她才弄清所有的東西都該怎麼用。

不得不說,廚藝真是博大精深。這麼多的工具,各種各樣的美食都能做出來。

她還是做了她稍微擅長的食物,雞湯!還是上次的雞湯,味道雖然不怎樣,但是能補身子。

於是在廚房裡搗鼓了接近兩小時的時間,做好了雞湯。本該是由傭人端上去給凌朔,可傭人見到她的一番廚藝后,紛紛不敢上前。

無奈之下,她只得自己端著托盤上了樓。來到凌朔房間,敲了敲門。

「進來。」

不近人情的聲音,彷彿從冰窖里發出來的一般。讓她突然有了退縮的想法,但已經到了門口,乾脆還是硬著頭皮進去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