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直升機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2:52
A+ A- 關燈 聽書

換了新手機,將原來已壞掉的手機裝進一個包裝袋裏,扔進垃圾桶。新手機里的號碼都沒有了,只有一連串陌生號碼的來電提醒。

她走出商場,熒幕高空,播放着一條新聞:「凌氏集團的繼承人凌朔,因被不明人士毆打送進了A市的某一間醫院,聽聞搶救無效當場死亡。現在凌氏集團在市民的恐慌之下,股票大跌。短短几天的時間,凌氏集團從商業街的最高峰跌落至今接近破產……」

喻可沁低下頭,現在媒體報道的越來越偏離事實。上面還有凌朔被送往醫院搶救的醫院照片,想都不用想,是當晚送他們來醫院的那位司機。

她走到路邊,打開車門。手放在方向盤上遲遲沒有開車,思緒一點點遊離,

現在醫院的地址被暴露了,那些大量的記者媒體一定會瘋了一樣闖進醫院,找醫生問個究竟。

不行,凌朔現在傷成這個樣子,不管是被記者發現他在這家醫院,還是被凌朔發現公司陷入危機,後果都不好。

正在她準備開車去醫院的時候,電話響了。看了一眼號碼,她一眼就認出是爺爺打來的。

「爺爺。」

「你在哪?」

「我在外面。」

「我不是叫你好好照顧小朔嗎?」凌老爺子在電話里那頭提高了聲唄,喻可沁拿着手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沉默兩秒后,他重重地嘆了口氣,說:「現在回到家裏收拾幾件衣服,給凌朔也收拾幾件。」

「要去哪?」

「你不需要知道,晚上九點,在家等著。」嘟的一聲,電話斷了。

電話剛斷,手機就關機了。才買的新手機,居然一點電量都沒有!

她坐在車上,愣了愣。開車回了家,按照爺爺說的話,給自己和凌朔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回到家後頭緒才一點一點的清晰起來,現在事情被鬧得這麼大。

爺爺是肯定不能讓媒體發現凌朔在醫院,即使媒體知道他沒有死,報道出去也會給公司造成不小的影響。

目前凌朔的身體,也不適宜知道這些容易受到刺激的事情,只能靜養。爺爺一定是將凌朔帶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去修養,想到這些,她心裏頓時安心了不少。

剛給手機插上充電器充電,自動開了機,一個電話如催命般的響起,把她嚇了一跳。喻可沁走到床邊,拿起手機接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凌朔在哪!」

齊欣冉的聲音?她頓了頓,輕淡的說:「他不是去國外出差了嗎?」

「國外?」齊欣冉冷笑一聲:「他去國外我會不知道嗎?你別給我玩花樣,凌朔在哪,快說!」

喻可沁低頭整理著一副,慢條斯理的笑道:「既然他去沒去國外你都知道,那你又何必打電話問我?你不應該比我更清楚他的行蹤嗎?」

不等齊欣冉說話,她掛斷了手機。手機現在的電量才衝到百分之二,算了,還是關機吧。

她已經做好準備了,這幾天一定都是狂風暴雨。手機若是不關機,那也一定會被打爆。

吃了晚飯,她打開電腦。在抽屜里翻了半天,終於找出自己上大學時候的筆記本。翻開筆記本,上面寫着一連串的號碼。

還有社交賬號。

這個社交賬號是她在讀大一的時候,無意間在網絡上認識的一個黑客。當時因為時間較多,所以兩人經常聊天,關係還不錯。

時間如梭,過了這麼久,已經好多年沒有聯繫。曾經的社交軟件她也早已刪掉,喻可沁照着本子上的賬號和密碼登陸了這個社交軟件。

裏面只有他一個人的號碼,依然在,沒有刪掉。

喻可沁大喜,打開聊天頁面,丟了一個句號過去。兩分鐘后,回了。

「你來了?」

「恩。」

「你好久沒來了。」

「是好久了,最近這些年,有好多事要忙。」

「最近好嗎?」

「還好。」

「那就是不好。」

喻可沁望着電腦屏幕發了會呆,果然,過了這麼多年,還是他了解自己。她發了個笑的表情,打出幾個字。

「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

「黑進一個人的手機。」

「好。」

「你為什麼都不問我為什麼?」

「號碼給我。」

喻可沁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的手機里的號碼因為換了手機清零了。她頓了頓,輕快的打出幾個字:「剛換了手機,號碼都丟失了。」

「我教你。」

K傳送了一個軟件給她,下載在手機里,很快,原來的手機號和短訊都恢復了。雖然她沒有存程嬌嬌的手機號,但一眼就能認出。

從通話記錄里找出了手機號,發送給他。

「給我十分鐘。」

「好。」

喻可沁看了一眼時間,八點半。離和爺爺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她坐在電腦面前發了會呆,十分鐘后,聊天頁面彈出一個鏈接。

她點開鏈接一開,裏面全是程嬌嬌手機里的所有信息。還有大量和葉白的照片,她隨意翻閱了一下,滑鼠停在頁面上,整個人頓在那裏。

一張照片毫無防備的出現在她的視線里,照片上,還有日期。

11月19號……最近的,還是在上一周。照片上,程嬌嬌和學長甜蜜的互摟着,照片中間,還有佳佳。

她獃獃地愣在那裏,眼淚毫無徵兆的掉了下來。滴答在鍵盤上,鬆開了滑鼠。

為什麼……學長為什麼要欺騙自己?明明不是說他要離開,要離開這座城市嗎?為什麼,會有和程嬌嬌的近照?

一家人,幸福的笑容,刺痛了她的眼。身體一點一點的下沉,那種被欺騙的感覺,就像被人玩弄一樣,說不出的滋味。

上面的所有信息全都暴露在上面,包括短訊內容。喻可沁望着短訊那一格看了好長時間,顫抖的點開,熟悉的號碼,親密的對話內容……

她並不是一個喜歡窺看別人私隱的人,但程嬌嬌對她做了那麼多傷害她的事情,忍無可忍。

「?」

屏幕彈出一個消息,喻可沁回了回神,擦掉眼淚。將這些全都保存在自己的電腦裏面,回了句「謝謝。」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