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不該看到的一幕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19
A+ A- 關燈 聽書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喻可沁突然覺得整個人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十分的沮喪。

和凌朔離婚他們就能撤銷對凌氏的終止合作嗎?如同她一樣,被人當做交易的作品。

凌朔也不會想要和齊欣冉在一起吧?她心裡這樣想著,記憶卻自作主張的停留在了那日醫院的病房裡。

那樣嬌魅的女人,任誰都會動心吧?

已是深夜,她在咖啡館坐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喝了不下五杯咖啡,可她就是不想回去。

孤零零的一個人在別墅里,心裡卻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去。她擔心凌朔,想要見他。

最終,在咖啡館關門前離開了這裡,開車去了凌氏集團。

凌氏大廈此時正漆黑一片,聳立的高樓如同墨水一樣和黑色中融為一體。樓下,還有執行的保安。

不過保安是在前台後的保安室里,那裡只有監控和休息區。大廈的門是鎖著,她輸入密碼進去,直接去了電梯。

並沒人發現她,保安應該也在保安室睡著了吧?她乘電梯來到二十樓,電梯門一開,裡面依然是一片漆黑。

借著手機的燈光朝裡面走去,剛踏入拐角處,便看到總裁辦公室里的門縫裡,透出一絲燈光。

喻可沁站在門前猶豫了很久,這麼多天了,一直沒見他。她一直壓制著自己內心想見她的玉望,可那股執著卻使她堅持著自己的冷漠。

如今凌氏陷入危機,她還要和以前一樣,對他不理不睬嗎?

現在的他,一定很憔悴吧?

輕輕地推開門,辦公室內柔和的燈光洋溢著整個氣氛。剛走進來卻沒看見辦公桌邊的人。

「難道不在?」

她鬆開門把手,朝裡面走著。尋找著凌朔的身影,可剛走進來,目光自然的掃到了沙發一處,兩個身體交纏在一起,十分的刺眼。

喻可沁獃獃地站在那裡,一臉的錯愕。是自己眼花了?她手中的包掉落在地上,辦公室門口傳來一聲響亮,沙發上的二人停住了動作。

凌朔迷糊的睜開眼,抬頭看去。喻可沁一臉呆然的站在那,吃驚的看著這裡。

他頓了頓,神色立刻清醒了過來。轉頭一看面前的人,他用勁的推開,極快的從沙發上下來。

玉依坐在沙發上,衣服有些凌亂。驚恐的望著喻可沁,低頭捏著自己的衣服。

「可沁!」他聲音沙啞的喊道,如同被火焰纏繞著全身一般。

她的心如一千根針扎中,不停的來回,不停的刺中著她的心。從未想過,會撞見這樣的一幕。

空氣中,彷彿有什麼東西被凝固了。沒有了呼吸,只剩下心破碎的聲音。

的確是不該來,後悔了,她後悔了!

眼淚無聲的掉在地上,如同墨汁一般,在地上散開又消失。

剛才那一幕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他溫柔的親吻著玉依,溫柔的褪去她的衣物,溫柔的就像當初對她的溫柔……

原來是捧場做戲啊!喻可沁傻笑了兩聲,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愛上了一個四處留情的男人。竟然會相信,他對自己一心一意。

天真,簡直抬天真了!

身體一點點的被掏空,就像填不滿的無底洞。

「你聽我解釋!」凌朔上前,按住她的雙肩。見她雙眼毫無神色,臉上浮現出從未有過的慌亂。

他不知為何,這一刻,突然慌了神。害怕她會誤會,害怕她離開……

第一次,他竟然會有害怕。

「是不是,我打擾到你們了?」她抬起頭,臉上掛著淚珠。茫然的笑著,像個傻子一般。

凌朔皺起眉頭,黑色的眸子失色了幾分,搖搖頭:「不是你想的那樣。」

「對不起,我打擾了。」喻可沁咬住唇,木然的轉身。不想再看見凌朔,更不想看見玉依。

如果她今天不來,恐怕這輩子都會被他蒙在鼓裡。這樣的欺騙在,真的讓人好絕望。

「站住!」凌朔握緊拳頭,生氣的將她攔住,眼眶中多了些紅色的血絲:「你就這麼不相信我?」

喻可沁強忍住眼眶中的淚水,獃獃地望著他,一臉的絕望:「我試過,可是我發現我做不好。」

「我喝醉酒,把她……」

「不需要和我解釋,我們本來就是一對事不關己的夫妻!你做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互不相干。」

「你確定要這樣?」他的語氣漸漸冷了下來,身體周圍,透著一股寒意。

她不想再和他繼續說下去,只想趕緊逃離現場。逃離這個她這輩子都不想看到的地方,用力的推開了凌朔,朝著電梯口跑去。

修長的深夜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原本挺直的身軀在這一刻變得彎曲起來,頹廢的立在那,看著消失的背影。

玉依從沙發上坐起,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看著地上的一堆酒瓶,心裡不知是何滋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哥哥喝了酒,誤把她當成了喻可沁。可她明明知道他當錯了人,卻還要義無反顧的貼上去給他親。

是奢侈嗎?她終於得到了,可為什麼,卻不開心?

「凌哥哥……」玉依輕輕喚了一聲,那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突然,大步流星的跑了出去。

她黯然的垂首,眼淚從眼角劃過。即使被當成替代品,可她依舊還是沒有喻可沁重要。

跑出凌氏大廈,一陣寒風吹來。把她呆木的腦袋吹的清醒,情緒突然爆發了出來,猶如狂風暴雨般的襲來。

想歇斯底里,可卻無處發作。

她站在馬路邊,不知該去哪裡。絕望的情緒已經讓她失去了原有的思維,竟忘了自己是開車而來。

朝著馬路邊走了幾步,望著前方一盞盞路燈,她卻不知往哪個方向走。

背後一隻手抓住了她,將她身體扳回到自己的面前。緊緊的抱住,這一刻,他很害怕。

「真的不是你想的這樣!」

這一剎那她好想趴在他的懷裡放鬆痛苦,可顯示卻不允許她這樣。

「放開我!」

「不放!」

「放開我!」她扯著喉嚨嘶喊著,不斷的掙扎,讓抱緊著的他驚了一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