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被圍擁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6:49
A+ A- 關燈 聽書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投來疑惑的目光。她的聲音不大,但攝影棚卻因此沉寂了起來。

她現在本騎虎難下,如果現在離開恐怕會更遭人口舌,說她心虛。

喻可沁面色平平靜,一臉淡然的回應道:「宋小姐很關係我的私事我自己是很開心,但工作和私事宋小姐還是要分的清楚。我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影響了整個團隊。」

宋茜茜濃艷的妝容貼在臉上,那捲長密濃的睫毛輕輕動了動,眼底閃過一絲意外。

喻可沁的定力倒是讓她大開眼界,一個看似普通的女人,竟然毫無防備的將她的詆毀變為了敬業的言論。

雖然她很不想看見喻可沁,但為凌氏拍下代言廣告,是她唯一能夠接近凌氏的方式。

想到這,她冷傲的瞥了她一眼,轉身說道:「我的時間很寶貴的,麻煩喻組長你能簡單和我說中要點。」

一整個下午,喻可沁在拍攝的過程當中不停的講解著要拍攝的內容理念,但宋茜茜,彷彿並不領情。

整個過程中因為她的一句沒聽懂,耽誤了所有的團隊。不知者的人當然會把所有的錯誤往喻可沁身上推,對她丟了不少的白眼。

她看見宋茜茜那一臉得意的模樣,目光清冷,沒有一絲情緒:「如果宋小姐在下班前還沒有拍攝完,凌總必然會以為是宋小姐不夠專業所以才會耽擱這麼久。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員工,因為我的原因而讓你找各種借口來延遲拍攝時間,開除便是。但宋小姐,你是一個專業的演員。也應該彌補我的不足,如果因為這件事情讓凌總對你印象變差,換了明星,那可就與我無關了。」

宋茜茜在嘉文一直都是大牌,所有人都不敢得罪她。見到她也要恭敬的如同見到譚總親臨一樣,用這種威脅的語氣對宋茜茜說話,倒是第一次見。

幾個助理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低着頭都沒說話。

「好大的口氣,凌氏的人在我們這就這麼囂張嗎?」一個尖利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並不是宋茜茜發出的聲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轉過頭一看,是一個男人。打扮的很中性,長得清秀分不出是男是女。如果不是他那顯眼的喉結露了出來,喻可沁還真分不出他是男是女。

而這個男人,她見過。上次在餐廳里,宋茜茜被一群人圍擁著,是他帶着一些人將宋茜茜帶走。

想必這個人,一定是宋茜茜的經紀人吧。

他一路朝她走來,伸出手,不動神色的說道:「這位應該就是喻小姐吧?我聽茜茜說過你。」

「是宋小姐的經理人對嗎?我只是實事求是,畢竟工作的人都想早點下班。辦事效率提高對所有人來說,不都是一件好事嗎?」

左影的睫毛微微顫抖了一下,他倒是沒想到喻可沁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

他笑了笑,眼底閃過一絲陰冷:「按照你這樣說,那倒成了我們茜茜的錯了?」

「我並沒有這樣說,不過,凌總讓我六點之前把拍攝的一些照片發送到他的郵箱讓他過目。現在已經四點多了,如果沒到時間凌總責罰我,我倒是無所謂。只是宋小姐,也一定會在他心裏減分。」她想,這些一定不是他們願意發生的事情。

果然,左影凌厲的雙眼漸漸平穩了下來。抬頭看了一眼宋茜茜,此時她的臉色雖然難看,但也要顧大局。

「開拍!」

被喻可沁這麼一嚇唬,果然安分了許多。後面的拍攝相當的順利,宋茜茜不愧是個專業的演員,每一組照片都拍攝的非常到位。

她讓攝影師將照片傳送到她的郵箱,看了看時間,已經五點半了。這個時間,凌朔應該和嘉文的會議內容結束了,此時也應該回去了。

她剛收拾著準備離開,誰知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下一秒,一群記者突然圍擁了過來。

喻可沁微微一愣,傻站在那裏。她不知道這些記者是哪裏冒出來的,原以為是沖着宋茜茜來的,沒想到所有的攝像機都一一對着她,讓她猝不及防。

「喻小姐,聽說你是凌氏集團凌朔的小三對嗎?推到齊氏集團的千金導致她毀容這事是你精心謀划的對嗎?」

「喻小姐喻小姐,我聽說你在你們公司的名聲很不好。每天和不同的男人出去約會,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聽說你父親的公司破產,你溝引凌朔……」

各種不斷的難聽的問題和刺耳的輿論讓她很不舒服,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媒體,她不知該如何自處。

宋茜茜和左影站在一塊,互相看了一眼,默契的笑了笑。

喻可沁想從人群中出去,可是不管怎麼擠依舊都會被擠回到原來的位置。所有刺眼的燈光嚓嚓攃的不斷的按著快門鍵。

她沒有想過自己的行蹤居然會被記者發現,還能這麼輕而易舉的進到嘉文集團的內部攝影棚來,讓人匪夷所思。

「喻小姐,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心虛了?你對你所做的一切有沒有自責和懊悔過?站在道德的輿論里,你覺得你的行為是不是十分令人憎恨?」其中一位年輕女記者拿着話筒對着她,巧舌如簧的說着,句句尖酸刻薄,難聽至急。

她現在不該說話,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按照記者的意思來寫在他們所要開發的新聞上。但如果此時一直沉默,便會被他們認定是心虛。

一幅幅令人厭惡的嘴臉在她的眼前輪流換著,問題也一個個接着喋喋不休。

她低了低眼,深深的吸了口氣,抬起頭,目光定然的望着他們,冷笑道:「你們自以為自己站在了道德的高處,用着職業的言論去指責和綁架別人的行為。我無論說什麼,都會被你們認定是壞人。請問你們和那些壞人有什麼區別?還不是一樣藉著羊皮的狼去裝羊嗎?」

話一出口,所有的人紛紛安靜了下來。現場停頓了十幾秒,所有的記者都被她的話給激怒了,紛紛朝前進攻更加猛烈。

正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幾個人衝散了記者,現場一片混亂。她轉頭望去,目光一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