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提出離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36
A+ A- 關燈 聽書

沒開擴音手機里的聲音已經震耳欲聾了,林晴獃獃地聽著那邊主任的怒罵聲,才想起自己已經睡過頭。

主任似乎罵的不過癮,繼續在電話里喋喋不休的訓斥著她。林晴再也忍受不住不管是在公司還是在家裡,或者任何場合。只要是主任的電話,她每次就必須被他罵的死去活來!

這次,她無需再忍了!

「你這個歐巴桑!見豬蹄!臭男人!你以為我怕你啊?要不是看著你是我的上司,我早就叫人把你大卸八塊了!我告訴沒你,本姑娘不伺候了,現在不是你要開除我,而是我林晴,要辭職!再見!」

她一口氣連著說完了這些話,氣鼓鼓的掛斷了電話。電話那頭的主任驚的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時裡面已經沒了聲音。

他氣急敗壞的將手機丟在桌上,咬牙切齒的給人事部打了個電話!

喻可沁已經毫無睡意,被林晴和她的上司這麼一鬧,整個人已經徹底醒了過來。

「你這麼和你上司說話,不怕他真的開除你?」喻可沁重新躺回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因為昨晚喝酒過度,導致她的腦袋現在頭疼欲絕。

林晴也是如此,正躺在她的旁邊,無神的望著天花板,苦笑道:「這份工作我本來做的累死累活的,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個理由,就不用在受苦了。」

她閉上眼睛,原本麻痹的大腦此刻又開始回想起昨夜發生的事情。這時的疼痛就如同一條剛癒合的結疤突然被人生硬地掀開,難受的幾乎快要窒息。

林晴就這樣失去了工作,但卻過的十分的清閑。她存的錢足夠讓她在家待上幾個月都不用出去找工作,而喻可沁,在林請家住了三天。

三天里,她關上手機遠離外界。殊不知,凌朔滿世界的找她,整個人都快要瘋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是時候去和爺爺說離婚的事情了,和林晴告了別,離開了她家。沒有回別墅,直接去了凌老爺的別墅。

別墅里,他正凝著一張臉坐在客廳里。客廳里的氛圍嚴肅的讓人壓制的喘不過氣,她沉默的坐在那裡,卻不知如何開口。

「這幾天你去哪了?」凌老爺本沒空管這些閑事,此刻凌氏變成現在這樣,他已經推下一切行程專心弄公司的事情。

可公司那邊卻傳來凌氏幾天沒回公司,也聯繫不到他。找玉依問話,才知道凌朔和喻可沁的事情。

問了王姨,王姨也說了她這幾天都沒回家。

「去朋友那了。」她認真的回答。

凌老爺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足以讓她沉默的不敢吭聲。她知道,爺爺此時一定是生氣了。

果然,下一秒他就勃然大怒起來:「公司現在變成這樣,你為什麼還要和小朔吵架?為什麼就不能像個賢妻良母好好的替他著想?小沁啊,你是我們凌家的媳婦,就應該多為你的丈夫著想。而不是只顧著兒女情長,盡想著他身邊有沒有別的女人!」

喻可沁微微一頓,抬起頭:「爺爺是已經知道了?」

「玉依都和我說了。」

她沒想到,玉依竟然和爺爺坦白了。不過,坦白也是一件好事。

「對不起爺爺,這件事情,我不能忍!」

「什麼叫做你不能忍?」凌老爺眯起雙眼,皺起眉頭。

她不想再做任何解釋,歉疚道:「對不起爺爺,我辜負了您的希望。我和凌朔也並不是你想的那樣美好,其實結婚這麼久以來,我們沒有感情。在家裡,也都是分房睡。」

凌老爺聽到這句話,臉上的厲色也逐漸緩和了下來。沉默了半響,最終他嘆氣道:「你們年輕人的感情,我這個老頭子真的不懂。」

「我知道我爸和您做了交易,我也知道離婚並不是那麼容易。可是爺爺,我不想繼續下去了。我給凌家帶來了這麼多的麻煩,我也不適合當凌家的媳婦。門不當戶不對,只會給凌家帶來影響,希望爺爺成全。

她不指望這些話能夠讓爺爺改變原本的注意,但至少,說明了她嫁給凌朔后,給凌家帶來的麻煩。

凌老爺陷入一片沉思,他們這一代的思維比較保守。不輕易離婚。但兩個人在一起過的那麼痛苦,他又何必繼續勉強呢?

「容我考慮吧。」他放鬆了語氣,沒有之前那麼執著。

聽爺爺這麼一說,她頓時一驚。原來這些話對爺爺來說,是有用的。如果和凌朔離了婚,那父親的公司一定會再次遭到破產。

儘管這樣,她也只能努力的不去讓父親的公司破產。卻不能聽他的命令,現在的她,要擅自做主。

從凌家別墅出來后,她回到了別墅,收拾自己的衣物準備搬出去。凌朔通知了王姨,只要等喻可沁一回來就打電話通知他。

得知喻可沁回家,他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家。衝進房裡,卻看見她正在收拾著衣物準備離開。

「你要走?」他陰沉著臉,慢慢靠近她。

喻可沁沒有抬頭,繼續整理著衣服,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她一向都很容易激怒他的心情,凌朔用勁的捏住她的手腕,強烈的控制住自己的怒意,壓低了聲音:「喻可沁,你當我不存在?」

「我已經和爺爺說了,他說他會考慮。現在我要搬回家,請你放開我!」

「你和爺爺說了?」他愕然的望著她,深邃的雙眸中透著一絲不可置信。她居然真的去和爺爺提了離婚,喻可沁,感情在你面前就如同糞土一般?

她面色如常,平靜的異於常人。

就是這種平靜,讓他以為她漠視他的情感。他更加憤怒,將床上的行李箱狠狠的摔在地上,衣服灑落一地,凌亂的呈現在眼前。

「你覺得你和我離婚了就能置身事外?你以為你和爺爺說了即使他同意了就能離婚?喻可沁,你不要太天真了。我不會離婚的,你死了這條心吧!」他狠狠的颳了她一眼,甩手離開。

她逃不過他的手掌心,奪走了他的心,竟然還要離開?喻可沁,你真的把我這當做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