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終止合作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05
A+ A- 關燈 聽書

腦袋突然的被什麼東西重重敲擊了一下,整個人都懵了!她沒有想到,凌朔竟然為她做了那麼多事情。

他去看齊欣冉,是為了不讓齊家人為難自己。那夜在醫院的病房裡,齊欣冉吻他的那一幕,也是因為自己?

她為什麼這麼傻?還要去誤會他?這麼多天還要像裝作不認識一樣,故作冷漠。半個多月,一個電話沒打,就算半夜他回來摟著她睡,她也沒有轉身去抱他。

心裡如同針扎一樣,難受至極。同時又懊悔自己的行為,不該不信任他,不該對他那麼冷漠,不該的。

「怎麼?不說話了?」玉依冷漠地盯著她,眼中怒意明顯。

沉默了好一陣子,喻可沁才緩緩開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玉依是喜歡凌朔的,她和凌朔之間的誤會加深對玉依來說明顯是好事一樁。可她又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她?

「因為我不想看到凌哥哥整天心不在焉的樣子。」她黯然神傷的低下頭,眼神里,說不盡的苦澀。

這樣愛著一個人,她還真不如玉依。

「謝謝你。」

「你不用謝我,我也不會讓你傷害凌哥哥。像你這樣心胸狹窄的女人,還真連齊欣冉都不如。用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去傷害你的情敵,我真是替凌哥哥覺得難過。」

聽慣了各種各樣難聽至極的話,早已百毒不侵。可玉依剛才的一番話,卻是讓她心中再次疼痛不已。

被人誤會,她不去解釋。即使齊欣冉毀容是她自己一手造成,她卻要默默背負著這個罪名。

已經做到如此了,為什麼還要那麼多人針對自己?

「我今天來找你,是想讓你去看看凌哥哥。我知道他很多天沒有回來,喻可沁,如果你還有一點良知的話,請你善待他。不要為了錢,不擇手段!」說完,她放下手中的水杯,提起包,走到門口,換好了鞋子,關門而去。

偌大的客廳里,就只剩她一人。開著暖氣的客廳里,彷彿被灌進了冷氣一樣,突然間,寒風徹骨。

A市高級會所的一間頂級VIP包間里。

啪的一聲,餐桌上的食物跟著手掌的力度重重的抖了一下。

「不行!光是道歉就解決了嗎?我女兒可是毀容了,這輩子都毀容了!」齊萬全赤紅著雙眼,怒視著凌老爺子。

凌老爺子坐在一旁,面不改色的看著他,愧歉的笑道:「齊總,我知道您現在很生氣。欣冉的事情我也很難過,但是可沁她不是故意的。那天的事情,只是個意外。」

「意外?眾目睽睽之下,是意外?」他冷哼一聲,嘴角溢著冷笑:「你這是打算替你的兒媳婦澄清罪名了?我就不明白了,又不是什麼名媛世家。一個小小的破產公司的女兒,你凌老爺竟然看的上眼?為了這麼一個小丫頭片子,你就打算拿整個凌家和我斗?」

包廂里,齊萬全的聲音猶如洪鐘般的響亮,讓一旁的服務員嚇得不敢抬頭。

管家在一旁,偷偷地看了凌老爺子一眼。不管在什麼場合里,老爺從未被人這麼大聲的說過話,心裡開始擔心起來。

凌老爺淡定的坐在那,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夾了菜遞進嘴裡。那布滿皺紋的臉上,笑意正在慢慢收回。

「看來齊總不打算將此事化小了?我們凌家家大業大,有任何辦法可以幫助欣冉恢復容貌。齊總,我知道您疼女兒,不要大動干戈,我們好好談談。」

「凌老爺若是要好好談的話,那就讓喻可沁和凌朔離婚。讓凌朔和我們家欣冉訂婚!」齊萬全從桌上拿起鐵盒,從裡面拿出一根雪茄,點燃。

凌老爺眸色一沉,已然知道除了這個辦法齊萬全是不可能放過喻可沁。他也不能讓喻可沁和凌朔離婚,在商場打拚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威脅他!

他擰了擰眉頭,眼睛眯成一條縫,不動神色的說道:「既然齊總不願意解決此事,那凌家只有按照正常的程序來辦此事。給欣冉一定的賠償,如果齊總要按照法律程序來解決此事,樂意奉陪。」

齊萬全萬萬沒有想到凌老爺居然為了喻可沁和他翻臉,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丟掉手裡的雪茄,怒不可遏的站起來雙手拍著桌子:「你這樣做會讓我終止和你們凌家的合作知道嗎?」

「管家,送齊總出去。」

「你!」齊萬全氣的全身發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哼一聲轉身大步流星的離開包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老爺這……」

「回去!」

「是。」

一大早醒來,窗外瀰漫上了一層層的厚雪。外面早已是白色一片,她縮了縮脖子,難怪昨晚那麼冷。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小姐,小姐!」房門外響起了王姨急促的敲門聲。

「怎麼了?」喻可沁打開門,只見王姨手裡握著報紙,一臉的焦急。

「小姐,你看報紙!」

喻可沁拿起報紙看了一眼,愣在那裡。齊氏集團的老總和凌氏集團終止合作,兩家反目成仇,其原因不明。

她怔在原地,呆木了半響。為什麼齊家終止了合作?是因為自己?凌氏現在一定亂成一鍋粥,兩家集團終止了合作,對凌氏目前的影響有多大?

可她現在卻不能去凌氏找凌氏,這件事情因她而起。如果現在出門去凌氏,可能會引起更大的轟動。

她拿起手機,給凌氏打了個電話。

「您好,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王姨,你下下去吧。」

她關上門打開電腦,關注了一下凌氏集團的動態。才一個早上,凌氏的股份下降了一大半,網上鬧得沸沸揚揚。

喻可沁低下頭,單手支撐著額頭。內心已經焦頭爛額,可她卻又什麼忙都幫不上。她打了電話問宋媛媛,此時凌氏已經亂成一鍋粥。

一上午,她在待在房間里,中途打了幾個電話,依舊關機。

短短的幾天,喻可沁不能去凌氏找凌氏,同時也聯繫不上他。凌氏集團現在已經處於懸崖邊,和齊氏集團關係好的公司,也紛紛撤出了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