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所謂閨蜜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28
A+ A- 關燈 聽書

凌朔輕輕的鬆開她,喻可沁凌亂的髮絲任由寒風不停的吹拂著。少部分的髮絲夾在嘴邊,發瘋般的她看上去十分的蒼白。

心裡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疼的厲害。多日不見,她來找他,他理應是高興的。

可讓她看到了誤會的一面,解釋不清,他懊悔又自責。

他低下頭,親吻著她的唇。唇部冰冷的就像地上的積雪一樣,讓他的身子情不自禁顫抖了一下。

喻可沁用力的推開他,一臉嫌棄的擦乾嘴巴,冷笑道:「不要碰我,我覺得臟!」

「喻可沁!」凌朔赤紅著雙眼怒視著她:「你就不能相信我?」

「眼見為實叫我如何相信?」

「我可以解釋,依依也可以解釋。整件事情的不是你想的這樣!」

「我不想聽,也不需要解釋。」

「那你想怎樣?」他襲著白襯衣沒有穿外套,單薄的身子在大雪紛飛的夜晚顯得十分的凄涼。

喻可沁知道凌氏變成如今這番模樣,他現在一定很難過。她看見的事情也不願相信,可事實就是事實。

如果她今天沒有撞見這一幕,那現在是不是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從此,他又多了一個名正言順的女人?

不,這些她接受不了,接受不了!

兩人站在雪地里很久,頭髮上已經積了一些雪花。雪花在燈光下照著,漸漸融化成了冰水。

喻可沁沉默了許久,最終絕望的緩緩道:「離婚吧。」

「離婚?」他身體微微一怔,詫異的望著她,不敢相信。

她知道離婚一事不是她說的算,可如今,卻別無他法。她眼裡容不得一粒沙子,見不得他和別的女人親熱。

如果要她和別的女人共享一個男人,還不如叫她去死。

見她目光堅定如鐵,凌朔心裡也已經明白。現在的她,不會相信自己。

再多解釋,也是徒勞。

他的臉色又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冷漠,眼底異常的冰冷。

「離婚是你說離就離的?」

「我知道不是我說的算,這件事我會去找爺爺。」她淡漠的低下眼,嘴角溢著冷笑:「我們也不過是逢場作戲,不要當真。」

她轉身離開,沒有絲毫的情緒。

看著漸漸離去的聲音,他的眼底逐漸被一層陰霾蓋住。

只知道前行不要回頭,雙眼被一層霧氣瀰漫,模糊了雙眼。心痛的無法呼吸,雪花落在臉上一異常的冰涼。

她該去哪裡?此刻只想找一處溫暖的地方待著。可她還能去哪?別墅?那回不去了。

歐陽軒?她已經麻煩他太多了。現在又是夜晚,去找他,太不方便。

回父母家那更是不可能了,她不想還沒進房間就受不了父親那不斷的辱罵而逃之夭夭。

唯一想到的人,那就只有林晴了。

可是那天……

想了許久,她還是給林晴打了電話。本以為現在的她應該已經睡覺,卻不知撥打的下一秒電話就接痛了。

「喂。」

「喂。」

同樣的語調,電話那邊的聲音卻有些沙啞。

她驀然一驚,問道:「你怎麼了?」

「沒怎麼,這麼晚打電話,有事嗎?」

「今晚可不可以,住你那裡?」

林晴在電話那沉默了一會兒,破天荒的沒有詢問她理由。點點頭,讓她過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走了好遠的路才攔了輛計程車,到了林晴住的地方,打開門,發現她雙眼通紅,鼻子紅腫。

「怎麼了?哭了?」喻可沁原以為自己是來傾述的,卻沒想到林晴倒是比自己更傷心。

「進來吧。」她抽了抽鼻子,走進房內。

她關上門,見林晴坐在沙發上,客廳里到處都堆落著紙巾團。

「我和夏鷗分手了。」她又抽了張紙巾,使勁的醒了鼻涕。

喻可沁微微一愣,沒想到林晴也失戀了。不過她倒是有些欣慰,畢竟林晴分手對她自己來說,是一件好事。

她走過去,坐在旁邊,沒有說話。

林晴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繼續說道:「夏鷗這個見人,一邊和我談著一邊卻在醫院勾搭其他的女人。那晚他值班,我去醫院給他送宵夜,卻看到他和其他的女護士親親我我!可沁,你說的是對的!」

說著,她又嚎啕大哭起來。趴在她的肩上,使勁的罵著夏鷗。

等她哭完了,整個人才慢慢平靜下來。

「你怎麼一聲不吭?」她察覺到喻可沁的沉默,不安的看著她。

喻可沁漠然的望著前方,無神的眨了眨眼,輕輕笑道:「我要離婚了。」

「離婚?」她驀然從沙發上坐起,瞪著雙眼吃驚道:「你居然要離婚?喻可沁,你腦子是不是瓦特了?」

「如果讓你和另外一個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你願意嗎?」她轉頭看她,認真的表情讓林晴已心知肚明。

她黯然的沉下眸子,眼底迷上一層苦澀,笑道:「男人,真是沒有一個好東西。當初我還羨慕你嫁入豪門,可沒想到,那凌朔居然也是個花花腸子!」

「正好我買了好多酒,我們來一醉方休!」她心情似乎好了許多,起身走向冰箱。

喻可沁深深吐了口氣,也好,有一個人陪著自己發泄,倒是一件挺不錯的事情。

她也的確該發泄發泄了,這一晚恐怕是睡不著了。還不如好好的喝一場,喝的爛醉如泥,什麼事都不去想。

這一夜看似歡聲笑語,發著酒瘋。被鄰居投訴,表面開心。可心裡,卻如同被碾過的雞蛋,粉碎不堪。

醒來是被一陣鈴聲吵醒,她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鈴聲並不是自己手機傳來的,而是一旁睡著的林晴的手機。

「小晴,手機響了。」她推了推她,繼續昏睡過去。

林晴剛睜眼睛,又被刺眼的陽光頂了回去。趴在床上摸索著手機,最終在枕頭下摸到了震動的手機,按了接聽鍵。

還沒說話,裡面便傳來一聲怒吼,將林晴和喻可沁兩個人嚇得從床上驚起。

「現在已經幾點鐘了你還沒來上班?林晴你現在膽子大了竟然敢曠工!你現在立刻給我來公司,臉皮簡直越長越厚了。敢曠工,你以為你是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