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我要你離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12
A+ A- 關燈 聽書

就這麼幾天,凌氏現在已經足足損失了接近一百億左右的資產。

因為上次的股票跌勢還沒復原,加上這次齊萬全處處針對,有意讓凌氏處於劣勢。現在公司正是危機時刻,之前又大額投資了嘉文集團。

恐怕是入不敷出,她一定要幫忙想辦法,怎麼挽救凌氏。

齊欣冉!對,齊欣冉可以幫忙。她可以去找她,想到這,喻可沁立刻拿起東西,去找齊欣冉。

齊欣冉從醫院回來,一直在家修養。接到喻可沁的電話,她倒是十分驚訝。

約定好了地點,齊欣冉出了門。來到一間咖啡館,喻可沁早就坐在那等候多時了。見她來了,她笑著起身:「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齊欣冉臉上受傷的那部分,正被一塊小紗布貼著。只知道受傷,卻看不出毀容的那部分。已經接近大半個月,她的傷口還沒結疤?

半個月她身上的上也全都好了,可是齊欣冉怎麼……

「怎麼?你一直盯著我的臉看,是想知道我毀容後有多醜嗎?」她傲氣凌人的注視著喻可沁,目光之中儘是鄙夷。

她搖搖頭:「不是,你別誤會。我是來,和你道歉的。」

「道歉?」齊欣冉抬起眉頭,眯了眯眼,笑道:「事情過了這麼久你再來給我道歉?難不成,是怕了?」

喻可沁今天來找她是想道歉,也想求求齊欣冉讓齊萬全不要撤資。雖然她知道結果可能不盡如意,但目前只有這個機會暫且一試了。

「我是真心來跟你道歉的,對不起。那天我不該拉你的,如果我不拉你,你就不會受傷,更不會……」

「夠了喻可沁,別貓哭耗子假慈悲了。這算是道歉,要道歉你也得當著全市人的面前給我道歉!我的這張臉有多珍貴你知道嗎?如果是你的臉成了現在這個模樣,恐怕你連或者的玉望都沒有了吧?」話音剛落,服務員正端著兩杯水過來。她順手拿起其中一杯,往她臉上狠狠一潑。

涼水潑在臉上,彷彿是冰塊貼在了幾膚上,讓她眸色大驚,獃獃地坐在原地。對齊欣冉的行為,毫無防備。

服務員大叫了一聲,看著面前的女人。她抿了抿嘴,站在一邊不知該走還是給她遞上紙巾。

「沒你的事!」齊欣冉瞪了一眼服務員,拍了拍手,優雅從容的靠在椅子上,嬌魅的笑道:「怎麼,你現在清醒些了嗎?」

「你告訴我,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你父親收回成命。」她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水漬,定了定神,一臉平靜地坐在那,像個沒事人一樣。

齊欣冉斜眼瞟了她一眼,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輕輕道:「辦法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做。」

「什麼辦法?」她眼中燃起一絲希望,黑色的眸子瞬間明亮了起來。

「離婚,讓凌朔和我訂婚,凌家和齊家結成親家,凌氏不就和以前一樣了嗎?」她閃著光的眼睛,看不出一絲的絕望。彷彿是挖好了坑,等著她跳下去。

喻可沁心裡也早已預料到齊欣冉會提出這個要求,臉上並沒什麼表情。倒是對齊欣冉的毀容,產生了一絲疑惑。

一個女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容貌,如果毀了容,這輩子都會在陰霾和絕望中度過。本以為今天見到的齊欣冉,會和自己想的一樣,不是發瘋般的叫人來打她,就是心如死灰的讓她離開凌朔。

可現在……所有的情緒都是恰恰相反。

「怎麼?這種事情還需要猶豫?你把我的臉弄毀容了,你也應該清楚自己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懲罰重的,會被關進監獄。我爸也一定會想法設法的讓你身敗名裂,凌家也不會再替你撐腰,因為他們現在,也自身難保。倒不如我可憐你,給你個幾萬塊花花,讓你和凌朔離婚,不用承受牢獄之災,還有錢能拿,這不是兩全其美嗎?」

「所以,你今天來,是想讓我和凌朔離婚?」她沉下眸子,面色清冷了起來。

齊欣冉淡定的喝了口水,唇紅齒白的笑著,彷彿是罌粟花里的毒藥般刺眼。

「你不是想要解決辦法嗎?我這不是給你了嗎?」

「你覺得凌朔會同意嗎?結婚是兩個人相愛,你認為他愛你?」

「為什麼不愛?」齊欣冉的笑容逐漸消失,凌厲的望著他:「我從大學時候就開始喜歡他,整天和他黏在一塊。我要家是有家世有家世,要身材有身材。相貌也不低於你,兩家門當戶對,天造地設,他為什麼不愛我?」

「如果你認為門當戶對就是愛情的話,那為什麼,他會和我結婚?而不是你?你們認識要比我早吧?可為何,和他在一起的人,卻不是你?」喻可沁淡然的說著,雙眸中,沒有一絲的波瀾起伏。

齊欣冉被喻可沁的話激怒了,她起身怒斥道:「喻可沁,你不要忘了你今天找我的目的!我現在再問你最後一遍,是答應我的要求和他離婚。還是選擇被我父親告上法庭等著坐牢,凌家的錢你一分錢也拿不到!」

對啊,她今天來是找齊欣冉道歉說情的。自然也料到不會那麼容易,只是現在有了解決的方法,她要坐視不理?

本來齊氏集團撤資凌氏不會有太大的波動,就是損失幾十億。可上次就是因為她的原因,導致凌氏陷入危機。

短短的幾個月里,再次因為她,凌氏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釘。她要眼睜睜看著,凌氏因為她而垮掉嗎?

「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考慮,一個星期後給我答覆!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讓我毀了容,我對你,已經是菩薩心腸了!」說完,她帶著勝利的笑容,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喻可沁叫住了她,抬頭望她:「如果我離婚,他不願和你訂婚,怎麼辦?」

「不願意?只要你離婚了,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她狠狠睨了她一眼,從知道喻可沁的身份后,她就認定,是喻可沁破壞了她和凌朔之間的感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