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上來坐坐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1:20
A+ A- 關燈 聽書

看見家裏多來了一位客人,還是歐陽軒。

「叔叔你好。」歐陽軒客氣禮貌的打着招呼。

喻正非有些愕然,家裏突然來客人了他居然還不知道。沈麗珍自然是了解自己的丈夫,過去解釋道:「剛剛倒垃圾的時候遇到了他們,順便叫歐陽先生上來坐會。」

「歐陽先生你先坐。」沈麗珍招呼著,去給歐陽軒倒了杯茶。

「謝謝阿姨。」接過她手中的茶杯,他將目光投向了喻可沁。

喻可沁依舊有些心不在焉,應該還在想着凌朔。眼底閃過一道失落,抬頭問候喻正非:「叔叔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

「沒什麼大礙。」喻正非雖然是個嚴謹的性格,說話也是一絲不苟。但他對歐陽軒的印象卻是非常好,同時也很欣賞他。

喻正非拿起茶杯吹了吹熱氣騰騰的茶,看了一眼喻可沁,啜了一口,問道:「歐先生是做什麼的?」

「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音樂家,我現在也是。」

「音樂家?」喻正非有些詫異,不過聽聞歐陽軒是音樂世家出生的,心裏也就放心了。

音樂家一般都是氣質非凡,家庭的教養都十分的優秀。歐陽軒的身上就帶着自身的氣質,給人一種特別紳士的感覺。

聽說歐陽軒是音樂家,沈麗珍也和喻正非的想法一樣。沒有一個女人不喜歡優秀的男人,歐陽軒的舉止行為都那麼的儒雅,想必將來一定是個顧家的好丈夫。

喻正非和沈麗珍接連着問著歐陽軒的事情,從思緒中回過神來的喻可沁不僅有些鬱悶。

爸媽就像是在詢問未來的女婿一樣,不停地問。一直問道最後,她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爸媽,歐陽只是上來坐一會兒。你們就拉着他問了一個小時,好歹也要讓歐陽休息一會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沈麗珍頓了頓,才發現時間竟然過的這麼快。她有些愧疚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們說的太多了。」

「沒事阿姨,你們繼續問吧。」他倒是挺喜歡這種相處模式。

喻可沁看了一眼時間,說道:「時間不早了,歐陽你要不要回去?」

「你這孩子!」沈麗珍見喻可沁讓歐陽軒走,表情一下子就不高興了。

歐陽軒知道喻可沁是好意,也不想沈母怪罪與她,急忙解釋:「阿姨,我記性不好。可沁是提醒我等下回家和我爸媽報備,所以我也不耽誤你們休息了。」

說完便起來,喻可沁也跟着起身。又稍微寒暄了幾句,喻可沁將歐陽軒送到門口。

「心情好些了嗎?」臨走前,歐陽軒關心的問道。

送他上了電梯后,喻可沁心裏十分壓抑。歐陽軒對自己這麼好,無微不至。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他對自己的情意,可她……卻還忘不了凌朔。

歐陽軒走了以後,喻可沁一聲不吭的將自己關在房間里。

喻正非和沈麗珍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以為是喻可沁怪他們問的太多。

離過年不到一個星期,到處都洋溢着喜慶。大街小巷都貼著紅燈籠,轉眼,一年就這樣過去了。

凌家

凌老爺子目前的狀態要比之前的好,也能下床活動。只要不受什麼刺激,很快就能痊癒。

凌朔也小心翼翼的讓管家不要什麼不利的消息告訴爺爺,自己則是每天都在公司加班。

直到過年的前一頁才被凌老爺子叫回家,年夜飯已經準備好。凌朔到了爺爺別墅的時候,玉依也在。

他才想起自己好像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到玉依了,兩人雖然是在同一家公司,可見面的次數寥寥無幾。

玉依這些日子很憔悴,人也消瘦了不少。見到凌朔時,消瘦的臉頰漸漸有了生色。

「凌哥哥。」她輕輕喚了一聲,凌朔點點頭,問道:「依依,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怎麼看上去這麼憔悴,也不來找我?」

玉依頓了頓,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她這些日子變得這麼憔悴,不都是因為他和齊欣冉訂婚嗎?

「可能是最近公司有點忙,所以從才變得憔悴起來。」

「小依啊,你要注意身體。萬一你生病了,我怎麼和你爸媽交代?你爸媽放心讓你回國也是因為你在這裏還有我和小朔。萬一你有什麼三長兩短,你爸媽豈不是要找我們算賬?」凌老爺子半開玩笑地說道。

玉依委婉地笑了笑,搖搖頭:「放心吧爺爺,我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凌老爺子又將目光放在凌朔的身上,他輕咳了幾聲,道:「小朔,今天大年三十,齊家那邊剛打過電話,讓你明天過去吃晚飯。」

玉依吃飯的動作忽然僵硬了起來,目光也越來越暗淡。

凌朔頓了頓,咀嚼地動作放慢。他不想去齊家,可也不能違背爺爺的命令。雖然開口的是齊家,但是既然兩家已經結親,他不去也說不過去。

「知道了。」

凌老爺子語重心長的在心底嘆了口氣,他知道凌朔喜歡的人是喻可沁。可是現在他們根本沒有資金周轉,只有靠齊家人維持現狀。

凌家從來沒有這麼委屈過自己,凌老爺子雖然也不想凌朔去齊家,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也別無選擇。

無奈地嘆了口氣。

三個人的年夜飯看似其樂融融,實際每個人心裏都藏着事情。

今年的年是喻可沁最期待的一次,往年她基本只是回家吃頓飯便匆匆離開。過夜的次數屈指可數,好不容易與父親的關係變好,她也終於能在家安安心心過個年了。

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吃完了年夜飯,喻可沁給歐陽軒打個電話拜年。電話在最後一刻接的,聲音聽着有些不太對勁。

「你怎麼了?你那怎麼那麼安靜?」現在是大年三十,一般都是和家人一起吃飯看電視。可歐陽軒那邊的聲音,卻不是她想像的那個樣子。

「沒事,有點小感冒。」話音剛落,他點電話那頭咳嗽了幾聲,嗓子也有些沙啞。

喻可沁頓了頓,關心地問道:「那你吃藥了沒有?你現在是在自己家還是回了你爸媽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