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到底要我怎樣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1:11
A+ A- 關燈 聽書

「改天吧,我今天還有事情要處理,估計要到很晚。你先回去吧,我晚上還有飯局。」凌朔面無表情的撇開她,大步朝着電梯外走去。

秘書劉雪瑩跟了上去:「凌總,結束后需要我去接你嗎?」

「不用了。」

「好的凌總。」

齊欣冉站在門口望着凌朔離開的背影,她緊緊地咬住唇,死死的攥緊手指。

「喻可沁,又是喻可沁!她就這麼陰魂不散嗎?」

又是一個夜晚,喻可沁在書店待着關門才回來。書店離家的地方本就不遠,所以她才能一整天都待在書店裏。

喻可沁穿過一個十字路口,朝着家的方向走走着。寒風凜然,儘管她穿的很厚實,圍巾圍住着半張臉,但冰涼刺骨的寒風刮在臉上,依舊生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從書店裏帶回兩本書,她一邊抱着一邊縮著身子加快了步伐往家裏趕去。

剛到小區拐角的地方,路燈下,一個修長的身影靠在牆邊,正低着頭。

喻可沁緩緩停住了腳步,手中的書也不慎掉在了地上。砰鐺一聲,讓前面的凌朔回過了頭。

她趕緊蹲下身子撿書,心裏卻是心亂如麻。

剛站直身子,一陣撲鼻而來的酒氣壓制而來。冰冷的唇瓣貼在她的嘴唇上,猛烈的撬開她的唇肆無忌憚的在裏面不停繞轉着。

喻可沁猛地推開他,鼻子不知是因為天氣還是什麼原因變得通紅。

「凌朔!你到底要幹嘛!」她泛紅着眼眶,緊緊地攥着手。

明明是這個男人執意要和她離婚,現在離婚了,為什麼又對她糾纏不休?

「你就沒有一點想我?」冷峻的面龐上呈現著一絲痛苦。

喻可沁眨了眨眼,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他不是要和齊欣冉在一起嗎?他心裏不是已經沒有她的位置了嗎?可他為什麼還這樣問她?為什麼還要表現出很痛苦的表情?

喻可沁開始發現自己的心正在一點點的脫離理智的範圍,她害怕,害怕自己會突然做出什麼事情。害怕失去理智,害怕會和凌朔再發生些什麼。

可是現在他們,已經是徹徹底底的陌生人,早已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撇清了關係。

凌朔緊緊地抱住她,濃濃的酒味籠罩着周圍。喻可沁想要掙脫,可她發現自己竟無比期待和懷念這個擁抱和熟悉的味道。

「不要,不要離開我……」他突然像個孩子般的呢喃著,喻可沁感覺的自己的身體正在慢慢凝固。大腦的運轉也在漸漸停止,這般無奈的乞求,是凌朔說出來的嗎?

可他喝酒了,而且還喝醉了。凌朔說的話,她能當真嗎?

喻可沁就這樣任由他抱着,寒風席捲著二人,身體的溫度卻是炙熱的。

正當他的臉再一次的靠近,喻可沁猝然醒悟。

「不要,你放開我,放開我!」眼淚滑落臉頰,淚水很快變成了冰冷的液體,讓她所接觸到的幾膚正在一點點的變冷。

凌朔彷彿像沒聽到一般,努力地將自己這些日子的思念灌溉出來。

正在她無力掙扎的時候,一個有力的臂膀將他們分開,一個拳頭重重地揮到了凌朔的臉上。

喻可沁獃獃地看着,歐陽軒不知什麼時候在她家樓下出現,也即使解救了她。她怕自己在這樣繼續下去,可能會陷入無盡的漩渦里,再也出不來。

一直努力剋制着對凌朔的感情,不讓它增生。可內心偏偏要和她作對,只要一見到他,她內心所有的防線都會被瞬間擊碎。

凌朔的嘴角被歐陽軒的一拳頭打出了血絲,喻可沁動了動身子,卻還是停在了原地。擔心地看着他的臉,心裏卻努力剋制自己不要過去。

凌朔似乎清醒了一些,深邃的雙眸直至地看着他們二人。眸中的溫度一點點的變冷,顏色也在路燈地照耀下,慢慢黯然。

「走吧!」歐陽軒牽起喻可沁的手,拉着她離開了這裏。轉身進了小區裏面,凌朔獨自站在路燈下,緩緩地低下了頭。

「你沒事吧?」歐陽軒擔心的問道。

喻可沁搖搖頭,深深吸了口氣,道:「謝謝你。」

「我本來是想給你帶禮物,天氣太冷也不想你出門,所以開車到你家樓下準備叫你。剛到這,就看到你被他欺負。」說着,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包裝的很精緻的小禮盒。

「這個是我這幾天去法國巴黎給你帶的。」

喻可沁接過小禮盒,心不在焉的說道:「謝謝你的禮物。」

沈麗珍提着一大袋垃圾正從電梯里出來,樓下正好有一個大的垃圾桶。沈麗珍剛提着垃圾袋出來,就看見昏暗的路邊站着一對男女。

她一眼就認出了女兒喻可沁,她將垃圾丟在垃圾桶里,喊了一聲:「可沁?」

喻可沁回頭,看見沈麗珍站在那。

「媽,你怎麼下來了?」她擦了擦臉,不想自己的情緒被沈麗珍看到。

沈麗珍目光停留在歐陽軒的身上,回答道:「我下來倒垃圾,這個是上次那個送我們回來的歐陽軒吧?」

「阿姨,是我。」歐陽軒回答道。

沈麗珍一見真的是他,心裏別提多開心。她走過去,笑道:「上次還沒來得及謝你了,我讓可沁要你到我們家來吃飯,她說你一直沒時間。」

歐陽軒愣了愣,轉頭看了一眼喻可沁,微笑道:「我最近是有點忙,剛從國外回來。」

喻可沁不禁有些頭疼,沈麗珍把這些話告訴了歐陽軒,只會讓她更尷尬。

「既然來了,那就上來坐會吧。」沈麗珍問道。

歐陽軒知道喻可沁不希望自己去她家,頓了頓,搖搖頭委婉的拒絕道:「不用了阿姨,我就是過來看看可沁,我也不打擾你們,就先走了。」

沈麗珍張了張嘴,想留歐陽軒在家坐會兒,可又不知道找什麼理由。

這時,喻可沁突然開了口。

「歐陽,要不你上去坐會吧。上次送我爸回家的事情,我還沒有好好謝過你。」她不想讓歐陽軒認為,自己不把他當做朋友。

見喻可沁開口留他,歐陽縣便答應了。三個人一起上了電梯,到了家,喻正非剛從書房裏出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