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病發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55
A+ A- 關燈 聽書

直到那個纖瘦的背影消失在黑夜裏,他才啟動殷勤,緩緩離去。

離開別墅幾天,她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的狀態。一面不想接凌朔打來的電話,另一面,也不想聽見父親氣急敗壞的罵自己。

但心裏卻是又像知道這幾天凌朔到底有沒有給她打過電話。

清晨,林晴還沒起床。喻可沁來到客廳,打開了手機。手機里,彈出了幾條訊息。仔細一看,發現是家裏打來的電話。

凌朔期間倒是打過兩天,時間是昨天晚上。

看着他的來電提醒,她的心裏莫名地抽痛難過。望着屏幕失了神,很想知道他現在在幹嘛。這幾天她雖然不開機刻意躲避著凌朔,可卻還一直關心着凌氏集團的動態。

凌氏和前幾天的情況差不多,但股票卻一直往下跌。如果持續一周以內都是這樣,恐怕整個凌氏都要陷入危機,資金缺乏,合作商必定會聽信倒閉的謠言而終止合作。

正想着出神,電話突然響了。聲音宏亮的在客廳中響起,她忘記關上房門,怕吵醒林晴立刻按了接聽鍵。

「你知道接電話了?我怎麼會生出你這個不孝女!你把人家齊氏集團的千金給弄毀容了,現在他們上門討債了,請了律師要告你你知道嗎?」

電話那頭傳來喻正非的怒吼,喻可沁微微一愣,齊家那邊派律師了?

發生了這麼多天才派律師找她,為什麼之前處理這件事情。偏偏到等凌氏成了這種現狀才要求她負法律責任?

「怎麼不說話?啞巴了!你現在立刻給我回來!律師凌老爺已經去處理了,你給我回來,去給齊家小姐親自道歉!」喻正非扯著喉嚨喊著,她能夠想像電話那頭的父親已經氣的發抖。

「你對女兒說話客氣一點。」沈麗珍在旁邊提醒著,同時也擔心女兒現在的狀況,問道:「可沁,你這幾天怎麼不接電話?凌朔呢?我聽你爸說凌氏現在……」

「媽,我要離婚了!你們別再煩凌家了,齊家的事情我自己處理。不用你們管,就這樣。」

她剛想掛電話,只聽到那頭傳來一陣雜音。緊接着,就是母親吶喊的聲音。

一會兒,電話中斷了。

「怎麼了?站在那發獃幹嘛?」林晴揉着凌亂的頭髮從房間里走出來,喻可沁預感不妙,又打了個電話過去,關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要回去一趟。」她立刻去房裏換了件衣服,還沒等林晴完全反應過來,人已經離開。

中途開車的時候,沈麗珍給喻可沁打來電話說父親進醫院了。

聽到這個消息,她差點闖了紅燈。着急忙慌的問了醫院地址,喻可沁趕緊加快速度往醫院趕去。

「病人心臟病發,還好送的急事。以後不能再受刺激了,我給你開點葯你記得定期給他吃。病發的時候也要……」

喻可沁跑到急救室門口,便看到母親和醫生站在那說話。

「媽,爸怎麼樣了?」她喘著氣的問道,神色焦急。

沈麗珍送走了醫生,眼眶微紅。咬着唇哽咽道:「你爸一聽你要離婚氣的心臟病發。」

「心臟病?」她愣在那裏,皺起眉頭:「他什麼時候有的心臟病?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就在你爸公司破產的那段時間有的。」她拿着紙巾擦了擦眼淚,眼眶周圍一片紅腫。

喻正非被送氣了病房,喻可沁站在門口靠着牆壁卻遲遲不敢進去。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竟然有心臟病,而今天病發的罪魁禍首竟然是她自己。

她閉上眼睛,彷徨無助的蹲了下來。她的命運好像從來都不是自己做主,原本以為可以解脫她芥蒂的那層關係。

可如今……父親一聽到自己要離婚,被氣的病發。如果還有下次她說離婚,她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後果。

不敢賭,她不敢賭。可是離婚這件事情,難道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可一想到他和玉依之間,心如刀絞般的痛。

獃獃地望着地面,此時此刻的她不知道前面的路該怎麼走。步步艱險,如履薄冰。

突然,一雙黑色的皮鞋毫無防備的出現在她的眼前,喻可沁抬頭一看,是凌朔。

「你怎了來了?」她猛然站起卻以為供血不足站的不穩,差點摔倒。

凌朔及時扶住了她,面色清冷。襲著一身略緊的黑色西裝,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峻,還有一絲冷傲。

「是岳母叫我來的。」他淡淡地瞟了她一眼,歪著腦袋,興師問罪道:「這幾天跑哪去了?我允許你離開別墅了嗎?」

喻可沁別過頭,淡漠道:「我去哪了和你有關係嗎?我只不過是你其中一個玩的不要的女人,何必把我當真?如果你是因為爺爺例行公事,理應關心我,那你大可放心好了。我已經和爺爺說了我們之間的親密,都是假的!」

他眸色一點一點變暗,臉色也逐漸陰沉下來。冷漠的抬起眼,直直的盯着她:「你這是在玩火!」

喻可沁冷笑一聲,他自己又何嘗不是?

「你欠凌家的,這輩子都還不請!」他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拎了拎衣領,進了病房。

此刻喻正非已經醒來,沈麗珍在一旁照顧著。凌朔走進去,輕輕喊了聲岳父岳母。見凌朔來了,喻正非作勢要起來,被沈麗珍攔住。

「你先不要起來,醫生讓你好好躺着。」

「是啊,岳父你就好好躺着吧。」他跟着附和道,心裏卻惦記着病房門外的喻可沁。

沈麗珍替他把床位調高了,喻正非嘆了口氣,羞愧的笑道:「人老了,毛病多了。你這麼忙還要來醫院看我,真有些說不過去。」

喻正非也知道凌氏目前的現狀,心裏十分焦急。如果凌氏倒閉,那也意味着他的公司沒有了考上,也跟着倒閉。

同一家公司經歷兩次倒閉,他受不起這個打擊。忽然想到喻可沁說要離婚,他抬起頭,試探性的問道:「小朔啊,你和可沁是不是鬧矛盾了?她這個人從小都任性,你要多擔待一點。別和她一般見識,如果她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你和我說,我來說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